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常凌峰哈哈笑 道:“那好,我直接进入下一个话题,通知大家一个重要消息,今天会议开完后,大家就可枳去财务科领取当月 工资 !”

    一石 浇起千层浪,没有比这个消息更加振奋人心 了,所有老师都兴奋了起来。

    张扬笑眯眯看着常凌峰,原本这个消息应该由他宣布的,他考虑了一下,感觉还是由常凌峰宣布更为恰当,窜凌峰来丰泽一中代理校长,如何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树立盛-信?发放工资显然是最好的方式「张大官人并不是个一味喜欢出风头的人,他开始学会考虑全局。

    采用现金方式发放工资是窜凌峰自己的主意,老师们已经好久没有拿到 工资了,真金白银发到他们的手里,那种实在的感觉和去银行看到存折上增加的数字全然不同,常凌峰要利用好这个机会,他又道:“我还有一个消息向大家宣布,在张市长和有关部门的努力下,我们的工资问题暂时得到了解决,拖欠大家的工交会在三天内打入大家的工资账户 !”

    掌声雷动,困扰老师们这么久的问题在审凌峰到任后的第一天就得到了解决,这些老师的兴奋劲就别提了。

    会议结束之后,老师们都排队去了财务科,在不影响正常工作的前提下,财务科下发当月工资,张扬批准动用财务科的小金库,杜玉丽被免职,所有权力上缴,章睿融临时代理财■务科科 长的工作。如果深挖下去,肯定会查出杜玉丽和孟宗贵的更多经济问题。(更新最快 读读吧   医道官途

    常凌峰给张扬一个建议,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这件事做完必须要有 个朝√t的过程,一口吃不成胖子,这也是张大官人暂时放过孟宗青的原因之一。

    教育局长刘强的脸色很难看,他认为自己被张扬给耍了,常凌峰担任丰泽一中校长这么重要的事情,事先根本没有和自己通气,虽然张扬是副市长,可自己毕竟是教育局局长,说一声也算是对他的尊重,更可气的是,之前张扬还假惺惺的跟他商量,原来人家心里早就有了人选,不带这么玩儿人的!

    张扬会议后兴致勃勃的来到了校长室,常凌峰担任丰泽一中校长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可在张扬看来却意义非凡,他来到丰泽两手空空,然后建立文教卫生改革办,进而将丰泽一中的管理权纳入手中,可以说在教育上,他终于找到了切入点,在沈书记的绝对权力下,自己撕开了那么一点点的裂口,向丰泽的体制内吹进了一缕新鲜的每 气,这是一个 好兆头,张大官人深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自己要学做春雨,润物细无声,悄然渗透这丰泽沉闷的体制。

    当着刘强的面,张扬假惺惺道:“凌峰同志,以后丰泽一中这幅重担我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努力工作,根除学校内存在的弊端,让这座古老的学校焕发新颜 !”常凌峰很配合的说道:“张市长放心,我绝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

    刘强笑眯眯看着他们,心中却暗骂,装通,谁不知道你常凌峰是张扬的亲信 ! 你们两人就是一伏的!

    张扬又道:“还有一件事,刘局长带头把分得的七套福利房缴了出来,你私学校的相关领 导商量一下,把运七套房分给最需要的同志,我看那个 冯天瑜家庭条件就很差,应该好好照顾一下。”砷//岬胂岬唧●砷●●岬●唧砷●0,''唧●砷●●岬●唧砷11唧~∽呻●■●唧 唧唧r'●●■11●∽唧唧勺 唧●唧砷●●■●唧唧砷●●岬唧唧吁砷●●■●唧唧,'唧唧~O

    刘强越听越不是滋味,那七套房他交出来也是迫于无奈,现在都成了人家捞取政绩的工具了。刘强惦记的是那二十万,那二十万是教育局借给丰泽一中的,不是白给的,现在房子还回去了,谶还在人家手里,如果自己不提出来,这笔钸很可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刘强正犹豫是不是要提出这件事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骚乱,却是谢德标带着两个人来到了门外。

