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大官人道:“按照常规,我 上任之初应该发表一 通感言的,我准备了 !”他扬 了扬傅长征给他准备的讲演稿:“准备是准备了,可稿子不是我写的,我让小傅代笔!”

与会人员听到这里不禁发出阵阵轻笑,这位新来的副市长倒是坦诚,其实让秘书写稿子是大家养成的习惯,别说市长副市长,就算他们这些人在会议发言的时候也有人代劳。傅长征站在张扬旁边,有些发窘,这张副市长啥都说,连这件事也兜出去了。

张扬道:“我本来是想照本宣科的,可后来发现有段话很熟悉 !他并没看稿子,朗诵道:“潮平岸阔催人进,风正扬帆当有为。我坚信,有省委、省政府和市委的正确领导,有市人大、市政协的监督支持,有全市各级组织和广大干部群众的团结奋斗,我们一定可以把丰泽的工 作推向一个新、阶段,丰泽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灿烂辉煌 !”张扬笑了芙道:“这段:、':≠j、太熟 悉 了,咱们市委杜书记上任的时候就有这么一段,当时这讲汕「f。 j丁“有幸先看过,开头那句话还是我帮着想的呢,所以我看着这么熟悉就不敢用了,怕你们说我抄袭 !”

全场再度轰然大笑,他们笑得原因是,这一段孙东强来到丰泽的时候也用过,其实这也无可厚非,这样的公式性讲话,谁都能套用,咱们党的干部都喜欢念这些空洞无物的东西,至于真正的意义,没人会去细想。

傅长征一张脸窘得通红,寻思着回又要 找张市长好好道歉,这也不能全怪自己,他的发言稿要的太急,所以傅长征就信手拈来,想不到张副市长见多识广,一眼就看出这稿子有部分是杜天野用过的。

张扬向傅长征笑了笑:“小傅,我不是针对你,其实这种事常见,太常见,不瞒大家说,平时我最烦的就是听有些领导讲话,空洞无物,夸夸其谈,我这个人脾气不好,性子急,但是我讲道理,我喜欢实实在在 !我不喜欢做表面文章,大家如果听说过我过去的一些事情,应该对我这个人有所了解。”

讲到这里,张扬的话被打断了,教育局局长刘强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张扬看了看表,刘强迟到了半个小时。

刘强一边擦汗,一边喘着气,来到张扬面前:“张市长,对不起,对 不 起一 一 一 一 一 一 我 一 一 一 一 一 一”张扬笑道:“刘局长是吧!”

刘强不断点头,他想解释,可刚才在电话里已经称呼人家为小孩儿,这等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新来的副市 长给侮辱了,又该如何解释?张扬向张登高道:“张主任,你和刘局长相交匪浅啊?”

张登高愣了一下,居然摇了摇头,这下所有人又笑了起来,丰泽体制内,谁不知道张登高和刘强相交莫逆,这会儿他居然不承认了,当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如今还没到大难临头的时候呢,张登高已经开始明哲保身了。刘强心中把张登高骂了个千百遍,这***真是没义气。

张扬笑道:“那就是关系一般咯,关系一般,怎么别人迟到你罚哉,他迟到你没反应?”

张登高经张扬提醒,这才想起自己真的忘了这一茬事情,他走到刘强面前找刘强要罚款,刘强偏偏身上没带钱,尴尬道:“你先帮我垫着,我回头还你!”又引得满堂哄笑。

这当口儿,卫生局长冯春生也到了,冯春生比刘强还心虚,刘强只是嘲讽张扬年纪小,冯春生是说张扬官小,官场之上,你说人家年轻,乳臭未干没啥,可你说人家官小,没权,这可是犯大忌的事情,冯春生 自知理亏-,叫了声张市长,乖乖把五十块罚款缴了。

应该参加会议的总算到齐 了,算 了算一共十一个人,还有些不太重要的部门就没通知。张扬笑道:“大家能来,我很高兴,你们也看到了,我没什么特别,无非是年轻一点,长得英俊一点,其他的和普 通人一 样。”

会场的气氛此时已经变得轻松了许多,多数与会者都认为这位新来的 副市长很风趣很幽就,但是又不乏手腕,看来人家年纪轻轻就能做到现在的位置并不是仅仅依靠后台。

张扬道:“大家聚在一起都认识了,你们不了解我不要紧,咱们有的是时间,我同样不了解你们,可从今 天起,我打算和大家做朋友,我跟你们做朋友的目的是为了共同搞好工作,搞好丰泽,领导既然把我派到了丰泽,派到了这里,我就得踏踏实实干点事,我这人有个毛病,不干则已,要干就得干出点名堂!”电视台台长梁艳率先鼓掌,其他人也随着玫起掌来。

张扬道:“现在我把话f6权交给你们,有什么话,只管说出来,我刚到丰泽,需要听到不同的声音,有问题不怕,就怕有问题不去解决 !”

所有人大眼瞪小眼,倏然静了下去,没人主动说话,这是因为谁也摸不清这位新来副市长的底细,就算有问题也不想现在说出来。

没人说话,张扬把目光转向梁艳,梁艳道:“都不说,我说,我们电视台是八十年代初建成的,无论基础设施还是设备器材都无法适应现在丰泽的需要,也无法适应我党宣传工作的需要。我希望张市长能够帮助我们,切实的解决这个问题(本文手打与),现在老百姓的物质生活提高了,他们对精神生活的要求就更高了,广播电视已经成为现代社会老百姓精神生活的最重要部分,改善电视台的播出条件,就是改善老百姓的精神生活,这时丰泽的精神文明发展具有着划时代的意义。”

张大官人听得头皮发麻:“打住,打住,那啥……再说就上升到国家民族利益的层面了,梁市长,你那份报告放在我桌上呢,我会留意这件事。”“谢谢-张市 长!”

