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四十二章坚守(下)

    宋怀明抿起嘴唇。顾允知所说的不仅仅是石之道,也是官之道。宋怀明道:“乔老是个喜欢摆弄石头的人,我去他家的时候,看过他的藏石,很多,很丰富!”

    顾允知微笑道:“我喜欢自然,自然的东西才是最美的,本属于自然界的东西,你将它拿到庭院,肯定会失去原有的味道,我不懂石,可是我知道石头最美的时候,是它还在自然之中的时候,一旦将它摆上托盘,哪怕是再吸引眼球,也失去了原有的灵气。”

    宋怀明笑道:“顾书记的这番话让我茅塞顿开,我认为石之美在于那份坚韧,守住它原有的位置,无论风吹雨打,绝不改变其质!”

    顾允知端起酒杯道:“干杯!为了平海!”

    宋怀明微笑道:“我忽然发现我们有一点很像!”

    顾允知干了这杯酒,宋怀明也饮尽了杯中酒:“都很像石头!”

    顾允知笑了起来:“风雨可以改变我型。却无法改变我心!”

    顾允知离去之后,宋怀明一个人在阳台静坐,望着夜空中的那轮明月,脑海中始终在回想着顾允知刚才的那番话,在仕途上他可谓是一帆风顺,能够在现在的年龄登上目前的位置,不仅仅是依靠运气和背景,他的能力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乔老从不掩饰对他的欣赏,可以说他有今天的位置,乔老的提携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从女儿和张扬的恋爱关系确定开始,他和文家通过这一纽带已经联系的越来越近,宋怀明知道这种敏感的关系肯定会让他人产生某些想法,这些想法极有可能影响到某些人的态度,所以他一直都在刻意淡化处理这层关系,然而中国有着世界上最为庞大的体制,同样有着世界第一的关系网,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迅速的传播出去,有些事是瞒不住的。

    宋怀明想起过年的时候,曾经去拜访乔老,乔老还鼓励他要在平海踏踏实实干下去,宋怀明闭上双目,他的政治观点和顾允知有些相同,虽然很多人把他归到乔老一派,后来又把他归到文副总理派系,可宋怀明始终奉行着做好自己的原则,他对派系之说从心底有种抵触感。然而他终究还是在乔老的心中变成了文副总理派系中人。

    在从文国权口中确认自己无缘接替顾允知位置的时候,宋怀明的确有过短时间的惆怅,可维持的时间并不长,这世上理所当然的事情太多,可理所当然的事情并不是必然,更何况前来平海的乔振梁过去是云安省省委书记,无论是资历背景还是从政经历都比自己要深厚的多。

    宋怀明不是个喜欢幻想的人,他很务实,这种人往往接受现实很快,他已经从最初的少许沮丧中解脱出来,现在考虑的是自己和乔振梁未来的磨合问题,他对乔振梁有一定的了解,知道乔振梁表面一团和气,实则无比强硬,此人外圆内方,在云安担任省委书记之时就以其强硬的作风闻名,让他身边的那帮省长副书记全都成了摆设,在这一点上,顾允知要比乔振梁更好相处,至少顾允知对权力的把持没有乔振梁那般的强烈。

    宋怀明当初之所以能够得到乔老的欣赏,正是因为他做事果断。法制为先的为政方式,被人冠以新法家的称号,乔振梁对于法制和稳定的强调比他更为大力,两个风格强硬果断的人并不是一个最佳的班子,虽然乔振梁还没有来,宋怀明已经预感到,日后他们之间的摩擦一定不会少。

    乔振梁的微服私访,清台山的械斗事件,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情让宋怀明感到十分不爽,乔振梁这位未来的平海省委书记,一定早就知道了这个任命,在还没有正式上任之前,他就开始将自己的影响悄声无息的渗透到平海。宋怀明虽然不清楚江城发生事情的全部,可是有一点他能够推测到,一帮常委跳出来向市委书记杜天野发难,肯定是有所依仗,这个依仗就是乔振梁!

