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五十章嫌疑犯(上)

    顾佳彤从父亲的话里听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她美眸眨了眨,笑道:“张扬,你是不是又给我爸捅漏子了?”

    顾允知道:“只是一句普通的话,你们偏偏要多想,我发现自己真是不能轻易说话,说出一句话,明明简单得很,直白的很,可别人偏偏要品出别的味道,我可没有那么高深莫测,是你们曲解了我的意思!”

    顾佳彤笑道:“那是因为你是省委书记,您说的话那都是金口玉言!”

    顾允知笑道:“你这丫头,在古代,你这句话就是欺君犯上!”

    张扬也跟着笑了起来,他老老实实道:“顾书记,我喝不惯这黄酒,您还有三十年茅台吗?我弄两杯喝!”

    顾允知此时有了笑意:“所以说,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遮遮掩掩的那叫虚伪!”

    顾佳彤拿了瓶茅台过来,张扬接过来打开酒瓶自己倒了一玻璃杯。

    顾允知已经开始吃饭,顾佳彤拿着那小半碗黄酒陪着张扬喝了几口。

    张扬道:“顾书记。我接受您的批评,我不虚伪,那啥今天我在党校把赵国梁给打了!”

    顾允知夹了片山药轻轻咀嚼着,并没有因为张扬的这句话而感到惊奇。

    顾佳彤有些忐忑的看着父亲,她虽然不太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可她知道最近东江很不太平,体育炒台坍塌事件让父亲离休前遇到了一个严峻的挑战。赵国梁在商界的名气很大,顾佳彤不知道张扬为何会跟他结下梁子,她今天刚刚回到东江,还没有来得及细问。

    直到顾允知把米饭吃完,喝汤的时候,方才道:“刚才那个电话就是告你状的,都说过把泰鸿俱乐部的行贿案移交给云安方面了,你还抓住赵国梁不放,这叫不服从组织的安排!不听从上级的指挥!”

    张扬道:“纪委刘书记跟我说要有大局观,要当缩头乌龟,我倒是想缩头来着,可他找到了党校,弄了辆垃圾车把我的车给撞了,还扔给我两万块,我本来想忍,可想想我现在的身份是省纪委借调人员,还是4.17事件调查组成员,他这样做不仅仅是针对我个人,他是对我们调查组的侮辱,是对省纪委权威的公然挑战!”

    顾佳彤差点没笑出声来,这厮真是能扯。把个人恩怨提升到这种层次,听起来就好像他替组织背了黑锅。

    顾允知喝了口汤道:“你不会报警?很简单的一件事为什么非得要把它复杂化?”

    张扬道:“我觉着对这种人施以拳脚是最简单的处理方法,我把他打怕了,以后他见我就会绕着走!”

    顾允知摇了摇头,根据张扬所说,赵国梁做得的确有些过份,这样的小事在顾允知看来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真正让他不爽的是,张扬逼问泰鸿俱乐部行贿的事情,顾允知喝完汤,起身去沙发上坐了,每天七点,他只要在家就会雷打不动的收看新闻联播。

    张扬说完这件事,心里感觉畅快了许多,一高兴把一斤茅台喝了个底朝天。顾佳彤小声提醒他少喝两杯,这厮只当没有听见。

    顾允知看完新闻联播,顾佳彤提醒张扬过去陪他聊几句,张扬端着沏好的茶来到顾允知面前:“顾书记,您今晚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吧?”

    顾允知接过张扬手中的茶杯,双手握着茶杯,轻声道:“你是不是对4.17事件的处理结果不满意?”

    张扬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道:“我觉着这件事应该继续查下去!”

    顾允知道:“你认为赵国梁才是行贿者,高勇只是一个替罪羊?”

    “顾书记明鉴!”张扬适时奉承道。

    顾允知道:“这件事涉及到云安和平海两个省,处理方法不但要考虑到广大老百姓的感受,还要有全局观。”

    张扬道:“顾书记,您是不是担心查下去,平海和云安之间陷入相互揭短的局面?”

