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孙东强道:这件事我会留意,小张啊,你刚来丰泽,要尽快熟悉自己的工作范围,争取尽早把工 作上手。”

张扬点了点头:“孙市长,你有没有觉着咱们这种工作方式,既然清廉,可效率并不怎么样?”

孙东强知道张扬想表达什么,他其实和张扬有着一般的感受,芙了笑道:“工作上的困难尽量克服嘛!”冠冕堂皇的套话。

张扬也不想跟他继续白话下去:“孙市长,我走了,我得抓紧时间到各分管部门看看,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孙东强提醒他道:“外出和政府办公室打个招呼,保持通讯工具畅通。

张扬道:“知道了,那啥……我手机是自个儿的,保持畅通,公家给报销不?”

孙东强道:“电话费有规定的,每月有固定的电话补贴,具体情况你问张登高 !”

张扬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把张登高又给招了过来,张登高详细把市长的福利待遇向张扬讲了一遍,又把外出制度,用车制度详细说了,张扬听得昏昏欲睡,到最后忍不住打断张登高道:“我听明白了,就是我们干什么事儿都得跟你打声 招呼,你就是大内总管 !”

一句话把张登高噎得说不出话来,敢情迳位爷把自己当成太监看了。愣 了好一会儿方才尴尬道:“张市长,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是沈书记定下的制度。”

张扬心中暗骂,嘴土露出嘲讽的笑意道:“知道的你是市政府办公室主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市委秘书长呢!”

张登高的脸又红了,不带这么讽刺人的,这位新来的副市长可真不好伺候,怎么到了别人那里理所当然的事情,到 了他这儿就说不通呢?张登高暗下决心,以后没事不伺候你,老子惹不起你,我躲开总行了吧?

张扬道:“张主任,通知我管辖范围内,各部门的头头到市政府来开个会,我跟他们见见面!”张登高很认真的掏 出小本本:“张市长打算哪天啊?”

张扬道:“当然是今天!上午就开,你现在就去通知,十点半在市政府小会议室开会!”张登高愣了:“这……也太急了 一点 !”

张扬指了指墙上的挂钟:“现在九点不到,一个半小时还多,我相信只要在丰泽范围内的全都能赶过来,咱们做事得讲究点效率,如果这点效率都没有,还怎么干好革命工作?”张登高元语,心说你爱咋地咋地,我只负责通知。张扬道:“让人准备下会场,就是个普通的见面会,没必要搞得太隆重!”

张登高点了点头,转身去了,可出去没多久,张扬又打传呼把他给呼了过来,传呼机都是汉显,张副市长直接留言一一急事,过来一趟,张扬!

张登高颠颠的又跑了回去,他的办公室在三楼,虽然不高,可这楼上楼下的折腾也不轻,再加上他本身又胖,额头上已经见汗了:“张市长,什么急事 ?”

张扬道:“你把我分管范围内所有负责任的履历介绍,联系方式都给我整理好,马上给我送过来!”

“嗳!”张登高脸上带着笑,心里已经在骂娘,他这边返回自己的办公室,屁股还没挨上凳子,张扬又给他打了个传呼,内容依旧,张登高义气喘吁吁的爬了上去,他开始埋怨自己的父母,干嘛给他起了这个名字,张登高,这爬高上低的可真不好受。

扶扬也没什么大事,向张登高补充道:“登高同志,你通知他们开会的时候顺便告诉他们,凡是迟到的扣五十块钱 !“啥?”张登∽口呆。“去吧!”

张登高这次不这么急了,累 了,他是真累了,谁也禁不住这么折腾啊,他算明白了,张副市长纯粹是在故意消遣自己呢,慢吞吞走到自己的办公宫门口,传呼又响了起来,不用看,就知道肯定还是张扬打来的,张登高掏出手 绢擦了擦汗,这才慢吞吞掏出传呼机,上面还是那行熟悉的字一一急事,过来一趟,张扬!

张登高不成了,他受不了了,在这么折腾下去,他非得累死不可,不过张副市长召唤,又不能不去。~

这次张登高足足过了十分钟才来到张扬面前,所不同的是,这次他不是自己来的,还带着一个文文弱弱的小伙子。张大官人满脸的不悦:“登高同志,怎么来这么晚啊?”

张登高苦笑道:“我忙着 通知会议呢,张市长,这是傅长征,今年刚刚分到秘书科的大学生,我看您刚刚来到丰泽,工作繁忙,先让小傅在这里帮您一段时间。”

张大官人心中暗乐,他折腾张登高的日的就在于此,张登高果然被折腾的受不了了,主动给他送了个秘书过来,这就充分证明政策和规定都是死的,可人是活的,只要稍稍变通一下,万事都有的商量。傅长征恭敬地向张扬道:“张市长好!”

