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自从张扬前往孟宗贵家实地考察之后,刘强就预料到他会在教职工宿舍的事情上做文章,教育局几位领导在丰泽一中分到宿舍楼的事情一定会被他查出来,果不其然,第二天张扬就把他叫了过去,将这件事摆上了桌面。

张扬的态度还算和蔼,在搞清问题的真相之前,他还是以一个革命同志的标准看待刘强:“老刘,你能解释一下吗?为什么你们教育局的七位同志分到了丰泽一中的教职工宿舍楼?”

刘强道:“张市长,这件事很简单,丰泽一中仅仅依靠他们自己学校是盖不起教学楼和宿舍楼的,市里拔款不够,他们自身的资金不足,所以我们教育局为他们垫付了一笔工程款,作为回报,他们给了我们七套房子。至于这七套房子为什么会分给这七个人,是大家集体打分评定的结果!”刘强表现的很镇定,丝毫不认为自己有任何的逾规之处。

张扬道:“老刘啊,你是教育局长,教育系统内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认为应该怎么办?”张扬意识到刘强肯定有所准备,就算他们得到那七套房子于理不合,但是并没有违法之处,如果教育局的垫资属实,他们从中分得几套房子也是应该。

刘强道:“张市长,教育系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身为教育局长我难辞其咎,目前我正在和市财政局方面协调,希望能够得到一笔拔款,首先把拖欠老?师的工资给补发了,稳定他们的情绪之后,再一点点解决问题。”

张扬望着刘强,这老小子也是一只狡猾的狐狸,张扬忽然问道:“你们教育局垫了多少钱?”

刘强愣了一下,方才道:“二十万!”

张扬道:“这七套房芋你打算怎么处理?”

刘强明白,这位年轻的副市长将矛盾锁定在七套房子上,他在向自己施压,因为房子的事情自己现在的处境很被动,垫资不能成为这七套房子的理由,如果深究下去,这个借口显然是不能成立的,刘强内心中在激烈的斗争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下定决心:“那七套房子我会尽量动员同志们交出来。”

张扬等得就是刘强这句话,他微笑道:“你放心吧,你们教育局垫付的二十万,我会想办法尽快帮忙解决!”

这时候秘书傅长征慌慌张张跑了进来,看到刘强在这里,他稳定了下情绪方才道:“张市长,丰泽一中又出事了!”

张扬道:“什么事?”

“承建丰泽一中教学楼工程的谢德标带了二十多个工人,把校长室给围住了,正在讨要工程款!”

刘强内心一沉,这当口怎么又出了这件麻烦车

张扬在桌上拍了一巴掌,怒道:“反了他!一个包工头居然敢扰乱学校的教学秩序,他眼里还有没有法律这两个字?给公?安局方面打括呼,让他们派人!”

刘强道:“我这就去办!”

张扬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向傅长征道:“备车,我们过去看看!”

让张扬着恼怕是,这会儿市政?府的小车全都派出去了,副市长们全都出门去贯彻抗旱工作,所以小车有点供不应求了,张扬没奈何,只能坐着刘强的标致车前往丰泽一中。

等来到了丰泽一中,这才发现情况比傅长征所说的要严重得多,承建商谢德标带了五十多名农民工把校长室堵了个严严实实,应该说不但是校长室,还有副校长室,教导处,财务科,谢德标这一闹,很多老?师都过来看热闹,学生们正在进行期中考试,考完的学生也围上来看热闹,现场显得十分混乱。

张扬一看到眼前的情景就火了,他向刘强道:“怎么一个警?察都没来?”

刘强苦笑道:“我再联系!”他走到一边去打电话,这次电话直接打给了公?安局长赵国栋。

赵国栋的电话始终处于关机状态,刘强打到办公室,接电话的警?察只说赵国栋在开一个重要案情的会议,现在不方便打扰。刘强苦着脸又来到张扬身边:“张市长,现在联系不上赵局长!”

张扬狠狠瞪了这厮一眼,拿起电话给丘金柱打了一个,想不到丘金柱的电话也处于关机之中。

张扬开始感觉到这件事有点不对头了,他向傅长征道:“辖区派?出所没来人?”

傅长征道:“没看到他们有人过来!”

