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五十五章你就是头驴

    老道士李信义望着青云峰顶多出的四顶色彩鲜艳的帐篷。宛如发现了一个新大陆,自从陈崇山去了静安老战友楚镇南那里,青云峰上已经很久没有那么热闹了。

    李信义虽然是道门中人,可他却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当他看到是张扬在张罗,忍不住凑了过来。

    张扬帮着查薇把帐篷固定好,起身跟李信义打了个招呼:“李道长好!”

    李信义道:“晚上风大,这小小的帐篷禁得住吗?”

    查薇道:“能禁得住!”

    李信义道:“入夜后野兽蛇虫甚多,还是去紫霞观内住宿吧,偏殿刚好空着。”

    张扬知道老道士是好意,笑道:“人家追求的就是这种乐趣,道长,回头还得找您借点东西,晚上一起喝两杯!”

    李信义道:“缺什么只管去道观内取!”

    天色渐暗,这群美院的学生也停下了创作,其实多数人的创作只是一个幌子,他们主要是借着这次的机会出来游山玩水,放松身心的。

    张扬表现的更像是一个看客,不过现在多了老道士李信义陪他,两人饶有兴趣的看着那帮学生搭帐篷,生火。李信义不忘提醒他们用石头圈起火堆,不要引发山林大火。

    折腾了近两个小时,帐篷全部支好了,篝火也点燃了,可山上却突然起了大风,原本带着浪漫希冀,打算在青云峰顶开篝火晚会的这帮学生开始意识到现实和理想还是有很大的距离的。

    查薇和顾养养、江达洋都围在篝火前,风向捉摸不定,他们往哪儿坐,烟就跟到哪儿,不一会就被熏得眼泪汪汪的。不过查薇还是兴致盎然,指挥大家准备炊具食物,准备野餐。

    张扬没有兴趣参加他们的篝火晚会,跟着老道士来到紫霞观内,他从行囊中取出随身带来的食物,老道士去厨房内炖了一锅大雁肉,两人坐在偏殿内喝了起来。

    李信义道:“我观今日之天象,今夜必有暴风雨!”

    张扬想起那帮在外面穷折腾的美院学生,不禁笑了起来:“由着他们折腾,这些年轻人全都是理想主义者,让他们吃点苦头也是应该的。”

    李信义道:“老陈去了静安,这青云峰突然变得冷清了起来。”

    张扬道:“他暂时是不会回来住了,朱小桥村的事情虽然解决了,可朱红卫无疑是他一枪给打死的,再说,年纪这么大了,呆在山里什么都不方便。万一出点什么事,也没人照顾。”说到这里,他不禁想到了李信义:“道长,你年龄也大了,平日里也要多多注意。”

    李信义笑道:“我身子骨硬朗得很,小妖答应今年整修紫霞观,等道观整修完毕,我的一位道友从齐云山过来,到时候,这紫霞观的香火肯定会变得旺盛起来。”

    张扬道:“小妖知道你是她叔爷吗?”

    李信义摇了摇头道:“这件事不好说,你也别跟她说!”他放下酒杯道:“我大哥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丫头,小妖心底善良,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

    张扬道:“你们安家果然是马匪出身,安达文那小子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内心却是贪得无厌,连属于小妖的那份家产都想吞并,真是让人看不过去。”

    李信义笑道:“所以你当众打了他,打得好!”

    张扬道:“我算是把你们安家得罪透了,这一巴掌把清台山的旅游投资给打飞了!”

    李信义道:“经济上的事情我不懂,可是安达文那小子不地道,怎么可以这样欺负自己的亲人!”

    “道长。你是世外高人,这个世界上因为钱闹别扭的事情多了!”

    李信义叹了口气道:“这孩子,命太苦!”

    张扬道:“还好有你疼她!”

    李信义苦笑道:“我也没有回天之力!”