    谢德标来到校长室外,看到张扬在内,他不由得愣了一下,那天张扬一拳把他放倒的情景他还记得,人家是副市长,谢德标在心底多少有些畏惧,嘀上再强硬,可心底实实在在的感觉骗不了自己。

    张扬看着站在门口的谢德标,感觉挺有意思,无论在哪里 总有人不怕死,谢德标看来没有从上次的事情中得到教“他居然还敢未,这个人还算是有些勇气。谢德标在门口经过了一番犹豫,终于还是鼓足勇气走了进来。刘强不等别人说话,率先开口道:“你有事吗?”

    谢德标点 了点头道:“有事 !”他咽了。唾沫道:“我今天把丰泽一中欠我工程款的账目全都带来了 !”

    常凌峰对这号人物已经听说过,他平静道:“今天我第一天上任,欠款的事情我会抽时间和你谈,现在请你先离开好吗?”

    谢德标咽了 口唾沫道:“为什么要改天?你们丰泽一中又不是没哉,我都听说了,你们有成发工资,还有小金库,为什么没钱还我那笔工程款?”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真的有些生气了,自 己是丰泽市主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谢德标在被自己教育之后,现在仍然不知死活,分明是一个无赖,张扬道:“谢德标,你运人记性是不是不好?”

    谢德标摊开双手道:“张市长,我今天来不是闹事的,我只是就事论事,丰泽一中拖欠我的工程款不给,现在材料商都逼到了我家门口,我有家不能回,就快被人给逼疯了,我也不想闹事,我只想拿钱,听说丰泽一中领导换 了,连工交都发下来了,为什么不能把工程款给我?”

    张扬点了点头,他居然拿了张信笺:“谢德标,丰泽一中该你多少哉?”谢德标道:“一百三十万 !”

    张扬不屑笑道:“一百三十万,我还当一千三百万呢!”他拿起铜笔,在那张信笺上写下一行大字:“请财务科配合,偿还谢德标一 百三十万无整 !”刘强和常凌峰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张扬,不知道他怎么会如此顺顺当当的就把一百三十 万还给谢德标,要知道前两天,张扬还一拳把谢德标打得气息全无,连法医都认定谢德标已经∽,看来这人世间的事情真是变化无穷。

    别人想不通,谢德标更加无法想象这件事居然会这么顺利,张扬把那张信笺交给他的时候,嘱咐道:“谢德标,我把工程款交还给你,以后,你不可以再到丰泽一中闹事,不然我会提请公安机关,以扰乱社会治安罪拘捕你。”谢德标握着那张信笺,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他连连道:“张市长放心,拿到钱我就走,我绝不会再找学校的麻烦!”张扬点了点头道:“去财务科吧!”刘强看不懂了,张扬这种人怎么会突然转性,一百三十万不是个小数目,说给就给了?(更新最快 读读吧   医道官途

    谢德标离开院长办公室之后,张扬拿起电 话:“小章啊!去 了 +^无赖,你明白应该怎么做?”

    刘强和常凌峰都明白了,张副市长要阴人,而且这次人家懒得自己动手,招呼已经打过了,自有人会出手,刘强不知道章睿融的身手如何,常凌峰却是清楚的,他相信这次在张副市长的授意下,章睿融出手绝不会轻,也就是说这个谢德标倒霉了。

    谢德标来到财务科的时候,教职员工的工资已经发得差不多了,他拿着张扬给他的那张条子,来到章睿融面前微笑着递给她,谢德标之所以表现出如此的礼貌,是因为心情好,一百三十万,拖欠了这么多天,张副市长说给就给了,这是他根本没有想到的事情。

    章睿融看了看那张字条,笑了 笑,她从抽屉里拿出一沓钞票,十万块递到谢德标的手中,谢德标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只是有些纳闷,要是一百三十万都用现金的方式结账,恐怕要去找一个麻袋来装。可人家既然给他钱,断断没有不接的道理,谢德标伸手去接那沓钞票,手刚刚握住钞票,章睿融一拳就砸在他的眼睛上,打得谢德标蹬蹬蹬蹬向后退了散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中的那十万块钞票散乱的到处都是。章睿融大声道:“打劫了 !”

