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五十章嫌疑犯(下)

    张德放叹了口气道:“你还考虑个屁。都火烧眉毛的事情了,再犹豫一下,真成杀人犯了!”

    张扬撞死赵国梁的事情短时间内就传遍了整个东江,多数人都相信这件事,可有人相信张扬是清白的,这个人就是顾佳彤,赵国梁被撞死的时候,她正和张扬在一起呢,也就是说她是张扬不在场的唯一证人。顾佳彤知道张扬被带走后,第一个念头就是去警局给他作证,可是她离开家门的时候,忽然醒悟,如果这件事照实说出来,对他们的影响可能会很大,她冷静考虑了一下,还是先给表哥张德放打了个电话,顾佳彤给张德放打电话的目的是为了了解事件的最新进展。

    张德放接到表妹的电话并没有感到太多的诧异,顾佳彤和张扬之间的暧昧,他是心知肚明的。

    顾佳彤直截了当的问道:“表哥,张扬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隔着电话,张德放仍然深切感受到了顾佳彤对张扬的关切之情。事实上顾佳彤从不主动给他打电话,这次也是为了张扬。张德放叹了口气道:“佳彤,赵国梁被张扬的吉普车撞死了,现在张扬被锁定为头号嫌疑犯!”

    顾佳彤愤愤然道:“仅仅因为赵国梁被他的吉普车撞死就认定张扬是杀人犯吗?谁都可以去开那辆车!”

    张德放苦笑道:“佳彤,现在赵国梁的两个助手认定了是张扬开车,张扬又拿不出他不在场的证据,他必须要提供有利的证据和可靠的证人,这样才有可能洗清嫌疑!”

    顾佳彤险些脱口而出,可话到唇边又停了下来,她知道张扬之所以不将他们在一起的事情说出来,肯定有所顾虑,顾佳彤咬了咬嘴唇道:“表哥,我想和张扬见一面,可以吗?”

    张德放十分为难道:“现在不是时候,这件事闹得很大,省公安厅压下来的,赵家的背景你也清楚,我必须表面上公事公办,按照正常程序走!”

    顾佳彤道:“我必须见他,而且”她下定决心道:“我有重要的证据提供!”

    张德放道:“那你先来找我,我们见面再说!”

    顾佳彤挂上电话,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美眸,她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对张扬的那份感情,她绝不可以眼睁睁看着张扬身陷困境而无动于衷,她要为张扬作证!

    顾佳彤正准备走出门去,却听到父亲的声音:“佳彤!”

    顾佳彤转过身。看到父亲站在楼梯上静静看着自己,不知他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他在自己背后究竟站了多久的时间,顾佳彤有些慌乱,她转过身去,悄悄擦去眼角的晶莹,这担心的泪水因张扬而流。她害怕父亲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有些慌张道:“爸,我有点事要处理,现在要出门!”

    顾允知平静道:“我肩膀好酸,到书房来,给我揉一下肩!”说完他转身向书房走去。

    顾佳彤在原地伫立了一分钟,方才慢慢跟入书房。

    顾允知面向窗前坐着,双目看着窗外,随着春风绿色的垂柳轻轻拂动,柳梢不时轻触在玻璃窗之上,顾允知道:“西樵河边的垂柳要比这里美丽得多。”

    顾佳彤一双柔软的纤手放在父亲的肩头,她轻轻按压着,这套按摩手法还是跟张扬学会的,想起张扬,顾佳彤内心之中变得更加焦急。手法不觉发生了变化。

    顾允知皱了皱眉头:“佳彤,轻点,轻点!”

    顾佳彤嗯了一声:“爸,我有急事!”

    顾允知不紧不慢道:“什么事?”

    顾佳彤咬了咬嘴唇,这件事的确难以启齿,她一直以来都怀疑父亲可能对自己和张扬的关系有所察觉,可是有些事,父亲不问,她当然不会主动说,赵国梁的死把张扬推到了困境之中,她是张扬唯一的不在场证人,如果她不出面为张扬证明,张扬这次恐怕要麻烦了。

    顾允知道:“佳彤,我是你爸爸,有什么事,只管对爸爸说,别把我当成省委书记,这里只有我们父女两个,你说什么,爸爸都耐心听着,好不好?不管出了多大的事情,爸爸都会站在你这一边!”

    

    顾佳彤鼻子酸酸的,她终于鼓足勇气道:“爸,张扬出事了!”

    顾允知并不意外,他之前已经听说了这件事:“是不是他和赵国梁被撞死的案子有关?”

    顾佳彤点了点头:“爸,他是冤枉的!”

    “你怎么知道?”顾允知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他在内心中对这件事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轮廓,问这句话只是想证实自己的猜测。

    “因为因为昨晚我和他在一起”顾佳彤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热得烫人。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句话等于向父亲公然坦承了她和张扬之间的关系。

    “昨晚,你不是在家里吗?”

    “我我出去了,你休息之后,我就出去了!赵国梁发生车祸的时候,我和张扬在一起,从昨晚十一点半到今天早晨七点,我们都在一起,根本没有分开过,所以张扬不可能是杀人凶手,这件事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顾允知点了点头,他的平静让女儿感到惊奇,顾佳彤的手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顾允知道:“左边,左边肩头好酸!”

    顾佳彤继续按摩着顾允知的肩头,内心之中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的这番话会让父亲作何感想?

    顾允知道:“很舒服!对M是这样!”

    顾佳彤道:“爸,我是张扬不在场的唯一证人!”

    顾允知道:“佳彤,你和魏志诚离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有没有考虑过自己以后的生活?”