    张扬忽然想起藏经洞中的壁画,他向李信义道:“我对你藏经洞的壁画有些兴趣,方便的话,我想去看看!”

    李信义道:“上面绘制的应该是一套练功的图谱,可惜残缺不全了,你想看随时都可以去。”

    此时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张扬担心那帮美院学生出事,起身向外面走去,却见篝火已经熄灭,江光亚和几名男生正忙着固定帐篷呢。

    张扬来到江光亚面前,大声道:“都去紫霞观里睡吧,待会儿还有大暴雨!”话刚一说完,雨就变大了。

    查薇和顾养养也忘了什么亲近大自然,脑子里那点浪漫理想的念头,被这突然而至的大雨浇了个透心凉,张扬帮他们收拾之后,带着落汤鸡一样的十二名学生来到紫霞观。

    查薇刚一进入偏殿,就接连打了几个喷嚏,张扬忍不住揶揄她道:“山里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要不等雨停了再搞篝火晚会!”

    查薇看了看自己鞋子上的红泥,这会儿竟然兴不起和张扬辩驳的念头,她叹了口气道:“累死我了,江光亚你这个傻蛋,烧了半个多小时,水还没有炖开,弄得我们连方便面都没得吃!”也难怪查薇生气。原本构想的浪漫情调,全都被这场雨给破坏了,如同从云端一下摔到了泥坑里,叫她怎能不沮丧,查薇看到张扬幸灾乐祸的样子,越发感到生气:“还说地方由你选,你看下起雨来了,有你这么当地主的吗?”

    张扬笑道:“我劝你们来紫霞观休息了,刚才是谁坚持要在外面野营来着?”

    查薇不说话了,又打了一个喷嚏。

    李信义安排那些男生去东偏殿休息,西边的偏殿相对整洁,就留给了七名女生。

    他们拾掇起来倒也方便,很快就在偏殿内搭好了帐篷,睡袋都是自备的,所以无需准备被褥。

    顾养养已经不是第一次到紫霞观来,她和老道士也很熟悉,主动找到李信义聊天。

    学生们经过这一通折腾都累了,多数人啃了几口干面包,喝了点开水就去睡了。

    张扬和李信义那边的酒喝到一半就被他们给打断了,安顿好他们才得以继续,他虽然知道要和顾养养保持距离,可心底毕竟还是怜惜这个小姨子,让顾养养和查薇一起过来吃饭。本来也喊了江光亚。可江光亚昨天喝多了,闻到酒味儿就想吐,连酒桌也不敢靠近。

    外面雨下得很大,天空中一道夺目的闪电划过,紧接着就是一声春雷在低空中炸响,查薇和顾养养的脸色都有些苍白,这不仅仅是淋雨的缘故,也因为她们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一定程度的冒险会让人感到刺激,可超过了这个程度,就会让人感到恐惧了。

    顾养养由衷道:“幸亏没在外面宿营,否则要吓死了!”

    李信义笑道:“其实这青云峰之上还是比较安全的。真正危险的是后山,有狼群出没!”

    张扬就亲身经历过一次,他点了点头道:“我上次就遇到过狼群,不过好在有惊无险!”

    查薇心底深处是个极其渴望冒险的女孩子,她让张扬讲讲上次遭遇狼群的故事,张扬绘声绘色的讲了一遍,一直讲到凌晨,两个女孩子听得聚精会神,毫无睡意。

    张扬道:“该去休息了,再不睡,明天又起不来了!”

    查薇和顾养养这才返回西偏殿内休息,她们方才睡下不久,就听到雷声接二连三的翻滚而来,两人躺在一个帐篷里,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心中都感到有些恐惧,顾养养道:“从没有经历过这么厉害的雷雨天!”

    查薇道:“张扬赤手空拳能对付这么多狼,你说他是不是吹牛啊?”

    顾养养道:“张哥武功高强,他可厉害着呢,当年在黑山子乡当计生办代主任的时候,一个人单挑黑山子乡四十三条汉子,仍然是绰绰有余,对付狼群有什么了不起!”