    率先冲进来的就是丰泽一中保卫科的人员,因为发工资的时候,他们就在财务科门外负责维持秩序,两名保卫人员可不知道里面发生的具体事情,苦熬了几个月,好不容易才发了工资,老师们刚 刚发完,等会才轮到他们后勤,听说有人居然敢打劫,再看到满地散乱的现金,两名保卫眼睛都红了,他们怒吼着冲了上去,拳脚如同暴风骤雨般向谢德标打去。

    谢德标也不是一个人过来的,他还带着两名帮手呢,今天他是抱着讲道理的态度而来,可谢德标也是见惯风浪的人,他懂得保护自 己,带两名帮手的目的就是要保护自己的安全,以防万一,他这边叫起了救命,他的两名帮手闻声冲 了进来,和两名保卫厮打在一起。

    财务科的动静马上就吸引了教学楼内的教职员工,刚刚领到工资的那些老师,也闻声赶来,也活该谢德标倒霉,这厮在丰泽一中的口碑本来就不怎么样,老师们又把拖欠工资都归结到建设教学楼上,听到有人打劫,再看到又是谢德标的时候,几名年轻气盛的老师已经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有冤的伸冤,有仇的报仇,在这种形势下,谢德标和他的手下只有吃亏的份儿,三人很快就落入了 群起而攻之的境地。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唯一能做的只有惨叫。张大官人带着刘局长、常市长赶到财务科的时候,谢德标和他的两名手下已经变成了三个猪头。

    张大官人拿捏出一副深表诧异的表情:“干什么?干什么?好好的为什么要打起来?”

    鼻青脸肿的谢德标捂着脸,挤吧着眼睛,说话也变得含糊不清 了:“他 们▲r,十 一 一 打 人 十 一 一 十 一 一”常凌峰心中雪亮,可这当口儿是必须要配合张扬表演的,他望着柳眉-倒竖的章睿融道:“怎么回事?”

    章睿融道:“这人谁啊?冲进来就想抢钱,我这儿可都是工资款,赶紧报警抓他!”

    谢德标挥舞着双手分辩道:“是张市长给给我条子让我来收工程款的 !”章睿融冷笑道:“条子呢?”

    谢德标愣 了,他这才想起自己把条子交给章睿融了,他转向张扬道:“张市长你给我作证!”

    张扬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眨孓眨眼睛道:“做什么证?我什么时候给过你条子?”

    谢德标一双眼睛差点没从眼眶里蹦出来:“啥?你是市长,你怎么能翻脸不认账呢?刘局也在刘局你看到了刘强这个郁闷啊,他暗骂谢德标,你他妈被人阴了,你拉着我干吗?张扬似笑非笑的看着刘强道:“刘局 !你看到什么了?”刘强咬了咬嘴唇:“我刚来,什么都没看到 !”

    谢德标眼前一黑差 点没昏倒过去,他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官官相护了,恼怒之下,他也顾不上什么民不与官斗了,指着张扬的鼻子吼叫道:“你他妈阴我!”张扬不屑笑道:“麻痹的,什么东西,我今儿就阴你了,你敢怎样?”

    [ 夸张也是一种写作手法,那啥,今儿喝了点酒,写东西的时候有点刹不住,那啥,大家不要 用现实主义来套啊。酒壮章鱼胆,我继续吼叫要月票,那啥,年终到了,咱也憋尿码字,多 多求票,啥票都要!www。dudu8。net

上一篇:第三百七十章 阴的就是你(下) 下一篇:第三百七十一章 倒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