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四十三章不给面子

    张扬道:“顾书记退下来的很坚决。人家是想离开的彻彻底底,放牧南山,颐养天年了!”

    常颂道:“顾书记的这种气魄多数人都没有,很多领导嘴上说退下来,可仍然对权力依依不舍,这样的事情体制内可不少见。”

    张扬笑道:“中国的历史就是如此,从古到今,哪朝哪代都会出现几个太上皇!”

    常海心道:“归根结底还是心中的权力欲!”

    常颂道:“以后我到了年龄马上就退下来,我也要学顾书记,退得干干净净,六十岁还不算大,到时候,我开着车,带着你妈妈周游全国,我答应过她,可一直没有时间去做!”

    常海心笑道:“放心吧,我们一定不会阻止你们过二人世界!”

    下午的时候,常海心和张扬在南国山庄的网球场打了几局网球,常颂兴致盎然的跟着旁观,刚巧南国山庄的老板,新加坡人李光南也在场地中锻炼。看到常颂,慌忙停下,迎了上来,笑道:“常市长,一起打球吧!”

    常颂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不会,陪我女儿过来玩的?”

    李光南点了点头,笑道:“那位年轻人是常小姐的男朋友?”

    常颂笑道:“同学,他叫张扬!”

    李光南的南国山庄建成开业已经有五年了,可是他平时很少来,因为他的生意重点还是在南洋,所以他对张扬的名字也不怎么熟悉,笑道:“球打得不错!”

    常颂道:“你这南国山庄很不错!搞得很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

    李光南道:“我虽然是新加坡人,可也是炎黄子孙,对祖先的文化喜欢得很!”

    常颂道:“新加坡多数都是华人,不过对祖先有像你这么深感情的并不多!”

    李光南笑了笑:“常市长并不了解新加坡!”

    常颂微笑纠正道:“是不理解,我总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们国家对美国比中国要亲近得多!”

    李光南的表情略显尴尬,他本来想趁机和常颂谈谈去岚山投资成衣厂的事情,可常颂一开始就表露出对新加坡并无好感,弄得李光南有些无从入手,可生意人毕竟是生意人,他头脑十分灵活,很快就转移话题道:“常市长,我最近去过岚山经济开发区,其规模和发展在国内绝对首屈一指。”

    常颂笑道:“岚山开发区发展的势头很不错,开发区企业已经成为岚山经济的重要支柱之一。”

    李光南道:“我很看好岚山的未来,正准备去岚山投资!”

    常颂道:“欢迎啊!岚山的大门永远向爱国商人敞开!”

    李光南笑道:“到时候还望常市长给予方便!”

    常颂点了点头道:“好!”

    李光南和常颂说话的时候,能够感觉到常颂的气势很强盛。这个好字回答的很平淡,缺乏常见的热情,李光南原本希望常颂反应的更热情一点,常颂的态度让他有些失望,可转念一想,岚山这个年轻的城市正在将越来越多的眼光吸引过去,自从成为国家经济开发区之后,国内外投资商蜂拥而至,人家根本不缺少投资,除非是超大规模的投资项目,否则很难吸引这位市长大人的注意力。

    

    此时张扬和常海心打球回来,李光南很殷勤的递过去两瓶水,张扬笑道:“这位是?”

    李光南主动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张扬笑道:“大老板啊,你这南国山庄搞得不错!”

    这厮的口气让李光南感到有些不舒服,心说你谁啊?说话一副领导的做派!不过李光南表面上还是很客气的,这都是看在常颂的面子上,他微笑道:“我多数时间都在东南亚,这边是朋友在管理!”

    说话的时候,南国山庄的总经理任文斌走了过来,他先跟常颂打了个招呼,任文斌和岚山市委副书记吴明是老同学。也通过吴明和岚山市委市政府拉上了一些关系,当然主要是这里环境好,岚山市领导来到江城首选的下榻地就是这里。李光南对张扬不熟悉,可任文斌却对这厮闻名已久,也知道他的样子,虽然两人没打过交道,任文斌也不敢怠慢,笑着伸出手来:“张主任,刚才我还以为哪个网球专业选手来了,原来是您啊!”

    张扬笑眯眯跟任文斌握了握手。

    任文斌道:“我是南国山庄的经理任文斌,这位是我们李老板!”

    张扬笑道:“这南国山庄到底是谁当家啊?”

    任文斌笑道:“老板负责掏钱,我负责经营,需要免单打折的事情您只管找我!”