张扬点了点头,向张登高道:“登高同志,这样不好吧,沈书记规定,我们这些副市长不可以配专职秘书,我开这个头,会不会有人说闲话?”

张登高暗骂张扬得了便宜卖乖,嘴上却道:“张市长,小傅只是暂时过来,不是专职秘书 !”张扬笑道:“嗯,嗯! 好,你赶紧去安排会议,有事我再叫你 !”

张登高哭笑不得的离开了张扬的办公室,只希望张副市长对自己的折腾到此为止。

张扬很和蔼的看着傅长征:“小傅,多大了?”“二十三岁 !”

张扬看 着诚惶诚恐的傅长征,一种得意感油然而生,权力真的是个好东西,傅长征比自己还大呢,可在自己面前一样得装孙子,张扬道:“你做个自我介绍吧!”

傅长征道:“张市长,我是丰泽本地人,丰泽一中毕业,后来考上了东江大学哲学系,在校期间担任过系团支部书记,学生会宣传部长,去年大学毕业分配到丰泽县政府秘书科,一直工作至今!”张扬笑道:“不错嘛,你有什么特长啊?”傅长征谦虚道:“没啥特长!”张扬道:“那你这么多年学不是白JL 了?该不是高分低能吧?”

傅长征白净的面孔顿时红了起来,自 己是想谦虚来着,可是人家张副市长不吃这一套,他嗫嚅道:“我文笔还可以,能写点文章,在报刊杂志上还发表过几篇。

张扬哈哈大笑,这正是他需要的,他向傅长征道:“回头我召开一个会议,你帮我写一份讲演稿!”

傅长征没想到这就开始下任务了,他点了点头:“张市长想谈哪方面的工作?”张扬道:“随便写,文教、卫生、体育、计生你都带着点 !”他指了指自己办公桌对面:“就在这儿写,顺便帮我接电话!”傅长征老老实实坐了下去,他没想到的是,这一坐,就是几个春秋。

虽然每位副市长都没有专职秘书,可那只是表面上,事实上秘书科内各位秘书分工明确,还是有所侧重,傅长征是秘书科资历最浅的,人又老实,所以平时在科里总被人排挤欺负,什么苦活累活都得他先上,所以张登高把他弄到张扬面前,张登高知道这位爷不好伺候,这种苦差事自然要傅长征顶上。

上午十点半,张扬准时来到小会议室,他分管各局处的领导也(本文手打与)已经陆续到来,张扬来到会议室之前,傅长征已经拟好了讲演稿,张扬看了一遍就放在一边,对这份讲演稿不做评论,傅长征不由得感到有些忐忑,他跟在张扬身边,来到会场。张登高也到了,张扬看了看时间,向张登高道:“点名 !”

张登高已经料到张扬会玩这一手,他拿着名单 一一 开始念,让张登高有些诧异的是,居然有几个重要人物没有到场,卫生局局长冯春生,教育局局长刘强,残联主席薛立明。点名的时候,电视台台长梁艳慌慌张张的到了,她迟到了五分钟,向张扬笑了笑道:“张市长,不好意思,路上堵车 !”张大官人差点没笑出声来,心说就你那小金鸟也会堵车?他也没道破,点了点头道:“梁台长接到通知没?”梁艳去了点头。

张扬笑道:“罚款五十 !”

梁艳不无委屈的吞了张扬一眼,新官上任三把火,想不到这把火烧在了自己头上,她还是很配合的,老老实实拿出了五十块钱交给了张登高。张登高看了看张扬,张扬示意让他收下。迟到的也不止梁艳一个,一共有五个,张登高收了二百五十块钱。

张扬看到人来得差不多了,清了清嗓子准备说话,这时候残联主席薛立明一瘸一拐的到了,张登高准备收钱,张扬道:“算了,立命同志腿脚不方便,下不为例 !”

