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谢德 标又被抓进 了 公安局,不过上次是扰乱社会治安罪,这次是涉嫌抢劫! 性质比上次不知道要严重多少,唯一相同的是,抓他的人还是丘金柱。

    丘金柱拿着卷宗照着谢德标的脑袋上拍了一记:“我说谢老板,你怎么又进来了?”

    谢德标苦着脸道:“你问我?我问谁啊?那个副市长阴我,跟我去的两个人都能作证,我根本就没抢钱 !”

    丘金柱冷笑道:“谢德标,你说话最好掂量着点,什么叫副市长阴你? 就你这样的,人家眼皮都不夹你一下,你说你没抢钱,丰泽一中财务科长可以作证,丰泽一中那么多老师可以作证。”谢德标道:“他们是蛇鼠一 窝 !”

    丘金柱道:“教育局长刘强当时也在现场,你说张市长阴你「可刘强能够为张市长作证!”谢德标情绪激动道:“他们是官官相护!”“谢德标,你最好配合一点,我提醒你,抢劫可是重罪 ! 你不是法盲吧?别说是格十万块,抢个西瓜都有被判死刑的 !”

    谢德标倒吸了一口冷气,丘金柱充满威胁的话让他不寒而栗「他刚开始只是觉着委屈,这件事明明是张扬设了圈套让自己钻,这么简单的一个圈套,毫无技术含量,可自己偏偏就钻了进去,更让他苦怪的是,(8僵有这么多人相信张扬,站在张扬的那一边,原因很简单,人家是丰泽副市长,人家说话的可信度高,自己虽然有几个钌,可没几个人相信自己的话,谢德标想起了刘强,那个王八羔子,明明将全过程看得清清楚楚,竟然说什么都没看见,可恶,可恶到了极点。

    望着身陷囫囵的谢德标,丘金柱打心底感到说不出的快慰,幸灾乐祸,这厮阜卜经把幸灾乐祸当成是一种享受了,他拍了拍谢德标的肩膀:“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

    “我真没抢钱 !”谢德标说完又补充道:“我不缺钱,我账户上还有三百多万呢,我怎么会去抢那十万块?”

    “蚊子再小也是肉 !国外亿万富翁跑到超市里偷窃的多了,现在这个社会,心理变态者比比皆是 !”丘金柱说完这番话就离开了房间。

    谢德标冷静下来之后,越想越是害怕,现在对他很不利,假如丰泽一中方面咬死口诬陷他抢劫的话,自 己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丘金柱离去不久,公安局长赵国栋提审了谢德标。

    陪同赵国栋的还有刑警大队长副队长郑波,看到谢德标进来,赵国栋向郑波使了个眼色,郑波和那名押送谢德标进来的刑警一起出去 了,房间内只 剩下赵国栋和谢德标两人。

    谢德标等到房门关上,哭丧着脸道:“赵局,你得帮我,我被张扬给坑了 !”赵国栋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儿?”

    谢德标这才把事情的前后经过原原本本讲了一遍,他愤然道;“我就没见过这样的国家干部,比流氓还流氓,比无赖还无赖,哪有这样凭空捏造的,我比 窦娥还他妈冤!”

    赵国栋道:“你也是没事找事,明明知道今天这么多重要人物在丰泽一中,你还去闹事,人家不整你整谁?”

    谢德标道:“我是听到他们发工资才去的,他们有钱发工资没钱给我工程款?欠债还钌,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要账有错吗?”

    赵国栋摸出烟盒,点燃了一支香烟,又抽出一支扔给了谢德标,谢德标噙在嘴里,赵国栋伸手帮他点上,慢条斯理道:“现在人家有人证有物证,一口咬定你抢劫,谢德标,不是我吓你,这次你的麻烦大了“赵局,你帮我,我不想坐牢,我是冤枉的 !”赵国栋道:“你老实告诉我,谁让你今天去丰泽一中要钱的?”谢德标犹豫了 一下方才道:“孟宗贵 !”

    赵国栋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孟宗贵这次辞职显然是被逼无奈,他肯定心有不甘,挑唆谢德标去要帐,利用这种方式发泄心中的不满。谢德标道:“我让孟宗贵给坑了 !”