    查薇缠着顾养养让她说一些张扬的事情,两个小丫头在帐篷里说着悄悄话,顾养养说的绘声绘色,查薇听得悠然神往,更觉着张扬的身上充满了传奇色彩。两人聊得正在兴头上,一道夺目的闪电将周围照亮,接着听到闷雷响起,随着喀嚓一声巨响,地面都震动了起来。

    所有人都被这声巨响惊动了,他们跑到回廊上,却见道观中的那棵两千多年的银杏树被闪电击中,从中分成两半,一半还在,另外一半已经熊熊燃烧了起来。

    李信义和张扬慌忙拎着水桶去救火。外面下着大雨,加上本身火势算不上太大,很快就控制住,这些被惊醒的学生也跑过来帮忙,你扑我打,不一会儿就将火焰熄灭。

    张扬担心他们有什么闪失,让他们都回去休息。

    这时候雨明显小了许多,李信义望着被劈开的银杏树呆呆出神,树干被从中劈开,根部还露出一个小地洞,正往上冒着烟气,李信义道:“两千多年了,怎么会突然被天火击中呢?”

    张扬道:“凑巧而已!”他拿出手电照了照,发现地洞之中好像有东西,李信义也注意到了,去房内拿了铁锹出来,把地洞挖大了一些。

    发生了这件事之后,那些学生都睡不着了,一个个挤在回廊看热闹。

    张扬从地洞之中扒出了一个乌黑的盒子,十分沉重,上面还上了锁,因为沾满了泥土,看不出本来的材质。

    学生们的好奇心全都被激起,他们围拢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询问这盒子的秘密。

    张扬笑道:“都回去睡觉吧,这东西属于紫霞观,跟你们都没关系!”好不容易才将这帮好奇的学生劝走,张扬帮着李信义将盒子拿到了他的房内。

    李信义在油灯下看了看那盒子,擦去表面的泥土,发现上面还刻着道符,李信义道:“应该是道家之物!”

    张扬也是个好奇心超强的人,他想一探究竟,故意道:“里面究竟藏着什么东西?”

    李信义把盒子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微笑道:“算了,反正没有钥匙,想要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必须要将盒子毁掉,既然是先辈传下来的东西,我不可轻易损毁。”

    

    第二天清晨,学生们早早起来去写生,他们谈论最多的话题自然是那个神秘的盒子,连顾养养和查薇都忍不住过来探听张扬的口风,张扬是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信口胡诌里面是道门的法器。

    在青云峰上写生之后,当天下午,张扬又把这群学生带到了牛文强的山庄,在山庄内,支起帐篷,燃起篝火,满足了一下他们篝火晚会的愿望。

    牛文强并不知道这帮学生的来历和身份,从张扬如此周到体贴入微的表现已经猜到,这些年轻人肯定都有些背景。

    他和张扬每人端着一杯破,站在天台上望着,山庄内那群学生正围绕着篝火载歌载舞的情景,张扬不禁感叹道:“看到他们,我感觉自己老了!”

    牛文强听到这话,差点没把嘴里的酒都给喷出来,他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把这口酒咽了下去,来到烧烤炉前拿起一串烤肉,一边吃一边道:“你才多大啊,跟我这儿叫老,我都没觉着自己老!”

    张扬道:“你那个小女朋友怎么样了?”

    牛文强叹了口气道:“黄了,麻痹的,就知道花我的钱,跟那个小丽一个鸟样,我他就纳闷了,怎么我就遇不到一个真心对待我的?”

    张扬装模作样道:“你对待感情的态度有问题,感情不是用金钱买卖的,你以为花钱就能换得人家对你的真情,笑话!天大的笑话!”

    牛文强有些郁闷道:“不谈这些!你帮我牵牵线,我想请新任书记沙普源吃顿饭!”

