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二十四章处罚决定(上)

    杜宇峰把张扬拽到一边:“我说你怎么回事儿。现在江城所有人都盯着你,等着看你笑话,你小子还敢出来闹事?”

    张扬道:“我又没打人,她们三个丫头闹事,我动都没动!”

    杜宇峰叹了口气道:“你啊!喝酒也不叫我一声。”

    张扬道:“没喝尽兴呢,皇家假日,去吗?”

    杜宇峰望了望那三个仍然沉浸在打人兴奋中的女孩子,猛的摇了摇头:“不去,我看这三个丫头都够疯的,你可看好了,保不齐给你又惹什么麻烦。”

    张扬笑眯眯道:“乔老的孙女打个把人算什么?”

    杜宇峰笑了一声:“得,你牛,我不跟着你们掺和,对了明天有空吗?我请你喝酒!”

    张扬道:“我现在是无所事事,听候组织处理!”

    “那就定了,我把牛文强也给调过来,汉江烧烤,明晚六点,不见不散!”

    张扬和杜宇峰分手之后,带着三位女暴徒前往皇家假日。

    乔梦媛这会儿有了几分酒意,明显情绪高涨。她坐在张扬后面,笑道:“刚才我泼那个无赖一脸热水的时候,真是痛快!”

    时维笑道:“表姐,你刚才可真是彪悍,我还没出手,你先冲上去了。”

    乔梦媛道:“看来女人不会点功夫就得受欺负,安小姐以后教我们两招!”时维道:“你干脆收我们当徒弟吧!”

    安语晨笑道:“张扬是我师父,我要是收你们当徒弟,你们两人就是他徒孙了!”

    时维和乔梦媛对望一眼,同时大笑起来,当张扬的徒孙她们可不干。

    

    苏小红帮他们留了最大的一个包间,可乔梦媛却吵着要在大厅坐,张扬估摸着今晚要是在大厅,十有要闹出乱子来,在别人的地盘上无所谓,可苏小红是自己朋友,总不能砸自己人的场子,他好不容易才把她们三个劝到包间里。安排好酒水,在她们点歌的时候,来到外面的吧台,苏小红身穿深紫色旗袍,美好的曲线玲珑毕现,张扬不禁笑道:“红姐,你这么穿,容易把狼给招来!”

    苏小红白了他一眼:“你就是一头狼!”她让调酒师调了杯鸡尾酒让张扬尝尝,又让人给包间内送去几杯,小声向张扬道:“怎么回事儿?我看乔梦媛有点多了?”

    张扬道:“人谁没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出来发泄发泄就好了!”

    苏小红白嫩的手指轻轻敲了敲酒杯:“你这次闹的动静可不小!”

    张扬道:“我就这脾气,看不顺眼我就得管,打了就打了,至于后果,以后再考虑。”

    苏小红道:“你啊,遇到英雄救美的机会从不犹豫!”

    张扬笑道:“这可算不上什么坏事儿!”

    “处处留情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张扬喝了口酒:“红姐,要是我真过不了这一关,我就过来给你当保安!”

    苏小红笑道:“成!反正我这皇家假日有一半是你的!”

    张扬听得头大:“得,我不提还不成吗?你的就是你的,别瞎跟我套近乎!”

    苏小红道:“知道你不可能来我才这么说,天下间还有你过不去的坎儿?”

    此时侍者走了出来拿了瓶路易十三,苏小红一问,居然是乔梦媛她们要的。苏小红道:“张扬,你得去看看,要是三个丫头都发了酒疯,回头可不好收拾!”

    张扬慌忙回到包间,看到安语晨和时维、乔梦媛三人正端着酒杯干杯,时维道:“让那些臭男人滚得远远的!”

    乔梦媛道:“对,滚得远远的!”

    安语晨跟着附和道:“女权万岁,我们不需要男人!”

    张大官人走了进来,望着这仨丫头:“真不需要?”

    “不需要!”三人异口同声道。

    时维带着酒意道:“滚出去!”

