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零一章爱慕(下)

    张扬道:“都是些学生。奇怪,现在是不是流行学艺术啊,怎么这帮高官的子女都学起了艺术?难道他们老子身上的政治细胞全都变成艺术细胞了?”

    梁成龙又回头看了看房门,忽然压低声音,很神秘道:“你到底得了什么病?”

    张扬不解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梁成龙道:“咱俩这关系,我有什么说什么啊,我听人说你得了性病!”

    张扬瞪大了双眼:“我x,你听谁说的?这他分明是侮辱我名誉!”

    梁成龙道:“你急什么?我这不是向你求证吗?”

    张扬愤愤然道:“我就奇怪了,这事儿究竟是怎么传出去的,我是因为尿路感染住院,竟然被传成了性病,恶心到了我了!”

    梁成龙哈哈笑了起来。

    张扬瞪着他道:“笑个屁!你小子居然幸灾乐祸!”

    梁成龙强忍住笑:“我也不是幸灾乐祸,我是觉着这事情好笑,他们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说你去英国,第一件事就去嫖ji,搞洋妞,壮国威,结果出师未捷身先死,染了一身病被遣送国内。”

    张大官人欲哭无泪:“他大爷的,谁他这么害我?听起来还真是传奇啊!”

    梁成龙道:“你冤枉?”

    “我冤枉。我当然冤枉,不信你可以去看病历!”

    梁成龙道:“这年月什么都能造假,病历也不作数!”说完他不禁又笑了起来,顿了顿道:“不过按理说这件事是冤枉你的,我跟你相处这么久,也没见到你嫖过,上次给你找了那帮俄罗斯妞,你也不为所动啊!”

    张扬道:“这还算人话,就我这意志,哪会干违反党性原则的事情。”

    梁成龙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中国人最擅长的就是以讹传讹,你还是抓紧把这件事说清楚,别弄到最后,越扯月越麻烦。”

    张扬苦笑道:“我总不能满世界去解释我没得性病,我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这他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梁成龙听得有趣,又哈哈大笑起来,难怪说病在别人身上最不让自己担心。

    张扬也没把这些流言当成一回事儿,心说下次遇到敢胡说八道的,老子见一个打一个,谁他污蔑我,我就揍谁!他放下酒杯道:“你来的正好,王学海在东江的那块地怎么样了?”

    提起这件事梁成龙颇为得意,他笑道:“我安排好了,省文物局在那里专门设点,一点点清理,一点点考察,没个三两年是考察不完的。这次拖都要拖死他!”他对王学海抱有相当的仇恨,当初东江纺织百货商场地块他几乎就要拿下,正是王学海的介入让一切发生了变数,那次是他在东江商场上败得最惨的一次,王学海利用京都大厦质量上存在的问题要挟他,逼迫他退出了竞争,此人的手段实在卑劣。

    张扬道:“王学海有意把那块地转让给何长安,何长安好像已经动心了!”

    “鼎天集团的何长安?”梁成龙倒吸了一口凉气。

    张扬点了点头。

    梁成龙陷入短时间的思索之中,何长安的鼎天集团拥有着雄厚的实力,就算他也难以和人家相提并论,而且何长安这个人在官场中很吃得开,和很多高层领导都有交情。他如果想接手这块地,肯定有实力拿下。梁成龙道:“我现在资金都在外面,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盘子我是吃不下了,何长安想拿就让他拿去吧,不过这样一来不就等于给王学海雪中送炭了吗?”

    张扬道:“何长安那个人相当精明,他看重的是利益,这么一块大肥肉,他不可能不动心!”

    梁成龙道:“他介入到没什么?我就是不想王学海如意!”

    张扬道:“我跟何长安倒是认识,要不要我帮你联络一下?”

    梁成龙点了点头道:“你帮我安排一下,我拜会拜会他。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顾养养显然有些不高兴,下车的时候没有和张扬打招呼,埋着头向校门处快步走去,走了几步却终于还是忍不住停下脚步,转身看了看,却见张扬已经上车了,她又回到车前:“张哥!”

    张扬落下车窗,笑道:“什么事儿?”

    顾养养咬了咬嘴唇道:“我有话想跟你说!”

    张扬看了看梁成龙,梁成龙笑道:“你们聊,我就在这儿等你!”

    张扬这才下了车,陪着顾养养一起向美院走去。

    顾养养鼓足勇气道:“你是不是故意疏远我?”

    “哪有?”张扬笑得有点不自然。

    顾养养道:“我看得出来!”

    张扬道:“傻丫头,我把你当亲妹妹看,做哥哥的怎么会疏远自己的妹妹?”

    顾养养抬头看了看天空,心中忽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委屈,她小声道:“我不喜欢江光亚!”

    张扬点点头。

    “以后你不要帮着撮合我们!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我很我很难过!”

    张扬望着顾养养,发现她眼圈微微有些发红,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其实他也没想撮合江光亚和顾养养,别人感情的事情,他还真不想过问,不过顾养养分明是对自己有好感,这让张扬感到有些害怕,重生之后,他还是第一次对女孩子感到害怕,这种感情是他想都没有想过的,张扬咳嗽了一声道:“趁着年轻好好学习也好,感情的事情以后再考虑。”

    顾养养道:“我明白。有些事你不说出来,我也明白!”说完她加快了脚步,张扬望着顾养养消失在风中的倩影,不觉愣在那里,过了很久,方才回过神来,深深叹了口气。

    

    在张扬的安排下,梁成龙去北国山庄拜会了何长安,几句客套话之后,梁成龙很快就把话题转向了东江纺织百货商场。

    何长安微笑道:“小梁啊!既然你和张扬是好朋友,大家就都不是外人,有什么话,我也不瞒着你们!”