    张扬笑道:“又想走上层路线了?”

    牛文强道:“这餐饮服务业我都干烦了,春阳就这么大块地方,我生意再好又能好到哪里去,整天说清台山开发,要成为国家知名景区,可我看着状况,没有十年二十年,旅游也不会有什么起色,这山庄也是惨淡经营,可既然在春阳干下去,就得跟领导打好关系。”

    张扬道:“你在春阳的人脉不是很广吗?还用得上我给你牵线搭桥?”

    牛文强笑道:“谁不知道朱恒之所以下台全都是因为你的功劳,如果不是你,沙普源怎么有机会当上春阳的县委书记?”

    张扬不禁皱了皱眉头:“我x,你哪儿听来的这些消息,这不是坑我吗?”

    牛文强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那啥,你给我个明白话,帮不帮吧?”

    张扬点了点头:“你爸退二线了?”

    牛文强叹了口气道:“还不是被朱恒给连累的,不过这样也好,他这把年纪了,也该把位置让出来给年轻人了。”

    张扬道:“牛文强,你买下的养猪场生意怎么样?”

    牛文强道:“你还别说,郭达亮父子俩的眼光还是很正确的,养猪场利润真大,不过他们的猪饲料厂利润更大,我听说今年他们的利润要奔两千多万了。对了,楚嫣然是饲料厂的后台老板是不是?”

    张扬点了点头。

    牛文强道:“难怪生意会这么好!”

    张扬道:“你啊,总把生意好坏归结到关系层面,那饲料厂是我看着郭达亮父子两个辛辛苦苦干出来得,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好运气的事儿,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你现在生意面临瓶颈,首先考虑到的应该是自身问题,从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就是爱神卡拉OK的老板,到现在,你成了金凯越的老板,上清河山庄的老板,养猪场的老板,听起来好像生意扩大了不少,可兜了一个圈子,你还是在春阳瞎转悠,你的市惩这么大块,你知道自己像什么?”

    牛文强眼巴巴的看着他,期待着下文。

    张扬道:“驴!你就像头驴!”

    牛文强脸红了,他明知道张扬在骂他,可人家骂得对,自己的眼光的确不成,做了这么多年生意始终在春阳打转转,难怪发展的这么慢I牛文强嘴上是不服气的:“你才像头驴呢!”

    张扬正想教育他两句,组织部长徐彪打来了电话,徐彪和张扬相交莫逆,他已经接到上级让他考察张扬的通知,也就是说张扬担任丰泽市副市长已经没有程序上的任何障碍了,接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通知了张扬。

    张扬接到电话,笑逐颜开。

    牛文强听着他嗯嗯啊啊的说着,不知这厮遇到了什么大喜事,等他挂上电话方才道:“中大奖了?笑得跟只土狗似的?”

    张扬瞪了他一眼:“你小子知道自己跟谁在说话吗?”

    “跟你啊!”

    张扬向周围看了看,然后不无得意的压低声音道:“哥们,告诉你一秘密,你得帮我保密啊!”

    牛文强忙不迭的点头,把耳朵凑了过去。

    张扬道:“市委组织部找我谈话了!”

    牛文强道:“少卖关子,组织部找你谈话是好事啊,比纪委找你强多了!把你官复原职了?”

    “比那厉害多了!”

    牛文强满脸的期待:“升官了?”

    张扬点了点头:“组织上准备派我去丰泽市担任副市长!”

    牛文强听到这一消息,比张扬还要兴奋,他跟张扬干了那杯破,大笑道:“今儿非得好好庆贺庆贺,你前脚过去,我后脚杀过去。”

    张扬眨了眨眼睛:“我x,我去工作,有你啥事儿?”

    牛文强道:“一个好汉三个帮,你一个人去,那可不成,我怎么放心的下,我打算去丰泽开一饭店,专门供你白吃白喝!”