张扬冷笑道:“好”小傅,你给我继续报警,十分钟内,我再见不到警?察过来,就告他们渎职!”说完这句话,张扬大步向楼上走去,有人认出了这位年轻的副市长,纷纷让开,中间现出一条狭窄的通路,张扬来到三楼,看到那帮拿着铁锹大锤的农民工,冷冷道:“都干什么的?跑到学校来闹事?知道这是干扰教学秩序,扰乱杜会治安,这是犯罪你们知道吗?”

一个不屑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干扰了又怎么着,扰乱了又怎么着,他们学校赖着我们的工程款不给,我发不起工资,我们的工人没有饭吃,就快活不下去了!”

张扬的目光聚焦于正前方,一名秃顶的中年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三十多岁年纪,生得高高壮壮,头顶只有四圈有头发,中心已经光秃秃怕,一双小眼睛说话的时候叽里咕噜乱转,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此人正是教学楼的承建商谢德标。

张扬道:“你谁啊?”

谢德标道:“我叫谢德标,这教学楼宿舍楼的承建商就是我,楼盖起来了,他们还欠我一百多万,按照规定,工程款在大楼交付使用的时候就该给了,可从年头拖到现在,大半年都过去了,他们还是没钱给,我也得吃饭,我手下这么多工人也得生活。”

刘强提醒谢德标道:“谢德标,你怎么说话呢?这是咱们新来的张市长!”

谢德标道:“市长怎么了?市长也得讲道理,欠债还钱,我找孟宗贵要钱天经地义!”他转过身道:“兄弟们,你们说对不对?”

几十名民工同时附和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张扬冷笑着点了点头:“谢德标,难道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是没道理可讲的吗?”

谢德标道:“凡事都有个理儿,官再大也得讲究个理宇!”

张扬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我给你一分钟时间,马上带着你的工人给我撤走!”

“我要是说不呢?”谢德标瞪着俩眼珠子,么毫没有把这位副市长放在眼里。

张扬没有理会怕,目光盯着手表,场面陷入短暂的僵持之中。

谢德标虽然很蛮横,可那帮农民工中有人已经害怕了,常言道:民不与官斗,副市长对普通老百姓而言还是有很大威慑力的。

张扬抬起头,笑着向谢德标点了点头,然后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众目暌暌之下,谢德标被打得仰天倒了下去,躺倒在地上的时候已经人事不省。

谁都没想到这位副市长大人居然该出手时就出手,周围的农民工的情绪有些控制不住,他们向张扬围了上来,张扬虎目一翻,睥睨之间一股强大的杀气向周围弥散而去,吓得那帮农民工顿时不敢向前,这就是气场,身在张扬旁边的刘强明显感觉到一股寒意,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张扬道:“现在马上给我离开学校,否则你们参加闹事的人,全都要被最追究法律责任。”张扬的这句话起到了一些效果,有农民工已经开始离开。

刘强看到谢德标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有些好奇的去探了探谢德标的鼻子,竟然声息全无,刘强的脸se变了,他又趴在谢德标的胸口上听了听,惊声道:“没气了!”

张扬漫不经心道:“哦?没气了?”仿佛这件事根本和他无关一样。

这时候校长孟宗贵狼狈不堪的从办公室里出来,听说谢德标没气了,慌忙让人去卫生室把校医叫了过来,校医为谢德标检查之后,马上得出了谢德标死亡的结论。

一听说谢德标死了,所有人都退出好远,那帮农民工更是避之不及,虽然是张扬把谢德标给打死的,可他们也参与了闹事,今天这件事闹大了,谁都知道留下来可能会被连累。

刘强苦着脸向张扬道:“张副市长,麻烦了,麻烦了!”

张扬镇定自若道:“有什么麻烦的?人是我打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刘强心说当然跟我没关系,你倒霉了,你麻烦了,副市长又怎么样?副市长杀了人一样要接受法律的制裁,他躲到一边去打电话,还是往公?安局打的,依然是报警,不过这次报案的内容是,副市长张扬打死人了。