    张扬看到这个人倒是灵活。

    任文斌又道:“可能张主任对我不熟悉,我和望江楼的袁波很熟,是老朋友了!”提起袁波,自然和张扬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

    常颂不喜欢和生意人多打交道,起身回房了,常海心向张扬做了个手势,示意自己去洗澡换衣,让他眷去。

    张扬也告辞去洗澡换衣。

    李光南看到任文斌对张扬这么客气,不禁兴起了好奇心:“他谁啊?”

    任文斌看到张扬走远,方才低声道:“平海宋省长的未来女婿,前些日子闹得沸沸扬扬的殴打香港投资商安达文的事情就是他干得!”

    李光南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是他!”惊奇归惊奇,你吸什么冷气?原来张大官人殴打投资商的事件在投资商的圈子里传的很盛,造成的影响很不好。

    任文斌看到李光南的表情,心中暗暗好笑,他微笑道:“跟常市长沟通的怎么样?”

    李光南苦笑道:“这个人不好接近,中国内地的官员架子太大!”

    “不会啊!常市长这个人脾气很爽直的!”

    李光南道:“大概是我跟他谈不来吧!”他转移话题道:“泰鸿俱乐部的接待工作做得怎么样?”

    任文斌笑道:“放心吧,一切都招待的很周到。我还专门在山庄西侧给他们清理出一片训练场!”

    李光南道:“明天下午比赛,一定要照顾的面面俱到,我和赵总是很好的朋友,他明天中午也会过来观战!”

    

    张扬走进浴室的时候,也看到了那个横幅,上面写着欢迎云安泰鸿足球俱乐部下榻南国山庄,张扬想了想,云安泰鸿俱乐部在国内还算有些名气,在甲级联赛排名中等,不过今年成绩并不怎么好,一直在保级区晃荡,他们到平海是为了参加和平海七星队的比赛,平海七星队是东江卷烟厂赞助的球队,去年全国甲级联赛的第二名,今年成绩也遥遥领先,目前处于联赛第一名的位置,两队实力悬殊。本赛季第一次交手,在泰鸿队的主场,平海七星队曾经以5:0的悬殊比分客场横扫对手,这次他们做客主场,平海球迷更认为取胜毫无悬念。

    南国山庄的浴室装修的很豪华,里面有十多个人正在说说笑笑,张扬过去冲淋浴。原本很普通的事儿,可刚刚走到淋浴头下,就被人推了一把:“哥儿们,那边呆着去!”

    张扬睁开眼,却见一个身高在一米九以上的黑大个出现在他的面前,表情很不善的看着他。

    张扬昂起头,不屑的看着他:“怎么着?这浴室是你家开的?”

    那黑大个怒道:“少废话,淋浴这么多,你跑这儿凑什么热闹?”

    张扬一听就火了,麻痹的,仗着长得人高马大就跟自己耍横。他慢条斯理的把毛巾在淋浴上沾湿了,心中拿定了主意,再他敢跟我挑事儿,看老子不抽你!

    那黑大个伸手又推了张扬一把,张扬背着身,手中的毛巾闪电般甩了出去,啪!地一声砸在那黑大个的下颌上,宛如一记重拳击中,那黑大个只觉着天旋地转,仰头就倒了下去,他的同伴慌忙冲上来将他扶住。

    这下张扬捅了马蜂窝,十三个赤身的汉子一下就把他围拢在中心,张扬抬手抹去脸上的水渍,冷笑道:“今天这儿我包场了,不想挨揍的赶紧给我滚蛋!”

    一名敦实的汉子怒吼一声抬脚踢向张扬,张扬手中的毛巾旋转着挥舞了出去,缠住他的脚踝,轻轻一拉,那小子立足不稳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又有一人抬脚踹向张扬的后心,不等他的脚掌挨到自己,张扬又将毛巾甩了出去,后发先至,啪!地一声砸在那小子的脸上,宛如一个大巴掌结结实实扇了上去,打得那小子捂着脸哀嚎着连连倒退。

    张扬手中沾水的毛巾成了他的武器,上下翻飞,噼啪作响,招招中的,浴室内哀号声惨叫声接连不断,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内,十三名身高体壮的大汉全都被张扬击倒在地。

    张大官人赤身,手中晃荡着白毛巾从躺在地上这群人中间走过。

    闻讯赶来的浴室服务员大吃一惊,慌忙出去汇报这件事。

    张扬换好衣服来到浴室大厅,发现有近二十个人在那里等着自己,这帮人全都穿着云安泰鸿俱乐部的运动服,刚才张扬击倒的那批人都泰鸿俱乐部的主力球员。这些球员刚刚训练完来浴室洗澡,想不到和张扬发生了冲突,所以才发生了刚才的一幕,这二十多个人中有替补队员有教练员还有队医,他们听说一个人把十三名球员给打了都觉着不可思议,要知道这些球员全都训练有素,无一不是身体素质出众的角色,十三个人的战斗力不可小觑,想不到一个年轻人就把他们全都放倒。其中多数都是主力球员,俱乐部方面全都出动,要为他们讨还公道。

    张扬面对这种群情汹涌的场面也不是第一次了,他很不屑的看着这帮人。

    常海心从浴室中出来,看到眼前的情景吃了一惊,慌忙来到张扬身边:“怎么回事儿?”

