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章人性使然(下)

    张扬环视那群男生。从中并没有找到江光亚,这些男生的年龄都和张扬相仿,他们年轻、热血、冲动,捍卫自己的领地,是每一个人固有的本性,他们把校园当成了自己的领地,在他们的眼中,张扬是一个侵略者,而且是一个极具威胁力的侵略者。张扬今晚在舞会现场的表现已经严重伤害到他们的尊严,他们必须有所行动。

    张扬平静的注视了他们一眼,低声道:“不用送了,我自己走就行!”

    一名留着长头发的瘦高个冷笑道:“送你妈!以为自己是谁啊?跑我们学校来装逼!”

    张扬原本不想和这帮学生一般见识,可这小子说的话已经刺激到了他,他仍然表现出很好的涵养:“你们是大学生,不是社会上的混混,做事情最好有些头脑,张嘴就骂人,什么素质?”

    瘦高个小姑娘一样扭了扭脖子,仰起头,一脸的狂傲:“你他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是你来的地方吗?想来我们学校泡女生?,欠揍是不是?”

    一群男生向张扬围拢过去。大有要把张扬痛揍一顿的架势。

    此时一个女孩子向他们的方向赶来,却是查薇,她刚刚听说一群男同学过来堵截张扬,知道事情不妙,慌忙过来阻止,因为跑得太急,一张俏脸涨的通红,气喘吁吁道:“你们干什么?别乱来在这样我告诉学校了”

    这群学生对学校还是十分顾忌的,一听这话顿时都停下脚步,那名长发青年应该是里面领头的,他不管青红皂白,冲上前去,一拳照着张扬的脸上打来。

    张扬笑着扬起手,一把抓住这厮的拳头,微笑道:“有话好说,别忙着动手啊!”手上稍一用力,那长发青年疼得惨叫一声,一张脸都变成了青白色,张扬向下一带,长发青年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动作跪了下去,张扬叹了口气道:“你们好歹都是大学生,大学生就应该有大学生的素质,社会上的不良风气,千万别带到校园里来。”

    一群学生都看明白了,敢情人家是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张扬道:“你跪下干什么?知道错了,以后改正嘛,用不着这么隆重!”

    那长发男生听着张扬的风凉话。又是羞又是恨,他低声骂道:“你他等着!”

    张扬笑眯眯看着他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他停顿了一下道:“我是员,员不怕事儿!”他放开那男生的手臂,看了看周围,目光落在长发青年刚刚骑得那辆中华跑车上,他走了过去,围拢在他周围的学生纷纷避让。

    张扬拍了拍自行车座道:“车不错,就是不结实!”说完他双手抓住自行车的横梁,稍一用力,竟然将自行车从中折叠了起来,看得一帮学生瞠目结舌,那玩意儿可是钢管,在他手上如同面团一样,长发青年看着眼前的情景,双目中尽是惊恐的神情,再也不敢说任何的狠话。强者为王,在任何时代,任何环境都是这样的道理。

    那群学生一哄而散,现场只剩下被张扬摧残的不成模样的自行车。

    

    查薇慢慢走过来,望着那辆自行车,目光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张扬笑道:“不好意思。没吓着你吧?”

    查薇摇了摇头,她还没有来及说话,江光亚开着宝马车赶了过来,他也是听说有同学要拦截张扬,所以赶过来阻止,看到眼前的情景,知道张扬没事这才放下心来。

    江光亚开口解释道:“对不起,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张扬笑了笑道:“算了,谁没点血性,今晚你们学院美女一窝蜂把我给围上的时候,我就预感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查薇笑了起来,今晚的事情是她策划的。

    江光亚并不住在学校,他提出顺路送张扬回去,张扬也没有拒绝,查薇和江光亚是一个大院,所以也上了宝马车。

    车到中途,查薇轻声道:“张扬,你是顾养养的男朋友吗?”她是帮江光亚探明情况的。

    张扬当然知道她的用意,笑道:“我是她表哥,你们误会了!”

    听到张扬亲口这样说,最开心的还是江光亚。

    查薇又道:“真的吗?我看不太像!你是哪里人啊?”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查小姐,你小名是不是叫查户口?”

    查薇被他说得脸红了,有些不悦的瞪了他一眼。

    江光亚道:“听说你是江城人!”他还是通过一些途径对张扬进行了了解。

    张扬点了点头道:“确切地说是江城春阳县人,目前在江城招商办混日子!”

    查薇道:“看不出你还是一国家干部?”

    张扬笑道:“我算哪门子干部?勉勉强强刚混上副处级,连你们学校门口保卫的级别都不如。”

    江光亚笑道:“哪有那么夸张?北京城大官多,可普通老百姓更多!”他提醒张扬道:“想把副字去掉,多跟我查姐联系联系!查叔叔是中组部的!”

    查薇啐道:“光亚,你小子就喜欢乱嚼舌头,不胡说八道你能憋死?”

    张扬心中一怔。中组部的领导中只有一个姓查的,副部长查晋南,他还兼任国家公务员局的局长,难道查薇就是查晋南的女儿?张扬不由得多看了查薇一眼。

    查薇道:“看什么看?”

    张扬笑道:“你真是查部长的千金啊,以后你想找陪舞尽管找我,那啥,跟查部长所说,帮忙弄个正处吧!”换成别人不会像张扬说得这么直白的,不过正因为此,他说的话让人并不讨厌,谁都知道他在开玩笑。

    查薇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张扬已经让江光亚停车,香国大酒店到了。

    望着张扬远去的背影,查薇低声道:“这个人倒是有趣,光亚,他真的是顾养养的表哥吗?”