    张扬在一旁品着何长安专门泡得春茶,这茶叶何长安前两天给他送了两盒,市价一两三千多块呢。他对生意兴趣不大,不过他也不想何长安出手帮助王学海,对于王学海这种落水狗,必须要一打到底。

    何长安道:“东江纺织百货大楼那块地虽然会产生很大的利益,可我还看不在眼里,不过我仍然决定要将这块地拿下,因为有人找过我,让我给王学海帮这个忙,利益我可以无所谓。可人情我必须得讲,我也知道,我现在出手接盘,等于救了王学海,人活在这世上就得顾及方方面面的关系,你们说是不是?”

    张扬和梁成龙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明白了,王学海肯定找关系了,何长安碍不过人情,所以出手接了这个烂摊子。

    梁成龙却对何长安的话半信半疑,在他看来何长安不仅仅是因为人情。促使一个商人做出经营上决策的最主要因素还是利益,何长安肯定是因为利益。梁成龙心里虽然不爽,表面上还是很客气地说:“何总投资东江,相信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会很多。”

    何长安笑道:“如果每做一笔投资,我都要亲自前去,那么我恐怕一刻的清闲都没有了!”

    梁成龙明白生意做到何长安这种地步,一切都已经上了轨道,许多事并不要亲力亲为。

    何长安又道:“你的丰裕集团在东江经营的不错,放眼平海你也算得上屈指可数的开发商了。”

    梁成龙谦虚道:“还请何总多多指教。”

    何长安道:“每个人的经商手法都不同,最终的目的无非是利益二字,不过利益也有不同,多数商人看到的是经济利益,能够看到社会利益的少之又少,能够为了社会利益牺牲经济利益的更是凤毛麟角。”

    张扬笑道:“何叔叔就是凤毛麟角中的一位!”

    何长安哈哈大笑:“惭愧,惭愧,我也是活了这么多年方才明白!”他向梁成龙道:“我听说当初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地块你也参与竞争了,怎样?现在对那块地还有没有兴趣?”

    梁成龙实话实说道:“有兴趣,可是我现在没有吃下这块地的实力!”

    何长安道:“有没有兴趣跟我合作?”

    梁成龙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何长安竟然会主动找他合作,笑容已经挂在梁成龙的脸上,他还没有修炼到那种喜怒不形于色的境界。

    何长安道:“我有资金,你对东江的情况熟悉,又是搞开发出身,我们合作肯定会事半功倍。”

    旁观者清,张扬暗自佩服,何长安的这个提议表面上看起来很突然,可仔细一琢磨,他已经把事情考虑的很清楚,选择和梁成龙合作省却了很多的事情,东江乃至平海的方方面面根本不需要何长安去摆平。

    这次的会面梁成龙获益匪浅,就算何长安出手帮助了王学海,可他也得到了实际利益,东江纺织百货大楼地块的事情折腾了这么多年,曲曲折折,终点又回到,自己终于参与到这块地的开发之中。

    中午何长安留他们在山庄吃饭,饭后又带着他们欣赏了他刚刚拍得的康熙皇帝所用的佩剑。

    梁成龙看到何长安在北国山庄的收藏。由衷发出了一声感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做到人家这个境界。

    张扬和梁成龙准备离去的时候,何长安把张扬叫到一边,他有话想和张扬单独谈。

    梁成龙很知趣,先到车内等着。

    何长安看来有些犹豫,低声道:“张扬,我们一见如故,把你当成自己人!”

    张扬笑道:“何叔叔,有什么话,您只管说,千万别有什么顾忌。”

    何长安点了点头道:“有件事我一直窝在心里,想说却又不好开口,文副总理是你的干爸,有些话,你更方便说一些。”

    张扬听出这件事和文家有关,心里顿时警惕起来。

    何长安道:“浩南新交了一个女朋友叫秦萌萌!”

    张扬听说过这件事,点了点头道:“听说是某位军区司令员的女儿,有这回事!”

    何长安道:“秦萌萌我多少了解一些,她并非大家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单纯!”

    张扬内心一凛,何长安把话说到这种地步,意思已经相当明显了,他没有说话,等着何长安把话说完。“

    何长安道:“天津南开大学附近有个叫迦南幼儿园,中二班有个孩子叫秦欢!”

    张扬已经明白何长安在暗示什么,他向远处看了看,低声道:“何叔叔想我把这件事告诉他们?”

    何长安道:“秦家和文家跟我的关系都很好,我的确不适合搬弄这个是非,可我又觉着这件事对文家不公平,浩南这小子从来对感情都不上心,开始的时候我也以为,这件事会不了了之,可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喜欢上了秦萌萌,这件事有些不妙,秦司令夫妇跟秦萌萌的感情也不太好,所以他们也不知道秦欢的存在。”

    张扬对何长安生出一些不满,你他不适合说,不想搬弄是非,把这个难题推到我头上。

    何长安道:“张扬,我几次都想对文副总理夫妇说这件事,可仔细考虑之后,我又不方便说,毕竟我是一个外人,不合适参与你们的家事!”他顿了顿又道:“如果你觉着为难,可以权当不知道这件事!”

    

    今天上班,更新稍稍晚了点,先来四千,晚上还有六千奉上!

上一篇:第三百章 人性使然(下) 下一篇:第三百零一章 爱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