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五十六章求教(上)

    张扬道:“徐部长。我对丰泽的情况并不是很熟,最近才看了一些丰泽的资料!”

    徐彪道:“你问对人了,丰泽在成为县级市之前,我担任过丰泽县长、政法委书记,丰泽是江城的产粮大户,农业重镇,以平原居多,丰泽拥有平海第二大淡水湖丰泽湖,与清江相通,渔业资源相当丰富。”

    张扬笑道:“这些我都了解了,鱼米之乡,好地方!”

    徐雅蓓道:“我还记得,小时候就住在丰泽湖边,好多鱼虾吃。”

    徐彪道:“丰泽现任市委书记沈庆华现年五十八岁,如无意外应该在丰泽干到离休,这个人从基层坐起,从没有离开过江城的政坛,是江城体制中的元老之一,他做事稳健,政治上的名声很好,是个众所周之的清官。平日里上下班。他都是从县委家属院走过去的,不用司机。”

    张扬点了点头道:“难得!”

    徐彪道:“市长孙东强你应该很熟悉了,他去丰泽时间没有多久,不过从反馈来看,口碑还不错,毕竟有赵主任这个政治老手从旁指点,他的进步也是显而易见的。”徐彪不愧是搞组织工作的,他将丰泽的几个市常委如数家珍的说了一遍,张扬频频点头,他搜集了大半天资料还不如从徐彪这里得到的多,今天这顿饭没白来,连组织部谈话加上了解丰泽干部情况都有了。

    张扬悉心求教道:“徐部长,你看我去丰泽应该采用怎样的工作方式?”

    徐彪道:“常言道新官上任三把火,其实那是误导,敢于放火的人必然是掌握话语权的人,丰泽市委书记可以放火,市长可以放火,甚至常委们也能放火,可你这个主管文教卫的副市长放火就不那么合适,可你要是不放火,别人会说你不作为,没本事,正如你刚才所说的低调,这年月你低调别人不会说你谦虚,只会说你怂,只会说你没本事。”

    张扬听得有些糊涂,徐彪又是说放火不合适。又说低调不好,难道自己这个副市长只能偷偷放火?

    徐彪道:“刚才我说过,你这个副市长好干,如果你只想混满任期,大可以服从命令听指挥,如果你想有所作为,那就得审时度势了。”

    张扬道:“说白了我就是一小官,其实啥权力都没有!”

    徐彪笑道:“不尽然,任何一个组织结构都充满了派系斗争,这是中国特色,避免不了,你去丰泽,首先面临的就是站队问题,就算你不考虑,也一定会有人拉拢你,看清楚形式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走,如果看不清,干脆就混混算了。”

    徐亚威道:“爸,您怎么老劝张扬混日子啊,人家新官上任,正是大展宏图的时候。你不说鼓劲的话,反而一个劲的给打退堂鼓,这也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徐彪笑骂道:“你懂个屁!”

    “我有什么不懂,大小也是个船长!”

    “一条船上能有几个人?你哪能懂得政治的复杂!”徐彪转向张扬道:“张弛有度才是处理局势的正确方法,任命你为丰泽市副市长,杜书记顶着不小的压力,你要好好工作,眷的证实自己的能力。”

    

    当晚张扬离开徐彪家之后,又顺道去拜访了李长宇,李长宇和妻子葛春丽正在看电视,自从竞争市长落败之后,李长宇明显低调了许多,这不仅仅表现在常委会上,也表现在具体工作上,他很少提出开拓性的思路和建议,只是默默充当着一个上级政策的执行者,这也是他和左援朝之间的关系迅速缓和,乃至变得默契许多的原因。

    苏大娘死后,张扬来李长宇家里的次数也明显减少了。葛春丽见到张扬来访,十分惊喜:“张扬!有日子没见你了!”

    张扬笑着叫了声:“葛阿姨!”

    葛春丽转身道:“长宇!张扬来了!”

    李长宇道:“快请他进来!”

    李长宇坐在沙发上手里夹着香烟,电视内正播放着一出台湾苦情剧,葛春丽给张扬倒了杯茶,马上就专注的投入到电视节目中去了。

    张扬笑道:“李叔,您啥时候也喜欢看这些苦情剧了?”

    李长宇无奈的笑了笑道:“你葛阿姨非得让我陪着,说是给大脑放松,我一听剧中人说话,头皮就发麻。”他起身指了指外面:“咱们外面谈,别耽误你葛阿姨看电视!”

    张扬应了一声,端着茶杯跟李长宇来到院子里。在葡萄藤下面坐了。

    李长宇微笑道:“顺路来的吧?”

    张扬笑道:“当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你,李市长目光如炬!”

    李长宇道:“油嘴滑舌,你现在马上就要成为丰泽副市长了,要表现的稳重一些。”

    张扬点头道:“是,是!”

    李长宇道:“去丰泽也不错,顾书记离任之后,平海的政坛肯定要面临一场风雨飘摇,丰泽算是一个避风港。”

    “孙东强是市长,我去丰泽只怕也不太平!”在李长宇面前张扬说话一如既往的直截了当。

    李长宇道:“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永恒不变的只有政治利益!”

    张扬愣了愣。

    李长宇抽了口烟道:“丰泽的话语权并不在孙东强手里,也不在你手里,而在沈庆华手里,沈庆华是个出了名的清官,这个人做事很稳,稳得有些保守,脾气固执,你和他相处要多个心眼。”

    张扬道:“我只是个主管文教卫的小官,我尽量不多管闲事!”