    江光亚摇了摇头道:“我找人问过,他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未婚妻是平海省长宋怀明的女儿!”

    查薇笑道:“这下你该放心了!”

    江光亚苦笑道:“薇姐,难道你看不出,顾养养好像很喜欢他!”

    查薇道:“顾养养喜欢谁你可管不了,反正张扬不是她男朋友,你不就有了机会?”

    

    王学海主动找到了张扬,这段时间他通过各种途径调查了顾明健的事情。可仍然一无所获,幕后策划者藏得很深。他脸上的伤已经完全长好了,看不出任何的痕迹,看来这厮脸皮的厚度还真够可以。

    张扬指了指沙发,示意王学海坐下。

    王学海在张扬面前还是显得有些拘谨的,换成任何人,性命捏在别人手里,总会打心底感到畏惧,王学海为人多疑,这两天始终被截阳掌的事情困扰着,心里搁着事儿。吃不香睡不好的,这次来找张扬也是为了求他解决这件事。

    王学海清了清嗓子道:“这些天我通过各方面的关系仔细调查了一下,可还是没什么结果!”

    张扬不满的看了看他道:“没结果你来找我干什么?”

    王学海道:“林钰文肯定有问题!不过这个女人嘴很严,我问不出什么!”

    在张扬看来王学海所说的都是废话,他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道:“你有什么事就快说!”

    王学海道:“顾明健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谁会对付他?我看这幕后策划者是针对他老爷子顾允知!”顾允知担任平海省委书记这么多年,肯定有不少的政敌。

    张扬冷笑道:“这么一分析还是你的嫌疑最大!”

    王学海苦笑道:“要我怎样说你才肯相信,我从中得不到任何好处,我没理由那么干!你想想顾允知有什么仇家?”

    张扬没有理会他。

    王学海凑上来道:“张扬,自从你打了我那一掌之后,我总感觉到胸口发闷,很不舒服。”

    张扬顿时明白了他的目的,不屑笑道:“王学海,你说什么都没用,老老实实帮我调查这件事,只要有了结果,我一定帮你解决问题,其他的事情,我建议你暂时别去想。”

    王学海叹了口气,知道张扬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此时有人前来拜访张扬,却是何长安,自从张扬给他写了那幅字之后,何长安越看越是喜爱,今天刚巧来香国饭店谈生意,想起张扬就在这里住,所以特地过来拜访他。

    王学海也认识何长安,他很恭敬的站起身叫道:“何总!”何长安在商界的地位是他不能比的。

    何长安笑道:“学海也在这里啊,你和张扬也认识?”

    张扬道:“老相识了!”他邀请何长安坐下,起身去泡茶。

    王学海在这儿坐了老半天,到现在连一口水都没混上,在某种意义上,他沾了何长安的光。

    何长安喝了口茶道:“这茶叶可不怎么样,回头我让司机给你送两盒春茶过来!”

    张扬笑道:“用不着这么客气!”他询问起何长安为何会过来。

    何长安道:“今天刚巧有一个业务要谈,那位印尼商人也住在香国饭店,刚刚和他签了合同,我想起你住在这里,所以顺便过来拜访你。”

    王学海仍然坐在那里。没有走的意思,张扬看了看他道:“王总还有事?”

    王学海这个人很善于把握机会,见到何长安,他的脑子不由得活络了起来,他想起东江的那块地,因为得罪了顾允知,目前那块地已经处于停工状态,他急于转手,从困境中解脱出来,何长安无疑有接下那块地的能力,王学海笑道:“何总最近忙什么工程呢?”

    何长安淡然笑道:“公司的事情我很少过问了,每个月抽出两天时间看看收入,偶尔出来签几份合同,我现在属于半退休了。”

    王学海陪着笑了两声。

    何长安道:“你最近在忙什么?”

    王学海就等着他这句话呢,叹了口气道:“我在东江拿了块地,可不巧的是那块地上发现了古墓,现在正考古呢,工程已经停了好几个月了,再这样下去,恐怕要破产了!”说这话的时候,他向张扬看了看。

    张扬顿时明白这厮在打什么主意,毫不留情的下逐客令道:“王总,你不是还有事情要办吗?”

    王学海厚着脸皮道:“不急,好不容易遇到了何总,聊两句,聊两句。”

    何长安笑了起来,他看出张扬并不待见王学海,王学海是个商人,他不会平白无故提起东江那块地的,看来王学海的生意出现了很大的问题,何长安递给王学海一张名片道:“有空给我电话!”

    精明人之间有些话不用明说,王学海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引起了何长安的兴趣,心中窃喜,在张扬这里也的确不是谈生意的地方,他趁机起身告辞。

    王学海走了之后,何长安向张扬道:“你好像挺不待见他?”

    张扬笑了笑没有说话。

    何长安道:“王学海这个人做生意的口碑并不好,听说他得罪了平海省委书记顾允知?”

    张扬知道何长安这个人能量很大,他刚才之所以给王学海名片,十有是嗅到了商机,张扬低声道:“何叔叔对那块地感兴趣?”

    何长安道:“我听说过一些事,王学海在平海想发展肯定要难于登天,这倒是一个好机会。”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何长安敏锐的觉察到,这次可以狠狠杀一杀王学海的价码,获得一份丰厚的利润。

    

    昨晚到现在才一张月票,有月票的兄弟给点力!

上一篇:第三百章 人性使然(上) 下一篇:第三百零一章 爱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