梁艳发完言,其他人还是不说话,张扬看到这些人给他来个沉就以对,心中也觉着索然无味,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中午十一点半了,就快到吃饭时间,张扬向张登高招了招手。

张登高来到他身边,张扬道:“你去 咱们市政府招待所安排一下,开会开到现在,请大家唁颀饭再回去 !”

张登高点点头,算了算今天开会的人,加上他们这些人,开两桌应该够 了。

张扬又补充道:“饭菜弄丰盛点, 那三百五十块谶的罚款,全都用上,让大家吃好,吃饱!”这厮说完停顿了一下道:“这是集体活动,无故缺席者,罚款一百!”

张登高真是服了这厮,这么快就打起了那笔罚款的主意,可转念一想,这种方法总比把谶没收了好,吃光花光,大家都没有心思,省得以后谁在想起这笔钱的下落。

于是当天中午丰泽市政府招待所由,多了一帮会餐的干部,招待所经理徐晶亲自安排了这两桌饭,每桌两百的标准,这已经打破了市委书记沈庆华关于四菜一汤的规定,不过人家补了三百五十块钱,算是半自费,也不是违规。

张扬有他的智慧,利 :8 这笔罚款,让大家吃好喝好,不过中午的禁酒令他也不敢轻易违反,要了雪碧可乐,用饮料代替白酒,无论这些下属对张扬的观感是好是坏,但是今天的会议和中午的会餐,无疑已经让他们对这位新来的副市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张扬端着雪碧找到了教育局长刘强:“刘局,我敬你!”刘强 吓得慌忙站起来了:“张市长,应该我敬您才对!”张扬笑道:“您年纪大嘛!”

刘强听出来了,人家这是找他算账呢,刘强道:“张市长,真是对不住,我这人说话从来都不经大脑,得罪的地方,还望包涵!”

张扬笑着拉着他重新坐下:“刘局,你想哪儿去了,我的确年轻,说真的,你年龄比我爸还大呢!”刘强只能笑,内心怦怦直跳,搞不清这位副市长到底想干什么?

张扬道:“教育工作是重点 !”他又向卫生局长冯春生道:“还有卫生工作,你们两位负责的工作是重中之重,我的工作能否搞好,能否做出成绩,可全靠你们两位了,今儿扣了你们五十块钱,你们该不会记恨我吧?”

两人同时摇头,冯春生道:“张市长,我们迟到了,受到惩罚是应该的 ! 我们接受,而且没有任何不满!”

张扬笑道:“说心里话,本来我打算中午掏自己媵包请你们大伙的,可又有点舍不得,所以想起这招儿,我巴不得你们全都迟到,要是都迟到了,咱们这一顿就更丰盛了 !”一句话又把所有人给逗乐与七

张登高正抱着个鸡腿啃着,忽然看到市长孙东强和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两人过来吃饭,他慌忙站起身迎了过去。

张扬转身看到了他们,笑着招了招手道:“孙市长、陈副市长,你们来得正好,一起吃吧!”

孙东强愣了一下,看到这帮人在这里大吃大喝,他真的是有些佩服张扬了,这厮真是高调啊,谁不知道沈书记的规定,工作餐四菜一汤,就是领导下来视察也是这个标准,张扬居然敢带着一帮人在市政府招待所明目张胆的大吃大喝,估计过不了多长时间,这件事就会传到沈书记的耳朵里,孙东强暗忖,你小子有的受了。

张扬走过去,一手拖住一个,想把孙东强和陈家年拉了过去,陈家年有些不悦,低声道:“小张啊,你不知道我们的招待规定?”

张扬笑道:“知道,行了,您就别管了,出了什么事我担着 !”心中却有些不爽,孙东强 还没说话呢,你一个常务副市长充什么大瓣蒜啊?陈家年又道:“身为一个领导同志要注意影响啊!”

孙东强感觉张扬好像要存心把他们拖下水,他坚持道:“小张,我们还有重要事情,随便吃点就走,就不参加你们的会餐了 !”

张扬道:“同志们,两位市长专门来看望大家,大家来点掌乒某、示欢迎!”

掌声雷鸣般响起,这帮人在张扬的带领下也活跃了起来。

看到这种情况,孙东强和陈家年也不好继续坚持,他们只好入座。

孙东强看到他们喝的都是饮料这才放心,在座的人看到市长和常务副市长来了,一个个都起来向他们敬酒,当然不是真酒,全都是饮料。

张扬给孙东强倒了杯可乐,张登高给陈家年倒了杯雪碧,现场的气氛很好,孙东强和陈家年和大家一同喝了 几杯然后吃饭。

所有人都留意到一个细节,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喝完几杯雪碧之后,脸红了起来,都感到有些奇怪,怎么喝雪碧也醉人吗?孙东强也有些奇怪,他怀疑是不是有人在他们的杯子里掺酒,趁着喝饮料的时候闻了闻,没有酒味。他也不打算拖延大久的时间,微笑道:“吃饭,吃饭,下午还得上班呢!”张扬响应道:“吃饭!”可陈家年的脸越来越红了,他眨了眨眼睛,拿起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汗。

坐在一旁的张扬关切道:“陈副市长,您怎么了(本文手打与)?是不是不舒服?”

陈家年摇了摇头道:“没事?没事……”他没说完就打了一个饱嗝,孙东强闻到一股酒气,他有些诧异的看着陈家年。陈家年摇摇晃晃站起身耒,他指了指杯子,忽然捂住嘴巴向外面冲去。

上一篇:第三百六十章 免提(上) 下一篇:第三百六十一章 市长醉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