    张扬苦笑道:“还是开饭店,你丫就不能有点别的创意?”

    

    查薇、顾养养他们玩得很开心,篝火晚会进行到阶段,他们围着火堆,牵着手唱着歌跳着舞。张扬笑眯眯看着他们,虽然都是同龄人,可他却没有了这种心态,难道自己和他们之间产生了代沟?张大官人忽然想起自己是打大隋朝穿过来的,只怕和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存在代沟,这代沟无法逾越,每每念及这件事,张扬就会生出一种孤独感。

    节奏欢快的小提琴声打断了张扬的沉思,现场顾养养拿出小提琴,美妙的音符从她嫩白纤长的手指下流淌而出。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查薇在篝火前为大家表演了踢踏舞。

    牛文强和张扬也被现场热烈的情绪感染了,查薇一边跳着一边向露台上的他们挥手。

    他们也放下酒杯融入到舞蹈的群体之中,融入这欢乐之中

    张扬总算圆满完成了这次特别的接待任务,将顾养养领衔的写生旅游团送上了北去的火车。望着火车驶出自己的视野,张扬方才长长舒了口气,脑海中晃动着顾养养充满幽怨的美眸,小妮子是怪他的冷落和疏远,耳边还回荡着查薇欢快的笑声,这次说来还要感谢查薇,如果不是查晋南的过问,自己的事情只怕还要拖上一阵子。

    张扬来到火车站停车场,那辆凯斯鲍尔还在等着他,张扬上了车。

    司机很客气的问道:“张主任,咱们去哪儿?”

    张扬闭上眼睛道:“回市政府!”

    张扬回市政府并不是为了上班,他让司机把他在小区门口放下,然后准备回去收拾收拾,估摸着自己在江城的日子没多久了,要为前往丰泽上任做准备了。

    刚刚回到家门口,就接到了徐亚威的电话,徐亚威是市委组织部长徐彪的儿子,张扬当初帮助他父亲和妹妹伸张正义,从此张扬就被徐家视为恩人,徐亚威刚跑远洋回来,他邀请张扬去家里吃饭。

    张扬笑道:“成,我正准备去你家拜访徐部长呢!”

    

    张扬晚上去徐家做客的时候没带东西,毕竟现在手头无车可开,拿着东西太招摇,容易被别人看到,如今正逢他成为丰泽市副市长的关键时刻,他可不想落人喉舌。

    让张扬没想到的是,开门的居然是徐雅蓓,自从徐雅蓓情伤东江,张扬通过海兰的关系介绍她去了天空卫视,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如今再见徐雅蓓,发现徐雅蓓明显从情伤中走出来,一身打扮星味十足,俏脸之上也恢复了昔日的神采。

    张扬笑道:“雅蓓,回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徐雅蓓格格笑道:“都说你嘴巴甜,希望你说的是实话!”

    张扬道:“我一直都说实话!”

    徐亚威走了过来,看到张扬正准备换鞋,他叫道:“别换了!脱来穿去的太麻烦!”

    张扬也不喜欢换鞋,徐家装修的很简单,地面铺的是地砖,也没有脱鞋的必要。他来到徐亚威面前,在徐亚威的肩头捶了一拳:“又结实了!”

    徐亚威笑道:“在船上没有别的娱乐活动,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健身中了。”

    张扬道:“徐部长呢?”

    厨房里传来徐彪洪亮的声音:“我做菜呢,小威、雅蓓,你们先陪张扬说话!”

    张大官人颇有些受宠若惊:“徐部长,怎敢劳您老人家大驾,有让我帮忙的地方吗?”

    徐彪道:“我们两口子忙活就行了!”

    徐亚威把张扬请到沙发前坐下,他将一个礼盒送给张扬:“我给你带的,深海鱼油!”

    张扬笑道:“那多不好意思!”

    徐雅蓓也拎着两个礼盒过来,塞到张扬怀里,张扬笑道:“折杀我算了,我可是空手来得!”

