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大官人 这是有 感而 发,丘金柱肯定算不上低调,这厮居然敢带着情妇来到白鹭宾馆开房,而且叫得-惊天动地,这自然算不上低调。

丘金柱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说,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头去,做出仔细品酒的样子。

张扬也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深入下去,他抿了。酒逢:“丰泽一中今天的事情影响很坏。”

吕燕一旁道:“丰泽一中拖欠工资也不是第一次了,我 三姨就在丰泽一中代课,过去还好,自从盖了教学楼之后,工资几乎就没有正常下发过。”

张扬道:“教学楼盖得是挺漂亮,可这都是表面光鲜,我今天去过被抓的那位老师冯天瑜家,一家玉口人就挤在一间茄平方的小屋内,艰难得很。”吕燕道:“丰泽一中分房的时候,教职员工就闹得很厉害,总共就这么几套房子,那么多人分,肯定存在分配不公的问题。

丘金柱道:“对,当时有十多位老师跑到市政府联合上告,还是我给劝走的呢。”

张扬道:“如果你们看到校长孟宗贵家的情况,再去冯天瑜家看看,肯定会理解这些老师为什么会告状了。吕燕起身去催菜。张扬道:“孟宗责有什么背景?”

丘金柱微微一怔,他犹豫了一下方才道:“他和沈书记的关系不错,沈书记的母亲是他f 娘!”

这下轮到张扬愣了,他想不到沈庆华在丰泽的影响竟然这么大,关系这么广,自己来了没几天,接触到的几个重要部门的负责人都跟他有关系,财政局 长吴新建是他妹夫,公安局长赵国栋是他小舅 子,丰泽一中的校长孟宗贵又是他干弟弟。这位市委书记倒是举贤不避亲。张扬看了看丘金柱,心说这丘金柱该不会也和沈庆华有些关系 吧?

丘金柱和沈庆华倒没什么关系,不过他和赵国栋是老同学。丘金柱从张扬的目光中意识到了什么,他解释逛:“我和赵国栋是小学同学,其实我入警界比他早,在派出所的时候,我是他上级 !”张扬饶有兴趣道:“现在他是局长你是大队长!”

丘金柱点了点头道:“过去我爸是梁寨派出所的所长,我是警察子弟,所以开始的时候升迁比他快,可他的基础比我劳。”丘金柱指的基础自然是赵国栋的姐夫是市委书记沈庆华这件事。

张扬道:“朝里有人好做官,自古以来都是这个道理,或许你能力比他强,但是你没背景,你就只能接受被领导的命运。”这句话说到了丘金柱心坎里,丘金柱内心中始终藏。 着一个秘密,五年前的那宗连环杀 人案其实是他破获的,可最后功劳却被赵国栋抢走,赵国栋也从那体候开始一路升迁,直到现在的地位,而他只能屈居人下,如果当时那笔功劳记在自己的身上,或许他和赵国栋之间的位置会刚好互换(本文手打与)。这也是丘金柱一直对赵国栋内心中不服气的原因,在业务上在能力上他认为自己比赵国栋要出色,可是在丰泽这片地方,无论他怎样努力,取得怎样的成绩,记首功的还是赵国栋,他只能做个陪衬,丘金柱因为这一事实而变得自暴自弃,不思进取。

张扬并不知道丘金柱的这个秘密,他现在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教育系统,抛开今天的罢考罢课事件不谈,张扬看到了两个事实,一是冯天瑜和校长孟宗贵两人家庭条件的天壤之别,二是教育局有不少领导拥有丰泽一中的教职工宿舍,这两件事都足以说明丰泽教育系统内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张扬已经决定要把这件事搞清楚,要把丰泽一中罢课的问题从根本上解决。张扬低声将自己发现的两个 问题向丘金柱说了一遍。

丘金柱道:“孟宗贵是省劳模,是丰泽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你要是处理他,恐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刘强这个人我不了解,但是他有个厉害的老婆,他老婆是咱们市 纪委书记赵金芬,赵金芬和赵国 栋是远房堂姐堂弟的关系。”

