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二十三章女暴徒(上)

    公安局长荣鹏飞打破僵局道:“有件事我想大家都知道了。被打的香港商人安达文已经决定撤回对张扬的起诉,不再追究他的责任,现在不必担心后续的麻烦,对张扬的处理只是我们内部的问题。”

    李长宇叹了口气道:“人家被打,人家都可以做到这么宽容,我们对自己的同志难道要一打到底,不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吗?”

    政协主席马益民咳嗽了一声,他已经看出挺张派在今天还占据多数,如果杜天野让大家投票表决,己方肯定是弱势,赵洋林的坚决反而会对形势不利,他成功的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身上之后,慢条斯理道:“我看,对张扬处理是必须的,不过他毕竟是个年轻人嘛,人家又不追究了,也不能太重,就按照左市长说得,党内记过,扣除本年度职务津贴,至于招商办和企改办的工作。我看还是放一放,人家投资商听说了这件事,谁还敢来我们江城投资啊?”

    左援朝适时纠正道:“我可没说是记过,我说的是党内警告!”

    马益民讪讪道:“我听错了,我听错了!”

    其实谁都能看出来他是故意说错。

    杜天野望着这帮老狐狸,心中这个怒啊,不过对张扬的这一板子是不能打轻了,如果打轻了,等于被别人抓住了把柄,自己以后的工作很难开展,针对张扬的处理宋怀明也说过,秉公处分,他之所以说处分,而没有说处理,就是要往重里打。杜天野早有准备,张扬职务暂时是要拿下,不然没法交代,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所有常委都在看着杜天野,左援朝此时心潮起伏,他感到一种压力,感到无形的压力正在朝杜天野的头上压过去,赵洋林这帮老家伙的能力不容小觑,他们在宫啊!他心中暗忖,如果自己处理这件事,他会提出意见然后举手表决。

    杜天野并没有给常委们表决的机会,他缓缓落下茶杯道:“我决定,免除张扬招商办副主任职务。免除企改办副主任职务,给予张扬同志党内警告处分并内部通报,扣发94年全年职务津贴。”

    杜天野说完就宣布散会,细心的常委留意到一件事,杜天野并没有说张扬的去向问题,也就是说只有免职没有任命。

    杜天野走出会议室的时候,左援朝快步跟了上来,他低声道:“杜书记,对小张的处理是不是太重了?”

    杜天野道:“不重不足以平民愤!”

    左援朝道:“你把他的职务全都给免了,让他去哪里?”

    杜天野道:“这个惹祸精,放哪儿也不安分,先老老实实反省反省!他的工作安排你看着办!”

    左援朝不禁苦笑,他也不想在这种时候接下这个差事,叹了口气道:“先让他歇着吧!”

    

    安达文望着对面的许嘉勇,表情显得有些淡漠。

    许嘉勇主动伸出手去:“安先生,你好,我是汇通的许嘉勇!”

    安达文跟他握了握手:“我知道,你找我来,是不是想跟我谈南林寺商业广场的那块地?”

    许嘉勇笑了笑道:“那块地皮是乔小姐独自开发,和我没有关系。”

    安达文有些奇怪,此时侍者送上咖啡。许嘉勇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安达文向咖啡中加了一些糖和奶沫,拿起汤匙轻轻搅拌着。

    许嘉勇低声道:“我是特地来问候安先生的!”

    安达文听出他所指的是自己被打的事情,淡然笑道:“都过去了,一场误会!”安达文嘴上说得平淡,眼前浮现出张扬当众给他耳光的场面,内心之中恨到了极点,安达文的性情极其怪戾,他为人冷血无情,做事阴狠不择手段,这次放过张扬,也绝非是看在安语晨的面子上,短时间内他不想股权转让节外生枝。

    许嘉勇道:“我听说了一些事,想必安先生会感兴趣。”

    安达文没说话,目光盯着咖啡杯内旋转的液面。

    许嘉勇道:“张扬的处罚决定已经出来了,免除他的领导职务,党内警告处分,扣发94年全年职务津贴。”

    安达文不屑笑道:“官职免了可以再任命,全年职务津贴加起来恐怕都不到两千港币,至于什么党内警告处分根本就是应付。”

    许嘉勇叹了口气道:“张扬的后台很硬啊!”

    安达文抿了口咖啡,一语道破许嘉勇找他的真实目的:“你狠恨他?”

    许嘉勇对安达文的精明并不意外,也知道在这种精明人面前继续隐瞒并没有任何的必要,他点了点头。

    安达文笑道:“我也恨他!”

    许嘉勇道:“我想我们找到共同点了。”

    安达文摇了摇头道:“你和我不同,你来找我,你是想借助我的力量,你想利用我,而我这个人不喜欢被别人利用,而且我做事也不喜欢假手于人。”

    许嘉勇微笑道:“安先生少年有为,就算你可以在商场中游刃有余。可是中国内地的官场独具特色,外行人永远都看不明白。”

    安达文没说话。

    许嘉勇道:“央视是不是已经采访过你了?”

    安达文笑道:“你告得密?”

    许嘉勇微笑道:“新闻界对这些事总是特别感兴趣,我只是给他们提供线索而已。”

    安达文又抿了一口咖啡,皱了皱眉头道:“大陆的咖啡真难喝!”他起身道:“不过还是要谢谢你的咖啡,有需要我会找你!”