    宋怀明相信清台山的械斗以及后续事件和乔振梁无关,这样的事情,在他们这样的位置不屑于为之,可是难保下面的一些人,上层的任何风吹草动,或许就会引起地方上的惊涛骇浪,更何况这次是平海最高权力的更迭,地方上的震动在所难免。每次的地震都是地壳运动释放能量的结果,也是板块间碰撞组合的开始。政治上亦然,乔振梁的到来必然会让宁静许久的平海政坛出现一次地震,平海官场中政治势力也会在这次地震中重新组合,无论宋怀明和乔振梁是否情愿,这场地震都将发生。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

    

    杜天野没想到苏媛媛会主动打来电话,苏媛媛的声音很轻,可杜天野仍然轻易就听出了其中的负疚。

    “杜书记,对不起”

    杜天野唇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苏媛媛这个曾经让他信任的女孩子,却在最关键的时刻出卖了自己,杜天野可以原谅苏媛媛出卖自己,却无法谅解她几乎将自己的父亲退入绝境。杜天野淡然道:“没关系,每个人都有权利说出自己想说的话!”

    电话那端,苏媛媛陷入良久的沉默中。

    “还有事吗?”杜天野仍然保持着谦谦风度。

    “没事”

    杜天野挂上电话,走出小楼,负手仰望着夜空中的那阙明月,发生在江城的这场风雨让他认识到自身的不足,身为江城的最高领导人,他欠缺临危不乱的素质,更缺乏应对基层的工作方法。如果不是张扬杀回来为他排忧解难,这件事引起的风波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平息。

    这次将宣传部长杨庆生踢出常委会,意在给赵洋林为首的那帮老常委们一个警告,杜天野之前已经将这个决定向顾允知和宋怀明汇报过,也得到了两人的默许。杜天野明白,这次拿杨庆生开刀或许起不到理想的震慑作用,人大主任赵洋林为首的这帮老常委绝对是有备而来,这两天京城方面有一些不确定的消息。未来的平海省委书记另有人选,这个人绝不会是省长宋怀明,这个消息让杜天野内心升起波澜,他终于明白赵洋林这帮人公然挑战自己权威的原因,某些人应该早就得知了内幕消息,而且他们极有可能找到了这座新的靠山,才有了底气向自己叫板。

    平海最高权力的变动必然影响到江城体制内部,身为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首先考虑到的是如何维持江城的稳定,清台山械斗的事情虽然平息了下去,可是张扬这次又揭出了春阳县委书记朱恒挪用旅游开发专款事件。在省纪委的督促下,市纪委对此开始调查,并掌握了确实的证据。

    杜天野初来江城上任的时候,曾经以为自己只要做好工作,兢兢业业为老百姓谋福祉,对得起国家对得起党就行,可现在他才发现,仅仅做好自己是不够的,他身在江城体制的最高峰,必须承受着来自方方面面的风吹雨打,他要掌控江城全局,要维护整个体制的稳定,要让这个体系稳定的运行下去。

    为官者本应该是孤独的,杜天野闭上双目,忽然想起昔日和文玲相偎相依的嘲,内心中感到一阵隐痛,对他而言,感情真的很奢侈。

    

    张扬在第二天去见了省长宋怀明,在省长宋怀明的办公室,他遇到了前来汇报工作的岚山市市长常颂,常颂和张扬也是老熟人了,张扬叫了声宋省长,又向常颂笑着点了点头:“常市长好,什么风把您给吹到东江来了?”

    常颂道:“我来找宋省长汇报工作!”常颂虽然在岚山呼风唤雨,可是在送坏明的办公室内要收敛许多,他笑道:“我还得赶着去办点事,回头联系!”

    常颂走后,宋怀明指了指对面的椅子,示意张扬来到他身边坐下。

    张扬道:“我今天过来是特地向宋省长汇报工作的!”

    宋怀明笑道:“不必汇报了,你的工作成绩刘艳红同志已经向我汇报的很仔细,很好,值得表扬!”

    张扬道:“那啥表扬也不能只限于口头上啊!”

    宋怀明道:“你的具体工作应该由江城市安排吧?我要是过问了,人家肯定要说你走上层路线,反而抹煞了你的工作成绩!”

    张扬来见宋怀明目的也不仅仅是汇报工作,更不是为了要官,他昨晚去宋怀明家里主要是想透露给宋怀明一个信息,可碍于顾允知也在场。所以有些话并不方便说。

    宋怀明知道他有话想说,不紧不慢道:“纪委刘书记对你很欣赏,要不要考虑一下,调到省纪委来工作?”

