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九十七章大富(上)

    接下来的日子,张扬的确清净了几天。刚开始他很享受,可没两天,他就耐不住这份寂寞了,正琢磨着是不是提前出院的时候,罗慧宁一个电话把他给招了过去。

    罗慧宁归国的第二天给张扬打了这个电话,他们夫妇两人都有许多话想问张扬。

    让张扬有些不自在的是,见面的地点在文玲的康复医院,他不知道是不是文国权夫妇故意这么安排,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过去了,专程带了束鲜花去探望文玲。

    虽然文玲重新变成了植物人有多半原因是拜他所赐,张扬却没有什么负疚感。

    走入病房的时候,罗慧宁正帮女儿修剪指甲,看到张扬进来,她笑了笑,指了指一旁的沙发。

    张扬先把鲜花插在花瓶上,然后在沙发上老老实实坐下,看着罗慧宁细心的帮助女儿修剪指甲,罗慧宁的确是个好母亲,她帮助文玲剪完指甲后,方才去洗了手,来到张扬旁边坐下。轻声道:“你玲姐总算又听我话了!”

    张扬低声道:“对不起!”

    罗慧宁道:“又不是你错,别说这样的话!”

    此时文国权的红旗轿车也已经到了门口,他身穿黑色西服,步履矫健的走入病房之中,自从回国之后,他就忙于处理各种事务,直到现在才有时间过来探望女儿,看过文玲之后,他和张扬来到隔壁的休息室。

    罗慧宁帮他们泡了一壶茶,轻声道:“你们爷俩儿谈,我去准备午饭!”

    文国权道:“给浩南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起吃饭!”

    罗慧宁点点头,在丈夫面前她始终表现出顺从。

    文国权看了看张扬,他开门见山道:“你在为国安局工作?”

    之前邢朝晖特地和张扬谈过这件事,让他以后见到文国权,如果文国权问起的时候,要坚决否认,张扬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他叹了口气道:“我都不知道丽芙是国安特工,我们早就认识,她出了事情,我当然不可以坐视不理!”

    文国权笑了笑,他何许人物,马上就听出张扬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张扬也清楚这样是蒙混不过去的,他压低声音道:“干爸!我也不想瞒你,其实我回来之后,国安把我找过去了。他们让我加入国安!”三分真七分假,这样说起来才可信。

    文国权皱了皱眉头道:“谁找你的?”

    “章碧君!说是要我加入十局!”

    “你怎么说?”

    张扬实话实说道:“我对当特工没什么兴趣,总觉着偷偷摸摸的见不得人,我不喜欢四处奔波,还是老老实实呆在体制里踏踏实实做点事好。”

    文国权没有说话。

    张扬殷勤的帮他倒了杯茶,递到他手中,文国权品了口茶道:“你身为一个国家干部,不可以总是感情用事,而且你已经和嫣然确定了关系,感情方面不可以三心二意,否则不但会伤了嫣然的心,也会让你宋叔叔不悦!”

    张扬连连点头。

    文国权又道:“你很有本事,国安局看中的也是这一点,不过你既然不想去,就跟他们说明白!”

    张扬道:“章碧君找过我几次!”

    文国权道:“这样吧,我帮你跟那边打个招呼,让他们不再麻烦你!”

    张扬喜出望外,只要文国权开口,料想国安以后不会再纠缠自己。

    文国权又道:“张扬,你虽然缺乏组织纪律性,不过。这次你误打误撞也立了大功,多亏你救了你干妈,如果不是你,这次的事件会搞得很大。”

    张扬道:“我性子冲动,很多时候不会考虑后果,当时听到有人要对您和干妈不利,我什么都不管了,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我会直接杀到白金汉宫去!”

    文国权呵呵笑了起来,张扬说得夸张,不过在他听来心中却是暖融融的,当初他认张扬为义子,更主要的是想拉近和宋怀明的关系,出于政治上的目的,他看得出,罗慧宁对张扬是当亲儿子一样看待的,即使文玲出事之后,妻子对张扬也没有半点埋怨。

    文国权在知道女儿因为张扬出事之后,心中不爽了很久,可后来他也渐渐接受了这个现实,文玲的事情怪不得任何人,也许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文国权是位坚定的员,他并不相信宿命论,可在杜山魁因为受到女儿的刺激去世之后,文国权也产生了一些不该有的想法,在女儿出事之后,他一度对张扬产生了看法,也想过开口请张扬再救女儿一次。可如今他已经逐渐冷静下来,理智的看待整件事。

    文国权道:“张扬,你身上有很多闪光点,如果能够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和脾气,以后会有一番大作为的。”

    张扬道:“我没想这么远,就想把眼前的工作搞好,把江城的招商工作搞好。”他这句话是说给文国权听得,他想在文国权心中造成一个踏实肯干的形象,可文国权何等人物,一眼就看出这厮在卖乖,文国权笑道:“能有这样的认识就好,最怕你认识到了,可真正做起来却做不到。”

    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文国权低声道:“你刚刚看过你玲姐,她的病还有没有办法?”

    张扬最不想提及这件事,可终究还是无法回避,作为父亲,文国权显然不想女儿永远这个样子,他的内心深处还存在一丝希望。

    别说张扬现在没有办法救醒文玲,就算他有办法,他也不会冒险去救她,张扬老老实实答道:“我无能为力!”

    张扬的回答在文国权的预料之中,听到他这样说,文国权心中最后的希望彻底破灭。他叹了口气道:“算了,也许这结局早已注定!”