    赵国栋道:“现在说那些都没用了,你不想坐牢,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别让人家告你!”谢德标叹了 口气道:“我能有啥办法?”

    赵国栋道:“刘强那边我去问问,如果你说的都是实话,这件事应该还有回旋的 余地!”~∽胂岬●唧r'●●■●唧●砷●●岬●唧r'●●■●唧●砷●呻砷0呻//呻●岬●唧砷●●■●唧~唧唧砷●●砷●●岬●唧●砷●●岬 唧唧●砷●●岬●唧●砷 //唧~'_'赵国栋返回办公室的造中遇到了刑警大队长丘金柱。

    丘金柱笑着叫了声赵局,赵国栋只当没有听见,昂首阔步的走了过去,郑波充满同情的看 了丘金柱一眼,快步跟了上去。

    丘金柱愣在那里,很快就明白了,赵国栋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对自己的不满呢,自己抓了谢德标,谢德标是他罩着的人,这等于是给他赵国栋作对。

    丘金柱看了看远去的赵国栋,心底暗暗骂道:“你他妈牛逼什么?老子忍够了 !”

    副局长程焱东恰巧将刚才的情景看了 个清清楚楚,丘金柱襞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向楼梯口是去,他也不想别人看到自己吃了冷脸。

    来到停车场,丘金柱打开车门,程焱东跟了过来;“老丘,捎我去丰泽金店去一趟。”

    丘金柱启动了警车,汽车驶出市局,丘金柱道:“怎么?金店抢劫案还没有眉目?”

    程焱东苦笑道:“咱们头儿把这件事压给了我,市里已经下了限期破案的死命令,再找不到线索的 话,就要拿我开刀了。”

    丘金柱忽然产生了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有了功劳,赵国栋肯定站在头排,可一旦出 了事情,他们这擘人就很杯具的被推出来了,丘金柱道:“想开点,咱们是共产党员,吃苦在前,享受在后 !”

    程焱东道:“你怎么又把谢德标给弄进来了,他和赵局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不是公开给赵局难看吗?”丘金柱苦笑道:谢德标跑到丰泽一中财务科抢钱,张副市长亲自报警,我不抓他怎么办?我要是不抓他,人家就得告我不作为,告我渎职!”程焱东叹了口气道:“麻烦,没有比在丰泽当公安更麻烦的事情! ”

    丘金柱从他话语中听出了怨念的意味,他透过后视镜悄悄观察着程焱东,发现程焱东也正吞看着他。丘金柱道:“程局,刚才你也看到了,头儿生我气呢!”程焱东道:“知道他生气,你还敢这么干,真是佩服你的勇气。

    丘金柱道:“瞎子放驴随他去吧,我没觉着自己做错什么,走到今天这个位子,我是一步步辛苦走过来的,我得对得起帽壳上的警徽!”

    程焱东笑了笑没再说话,从刚才的对话中,他已经察觉到丘金柱在这段时间已经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这厮的胆气比起过去不知壮大了多少,能让他产生这种变化的根本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找到了靠山,他们这些当公安的分析这种事情实在太过小儿科,程焱东轻易就判断出丘金柱的靠山就是张扬,程焱东低声提醒道:“老丘,有些事还是小心为妙,我听说有人想对你不利!”

    丘金柱内心一凛,程焱东这个人虽然年轻,可是做事相当的沉稳,他既然这么说,就肯定得到号 切的消息,前方已经是丰泽金店,丘金柱渡缓停下警车,转向程焱东道:“程局,可不可以说清楚一点?”程焱东已经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他笑道:“总之你小心就走了 !