十五分钟后,三辆警车呼啸驶入丰泽一中校园内,丰泽市公?安局的主要人物全部出动,公?安局长赵国栋走在最前,刑?警大队长丘金柱和公?安局副局长程焱东跟在他身后,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郑波带着几名警?察走在最后。丘金柱此时的心情最为复杂,刚才他们都在公?安局会议室内进行案情讨论,赵国栋要求所有人关机,他就预感到可能有事情发生,果不其然,没多久就传来了张扬打死人的事情,赵国栋听说这件事后很兴奋,几乎把公?安局所有的重要领导都叫了过来,他绝不是让大家来分析案情的,这是让他们过来看热闹的。赵国栋在途中还专门给他姐夫,丰泽市委书记沈庆华打了个电话,汇报张扬打死人的事情,沈书记的态度很明确,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如果张扬触犯了法律,一样要抓他。

傅长征强忍着心头的恐惧,又去摸了摸谢德标的脉门,仍然是毫无反应,侍长征充满同情的看着这位年轻的副市长,张扬这么年轻,就因为冲动的一拳,大好的前途就这么毁了。

傅长征对这位领导刚刚产生了一些好感,认为张扬虽然不拘小节,可毕竟是个办实事的人。

赵国栋一脸严肃的来到张扬面前:“张副市长,怎么回事?”

张扬反问道:“你们怎么这时候才到?从派?出所到公?安局,都在这时候玩罢?工,这么巧啊!”

赵国栋心说你?他妈还摆官架子,现在是你打死人了,副市长又怎么样?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再有后台,这次的麻烦也没那么容易解决,跟随前来的法医过去检查了一下谢德标的身体,抬头向赵国栋道:“赵局长,谢德标已经死了!”

赵国栋的面孔笼上了一层严霜,他威严十足道:“张市长,请你跟我们回公?安局,配合我们调查谢德标死亡一案!”

张扬道:“刚才谢德标带人闹事的时候你们干什么去了?这会儿来得倒是挺快,就你们这种做事的方式,对得起头顶的那颗警徽吗?”

赵目栋火了:“我们怎么做事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你还是多想想自己,以后到法庭上该怎么向法官解释!”

张扬冷笑道:“解释什么?我去法庭干什么?”

赵国栋指了指谢德标的尸体,目光中充满了得意,从张扬来到丰泽开始,他就意识到这个人早晚会生事,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出了事,这怪不了别人,要怪只能怪他自己,这一拳彻底断送了他的大好前程。

张扬道:“你想抓我?”

赵国栋点了点头道:“国有国法,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否则我只能对你采用非常手段!”

张扬哈哈笑道:“假如我不配合呢?”

赵国栋点了点头,大声道:“丘队,把他铐回去!”赵国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头实则爽到了极点,你张扬不是牛逼吗?到了丰泽的地头上一样要栽跟头,一样要栽在我手里,我本没想你这么快死,可你主动把机会送到了我的面前,却之不恭,老子却之不恭啊!

丘金柱面露难se,他真正害怕的是张扬手里捏着他的把柄,如果张扬出事,保不齐要把自己的那点事儿都给抖出来,他苦着脸道:“赵局……”

赵国栋脸se一沉:“铐回去!”如果不是断定张扬这次无法翻身,赵国栋也不会做得如此绝情,他忘记了一句话,不给别人留余地的时候,等于断送了自己的后路。

张扬走到谢德标的面前,忽然抬起脚在他小腹上踢了一下,淡然道:“让你装死!”

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情景出现了,被法医宣告死亡的谢德标哎呦惨叫了一声,捂着肚子从地上坐了起来,他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一脸的茫然,缓了口气,方才想起张扬打了他一拳,他指着张扬道:“你当市长的怎么能随便打人!”

一切都是瞬息之间的事情,可是这场景的转换实在太快,以赵国栋的智商都难以适应这突然发生的变化,他脸上的表情尴尬到了极点,一块青一块紫,双拳紧握,脑海中一片空白,连呼吸都变得紧张起来,他意识到自己被人设计了,可他又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望着一脸得意的张扬,他不知该说些什么。

丘金柱没有觉得意外,反抖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这位新来的副市长已经让他感受到太多怕惊奇。

最高兴的要数傅长征,谢德标没死,误杀就不成立,也就是说张扬没事!

赵国栋的舌头变得有些麻木,他含糊不清道:“张市长……”

张扬毫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道:“谢德标带领五十多名农民工来学校闹事,影响正常教学秩序,扰乱杜会治安,从闹事到现在,你们警?察才赶到,效率真是非同一般啊!”