    安语晨道:“出去!”

    乔梦媛格格笑道:“男人滚开!”

    张大官人缩了缩脖子。灰溜溜退出了门外:“喝死你们!”身后传来乔梦媛的歌声:“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苏小红一直都在门外等着,里面的动静她也听到了,向张扬笑道:“真喝多了!”

    张扬道:“我发现喝醉的女人不叫女人!”

    “叫什么?”

    “老虎,全他是老虎!”

    三只老虎如今都静静躺在木屋别墅的大床上,外面的太阳已经升起老高,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射进来,正落在乔梦媛的脸上,阳光将乔梦媛惊醒,她揉了揉额头,发现安语晨和时维仍然在熟睡,乔梦媛头脑昏沉沉的,她忽然想起什么,有些惊恐的看了看身上,衣服好好的穿着,只是有些凌乱。

    乔梦媛从安语晨和时维交缠的四肢中抽离,小心翼翼的走下床,她看了看这陌生的环境,房间很温馨,来到窗前,将窗帘拉开一条缝,看到不远处平整如镜的南湖,看到草地上一个男孩正在追逐着足球,却是秦萌萌的儿子秦欢。

    张扬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野中,他轻巧的将球挑起,绕过秦欢,秦欢笑着在后面追逐,终于抓住了张扬的衣角,被张扬抱起来原地转了一个圈。爷俩躺倒在草地上,发出阵阵欢笑。

    乔梦媛不觉露出会心的笑容。

    此时她听到手机的震动声,拿起手机,看到号码属于许嘉勇,她马上挂断,发现手机上已经有了不少电话,多数来自于许嘉勇,乔梦媛咬了咬嘴唇,眼前又浮现出许嘉勇疯狂的眼神,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时维和安语晨先后醒来,她们昨晚都喝了不少的酒,三人想起昨晚疯狂放纵的样子,都有些不好意思,沐浴整理之后,来到客厅,张扬的母亲徐立华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她笑道:“都醒了!”

    安语晨红着脸叫了声徐阿姨,心说昨晚的醉态肯定让她看到了,对自己的印象一定更差了。

    时维和安语晨也跟着叫了声徐阿姨。

    徐立华慈和笑道:“早餐准备好了,赶紧吃吧,张扬一大早就去三珍斋买了蒸饺,我烧了一锅酸辣汤,准保醒酒!”

    张扬带着满头大汗的秦欢走了进来。徐立华心疼道:“你怎么让小欢疯这么厉害,术后没多久,不能剧烈运动。”

    张扬笑道:“没事儿,他复原的差不多了,运动运动,增强增强体质也好!”

    他向安语晨笑了笑道:“你下午飞机啊,别晚点了!”

    安语晨今天要返回香港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书,她点了点头,夹起一个蒸饺吃了,赞道:“好吃!”

    徐立华端着一碗酸辣汤放在她面前,安语晨慌忙去接。这才看到乔梦媛和时维都去厨房帮忙了,她从小养尊处优,所以没这种意识,徐立华比较三个女孩子,自然觉着安语晨没什么眼色。

    乔梦媛道:“安小姐今天回香港吗?”

    安语晨点了点头道:“下午的机票,我这次回香港是解决一下内地投资的事情!”

    乔梦媛虽然心绪不佳,可听到生意上的事情,仍然十分的关注:“哦!南林寺商业广场的事情你们打算怎么办?”

    安语晨道:“结果可能要让你失望了,现在江城投资的事情由我全权负责,南林寺商业广场的开发权我不打算转让。”

    乔梦媛并没有任何的失落之情,她微笑道:“由你全权负责更好,只是不清楚安达文先生还会不会插手?”