    许嘉勇望着安达文远走的背影,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怨毒和仇恨,安达文的傲慢他早有领教,却想不到这厮狂傲到这种地步。他端起自己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大口,却忘了咖啡很烫,烫得他随手将咖啡杯摔在了地上,咖啡杯四分五裂,也惊动了喝咖啡的其他人。

    许嘉勇感觉到一双熟悉的目光在远处注视着自己,他转过头去,看到乔梦媛,乔梦媛的表情很复杂,脸色很苍白。

    许嘉勇站起身来到乔梦媛的面前:“你跟踪我?”

    乔梦媛道:“别忘了,对面就是公司总部,在办公室内可以看到你的车!”

    

    回到乔梦媛的办公室,许嘉勇从落地窗向外看了看,果然可以清晰地看到自己的汽车,他点了点头。

    “你约安达文见面有什么目的?”

    许嘉勇笑道:“还不是为了你的南林寺商业广场!”

    “你撒谎,你根本就是想和他一起联手对付张扬!”

    许嘉勇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他一步步逼近乔梦媛道:“还说没有跟踪我?你为什么跟踪我?是!我是要对付张扬。我恨他,恨不得他去死!”

    乔梦媛咬了咬嘴唇:“嘉勇,放手吧!你已经成为仇恨的奴隶,你被仇恨改变了,再这样下去,你会变得失去自我,你让我感到陌生!”

    许嘉勇冷笑道:“我让你感到陌生?是不是姓张的让你感到亲切?”他一把抓住乔梦媛的手腕,用力捏住怒吼道:“说!”

    乔梦媛道:“他至少不像你这么处心积虑,他比你坦荡的多!”

    许嘉勇内心最娇嫩的部分如同被猛抽了一边,他痛苦的大叫了一声,然后狠狠给了乔梦媛一记耳光。打得乔梦媛立足不稳摔倒在地上。

    他发疯般扑了上去,抓住乔梦媛的头发:“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你喜欢他,你喜欢那个混账,那个无赖,那个流氓!”

    乔梦媛的唇角已经流血,她倔强的望着许嘉勇:“放开我,你已经失去理智!”

    许嘉勇恨恨道:“我失去理智,我把你当女神一样供着,我在你面前摇尾乞怜的就像一条狗,我碰都不敢碰你,你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心里想着那个无赖,那个流氓!”他的目光变得疯狂。

    乔梦媛此时方才有些害怕,她颤声道:“你醒醒!你”

    许嘉勇已经开始撕扯她的衣服,他野兽般嚎叫道:“我为什么要等到结婚那天,我现在就要你,我现在就要你”

    乔梦媛开始流泪,她拼命挣扎着:“你说过要尊重我,你说过”

    嗤!地一声,乔梦媛的筒裙被撕裂开来,雪白细腻的暴露出来,她奋起全身力气给了许嘉勇一记耳光,却激起了许嘉勇更狂热的兽性,他抓住乔梦媛的手,一手去解开自己的腰带。

    乔梦媛颤声道:“混账,你滚开救命”她的办公室做过专门的隔音,外面听不到动静。乔梦无助的乞怜道:“你不要这样你不要这样”

    许嘉勇大吼道:“我要你,我现在就要你!”

    房门蓬!地一声被踹开了,冷风让许嘉勇打了个冷颤,随即这厮的头发就被人从身后给揪住。

    “,什么东西!”伴随着张大官人的一声怒吼,许嘉勇被他扔了出去,整个人平贴在墙上,然后顺着墙壁滑落了下去,落地的时候。裤子也滑了下去,露出光溜溜的屁股,许嘉勇痛到了极点,也惨到了极点。

    乔梦媛身上的衣裙被撕裂多处,露出无数光,张大官人此时也无心欣赏,慌忙脱下自己的风衣给乔梦媛披在身上。乔梦媛整个人宛如傻了一般,无力的瘫倒在张扬怀里只是哭。

    张扬是专门陪着安语晨过来找乔梦媛商谈南林寺商业广唱发项目的,时维接待他们,陪着他们两人前来办公室,刚出电梯门,张扬就听到了乔梦媛的呼救声,虽然乔梦媛的办公室做足了隔音措施,可张大官人何等耳力,仍然第一时间听到了她的尖叫,张扬顾不上解释就冲了过来。

    时维和安语晨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候才跟了进来,看到眼前的情景都是大吃一惊,可看到许嘉勇的样子,又看到乔梦媛的情况,谁都能猜到刚刚发生了什么,时维最疼得就是这个表姐,看到表姐脸上的指痕,唇角的血迹,她火大了,冲上去照着许嘉勇的下阴就是一脚:“去死!”

    这一脚够狠,许嘉勇连裤子也没来得及提上,被时维准确命中目标,疼得他惨叫一声就昏死了过去。

    时维还要补上一脚的时候,被安语晨拉住:“别打出人命!”

    张扬把乔梦媛交给时维和安语晨两个照顾,来到许嘉勇面前,摸了摸他的脉息,这厮还没被时维给踢死,向这厮的双腿间看了看,心中不屑道:“麻痹的,就这样也敢出来混!”他忽然生出一个念头,趁机把这混蛋给捏死,可转念一想,那不是把时维给坑了吗?咱可不能干那事儿。望着许嘉勇的模样,张扬心中暗骂,这混账东西平时人模狗样的,竟然想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不给他点惩戒是万万不行的,告他个未遂,可乔梦媛跟他是未婚夫妻,乔梦媛未必肯告,今天许嘉勇还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对付女人哪有那么硬来的?

    反正周围也没人,张扬抽出金针在许嘉勇身上扎了两下,狗日的,这两针保你一辈子做个活太监,张大官人的阴险可见一斑。

    

    月票还不到四百张,大家给点力,争取冲上去!章鱼会用努力回报你!

上一篇:第三百二十二章 因果(下) 下一篇:第三百二十四章 处罚决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