    李长宇道:“文教卫也不好干,你踏踏实实的干两年,有什么难处,我会帮你!”李长宇的这句话是真心实意的。

    张扬感激的点了点头。

    李长宇又道:“杜书记提名你为丰泽市副市长的时候,很多常委出来反对,我看这江城会越来越不平静。”

    张扬不屑道:“从竞选十佳青年那会儿我就得罪了赵洋林。他一直都想整我!”

    李长宇心中暗叹,从提名张扬担任丰泽市副市长这件事就能够看出,市常委内部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最大的一个改变在市长左援朝,左援朝投反对票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更何况关系到张扬,左援朝和张扬的关系一度走得很近,他的态度耐人寻味,和左援朝一样,新任常委肖鸣也表现出模棱两可的态度,以他和张扬的关系本该力挺。可他却提出投票表决。

    市委书记杜天野显然看出了这一点,他拒绝投票,更是因为他没有确然的把握,没有信心让这个提议得到通过。政治上果然没有永远的朋友,李长宇明白,无论张扬走还是留,江城的这场政治斗争都会不可避免的到来。

    张扬道:“李叔,我过来是想向你拳的,我头一次担任这样的工作,管理这么多的人,不知道从何入手!”

    李长宇笑道:“我现在已经教不了你了,以我的经验和阅历看你的行事,我几乎都要摇头,如果是我在你的位置,我肯定不会采用你的处理方法,可事实证明,你的方法十分的有效,还是按照你的本心去做事,总而言之,只要做到无愧于心,到任何的位置都能够做好。”

    张扬点了点头:“我准备让常凌峰去丰泽帮我,他搞经济有一套。”

    李长宇不禁笑了起来,以他对张扬的了解,这小子到丰泽肯定要大干一场了,杜天野把他放到丰泽,明显是在制造矛盾,难道这位年轻的市委书记已经准备对赵洋林下手了?

    李长宇道:“要注意和丰泽本地官员搞好关系,丰泽市市委书记沈庆华当年和我一起被组织部考察,他是因为年龄的缘故而落选,沈庆华官声很好,在丰泽很有威信,丰泽市基层干部几乎都是他提拔起来的,丰泽虽然是县级市,沈庆华却是副厅级别。”

    张扬道:“不知道他有什么病没有?”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李长宇一张老脸不由得有些发烧,他干咳了两声。看了看身后,压低声音道:“最近我的身体倒是不如以前了”

    张扬看到李长宇忸怩如同小姑娘般的表情,不禁笑了起来,他这一笑,李长宇更觉着不好意思,低声道:“你帮我诊诊脉!”

    张扬帮他診了诊脉:“没什么问题,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了,我交给你的打坐调息的方法,你每天练习一下。”

    李长宇叹了口气道:“有日子没练了!”

    

    张扬前往丰泽市担任副市长的任命终于正式下达,消息很快传了出去,整个江城体制内一片哗然,羡慕的有,嫉妒的有,说闲话的更多,前来攀关系,请客的电话络绎不绝,张扬一概推辞,他前往小南湖的木屋别墅去住,还有两天就是上任之日,他想好好休息一下。

    可有些人是不能拒绝的,比如说乔梦媛。

    乔梦媛打来这个电话是恭贺张扬升官的,顺便提出当天晚上在新帝豪设宴为张扬送行。

    张扬想都不想就答应了下来,马上乔梦媛的老爷子乔振梁就来平海主政,他和乔梦媛之间必须保持良好的关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派上用场。

    张扬在新帝豪的门前遇到了人大主任赵洋林,虽然心里很不待见这个老家伙,可面子上的事情还需要顾及到,张扬笑着主动走了过去,伸出手道:“赵主任,这么巧,您也来这儿吃饭?”

    赵洋林笑了笑和张扬握了握手:“小张啊,我和几个老朋友约好在这儿相聚,你是”

    张扬指了指身穿蓝色套裙的乔梦媛道:“乔总请我!”

    赵洋林心中咯噔一下,看着迈着优雅步伐走来的乔梦媛,心中暗忖,难道这小子想通过乔梦媛和乔书记搭上关系?阴谋家的眼中任何人都是阴谋家,赵洋林颇有怀疑一切的味道,有了这个想法,内心中顿时就觉着不舒服起来。

    乔梦媛先来到赵洋林面前打了个招呼,微笑道:“赵主任也来我们这儿吃饭!”酒店具体的事务乔梦媛是不管的,平日里,她除了吃饭以外基本不到这里来。

    赵洋林经常来新帝豪,事实上,无论是谁请他吃饭他都到这里来,赵洋林是个注重细节的人,认为哪怕是一顿饭,也是对乔梦媛的支持,对乔梦媛的支持就是向乔书记示好。赵洋林笑道:“我喜欢这里的环境,新帝豪菜肴的口味特别适合我!”

    张扬道:“赵主任年龄大了,吃东西还是清淡一点好,新帝豪的菜有些偏辣!”他的这句话一语双关。

    赵洋林这种政治老手一听就品出了其中的讽刺味道,赵洋林笑道:“没办法,我这辈子没有辣椒就吃不下去饭,跟学得改不了了!”他倒是蛮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这时候又有几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人竟然是副市长肖鸣,肖鸣看到张扬不由得一愣。

    张扬主动招呼道:“肖市长也来这里吃饭啊!”

    肖鸣笑着点点头,赵洋林微笑道:“我们一起的!”肖鸣听到这句话,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不自然。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肖市长的酒量可不太好,少喝两杯,赵主任可是有名的海量!”

    赵洋林拉着肖鸣向里面走去,身后又传来张扬的声音:“回头我去给你们敬酒!”

    

    码字中,晚上还有一章

上一篇:第三百五十五章 你就是头驴 下一篇:第三百五十六章 求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