    张扬道:“干啥?当纪委书记?我这提升幅度有点太大了吧!”

    宋怀明笑道:“你倒是想!这世上哪有一步登天的事情?”

    张扬道:“那我还是老老实实呆在江城吧,好歹能有个部门管理,能有点话语权,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宁为鸡首不为牛后!”

    宋怀明倒不认同张扬的这句话,不过他也只是故意说说罢了,以张扬的处事作风,来到省里还不知道要招惹多大的麻烦,年轻人在基层多锤炼几年也好。宋怀明道:“看来江城是个事情很多的地方,从我来到平海就没有平静过!”

    张扬笑道:“其实您来之前江城也没平静过,黎国正、许常德、洪伟基、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宋怀明咳嗽了一声,他不喜欢张扬公然评论这些江城的干部,虽然这些人都犯过这样或者那样的错误,可作为下级随便评论他的领导仍然是官场之大忌。

    张扬道:“宋叔叔!这次朱小桥村人闹事背后有一帮记者在挑唆,他们都是东南日报的,带头的是一个叫刘希文的记者,我想了点办法,给他们一些苦头,这小子最后承认了,说是这件事是东南日报李同育让他们做得!”

    宋怀明听到李同育的名字不禁皱了皱眉头,李同育这个人他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李同育还曾经是他的朋友,宋怀明的手指轻轻在桌面上叩击了一下,说起来他和妻子楚静芝的相识,还是通过李同育,当年李同育追求楚静芝,可楚静芝却对李同育毫无感觉,一次偶然的相逢,楚静芝通过李同育认识了宋怀明,一颗芳心便牵系在了宋怀明的身上。从那时起李同育和宋怀明的友情就出现了裂痕,楚静芝死于地震之中,李同育当时也在灾区报道,他和宋怀明一样冲向那倒塌的大楼,两人都被救援人员抱住。

    “宋怀明!你这个冷血无情的畜生!你只看重自己的仕途,你害死了静芝!”李同育的声音在宋怀明的耳边响起,宋怀明没来由打了个冷颤,此时方才想起张扬还在身边。

    张扬充满迷惑的看着宋怀明,宋怀明的额头上布满冷汗:“宋叔叔,你没事吧?”

    宋怀明摇了摇头,抽出一张纸巾擦去额头上的冷汗,有些勉强的笑了笑:“可能是没吃早饭的缘故,胃有点疼!”

    “我帮您诊诊脉!”

    宋怀明只是找借口罢了,他笑了笑道:“不用!”

    张扬从宋怀明失常的表现推测到宋怀明十有认识这个李同育,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自己就无从揣测了。

    宋怀明稳定了一下情绪道:“继续说!”

    张扬道:“我说点自己对这次事件的看法,您别笑话我!”

    宋怀明笑着鼓励道:“说吧!”

    张扬道:“从我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杜天野卷入这场械斗纯熟巧合,陈崇山开枪更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平海每年因为械斗死去的人很多,可这件事闹得这么大,就是有人在背后推动了,这些东南日报的记者来得及时,如果没有他们出谋划策,朱小桥村的老百姓根本不会组织的如此严密,计划的如此周详,他们的目标也很明确,并没有直接指向市委书记杜天野,而是聚集在陈崇山的身上。有人向省纪委举报陈崇山是杜天野的亲生父亲,他们将目标对准陈崇山的目的就是为了把杜天野牵涉进去。”

    宋怀明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有件事我想应该让你知道,杜天野已经主动向省纪委坦诚,陈崇山就是他的生身父亲!”

    张扬有些错愕,不过旋即又为杜天野感到高兴,杜天野早晚都要走出这一步,坦诚这一事实,虽然短时间内会让外人有各种各样的说法,可是从长远来看,可以预防别人利用他们的父子关系制造事端,这也是他给杜天野的建议。张扬道:“背后制造事端的人一定深悉内情,甚至早就知道这个秘密。陈崇山枪击朱红卫,目击证人原本有两个,老道士李信义是他多年的老友,他的证词有欠力度,另外一个证人苏媛媛,在关键的时刻突然改变证供,她和陈崇山无仇无恨,为什么要这么做?其用意还不是想让杜天野陷入困境。她只是一个市政府招待所的服务员,杜天野一直都对她不错,能让她这样做的原因一是利益驱使,一是迫于压力!”