    安语晨摇了摇头。

    乔梦媛道:“安小姐,我更愿意和你合作!”乔梦媛的这句话没有任何虚伪的成分,即便是在商场之上,谁都更喜欢真诚守信的合作者。

    乔梦媛返回公司的时候,发现许嘉勇的车停在那里,她微微一怔,不过仍然还是向公司走去,乔梦媛外柔内刚,她不是一个喜欢逃避的人。

    “梦媛!”许嘉勇推开车门追了过去。

    乔梦媛停下脚步,仅仅一夜未见,许嘉勇整个人憔悴了许多,他的身上带着浓烈刺鼻的酒气,眼睛有些浮肿,布满血丝,看着许嘉勇的样子,乔梦媛有些不忍,可想起昨天他疯狂粗鲁的行径,乔梦媛一颗心顿时硬了起来,她漠然看着许嘉勇,冷冷道:“找我有事吗?”

    “对不起我我昨天好像鬼迷心窍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举动,梦媛”许嘉勇伸出手去试图抓住乔梦媛。

    乔梦媛向后退了一步:“嘉勇,在昨天之前,我从未怀疑过你对我的感情,可现在”她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究竟爱不爱我?你和我订婚究竟为了什么?”

    “我爱你!”许嘉勇急于表白自己。

    乔梦媛摇了摇头:“别说这个字,我不信!”

    许嘉勇的脸色无比苍白,他颤声道:“梦媛。我发誓,我从没有想过去利用你,我是真的喜欢你,我”

    “我不信!”乔梦媛的表情无比坚定。

    许嘉勇道:“你要怎样才肯相信我?如果我死才能够证明,那么我死给你看!”

    乔梦媛叹了口气道:“有必要吗?嘉勇,给我一点时间,也给你自己一点时间,让我们平静下来,让我们仔细考虑一下,我们之间究竟是不是一个错误。”说完她转身离去。

    许嘉勇望着她的背影,目光中闪现出一丝怨毒,他咬牙切齿道:“张扬,我饶不了你!”

    

    也许是因为新近蓝星集团把生产基地落户江城的缘故,汉江烧烤的生意忽然好了起来,老板李承乾终日笑逐颜开。

    杜宇峰知道张扬最近不顺,今天请他喝酒主要是想开导开导他,他把姜亮、牛文强、赵新伟几个老弟兄都叫了过来。张扬今天是一个人过来的,安语晨去了香港,胡茵茹也跟她一起走了,去香港和海兰把广告公司的牌照办好,顺便帮着安语晨出出主意,按照张扬的意见,不能白白便宜安达文那小子。

    张扬带了一箱五粮液过来,望着桌上的两碟泡菜忍不住道:“我说李老板,你能不能来点新鲜的,每次都是这玩意儿?”

    李承乾笑着端上一盘花生米,一盘海带丝:“我这是韩式烧烤,你不喜欢吃泡菜,别的客人都喜欢吃,我看到不多了,特地给你们留的。”

    牛文强吃了口泡菜:“不错啊,我喜欢吃!”

    杜宇峰道:“李老板,看着上啊,一定要保质保量!”

    李承乾笑道:“放心吧,你们是我的贵客!”

    赵新伟打开两瓶茅台,给每个人都满上。姜亮闻了闻:“真香,每次我想喝茅台的时候就想起张扬来了。”

    赵新伟道:“原本我还担心你穷困潦倒吃不上饭,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还有茅台喝,日子比我富裕多了。”

    张扬笑道:“少寒碜我,我现在是犯错误的人,不知有多少人等着看我的笑话。”

    牛文强道:“那叫痛打落水狗!”可巧李承乾端着一盘热腾腾的狗肉上来,一群人哈哈笑了起来。

    张扬叹了口气道:“这次我认栽!”

    姜亮道:“市里的最终处理意见是什么?”

    张扬道:“免去我的一切职务,给我党内警告处分,扣发94年全年职务津贴。”

    赵新伟道:“还行啊,党内警告处分不算啥事儿,那点职务津贴你本来就不在乎,至于招商办和企改办的副主任,拿掉就拿掉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为你以后升官扫平道路,我看是好事儿!”

    

    更新送上,那啥,看书为主,单章拉票,那都素浮云:)

上一篇:第三百二十三章 女暴徒(上) 下一篇:第三百二十三章 女暴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