    顾允知摇了摇头:“事件调查到这里,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很多事情都已经摆在明面上,无非是什么时候处理的问题。”顾允知这句话说得已经很明白。

    张扬心中暗忖,既然问题都摆在明面上,你为什么不去处理?他脑海中忽然一亮,想到顾允知即将离休,他将这一系列的问题查了出来,却不急于处理,并非是要等到秋后算账,而是留给继任乔振梁一个难题,乔振梁来到平海之后,首先面对的就是一系列的问题,乔振梁如何下手?张扬望着表情如古井不波的顾允知,心中暗暗佩服,顾书记果然老谋深算,他应该是在临走前布下了一个局,张扬看不透他布局的用意何在,可隐约觉着,留下的矛盾越多,日后乔振梁和宋怀明面临的问题就越大。

    张扬笑道:“顾书记是想秋后算账?”他故意有此一问。

    顾允知喝了口茶,笑了笑道:“秋后算账就轮不到我了,那时候,我已经返回西樵。颐养天年咯!”

    顾允知的这番话更证实了张扬的推测,顾书记在布局。

    这次4.17球场惨案,让顾允知在仕途生涯的最后阶段留下了一个不甚光彩的记录,云安领导层在这件事的处理上令顾允知十分不爽,他虽然没有表露,可事情最终的处理结果,让他不满意,在他看来,这是一次屈服,是一次妥协。顾允知在多年的政治生涯中很少选择让步,可这次他却在离休前低头,而对方正是他的继任乔振梁。

    外人很难看透顾允知的内心,将泰鸿俱乐部行贿一事移交给云安,也是他对乔振梁的一个试探,乔振梁的表现并不能让他满意。

    顾佳彤还是很担心张扬的,她旁敲侧击道:“爸,张扬打赵国梁的事情会不会惹来麻烦?”

    顾允知缓缓落下茶杯道:“有什么麻烦?打了就打了,党校这么多人,还怕找不到证人吗?”

    张扬笑了起来:“多谢顾书记支持!”

    顾允知道:“你啊,是该好好锤炼锤炼了!”

    张扬道:“我被借调到省纪委,目前还没个地方呆呢!”

    顾允知何其的老道,一听就知道这小子在找自己要官,他向后靠在沙发上:“张扬。你是副处了吧?”

    “嗯,副处!”

    顾允知道:“你的拳头可真为你惹了不少的麻烦!回去跟杜天野好好谈谈,你这样的性子是该去基层磨练一下,别整天到处惹麻烦!”

    “嗳!”

    

    张扬八点就离开了顾家,他出门打了辆出租车直奔秋霞湖别墅,他和顾佳彤的关系毕竟不能摆在明面上,所以两人虽然心中都思念着对方,却要顾忌许多。

    直到十一点半的时候,顾佳彤方才来到了秋霞湖别墅,一进门,就扑入张扬的怀中。紧紧抱着他的身躯:“我好想你!”

    张扬抱起顾佳彤,发觉她的秀发还有些潮湿,微笑道:“湿了?”

    顾佳彤娇嗔道:“流氓,就会胡说八道!”

    张扬笑道:“我说的是头发,你想歪了!”

    顾佳彤羞得把俏脸贴在他的胸口,小声道:“刚刚在家里洗了澡,我爸睡了之后,我才出来的!”

    张扬道:“我也洗过了!”

    “跟我有什么关系?”

    张扬横抱着顾佳彤,恶狠狠道:“我现在就让你知道咱们是什么关系!”

    “不要!”顾佳彤尖叫着,双臂却搂紧了张扬的脖子。

    夜色中,暧昧而浪漫的味道悄然弥散开来

    时钟指向凌晨的时候,两具赤luo的身体仍然纠缠在大床之上,顾佳彤在张扬的身下剧烈喘息着,她忽然抱紧了张扬,一双美得让人窒息的紧紧缠住了张扬的身体,娇躯宛如风中花瓣般不停的战栗着,张扬也发出一声低吼,拥紧了顾佳彤的娇躯,似乎就要将她揉碎一样。

    顾佳彤的双手轻轻揉搓着张扬的短发,让他将面孔埋在自己的胸膛之上,感受着她的温暖和丰挺,感受着她的呼吸和心跳:“我爱你”

    张扬用面颊摩挲着她的肌肤,深情道:“我爱你!”

    月光将他们笼罩在一起,顾佳彤轻声道:“我爸离休之后,我会有更多的时间陪你!”

    张扬拥紧了怀中的温软:“真舍不得顾书记走!”

    顾佳彤笑道:“其实你应该替他高兴才对,辛苦了一辈子,也该歇歇了!”

    张扬道:“你爸走了,我岂不是少了一个靠山!”

    顾佳彤啐道:“你还有文副总理这个干爸,还有宋省长这个未来岳父”虽然早已接受了这个事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顾佳彤心里还是隐隐有些发酸。

    张扬觉察到了她内心的感触,轻吻了一下她的柔唇道:“你爸也是我岳父!”