    宋怀明点了点头,张扬分析的头头是道。

    张扬又道:“杜天野是江城市委书记,是江城权力最大的人,能让苏媛媛感到压力,不惜翻供去对付杜天野,这个人的权力也许要比杜天野还要大!”

    宋怀明笑了笑,他并不认同张扬的这句话,这世上未必只能用权力去威胁别人屈服,还有很多方式。

    张扬道:“在清台山械斗事件发生之后,江城常委中出现了很不和谐的景象,以人大主任赵洋林为首的几名常委公然向市委书记发难。”

    宋怀明道:“工作中允许有不同的声音存在,对于合理的建议和批评,即便是领导者也应该虚心接受。”

    张扬道:“我只是觉着这些事件的背后全都有联系,别的不说,单单是这几个老常委,他们都在体制中打拼多年,一个个全都是老油条,都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理念,可现在忽然间老母鸡变鸭,一个个杀气腾腾的,肯定是有所依仗,这些事难道跟顾书记即将离休有关?”张扬很委婉的暗示宋怀明,这省委书记的位置恐怕另有人选了。

    宋怀明笑了起来,他当然明白张扬的意思,张扬都能看透的事情,他又怎能看不清?

    张扬看到宋怀明笑,有些不好意思道:“那啥宋叔叔,我全都是瞎分析,您别忘心里去,也别笑话我,我”

    宋怀明道:“我怎么会笑话你,张扬!安心工作,只有我们每个人都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眼前的工作上,我们的事业才有可能取得发展和进步!政治上难免存在适应和磨合,但是无益于改革大业的内部斗争还是要敬而远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张扬似懂非懂的望着宋怀明:“可是你不与人斗,人家想方设法的跟你斗,怎么办?是退一步海阔天空,还是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宋怀明道:“员的心中只应该又一个信念,那就是为党为人民奉献自己的生命和力量,一个合格的党员可以容忍别人对我们的诬蔑和攻击,可以容忍对待我们种种的不公,但是决不能容忍任何人损害国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这就是我们的底线!”

    张扬肃然起敬,大道理他懂,可仔细一琢磨,宋省长这番话的意思是,政治斗争肯定不可避免,体制中的人,玩人身攻击那都是暗处,谁会傻到在明处啊?从宋怀明刚才的那番话可以听出,他在提醒自己要脚踏实地干好眼前的工作,这是不是预示着宋省长变成宋书记已经基本没戏了?

    宋怀明看到这小子一双眼睛叽里咕噜的乱转,显然有什么话还想问,宋怀明道:“你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别拐弯抹角的,我时间很宝贵!”

    张扬咬了咬嘴唇,他旁敲侧击道:“那啥我听说云安省省委书记乔振梁要来接顾书记的班,不知这件事是真的还是假的?”其实这件事根本没有任何消息传出去,张扬是做了一个大胆的推论,在宋怀明面前来了一手欲擒故纵。

    宋怀明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隐瞒,他微笑道:“你的消息倒是灵通!好了,这不是你操心的事儿,出去不要乱说!”

    张扬内心咯噔一下子,宋怀明的这句话等于证实了他的猜测,省委书记的归属基本已经尘埃落定,是乔梦媛的老爹,乔老的儿子乔振梁,而不是他的未来岳父宋怀明,难怪时维酒醉后会说出那样的话。

    

    张扬离开省长办公室的时候,打心底发出感慨,这平海的天看来真的要变了,不过想想乔振梁那副忠厚长者的摸样,老乔同志应该不是那种搞阴谋诡计的人。可转念一想,高层的事情是轮不到他来过问的,以他现在的身份是没资格介入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面对政治上的这场变动,宋怀明自然有他的应对之道,自己也没必要操心太多。

    作为纪委临时借调人员,张扬来到东江理应去省纪委打个招呼,虽然来东江已经无数次,可省纪委还是第一次过来,张扬来到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的办公室。

    刘艳红看到张扬来了,不禁笑道:“我们的大功臣来了!”

    张扬道:“我今儿过来就是请刘书记论功行赏的!”