    张扬不屑笑道:“遇到一帮无赖!”

    这时候李光南和任文斌匆匆赶来,他们分头去劝说,好不容易才把那帮俱乐部人员给劝走。

    常海心拉着张扬回到常颂的房间,常颂听到外面的动静,但不知发生了什么,听张扬说完怎么回事也不禁叫好:“就该好好教训这帮臭脚,球踢得不怎么样,脾气一个个还挺大!全都是吃闲饭的!”

    过了一会儿,李光南和任文斌都来到常颂这里向他道歉,他们是两不得罪,泰鸿俱乐部方面刚才他们也好好劝慰了一番,那些球员虽然群情激奋,可听说打他们的那位是平海省长的未来女婿,一个个嚷嚷了两句之后也不提追究的事情了,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斗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这些球员虽然四肢发达,可头脑并不简单,欺软怕硬的道理他们明白。再说张扬刚才出手的时候还是很好的控制了分寸,现在是法治社会,他本身又是员,真造成了伤害罪,很麻烦。

    张扬没说什么,常颂却有些生气,他本身就是一个球迷,对中国的足球现状很不爽,发了几句牢骚。

    李光南提出晚上请常颂吃饭给他道歉,却被常颂毫不客气的拒绝了,常颂今晚要返回岚山,他没时间浪费在这帮商人身上。

    因为是周末,常海心跟着父亲一起回岚山,常颂邀请张扬一起过去玩,张扬谢绝了他的好意,梁成龙那帮人晚上邀请他参加一个聚会。

    

    梁成龙的事业最近风生水起,江城方面有天骄集团和汇通集团的厂房工程,东江又跟何长安联手拿下了东江纺织百货商场地块,工程已经启动,等这几项工程完工之后,梁成龙的丰裕集团无疑将更进一步,成为东江乃至平海首屈一指的建筑公司。

    当晚的酒会由梁成龙的丰裕集团牵头主办,邀请的嘉宾是七星足球俱乐部的管理层,和主力球员,当然还有七星俱乐部的投资方东江卷烟厂的主要领导,这是为了明天的联赛鼓劲,国内的甲级联赛刚刚开始,国人在各种宣传下对足球的热情很高。很多大型企业都将目光放在了足球上,当然他们更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树立企业形象,进行广告宣传。

    东江卷烟厂赞助七星俱乐部的目的就是为了前者,而梁成龙的丰裕集团牵头主办酒会,他的目的是为了广告宣传,明天体育场会有丰裕集团和天骄集团的广告牌,以后天骄集团会为七星俱乐部的球员提供服装,中场休息的时候梁成龙还专门安排了一个演出。

    张扬起初并不想去,可梁成龙非得要把他请过去,还说要给他一个惊喜,张扬抵达虹桥大酒店的时候酒会已经开始了十多分钟,走入酒会大厅的时候,听到里面的欢呼声,梁成龙在台上讲话,预祝七星足球队明天取得胜利,并高奏凯歌,取得本赛季的联赛冠军。梁成龙站在演讲台上意气风发漏点飞扬,当然不会留意到姗姗来迟的张大官人。

    张扬四处张望,看到白燕和黎姗姗两人正在远处和一帮漂亮女孩子说话,张扬乐呵呵凑了过去:“美女如云啊!”

    白燕见到是他,不禁笑了起来:“刚才梁先生还在念叨你呢,你怎么才来?”

    张扬道:“我就是来捧个人场,配角,梁成龙想让我看他威风的场面,我正看着呢!”

    黎姗姗递给他一杯酒,张扬的目光在这群美女的脸上打量了一圈。

    黎姗姗笑道:“有喜欢的没有?我帮你介绍!”

    张大官人笑道:“我无钱无势的,谁会看上我?”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黎姗姗听出他这句话好像在嘲讽自己,俏脸不禁一热,白燕及时替好友解围道:“姗姗别犯错误,人家是宋省长的佳婿!”