    程焱东的话让丘金柱的内心笼上一层阴影,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赵国栋,自己最近的出手已经让这位公安局长不爽,赵国栋要摘自己也很正常,可丘金柱自问没有太多的缺点,能让别人诟病的只有他的生活作风问题,他和大世界的领班崔依云是情人关系,当初张扬正是抓住了他的这一把柄,才让丘金柱慢慢屈服。

    丘金柱还担心郑 波,他和郑波的私交不错,可是郑波和赵国栋的关系更好,人家赵国栋是公安局长,如果真的到了选择立场的时候,郑波毫无疑问会选择赵国栋,上次在白鹭宾馆,丘金柱被张扬抓现形的事情,郑波知道内情,如果他把这件事抖出来,恐怕丘金柱越想 越害怕。

    他壮着胆子拎张扬打了个电话,张扬正在忙,电话中的语气显得有些不耐烦,丘金柱犹豫了一会儿终究没把这件事说出来。砷////胂■●唧唧砷●●0唧 唧唧●砷●●岬●唧砷●●■●唧 唧呻//唧唧~唧r'●●■●唧●唧r'●唧~●●■●唧唧砷●●岬唧唧r'●●岬唧●砷●●岬●唧砷//唧砷//0

    张扬接到丘金柱电话的时候,纪委书记赵金芬就在他的办公室内,原本赵金芬是想请 张扬过去问话的,可 张扬根本不吃她那套,赵金芬无奈之下只能自己登门造访。

    张大官人自从有了省纪委借调的经历,对纪委的工作流程已经有所了 解,他的眼界也因此而提升了不少,对于这种县级市纪委书记,打心底瞧不起。嗯跟我谈,你得来找我,想让我去你那儿没门 !

    丰泽市纪委书记赵金芬是丰泽教育局长刘强的老婆,还是丰泽公安局 长赵国栋的远方堂姐,在丰泽体制内有饺娘子的称号,这称号的由来据说是因为她铁面无私六亲不认。

    赵金芬的确有几分铁娘子的味道,来到张扬办公室的时候,脸上不见任何笑容,很严肃的说道:“张市长!”

    张大官人装作才看到她的样子,笑眯眯道:“赵书记,什么风把您吹到运儿未了,快请坐 !快请坐!”表面上张大官人还是很客气的,毕竟人家赵金芬是市常委,在丰泽体制中的地位比自己要高。

    赵金芬道:“张市 长工作大忙,没时间去我那里,我只能抽时间到你这里来了。”她的这句话中充满了怨气,张扬虽然是副市长,她却是市委常委之一,你 张扬居\然让我屈尊到你的办公室来,赵金芬的心理有些失衡也是正常的。

    张扬这才站起身来,笑着邀请赵金芬在沙发上坐了,向一旁整理文件的傅长征道:“小傅,去给赵书记泡茶,特 级龙井啊!”傅长征点了点头转身去了。

    赵金芬看着傅长征,内心中不由得有些奇怪,市委书记沈庆华命令禁止副市长配备专职秘书,可这小子不但用上了,而且看起来还用 的不错。

    傅长征不多时就泡好了茶送了过来,他出门的时候,按照张扬的意思把门给关上了。赵金芬又发现张扬一件违规的事情。张扬笑眯眯道:“赵书记找我有事?”

    赵金芬点了点头道:“我是为了丰泽一中的事情来的?丰泽一中的财务出现问题,按照正规的程序应该由审计部门出面,教育局配合彻底查清楚学校账目 中不清楚的地方,在此之前,学校的账户应该给予暂时冻结,可据我说知,丰泽一中方面不但动用了现金,而且将所有的存折提现,财务的交接过程根本没有通过监管部门的介入,这是很严重的违规行为。”

    张扬笑道:“赵书记,您是负责纪委工作的,我是负责文教卫生的,可能我们的理解上有所不同 !”赵金芬道:“什么意思?”

    张扬道:“教育局刘局跟您是两口子吧,赵书记应该听说,丰泽一中最近发生的事情,老师们都多少个月 没开上工资了,这一连串的事情,全都是因为老 师们有怨气,咱们设身处地的为别人想想,谁也不能饿着肚子工作。”唧◆//~●●岬唧唧r'●●岬唧●砷●●岬●唧砷●●■●唧唧~唧唧砷//''0呻●●岬●唧r'●唧~●●■●唧唧砷●●岬唧唧r'●●岬唧●砷●●岬●唧砷//唧砷//0

    [ 先更四千,晚上还会有更新!]

上一篇:第三百六十九章 切入点 下一篇:第三百七十章 阴的就是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