    徐雅蓓笑道:“你别忙着谢我,东西是海兰让我捎来的,至于什么我也不知道!”

    张扬看她笑得有些神秘,内心不由得有些发虚,徐雅蓓该不是窥破了两人之间的暧昧关系吧,他把礼物收好,那边徐彪老两口已经把菜端到桌上。

    张扬慌忙起身去帮忙。

    徐彪笑道:“坐,跟到自己家一样,别跟我客气!”

    张扬道:“徐部长,我这人什么都会,就是不会客气!”

    徐彪笑道:“这样最好!”

    几个人坐下之后,徐彪道:“本来雅蓓他们提议出去吃,我整天在外面吃,饭店的菜都吃腻歪了,又觉着你不是外人,老说请你到家里来吃饭,一直没有兑现,所以决定买点菜自己弄点小菜尝尝!”

    张扬道:“这样最好,我也喜欢这种家庭氛围,干什么都随意一些!”

    徐亚威拿出一瓶五粮液给父亲倒上小半杯,给张扬和自己倒满了,又开了瓶红酒给母亲和妹妹倒上。

    徐彪自从在东江发病之后,饮酒已经注意了很多,他端起酒杯道:“来,为了咱们的雄干杯!”

    张扬笑道:“恭喜你们合家团圆!”

    徐亚威道:“还要恭喜张主任高升!”他已经听父亲说过,张扬要升任丰泽市副市长的事情。

    张扬笑得很谦虚,可内心十分得意,他嘴上谦虚道:“还没定呢!”

    徐彪笑道:“什么还没定,我都找你谈话了,喝完这杯酒,这件事就算定下来了!”

    张大官人听到这句话,第一个把酒给干了:“谢谢!那啥,徐部长准备跟我谈什么?”

    一群人都笑了起来,徐彪喝完他的小半杯酒,望着张扬道:“你这样优秀的干部根本不用谈话,我请示过杜书记了,他让我陪你去丰泽,隆重向丰泽市政府推出你这颗政治明星!”

    “多谢徐部长!”

    徐雅蓓端起酒杯道:“张扬,我得敬你,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副市长,放眼咱们祖国大地恐怕也不多见。”

    张扬跟她碰了碰酒杯道:“说是副市长,其实就是一副县长,只是听着好听,而且我这个副市长根本进不了常委会,在副市长的排名中也是老末!”

    徐亚威道:“心不能太渴,你才二十二岁啊!”

    张扬笑道:“我上学晚,上户口的时候虚了三岁,其实二十五了!”

    徐雅蓓诧异道:“你要是二十五了,我岂不是要叫你哥?”

    张扬笑道:“叫哥不委屈你!”他说的倒是实话,从大隋朝那时候算起,只怕徐雅蓓叫爷爷都够了。

    张扬接受完祝贺之后,头脑从喜悦回归冷静,在徐彪的面前不能表现的太过得意,他向徐彪道:“徐部长,说实话,我现在心里有些没底了,过去都是管一个部门,管特定的事情,现在忽然间要管这么多事,我怕自己干不好!”

    徐彪道:“有什么好顾虑的,当官不外乎三种,一种是为老百姓办实事,一种是考虑自己怎么往上爬的,还有一种就是得过且过的,你不会当官,就得过且过呗!”

    徐雅蓓抗议道:“老爸,您可是组织部长,这么消极的言论可不是你应该说的!”

    徐彪笑道:“我只是就事论事,没说要张扬得过且过M他那性子,我让他混日子,他也不乐意啊!”

    几个人同声笑了起来。

    张扬道:“其实我这阵子已经很低调了,徐部长有没有发现?”

    徐彪上下打量了一下张扬,摇了摇头道:“低调?才怪!”

    

    八千字奉上,今晚休息无更!

上一篇:第三百五十四章 大澡堂子(下) 下一篇:第三百五十六章 求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