    张扬听出文国权话包含的悲观情绪,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安慰他,其实他并不适合充当安慰文国权的角色。

    

    此时罗慧宁过来招呼他们去吃饭,他们用餐的地方就在康复中心食堂。

    文国权夫妇都很注意保养,六道菜中只有一道荤菜,其他都是素菜,文国权也没喝酒,罗慧宁让人开了瓶茅台,张扬看到文国权不喝,自己也不好意思喝。小声道:“我住院呢,医生说我不能喝酒!”

    罗慧宁看出他拘束,笑道:“你的酒量我还不知道,你刚刚不是跟我说这次是装病吗?怎么不能喝?是不是看到你干爸不喝,你也不敢喝了?”

    文国权听她这样说,笑道:“这样啊,给我倒一杯,我陪张扬喝一杯!”

    张扬慌忙给他倒了一杯酒,罗慧宁也倒了一杯,张扬举杯道:“我敬干爸干妈一杯,祝您们身体降!”

    文国权微笑道:“年龄越大,越懂得身体降才是最重要的!”

    喝完这杯酒后,罗慧宁道:“浩南那小子只说工作忙,没时间过来!”

    文国权道:“孩子大了当然有自己的事情,你这个当母亲的也不能管得太宽!”

    罗慧宁感叹道:“我就算想管也管不了了,算了,只希望他能眷成家。”

    文国权道:“他和老秦家的女儿相处的怎么样?”

    罗慧宁道:“你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感情上的事情他守口如瓶,我问了他好多次,一个字也不肯透露给我。只说是正谈着,这都谈了三四个月了,我连秦萌萌都没见过一面!”

    文国权笑道:“你急什么?早晚都有孙子抱!”他向张扬道:“张扬,你干妈急着抱孙子,要不你赶紧结婚吧!”

    张扬笑道:“我不符合晚婚标准!”

    文国权还想说什么,此时李伟过来找他,文国权起身道:“你们娘俩吃吧,我还有事!”

    罗慧宁望着丈夫远去的背影,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道:“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顿饭都难!”

    张扬安慰她道:“干妈,干爸为国家操劳,有些事情也是身不由己。”

    罗慧宁道:“你也不让我省心,你和嫣然的事情现在怎么样了?别整天三心二意的,我看你和那个丽芙好像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

    张扬笑道:“我和嫣然很好,你放心吧,我懂得该怎么处理这些关系。”

    “你真懂得才好!”罗慧宁才不相信他能处理好这些关系呢。

    张扬道:“我还得在北京呆一个月,配合国安把英国发生的事情说清楚!”在罗慧宁面前他没必要隐瞒什么。

    罗慧宁道:“也好,这个月你刚好在北京好好陪陪我,明天我和天池先生约好去密云钓鱼,你一起去!”

    张扬点了点头道:“没问题。我正闲着难受呢!”

    罗慧宁笑道:“闲着难受就给我当司机,回头你把那辆红旗车开走,明天一早准时过来接我。”

    张扬临行前想起龚建永的事情,低声向罗慧宁说了,罗慧宁道:“我还真不知道国务院里有这么号人物,回头我给你干爸说一声!”

    张扬知道干妈肯定要给自己出气了,笑着点了点头。

    

    张扬开着那辆红旗车回到中海医院,自然引来了一番注目,回到病房看到春阳驻京办主任于小冬和县长沙普源在里面,想来是听到自己生病的消息专程过来看他,张扬进去陪沙普源寒暄了一通,刚刚送走沙普源没多久,前来北京公干的江城财政局长庞彬也来看他,张扬明白中海医院是不能呆了,自己生病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了,他把庞彬送走之后,就开车离开了中海医院。

    国安还给他安排了香国饭店的住处,张扬把车停到了香国饭店,看到时间还早,带着新近收到的几张购物卡去了西单商场,不去不知道,购物的时候,张扬才搞清楚郭瑞阳和刘文学给他的购物卡都有五千块,想不到驻京办出手都很大方。

    张扬买了几套衣服,想想明天要跟着罗慧宁去钓鱼,专门到渔具专柜选购了钓鱼竿,刷卡付账的时候,张扬又遇到了熟人,王学海的妻子田玲,田玲手里也拎着不少东西,她并没有留意到张扬。

    一阵子不见,田玲瘦了一些,张扬原本想去跟她打招呼,可想想还是没有马上走过去,跟着田玲出门,看到她打了辆出租车,向正东方向去了,张扬也慌忙拦了辆车,让司机跟在她的身后,张大官人经历多场实战之后,对跟踪之道已经十分的擅长,他跟踪田玲的目的就是想循着这条线找到王学海,上次顾明健被王学海害得差点被判了杀人罪,这笔帐张扬始终都记着呢。

    田玲乘坐的出租车一直驶入了北京西郊的一片别墅群,张扬让出租车跟着进去,在门口却被拦住,小区物管很严,不是业主无法入内。

    张扬记住玉泉山庄的名字,然后让司机把他送回了香国饭店,

    回到香国饭店随便吃了点之后,张扬打电话把私家侦探刘明给召了过来,随着时代的发展,京城离婚率不断升高,围绕夫妻双方相互调查的事情也越来越多,刘明的私家侦探所生意忽然火了起来,他在东三环新租了办公室,雇佣了两名助手,收入也不断上升。

    张扬从他的穿着打扮已经看出这厮最近混得不错,微笑道:“看来你最近混得不错!”

    刘明对张扬那是相当的服气:“托张主任的福!”

    张扬把找他的目的说了。

    刘明道:“这件事交给我来办,不出24个小时我就能查清楚田玲在玉泉山庄住在哪里,如果王学海在那里,我一定能够查出来。”

    

    第一更,最后16小时,求双倍月票!

上一篇:第二百九十六章 湿了(上) 下一篇:第二百九十七章 大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