    顾佳彤道:“考虑过,我对婚姻产生了恐惧感,我想我想就这样过下去,一个人生活挺好的!”

    顾允知叹了口气:“好吗?”

    顾佳彤点了点头:“我很幸福!真的很幸福!”

    “幸福吗?”

    “爸。我从没有像现在这般幸福过!”

    顾允知道:“明健的事情让我看开了许多,你们都大了,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他站了起来,晃动了一下脖子:“儿孙自有儿孙福!”

    顾佳彤诧异的望着父亲,她没想到父亲在知晓自己和张扬的关系之后竟然表现出这样的冷静,最大的可能就是,父亲早已看破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她轻声道:“爸,我必须去给他作证!”

    “给我一个理由!”

    “我要说出实话!”

    顾允知点了点头来到书桌前坐下,拿起电话,拨通了平海公安厅长王伯行的电话。

    听筒中传来王伯行的声音:“顾书记!您找我有事?”

    顾允知道:“听说你们把张扬给抓起来了?”

    王伯行解释道:“只是了解情况,不是抓!”

    顾允知的手指玩弄着桌上的钢笔:“了解清楚了没有?”

    “顾书记。赵国梁被杀一案,张扬拥有着很大的嫌疑,现场有目击证人,目前情况对他很不利!”

    顾允知道:“也就是说你不打算把他放出来了?”

    王伯行有些为难道:“顾书记,在没有找到有力证据可以证实他不在场之前,我们暂时要扣押他!”

    “还说不是抓,是了解情况?伯行,你在跟我玩文字游戏啊!”

    王伯行笑了一声:“顾书记,只是按照规程办事,我们目前正在积极地寻找证据,那辆肇事的吉普车已经找到了,被扔在了三八河里,估计这会儿已经打捞上来了,您放心,我们会眷吧案情搞清楚的!”

    顾允知道:“搞清楚什么?”

    王伯行道:“搞清楚这件事和张扬到底有没有关系,赵国梁的两个助手都咬定,今天凌晨一点半左右,张扬开着那辆吉普车制造了这场惨案,而张扬目前又拿不出不在场的证据。”

    顾允知道:“需要什么证据?”

    “需要有人证明他在这个时段不在场,可他提供不出来!”

    顾允知道:“这小子,有什么不好说的?昨晚他在我家里吃饭,晚上陪着我多喝了两杯,我看到他喝多了就没让他走,他整晚都住在我家里,今天早晨六点多钟的时候离开的!”

    听到父亲的这番话,顾佳彤美眸圆睁,内心震惊到了极点。

    王伯行愣了,他以为自己听错了:“顾书记,这次的事情影响很大”

    顾允知冷冷道:“那又如何?难道我不可以帮他作证?”

    “不是”

    “那就是你怀疑我帮着张扬作伪证?”

    电话那头王伯行的额头已经冒汗:“顾书记,我当然相信您!”

    顾允知道:“那就放人吧!”

    “可是”

    顾允知的声音陡然大了起来:“可是什么?我既然为他作证,出了任何事就有我来负责,你担心什么、怀疑什么?要不要我去警察局录口供?”

    王伯行此时连话也不敢说了,心中暗道,这张扬不知祖上积了什么德,顾允知这样回护他,等顾允知发泄完,他方才道:“顾书记。你别生气,我这就把这件事反映一下!”

    “你是平海公安厅厅长,向谁反映啊?马上放人!”顾允知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完了这句话,然后重重将电话挂上。

    顾佳彤抿着嘴唇,美眸之中已经满是泪水。她万万没有想到父亲在这种时候会毫不犹豫的站在自己的身边,给她支持,甚至不惜为她撒谎。她颤声道:“爸为什么”

    顾允知淡淡笑道:“你是我的女儿,我相信你所说的一切,我必须保护你,不想让流言蜚语伤害到你!”的确,如果顾佳彤站出来为张扬作证,必然在平海引起一场轩然大,此时的顾允知首先扮演的是一个父亲的角色。

    “谢谢!”

    顾允知笑着站起身,来到女儿面前伸出手为她抹去脸上的泪珠:“傻孩子,我是你爸!”

    

    王伯行放下电话,抹去额头上的冷汗,顾允知要为张扬作证,这个证人的份量实在太重了,就算他心里对此有所怀疑,他也不敢去调查顾允知这番话的真实性,他准备拿起电话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这次打来电话的是省长宋怀明。

    王伯行听到宋怀明的声音,已经意识到省长大人打电话过来的目的十有也是为了张扬。

    果不其然,宋怀明第一句话就是:“为什么要抓张扬!”

    王伯行把理由重复了一遍。

    宋怀明道:“既然是嫌疑,也就是说他可能有罪,也可能无罪了,你这样就把他抓起来是不是太过草率?他是一个副处级干部,一个员,在没有确实证据之前,你的做法是不是有欠考虑?”

    王伯行真是有些发毛了,这样下去,接下来打来电话的搞不好会是文副总理,他笑道:“宋省长,目前已经找到证人了,我马上下令释放张扬!”

    宋怀明道:“找到证人了?”

    “是!”

    “谁?”

    “顾书记!”

    小铁门从外面打开,张德放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他来到张扬身边,乐呵呵道:“老弟,你啊,你啊,真是何苦!”

    张扬还不知发生了什么,有些迷惘的看着张德放:“你笑得这么灿烂,遇到什么好事了?”

    “还不是你的事,昨晚你在顾书记家吃饭为什么不说?”

    张扬内心一沉,他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顾佳彤一定为了他,把昨晚的一切全都说出来了。

    

    求推荐票,求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五十章 嫌疑犯(上) 下一篇:第三百五十一章 过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