    张扬笑道:“没结婚呢,我是我,宋省长是宋省长,别老把我们两人扯一块!”

    这时候丁兆勇走了过来,他今天也是西装革履,来到张扬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怎么才来啊!我刚才发言你都没看到!”

    张扬笑道:“什么发言?前列腺发炎?让我看看!”

    丁兆勇笑骂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白燕和黎姗姗笑得直不起腰来。

    张扬道:“许嘉勇搞这个酒会干什么的?”

    丁兆勇道:“还不是为了做宣传,明天比赛,体育场一周圈的广告牌有他的有我的,哈哈,他算够意思,送给我六块广告牌,分文不收!”

    张扬对他们做生意的那点事并不感兴趣,喝了口香槟,向白燕道:“你们又来干什么?”

    白燕道:“待会儿有舞会,我们带了歌舞团的一帮小姐妹过来捧场,否则全都是大老爷们,你们连舞伴都没有!”

    张扬乐了:“白燕,看不出,你还真是梁先生的贤内助!”

    白燕狠狠盯了他一眼:“少说一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张大官人虽然厉害,可在一群女人面前也不敢逞口舌之利,他跟丁兆勇走到一边,丁兆勇这才道:“丁斌和赵静都来了!”

    张扬现在也默认了丁斌和赵静的恋爱关系,恋爱自由,他这个当哥哥的也无权过问,顺着丁兆勇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丁斌和赵静正追着球星要签名呢。

    张扬不解道:“我他就不明白了,你说这帮孙子球踢得这么臭,怎么还有人追他们?”

    丁兆勇笑道:“市出定的,所谓甲级联赛看穿了也就是个足球市场,想要托起这个市场,就必须进行商品包装,所以从足协到地方对这帮球员进行包装,咱实力不行,可包装之后就有了卖点,球踢得不行,可以玩个性,技术不行,就用别的吸引眼球。”

    张扬道:“这不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吗?”

    丁兆勇道:“只要能卖出去,自夸就自夸,其实这帮玩足球的谁都不傻,谁也不会把自己的钱往这帮废物身上扔着玩,球员玩得是球,大家玩得是生意,做得是广告,做生意之余还能图一乐呵,何乐而不为?”

    “哥!”赵静终于发现了哥哥,欢快的跑了过来,丁斌打心底对张扬发憷,硬着头皮跟了过来,都碰上了,要是不打个招呼也说不过去。

    张扬点了点头,赵静兴奋的扬起手中的签名簿:“哥,我得到了七星队所有球星的签名!”

    张大官人嗤之以鼻:“他们脚都那么臭,签出的字又能好到哪里去?”

    “哥,你最讨厌了!”赵静的热情被张扬泼了冷水。

    丁斌来到张扬面前:“扬哥来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有一会儿了!”他和丁斌之间没什么共同语言。

    赵静捣了丁斌一下,丁斌道:“扬哥哪天有空,我请你吃饭!”

    张扬笑了笑:“不用了,你们都是学生,请客也是花家里钱!”,一句话说得丁斌好不尴尬。

    丁兆勇替弟弟解围道:“张扬,咱不带那么欺负小孩子的,我请你!”

    张扬笑道:“成!你这种土豪请客,我吃的心安理得!”

    赵静附在张扬耳边小声道:“歆颜姐也在!”

    张扬微微一怔,再想细问,赵静已经和丁斌手挽手去看热闹了。张扬四处张望,也没看到何歆颜的影子,丁兆勇看到他心神不安的样子,低声道:“怎么了?找谁啊?”

    

    张扬没说话,这时候门外忽然一阵骚动,首先过去的是记者,镁光灯闪烁,十多个人鱼贯而入,前来的却是泰鸿俱乐部的代表,为首的那个是泰鸿俱乐部总经理赵国梁,他是泰鸿集团老总赵永福的儿子,提起赵国梁就不能不说一说赵永福,泰鸿集团是国内钢铁行业的老大,赵永福担任董事长多年,是云安省著名企业家,副省级干部,他和乔振梁相交莫逆,赵永福还有一个身份,他是前副总理江达洋的女婿,换句话说,赵国梁是江达洋的外孙。

    赵国梁今年二十七岁,高中毕业之后就去了欧洲读大学,回国后从商,最早在舅舅的公司帮忙,三年前带着一笔创业资金自组贸易公司,从事矿石进出口生意,财富也如同滚雪球般迅速积累了起来,号称是云安省最年轻的亿万富翁。

    他担任泰鸿俱乐部的总经理,私人在俱乐部中占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平时赵国梁很少参与俱乐部的管理,不过每到重要比赛,他都会亲自前来观战,他的父亲赵永福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球迷,明天泰鸿和七星队之间的比赛,赵永福也会亲来观战。

    赵国梁中等身材,可是相貌清秀,皮肤白皙,带着无框眼镜,显得十分儒雅,不过他的表情显得有些孤傲,这也难怪,人家出身名门,年少多金,傲点是难免的。

    梁成龙和赵国梁认识,他笑着迎了过去,很亲切的握了握手,两人算不上很熟,不过彼此地位也差不多,赵国梁道:“希望我们没来晚!”