    顾佳彤伸手拧住他的耳朵:“无耻!下流!”

    张大官人厚颜无耻道:“那我就无耻给你看,下流给你看!”

    “不要”黑暗中很快又响起顾大小姐凄艳哀婉的呻吟声。

    

    张大官人第二天回到党校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去看自己的吉普车,他惊奇的发现吉普车已经不在了,那车都已经破成那副德行了,该不会还有人偷?可吉普车真的不在了。张大官人一头雾水的走了过去,难不成有警察把自己的车给拖走了,这违停也算不上啊!

    就在张扬犯嘀咕的时候,一辆警车在他的面前停下,张德放带着两名警察走了过来。

    张扬见到张德放,笑道:“张局,你来的正好,我要报案!我的车被人偷了!”

    张德放的表现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他紧绷的脸上不见任何笑容:“张扬,我们需要你协助调查!”

    张扬内心一怔,张德放绝不是故意在跟他摆臭脸,肯定是出事了,他点了点头:“去哪儿调查啊?我配合!”

    张德放指了指自己的警车:“上车吧!”

    两名警察来到张扬的身后形成包夹之势,张扬感到有些不爽,看了张德放一眼道:“没劲了啊!”

    张德放的表情显得有些无奈:“上车再说!”

    张扬上了警车,张德放和另外一名警察一左一右把他夹在了中间,张扬皱了皱眉头,张德放今儿唱得究竟是哪一出?看情形根本是把自己当成犯人待,还好没给自己上手铐,凭他们之间的关系不至于啊。

    警车启动之后,张德放方才道:“赵国梁死了!”

    张扬内心咯噔一下子,他不无惊诧道:“死了?怎么死的?”

    张德放道:“今天凌晨一点半左右,赵国梁从夜巴黎夜总会出来,被一辆疾驰而过的吉普车迎面撞了上去,送到医院的途中死了,他的两名助手记住了吉普车的牌号平A12345,车型是美制吉普指挥官,我想你应该不陌生吧?”

    张扬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张德放会带着一帮警察找上门来,赵国梁被撞死了,而肇事车辆正是他的吉普车。

    张扬道:“你是说今天凌晨一点半?”

    张德放点了点头。

    “我昨天下午出去的时候就没开车,因为我的这辆车被赵国梁给撞坏了,我把车辆一直都停在党校,等他赔我钱呢!”

    张德放道:“根据我目前的调查,昨晚十点半左右的时候,你的吉普车驶出了党校,党校门前保安并没有注意驾驶室内的司机!”

    张扬道:“看不清,也就是没法确定是我了!”

    张德放道:“赵国梁的两名助手,一个重伤躺在医院,一个躲得及时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他们都说开车的司机是你!”

    张大官人恼了:“麻痹的,这不是冤枉我吗?昨晚一点半的时候,我和”张扬说到这里突然打住了,昨晚一点半的时候,他和顾佳彤正在秋霞湖别墅内抵死缠绵呢,是有人证,可这事儿说不出口。

    张德放满怀希冀的看着他:“你只要能够提供不在场的证据,这件事就好办了!”

    张扬道:“反正我没干,他让人撞死了活该,我还想找他赔车呢!”

    张德放提醒张扬道:“这样的话你最好别说,有人提供线索,你昨天和赵国梁发生了冲突,当时你还威胁赵国梁,要把他给弄死!”

    张扬想起昨天自己的确说过这样的话,不由得有些懵了,麻痹的,这事儿怎么这么寸,谁他这么缺德,偷了自己的吉普车,开车把赵国梁给撞死,这分明是想栽赃给自己,谁恨他到了这种程度?

    张德放道:“有人证的话赶紧说出来!”

    张扬道:“我无话可说,可是我相信法律,我没干!”

    听闻儿子的死讯泰鸿集团董事长赵永福连夜就赶到了东江,当他看到儿子血肉模糊的尸体的时候,素有铁人之称的赵永福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幸亏他的大儿子赵国强一把扶住了他:“爸!”,赵国强是南武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他和长相斯文儒雅的弟弟赵国梁不同,生得高大魁梧,肤色黝黑,赵永福心底最疼的就是小儿子赵国梁,而赵国梁也很争气,不仅学业有成,而且头脑精明,是个商业奇才。赵永福甚至将小儿子视为自己的接替人,没想到儿子风华正茂之时就惨死在了东江,他内心中的痛苦实在难以形容。

    赵国强抱着父亲,用身体支撑着父亲不至于倒下,他的眼圈也红了,根据现场目击者称,当时弟弟赵国梁从夜巴黎里面出来,走向停车场取车的时候,一辆吉普车疯狂的冲了出来,撞向弟弟,将赵国梁撞飞之后,吉普车继续前行,碾压过他的身体,然后扬长而去,这是何等的残忍和嚣张。

    赵国强强忍悲愤道:“爸!你不要太伤心了,我扶你休息回去休息!”