张扬增大7 眼睛,我靠,不会吧,这丰泽就快成沈庆华自家人的了,几个重要部门的负责人全都是他家里人。这不但在江城少见,就算在平海,在全中国也少见这样的政治结构。

丘金柱道:“张市长,看来你对丰泽的情况真的不了解,咱们丰泽只有一个人说了算,那就是沈书记,他在丰泽主政这么多年,丰泽各区,各乡镇,几乎所有的头头都要通过他的首肯才能得到提拔,可以说丰泽基层干部,有半数以上都是沈书记的门生。”

张扬跟丘金柱碰了一杯,丘金柱道:“不过您别怀疑沈书记有经济问题,沈书记这个人在丰泽的口碑很好,老百姓都认为他是从古到今,丰泽的第一清官,每年他都从自己的补贴里面拿出钱来捐给丰泽福利院,到现在他一家还住在市委家属院的一套两室一厅的老房子内,前年沈书记的父亲去世的时候,送礼的人排成了 长队,沈书记当着所有人的面把礼金都退了回去,还把名单当场公示,这样的官员真的很不多见。”张扬道:“是不多见,跟圣人似的。”

丘金柱听出了他话中的嘲讽意味,跟着笑了笑道:“张市长,你既然这么信得过我,把这件事说给我听,我给您-一 个建议,你把查到的事情,先汇报给沈书记,看看他怎么说。”

张扬点了点头,丘金柱的话不 无道理。在他心中对市委书记沈庆华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问号,无论是开始时候梁绝对沈庆华流露出的极大不满,还是沈庆华在市委市政府大搞清廉的形式主义,还是现在教育系统中浮现的问题,他总觉沈庆华这个人很复杂,甚至未必像他表现出的那样清廉。

吕燕带着服务员走进来,这次带来了六道热菜,张扬不禁笑道:“我说吕经理,让你随便整几道小菜,你怎么越弄越隆重了。”吕燕笑道:“说好了今晚是我诛客,太寒酸了,你们又要说我小气 !”张扬笑道:“快坐下喝酒,咱们一醉方休  通过晚上 9!i 谈话,张扬对丰泽的了解深入了不少,第二天,他按照丘金柱的 建议,来到市委书记沈庆华的办公室,把自己在丰泽一中看到的情况汇报给了沈庆华,张大官人是做足准备的,他来见沈庆华之前,专门把教育局七位领导的房产证明给复印了过来。

沈庆华拿着张扬递过来的房产证明看了看,脸色顿时沉了下去,抬起头看了看张扬,发现张扬仍然站在那里,低声道:“坐 !”张扬拉了张椅子在他旁边坐下。沈庆华道:“丰泽一中今天的情况怎么样?”“今天教学秩序恢复了,学生们都在期中考试,没有继续闹事 !”沈庆华点了点头:“这件事的起碉是什么?”

张扬于是将这件事因何而起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最后做出总结道:“孟宗贵身为校长,没有起到一个管理者应尽的责任,拖欠教职工工资,和老师之间产生矛盾后,没有去缓解矛盾,反而报警,让派出所介入,让矛盾更为激化,从而引起了全校师生的罢考罢课行动,我认为孟宗贵应该负主要责任,辖区派出所所长陈大力在处理这一事件中存在着明显的偏袒和违规行为,我已经要求公安机关严肃处理他的违纪问题。”

沈庆华习惯性的向后靠了一下,身下的藤椅发出一阵让人不舒服的吱吱嘎嘎的声音。

张扬道:“沈书记,我昨天去过冯天瑜的家,他一家五口人就住在友;平方的小屋里,也许很多人会说他不符合分房条件,可有一个事实是,教育局的七位领导干部在丰泽一中都分到了房子,我想问,这些人到底有什么资格分到丰泽一中的福利房?”

沈庆华道:“小张,你提出的这个问题很尖锐,很好,这件事必须要查清楚,如果其中存在违规,一定要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张扬等的就是沈庆华的这句话,他很小心的问道:“沈书记,我是不是继续查下去?”

沈庆华道:“当然要继续查下去 !不查清楚这件事,丰泽一中的老师又怎么会心服?我们是一个公平的社会,决不允许任何的徇私舞弊存在,不然老百姓们会怎么看我们?”

沈庆华的这番话给张扬吃了一个定心丸,他拿起那些房产证明材料起身道:“沈书记,我这就去找相关责任人问话

上一篇:第三百六十六章 立场转变 下一篇:第三百六十七章 何谓公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