所有人都看着这位新来的副市长,这个会议开得比较突然,而且一上来就是罚款,让他们搞不清这厮葫芦里究竞买的什么药。

张扬笑道:“大家好,今天我把大家叫到这里来开会,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你们相互认识一下,顺便聊聊工作,聊聊你们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和困难,聊聊我们以后该如何更好的配合,更好的开展工作 !我这个人时间观念很强,我不喜欢迟到,两个人约会迟到,是对对方的不尊重,咱们开会迟到,这个迟到者是对大家的不尊重,所以我就得罚他,罚款只是手段,不是目的,这二百五十块钱也不能装我兜里去,至于怎么安排,回头我再告诉你们 !”张扬这句话说完,大家都笑了起来,会场的气氛也轻松了许多。张扬道:“市里派过过来负责文教卫生工作,我想先认识一下教育局 长 一 一 一 一 一r”张登高一旁小声提醒张扬道:“刘局长还没到呢!”张扬笑道:“没到啊! 打电话!”

张登高起身来到角落的电话旁,想要拿起电话,却听张大官人道:“用免提!”

张登高愣了一下,不知道这位副市长又打什么主意,他还是老老实实用了免谈,张扬又道:“该怎么说,你自己明白 !张登高打了个浇灵,这才明白张扬的歹毒用心了。

所有人都支着耳朵听着电话,心说,有好戏看了,这位新来的副市长真不是善类。

刘强的电话接通了,张登高道:“刘局长,我是张登高,你怎么还没到啊?大家都等着你呢!”他不敢乱说话,可还是很委婉的暗示了一下。

刘强那边压低声音道:“老张,我不舒服,昨晚喝多 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不去了,你跟张市长说我病了 !”

张登高一张脸顿时红了起来,他慌忙打断刘强的话道:“你必须来!张市长等着你呢!”“你帮我敷衍敷衍,你是老江湖了,哄个小孩子还不容易……”

张登高再也忍不住 了:“刘强 !你什么态度!”此时他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与会的各部门领导,再也忍不住了,轰然大笑起来。这笑声既是对刘强的嘲讽,也是对自身的庆幸,张副市长这一手可够毒的。

刘强听到笑声,这才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内心这个恨啊,他不恨张扬,他恨的是张登高,麻痹的张登高,有你这么坑人的吗?张扬也没生气,笑着道:“刘局长,我刚刚到任,您老人家也给我个面手!”

刘强那边悔得恨不能用头撞墙:“对不起……对不起……张市 长,我马上到,我马上到 !”

张登高挂上电话,内心委屈到了极点,看着这位张副市长,心中把他祖宗八代骂 了一遍,咱不带这么玩儿人的,我张登高又没得罪你,你让我夹在中间为难啊!

可事情还没完,他还得给卫生局长冯春生打电话,张登高琢磨着,怎么才能让对方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怎么才能把信息不着痕迹的头颅给他,电话拨通之后,张登高不等对方说话就道:“冯局长,张副市长等你开会呢,很重要,你必须马上到 !”

冯春生道:“我正探望病人呢,上午过不去,下午吧,我单独去拜访张副市长!”他的这番话到没什么毛病。张登高道:“你必须来,张副市长要求的 !”

冯春生和张登高的关系也不错,他有些不耐烦道:“沈书记的母亲病了,我已经到医院了,总不能折回头再去开会?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 你帮我找个理由呗!”张登高道:“可张副市长!”“不就是张副市长吗?他再大能大过沈书记?我说你这个办公室主任是不是干傻了,什么轻什么重你都分不清楚!”

又是满堂哄笑,有人笑得连眼泪都流出来了,张登高拿着电话,说话也不是,挂断也不是,心说,你别怨我,害你的是张扬。冯春生明白了,他那边一言不发,迅速挂断了电话。

之前被张扬罚款的那几位原本还有点郁闷,现在心里一点郁闷委屈都没有了,看到冯春生和刘强两位的下场,别说罚五十,就是罚五百他们都认了。

张扬笑咪咪的做了 个手势:“大家静一静,我还是刚才那旬诠,今天把大家请来就是相互认识,加深印象,这样的方式你们印象深不深刻?”

所有人同声答道:“深刻!”

张扬又笑道:“下次开会,还有人敢迟到不?”

“不敢了 !”

会议室这边笑声不断,声音响亮,把整个市政府办公大楼都惊动了,市长孙东强和常务副市长陈家年正在谈事,听到这动静,也忍不住停了下来,孙东强向秘书翟亮道:“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翟亮转身出去了,没多久就回来,向孙东强汇报道:“张副市长在开会!”

陈家年忍不住皱了(本文手打与)皱眉头:“不就是开 个会嘛,至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孙东强没说话,透过窗口望着对面的市委办公楼,心中暗暗道:“从现在起,大院再也不会平静了 !”

 

上一篇:第三百五十九章 抗旱建议(下) 下一篇:第三百六十章 免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