    赵永福怒吼道:“我哪儿都不去!我要在这里陪国梁,我”两行浑浊的泪水顺着赵永福坚毅的面庞滑下。

    平海省公安厅厅长王伯行、副厅长田庆龙来到停尸房的时候,刚巧听到了赵永福的那一声怒吼,两人对望了一眼,彼此都流露出极其复杂的目光,自从4.17惨案发生之后,平海变得躁动而不安,一桩桩的事情接踵而来,让他们接应不暇。

    王伯行和赵永福过去就认识,两人过去的关系不错,他走了过去,来到赵永福面前,拉住赵永福的手道:“老赵啊!节哀顺变!”

    赵永福握着王伯行的手,他的嘴唇不停哆嗦着,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控制住内心中悲怆的情绪:“我儿子死的太惨了”

    王伯行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们一定眷找出真凶,给你一个交代!”

    赵国强道:“王厅长,不是说嫌犯已经抓到了吗?”

    田庆龙皱了皱眉头:“你听谁说的?案情仍然在调查之中,目前还没有眉目!”

    赵国强怒不可遏道:“没有眉目?我也是搞刑侦工作的,根据我了解的情况,撞死我弟弟的吉普车属于一个叫张扬的人,我弟弟的两名助手都可以作证,是这个人开车撞向我弟弟,在将我弟弟撞伤之后,他继续开车从我弟弟身体上碾过,这是何等的冷血和残忍,你们居然说没有眉目?”

    田庆龙望着这个愤怒的年轻人,淡淡道:“我们有自己的方法和准则,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

    赵国强怒吼道:“是不是因为他有个副总理的干爹,是不是因为他未来的岳父是宋怀明,你们就不敢动他?”

    “国强!给我闭嘴!”赵永福呵斥道,虽然沉浸在丧子的悲恸之中,赵永福仍然保持着清醒的理智,他向田庆龙歉然道:“对不起,田厅长,我儿子”他本想说我儿子缺少管教,可说出儿子这两个字之后,眼眶顿时湿润了起来。

    田庆龙也没有和赵国强计较,毕竟人家遇到这么悲惨的事情,控制不住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

    王伯行安慰赵永福道:“老赵,你放心吧,嫌犯已经被我们控制了起来,正在讯问中,如果证实事情是他做的,我们一定依法办事,不会考虑任何的人情面子。”

    王伯行的这句话让田庆龙有些不爽,他和张扬的私交很好,很讨厌别人用嫌犯这两个字来形容张扬,在田庆龙看来,张扬应该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开着自己的吉普车,去撞死赵国梁,而赵国梁刚刚还和他发生过冲突,有脑子的人都不会这么做。张扬的确冲动了一点,可是他并不愚蠢。

    张扬看了看车祸现场的照片,很惨M连他这么讨厌赵国梁,看到赵国梁死去的惨状都有些不忍心了,张扬把照片放下:“够惨的!”

    张德放道:“赵国梁的外公是前副总理江达洋,他父亲赵永福是泰鸿集团的董事长,中国钢铁企业的龙头老大,副省级别,你这次惹得麻烦可大了!”

    张扬道:“他家的北京再深厚干我屁事?我又没杀他,你干嘛把我当成嫌犯抓起来?”

    张德放道:“你不是嫌犯谁是嫌犯?人家指认是你撞死了赵国梁,我也不想管这件事,是公安厅压下来的,事情发生在我们区,让我先把你控制起来,张扬,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好好回忆回忆,昨晚一点半左右你到底去了哪里,你把昨晚的事情给我说清楚,务必要照实说,能有证人最好,想要洗清你的嫌疑,就必须要找到有力的证据和证人!”

    张扬不是没有证据和证人,可这事儿不好说,实在难以说出口。他总不能说,昨晚一点半的时候,他正和顾大小姐在床上抵死缠绵吧?这事情要是传出去,顾书记、宋省长谁也不乐意啊!张大官人犯愁了,他低声道:“让我好好考虑考虑!”

    

    先送上六千字更新!晚上还有!

上一篇:第三百四十九章 控制(下) 下一篇:第三百五十章 嫌疑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