赵国栋心中明白,今天自己是栽在人家手里了,张扬设了个套让自己钻,他很不幸的钻进来,而且刚才没给张扬留一丝余地,其实是断了自己的后路,如果刚才自己说话客气一点,场面也不会如此被动。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只能认栽,赵国栋陪笑道:“张市长,这是我工作的失误,我一定彻查这件事,追究辖区派?出所的责任,追究到人!”

张扬笑道:“辖区派?出所的民?警没这么大胆子,我也没工夫去追究他们的责任,我就找你,今儿的事情,我就找你!”张大官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句话,等于正式宣布,你赵国栋要为今天的事情负责。

丘金柱站在一旁心头暗爽,这厮现在落下一个毛病,巴不得所有人都比他还要倒霉,巴不得所有人都栽在张扬手里,这样本舒坦。

赵国栋马上行动,驱散了看热闹的人群,把谢德标给铐了起来,谢德标很委屈,其实他也是有备而来,没人撑腰他不敢这么闹,被押上警车的时候,他很委屈的看着赵国栋:“赵局……”

赵国栋狠狠瞪着他:“你真行啊,扰乱杜会治安,这是犯罪,你……”

张扬再次面对孟宗贵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的好脸se,他表情严厉道:“孟校长,昨天师生们罢?课罢?考,今天包工头带领农民工闹事,你身为丰泽一中的校长是不是应该承担责任?”

孟宗贵道:“我知道自己应该承担责任,可是还不是一个钱闹得,市里不给钱,我就算再有能耐,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是?”

张扬冷笑道:“好一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不是挺有本事吗?用七套房从教育局换来了二十万!”

一旁的教育局长刘强如坐针毡,他听到张扬又提起这件事,慌忙表态道:“张市长,我会动员同志们尽快把七套房交出来。”

孟宗贵道:“我们还欠一百多万的工程款!”

张扬充满鄙夷的看着这厮,此人的脸皮有了相当的厚度,张扬道:“现在国家提倡教育改革,市财政就这么多钱,需要用钱的地方也不仅仅是教育,我问过财政局,当初答应你们的那笔拔款是分年划拔给你们,丰泽在教育上的拔款已经不少了,你身为学校的领导者也不要只想着凡事都向国家伸手,自己也要想办法。”

孟宗贵道:“我能有什么办法?教育不依靠国家拔款根本活不下去!”

张扬点了点头:“你没办法就把位置让给有办法的人!”一句话说得孟宗贵瞠目结舌。

赵国栋走入审讯室,亲自帮谢德标打开了手铐,谢德标满脸委屈道:“赵局,我要钱有错吗?你为啥把我给抓起来?”

赵国栋叹了口气道:“你啊!要钱就要钱,带这么多人去干什么?你不知道扰乱杜会治安触犯国家法律吗?”

“不是你让我制造点影响吗?”

赵国栋听到这话就火了,瞪大眼睛道:“放屁,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

谢德标不敢往下说了,他在丰泽也算一号人物,丰泽的不少工程都是他承建的,包括公?安局的新办公夹楼,他和赵国栋的关系很好,正是因为这层关系,他才得以接下这个工程。

赵国栋道:“丰泽一中那边,你最好暂时放一放,现在那边已经成了焦点,你跟着闹只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可现在我一百多万的工程款还没有要回来,在这样下去,我不是要饿死了?”谢德标愤愤然道。

赵国栋冷冷道:“你究竟赚了多少大家心里都有数,别在我面前哭穷,你不听我的话,只管闹下去,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可保不住你!”

谢德标咬牙切齿道:“他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个副市长吗?丰泽比他官大的多了去了,他凭什么打人,我还没告他呢!”

赵国栋道:“你最好老实点,行了,我没工夫听你废话,自己放聪明点!”

赵国栋刚刚回到办公室,张扬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他是问事情的处理情况,赵国栋简略说了一遍。

张扬听说赵国栋居然把谢德标给放了,不由得心头火起:“赵国栋,谢德标干扰学校正常教学秩序,已经构成了扰乱杜会治安罪,你凭什么把他放了?”