    刘艳红道:“放心吧,功劳簿上早就给你记上了,不过这次你得当无名英雄!”

    “凭什么啊!我这人不怕出名!”

    刘艳红道:“那我就把你举报春阳县委书记朱恒的事情宣扬出去了!”

    张大官人这才明白,敢情人家说的是另事,看来官做得越大,这指东打西的本领就越强,张扬跟这帮省部级干部打交道多了,心中也有了谱,跟人家玩心计,自己还差火候,对付这些领导,最好的方法就是装傻充愣,直截了当。张扬道:“朱恒的事情有结果了?”

    刘艳红让秘书给张扬泡了杯茶。

    张扬道:“我刚从宋省长办公室喝茶过来!”

    刘艳红笑道:“你们翁婿俩相处的很融洽啊!”

    张大官人道:“工作的时候,我是六亲不认的!”

    “哟嗬!这样的性格很适合做纪委工作,考虑一下,调过来吧!”刘艳红是真心邀请,从清台山械斗事件的处理上,她看到张扬并非传闻中的那个冲动鲁莽动辄打人的愣头青,这小子有勇有谋,如果他能到省纪委来,肯定会成为自己的得力助手。

    张扬道:“这纪委工作有点像锦衣卫,总觉着有点见不得光,我心里抵触!”

    刘艳红瞪了他一眼:“头一次听别人这样说我们!”

    “背后说你们更难听的都有,我不好意思学给你听!”

    刘艳红道:“你不想来就算了,张扬,你还缺一个报告!”

    “什么报告?”

    “用气枪打伤朱红星的报告!”

    张扬真是有些头大,他有些郁闷道:“您现在明白我为什么不愿意到纪委来了吧?你们的工作是专挑人毛病,表彰鼓励跟你们无缘!”

    刘艳红笑道:“我们干的就是这个工作,表彰鼓励是宣传部的事儿!”她的手动了一下,阳光投射在她的手腕上,手表的反光射到张扬眼里,张扬歪了歪脑袋,避过反光,惊叹道:“刘书记,您也太招摇了,这块表得几十万吧!”

    刘艳红看了看腕表,咬着嘴唇笑道:“百达翡丽,我前夫当年从瑞士给我带回来的,合成人民币六十多万吧,为了这块表很多人打过我的小报告!我这人脾气倔,我的钱又不是贪污来得,凭什么我就不能戴啊,为了这件事纪委曾书记还专门找我谈话,让我注意影响,上班不要戴表。”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

    刘艳红道:“他们越说我越戴给他们看!”

    张扬道:“还别说,这一点上我跟刘书记有共同点!”

    刘艳红忍不住笑道:“是啊,有人举报你一个小小的副处级干部开好车,戴钻表!”

    张大官人道:“纪委盯上我了?”

    刘艳红道:“你是个副处级干部,我们省纪委对你的事情不感兴趣!”

    张大官人的自尊心被伤害了,官职太低,就算犯了错误,最多也就是市纪委找自己谈话,看来还得努力,我x,我这脑子里都想的什么事啊?

    刘艳红道:“你也别多想,让你写份报告只是入档需要用的,不是针对你,你眼里我们搞纪委工作的就只会找别人毛病?”

    “也不全是!我相信你们纪委的出发点还是好的,不是有句话叫那啥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换成别人谁也不敢在省纪委副书记面前如此放肆。

    刘艳红倒没觉着什么,一来张扬是宋怀明的未来女婿,二来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她对张扬的性情已经有所了解,习惯了他的这种说话方式,在她眼中也没将张扬当成下级看待,更像是自己的子侄,所以并没有往心里去。

    刘艳红道:“江城最近领导班子有所变动,对你是个好机会!”

    张扬道:“常委变动了一下,可惜没轮上我!”

    刘艳红笑道:“你这小子!还是脚踏实地点好!”

    

    中午的时候,张扬应邀去了南国山庄,岚山市长常颂下榻在这里,他把张扬叫过去吃饭,张扬到的时候,常海心也坐着出租车来了,来到张扬面前,有些好奇道:“你怎么也来了?”

    张扬笑道:“我怎么不能来,你爸邀请我过来的!”