    梁成龙笑道:“不晚,舞会还没开始,咱们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一起联络联络感情。”他邀请赵国梁上去说两句。

    赵国梁淡然笑道:“算了,我就是来和曹总见个面!”他口中的曹总是七星俱乐部的总经理曹新元,曹新元正在一旁和球员说笑呢,听说赵国梁来了,走过来和他打招呼。

    赵国梁接过服务生端来的一杯红酒和曹新元碰了碰,微笑道:“曹总对明天的比赛怎么看?”

    曹新元道:“足球是圆的,我是个总经理又不是裁判,我说了不算!”

    赵国梁笑道:“七星的实力很强,我们泰鸿只能尽全力拼搏了!”

    曹新元跟他碰了碰酒杯道:“借用梁总的一句话,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咱们还是不要注重比赛本身!”

    梁成龙笑着邀请跟随赵国梁前来的那帮球员去玩。

    

    泰鸿队的一名球员忽然看到了远处正在和丁兆勇聊得热火朝天的张扬,脸色变了,他来到赵国梁身边,向他悄悄耳语了一句。

    赵国梁皱了皱眉头,举目望了望远处的张扬,他向梁成龙道:“梁总,那人是谁?”他用手指了指张扬。

    梁成龙道:“哦!江城招商办主任张扬!要不要我帮你引见!”

    赵国梁笑道:“好啊!”

    两人端着酒杯一起走了过去。

    张扬和丁兆勇停下说话,梁成龙笑着为他们引见道:“这位是云安泰鸿俱乐部老总赵国梁先生!”

    丁兆勇率先伸出手去,微笑道:“久闻大名!我是丁兆勇,成龙的同学!”

    梁成龙追加解释道:“我们平海省政法委丁书记的公子!”赵国梁笑着和他握了握。

    到张扬的时候,张扬笑道:“我不是什么公子,我叫张扬,江城人!”他很客气的伸出手去。

    赵国梁却收回手去,充满嘲讽的望着张扬:“张先生的名字我过去没听说过!”

    梁成龙愣了,早知道这赵国梁是过来给张扬难堪的,他说什么也不会带他过来。

    张扬的表现却很淡定,即便是被赵国梁当众侮辱,他也没有像过去那样一怒出拳,此时泰鸿的几名球员都跟了过来,他们想看张扬如何出丑。

    张扬看到他们,想起下午的事情,不禁笑了起来,赵国梁是泰鸿俱乐部的老总,他是给这帮球员出头的。张扬笑得很阳光很灿烂,他的笑容很有感染力,丁兆勇和梁成龙都感觉到张扬的气度有所提成,相比较而言赵国梁的表现就不怎么样。

    张扬道:“我过去也没听说过赵先生!”

    赵国梁道:“听说张先生很能打!”

    张扬笑容不变道:“还行吧,对付十几个伪球星,没啥问题!”他这话透着狂傲,老子不跟你拐弯抹角,你的那帮球员就是我打的,你能怎么着?

    赵国梁打量着张扬,他点了点头:“好本事!以后出门还是小心点!”

    张扬笑道:“威胁我啊?”

    赵国梁笑道:“我从不威胁别人,梁总知道,我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张扬看了看梁成龙,梁成龙笑得有些尴尬:“赵总,咱们去那边,我给你引见几位领导!”

    赵国梁转身欲走。

    张扬叫住他:“赵国梁是吧?”

    赵国梁停下脚步。

    张扬道:“以后离我远点儿,细胳膊细腿的,我还真怕伤着你!”

    赵国梁唇角抽搐了一下,他笑了笑继续向前方走去。

    张扬冷冷扫了那帮泰鸿俱乐部的球员一眼:“都他围着我干什么?想挨揍是不是?”

    

    八千字更新奉上,月底了,还在十一名晃悠,月票差点劲,请大家翻翻口袋,还有月票的请投给章鱼,多谢了!

上一篇:第三百四十一章 你不是对手(下) 下一篇:第三百四十二章 坚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