赵国栋这会儿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他笑(本文手打与)道:“张市长,有些事情不能太过教条古板,人民内部矛盾还是说服教育为主,谢德标这个人过去也没有什么案底,更何况这件事是丰泽一中理亏,我如果拘留谢德标,肯定会引起那些农民工的不满,矛盾非但得不到解决,事情反而会越闹越大,所以我才采用这种处理方法。”

张扬道:“好,就算这件事你说的有道理,为什么今天你们行动这么慢?我要你给我一个说法,把相关责任人交出来。”

吾爱文学刚坯瑟心“刚友上传

赵国栋道:“张市长,今天上午我在召开紧急会议,商量金店劫案的事情,按照我们的规定,所有参加会议的干部是要关上通讯工具的,你想追究责任的话,就追究妾的责任吧!”

张扬微微一怔,想不到赵国栋又开始强硬起来,他冷冷道:“你写份检讨给我送过来,至于怎么处理你,等我和其他领导商量之后决定……”

赵国栋没等张扬说完就挂上了电话,他怒气冲冲,一脚将字纸篓踢了出去,刚巧副局长程焱东从外面走了进来,险些被撞到,他灵巧的向旁边撤了一步躲了过去,笑道:“赵局,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赵国栋怒道:“什么东西?居然让我给他写检讨!”

程焱东稍一琢磨就知道赵国栋骂的是张扬,他把字纸篓放回原处,来到水池前洗了洗手道:“赵局,其实今天我们出警的速度的确太慢了,谢德标做事很过分,学校是什么地方?丰泽一中是咱们丰泽的脸面,他带着这么多的农民工去闹事,等于给丰泽抹黑,带给那些孩子怎样的影响?”

赵国栋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孟宗贵欠了他一百多万,他有些过激的举动也很正常。”

程焱东道:“赵局,张副市长这个人不简单啊!”

赵国栋皱了皱眉头。

程焱东道:“法医断定谢德标已经死了,我当时也查过谢德标的呼吸心跳,还检查了两次,间隔两分钟左右,我敢断定,谢德标当时符合死亡标准,可张副市长踢了他一脚,谢德抒就醒了。”

赵国栋道:“我也觉着奇怪,谢德标按理说不会装死,就算装死也不能装的这么像!”他当然想不透,张大官人出拳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在谢德标身上做了手脚,让谢德标进入短暂的假死状态。

程焱东道:“你说会不会是张市长在他的身上动了手脚?”

赵国栋摇了摇头,这件事根本无法用常理来解释。

程焱东道:“赵局,我觉着您不该把谢德标就这么放了!”

赵国栋道:“他无非就是闹事,也没犯啥大罪,不放他,难道还要关他个无期?”

程焱东道:“赵局,您今天就把他放了,有可能把张副市长给得罪了,他……”

赵国栋冷冷道:“我早就把他得罪了,他懂什么?一个分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我们公?安口还轮不到他来指手画脚。”

听到赵国栋把话说到这种地步,程焱东自然不好继续说下去了,他笑了笑,告辞离去。

程焱东在走廊上遇到了刑?警大队长丘金柱,丘金柱透过玻璃看着楼下,谢德标大摇大摆的上了停车场内的皇冠车。程焱东在丘金柱的身边站了,也向下张望着,丘金柱不屑道:“谢德标很嚣张啊!”

程焱东道:“如果我是他就老实一点,鬼门关上绕了一困回来,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好运气。”

丘金柱向局长室的方向看了看,低声道:“赵局就这么把他放了?”

程焱东没有直接回答丘金柱的问题,所答非所问道:“最近电影院上演一部电影据说不错。”

丘金柱愣了一下:“什么?”

程焱东道:“龙蛇争霸,有空去看看呗!”

张扬知道赵国栋之所以把谢德标给放了,不仅仅因为他和谢德标的私交不错,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赵国栋通过这种方式向他示?威,赵国栋在告诉他,在丰泽,公?安系统的事情轮不到他张扬说话。

一开始的时候,张扬并没有料到自己和赵国栋之间的矛盾会这么快走向激化,今天上午的事情之后,他开始意识到,赵国栋在跟自己作对,丰泽一中的事情,警?察之所以反应这么慢,赵国栋是负有相当责任的,甚至他所召开的那个会议,他让所有与会人员关上手机,都可能是有预谋,张扬甚至怀疑,谢德标去闹事之前是和赵国栋通过气的。

丰泽一中的种种矛盾,从根本上来说都是经济问题引起的,当务之急是要把拖欠教职工的工资发下去,否则肯定还会出事。

 

上一篇:第三百六十七章 何谓公平?(上) 下一篇:第三百六十八章 制造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