    常颂在南国山庄订了一个小包间,张扬把他的痛风病治好之后,他在饮食方面又开始不注意了,酒量不断见涨。

    常海心在路上已经悄悄提醒张扬,让他见到父亲的时候,帮忙劝劝他,提醒他注意平时控制酒量,注意保养。

    常颂见到张扬的第一句话果然和酒有关:“张扬,今天下午我还有事,咱们少喝一点!”

    常海心忍不住道:“爸,您还喝啊!病才好多久?现在机关干部不是明令禁酒了吗?”

    常颂哈哈笑道:“我这个女儿啊,真是越管越宽了,你是秦副市长的秘书,可不是我的秘书!”

    “我是你女儿,关心你有什么不对?”

    常颂指了指桌上的一瓶太雕:“喝点黄酒,没事儿,下午我是和几位老朋友见面,不是公事!”

    常海心悄悄抵了张扬一下,张扬却没说话,若无其事的坐下。

    常颂对酒很讲究,可是对菜肴没什么太多的要求,虽然是请张扬吃饭,菜也很简单,四菜一汤,今天把张扬叫来,一是为了了解大儿子常海天的近况,二是向张扬表达谢意,如果没有张扬的引介,常海天不会这么快走出人生的低谷。

    提起常海天的事情张扬不禁笑了起来:“常市长,您千万别跟我客气,我跟海天他们三兄妹都是好朋友,现在和海心又是同学,他们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朋友之间帮忙原本就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我去岚山的时候,他们也常常帮我啊!”

    常颂连连点头,他和张扬干了杯黄酒,又问起张扬殴打港商的那件事,事情在平海传播的很广,连常颂也听说了。

    张扬道:“上级把我的所有职务都给免了,给了个党内警告处分,让我到党校来接受教育!”

    常海心道:“让你到党校来学习又不是什么坏事儿,我没犯错误,不是也来了?”

    常颂笑道:“如果在江城工作的不如意,你可以考虑来岚山工作,我们招商办也缺人,只要你点头,其他的事情我来操办!”常颂对张扬还是很欣赏的。

    张扬笑道:“谢谢常市长的美意,我这个人性子倔,哪儿跌倒就在哪儿爬起来,我在江城犯了错误,我就要在江城弥补这个错误,把荣誉给找回来,再说了,江城是我的家乡,我暂时还舍不得走!”

    常颂虽然提出了邀请,却知道张扬是不可能离开江城的,他和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之间的友情在平海体制内广为人知,张扬的背景很深,身为招商办主任殴打投资商,最后这件事不了了之,所谓给他的惩罚全都是不疼不痒,事实上皮毛无损。

    饭后,应常海心的要求,张扬给常颂诊脉,常市长的身体状况很好,虽然如此,张扬还是当着常海心的面奉劝常颂少喝点酒。

    常颂对张扬的话还是很重视的,他点了点头道:“我以后一定注意!”

    常海心搂着父亲的手臂道:“这才是好同志!要知道身体是的本钱,你要是把身体喝垮了,还怎么为国家和人民工作?”

    常颂道:“我五十多岁了,除了痛风没啥毛病,张扬把困扰我多年的毛病给治愈了,我健降康的干到六十岁没问题!”

    张扬笑道:“常市长得做长久工作的准备,党和国家都需要您,我看怎么都得干到七十岁!”

    常颂哈哈大笑,干到七十岁岂不是要干到中央,他可没那样的打算,也不报有任何的希望,他想起省委书记顾允知:“咱们顾书记就要离休了!”

    张扬点了点头:“顾书记六十五岁了!”

    常颂道:“没有顾书记就没有我们岚山今天的发展,他在任的这些年,平海的发展有目共睹!顾书记的离去对我们省是一个莫大的损失!”常颂的这番话是由衷而发,顾允知在平海体制内的威信很高。

    

    虽然是半章,但是也有九千字之多,医道又掉出前十了,大冬天的,屁股还没坐热乎,那啥兄弟姐妹们,咱们的月票别留到最后了,现在发力,让章鱼往上挺进挺近,争取能在前十稳定住,马上又要出差了,那啥更新的任务越发艰巨了,辛苦,辛苦!我咬牙坚持,大家月票多给力!

上一篇:第三百四十三章 不给面子 下一篇:第三百四十五章 调查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