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九十七章大富(下)

    张扬对刘明的这番话相当的满意。他微笑道:“私家侦探很有前途,要不我跟你一起干得了!”

    刘明苦笑道:“张主任,您别拿我开涮了,您是大才,这种见不得光的生意您是看不上的,我也就赚点小钱,对了,你知道吗,风度酒吧又开业了!”

    张扬道:“老板娘还是林钰文?”

    刘明点了点头道:“还是她!我去玩过两次,不过没见到王学海出现过。”

    张扬虽然和林钰文接触不多,可也知道这个女人很不简单,上次顾明健的事情之后,林钰文应该会和王学海划清界限,至少在表面上不会继续来往。

    刘明又道:“蔡旭东辞职了,和他朋友开了家医疗器械公司,离我的侦探社不远。”

    张扬笑道:“他老爷子是卫生部长,他做医疗器械,肯定生意盈门,财源滚滚!”

    刘明道:“有好头脑不如有个好爹!这帮太子爷都是含着金钥匙来到世上的!”说完这句话他不由得想起张扬也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人家也算得上太子党。

    张扬从不以太子党自居,他认为今天自己拥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拼搏得来的。这样才有成就感,他向刘明要了蔡旭东的地址,说到底蔡旭东还是欠他一份大人情,有机会要去拜访拜访他。

    

    第二天一早张扬驱车去接了罗慧宁,然后又去香山接了天池先生,老先生见到张扬也高兴得很。

    他们去钓鱼的地方是密云东南的水库,张扬为了这次钓鱼专门买了全套钓具。

    天池先生拿着钓竿一个人走到远处独自垂钓,远远望去白须随着晨风轻轻飘拂,老先生气定神闲,充满仙风道骨的味道。

    罗慧宁也选了个位置坐下。

    张扬对钓鱼不甚精通,他又是个坐不住的性子,才坐了半个小时,看到一条鱼都不上钩,干脆去一旁的小山上溜达,在山上转了一圈,发现了几只斑鸠,他利用石子将斑鸠射了下来,感觉最近功力在不断恢复,弹指神通已经可以随心所欲的施展出来。

    张扬拎着几只斑鸠回到水库,看到罗慧宁已经钓上了几条鱼,天池先生却一无所获。

    张扬凑到天池先生面前,好奇的看了看他。

    天池先生笑道:“我不会钓鱼,可是我喜欢钓鱼时候的那种心境!”

    张扬道:“先生的心境是不是很期待啊?”

    天池先生笑道:“期待什么?”

    “期待鱼儿上钩!”

    天池先生道:“我虽然不是姜太公,可我也有几分他的心态!”

    张扬道:“先生用得是直钩?”

    天池先生白眉一动,渔浮忽然沉了下去,鱼线瞬间被扯得笔直,鱼竿弯曲如弓。

    张扬惊喜道:“上钩了!”

    天池先生来回牵拉。那鱼儿终于露出背脊,竟然是一条红色的鲤鱼,阳光之下,鱼鳞发出片片金光,张扬慌忙去拿抄网。天池先生却道:“不急,不急,顺其自然的好!”

    就这样,一人一鱼足足对峙了一个小时方才将鱼儿牵拉上来,张扬早已失去了耐性,天池先生将那一尾足有五斤重的大红鲤鱼放入水桶之中。

    张扬凑上来用手指拨弄了一下鱼头道:“个儿不小,中午可以大快朵颐了。”

    天池先生道:“我想带回去放在我鱼池里养着!”

    罗慧宁那边又钓上来两条,想不到她居然是一个垂钓高手。

    远处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走了过来,远远笑道:“文夫人来了!”

    罗慧宁向那男子点了点头:“何老板,最近又搜集了什么好东西?”

    那男子叫何长安,是国内屈指可数的建筑商,这次钓鱼就是他安排的,他穿着洗的有些发白的深蓝色中山装,裤子也是普普通通的牛仔裤,一双大头皮鞋,横竖都看不出一位超级富商的模样,这和他低调的为人有关。他和文副总理关系很好,两人相识于年轻之时,一直到现在都保持着深笃的友情。

    何长安和天池先生也认识,笑着凑到水桶边看了看:“这条鲤鱼不错,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我看此鱼绝非凡品!”

    罗慧宁打趣道:“你对这条鱼这么感兴趣,干脆让先生让给你!”

    何长安笑道:“君子不夺人所爱!”他直起腰,主动向张扬伸出手去:“你一定是张扬了,我叫何长安!”

    罗慧宁介绍道:“张扬,这是你何叔叔!”

    张扬明白,罗慧宁开口让自己叫他叔叔,证明此人肯定有着相当的能量,张扬微笑着和何长安握了握手。

    何长安看到张扬没钓鱼,知道他对此不感兴趣,又看到张扬抓到的那几只斑鸠,不由得好奇道:“这鸟儿怎么打下来的?”

    张扬总不能说自己用弹指神通将斑鸠打下来的,灵机一动道:“我用弹弓打得!”

    何长安啧啧赞道:“真是好眼力!”他邀请张扬和他一起去后山打猎。

    何长安也是射击高手,可当张扬拿起猎枪,他方才知道什么叫百发百中,张扬瞄准了前方奔跑的梅花鹿,一枪就将梅花鹿放到在地。他有些奇怪道:“这山并不大,怎么这么多的野味?”

    何长安笑道:“这座山我圈起来了,梅花鹿是我让人放出来的,这些鹿都是养殖,比不得野生,反应要迟钝一些。”

    张扬笑道:“难怪这么好打!”心中对何长安这个人开始重新估量,何长安打猎的做派像极了古代的皇上,看来他很有钱。

    

    他们中午去了北国山庄。这北国山庄也是何长安的产业,门头上的四个大字还是天池先生亲笔所书。北国山庄的前院之中堆放着大量的石雕木雕,这些全都是何长安新近在皖南收购而来的,天池先生对其中的两块木雕很感兴趣,何长安当即就表示送给老先生。

    罗慧宁欣赏着精美的石雕,不禁感叹道:“何老板,你的品味是越来越高了,这些石雕木雕全都是不可多得的艺术品,价值不可估量。”

    何长安道:“我在皖南农村收来得,没花多少钱,老百姓还没有这个意识,这些东西放在他们那里不懂得珍惜,破坏相当严重,我花钱买来,找专家归类修复,价值较高的我捐献给国家,普通的留给自己玩耍。”

    天池先生道:“小何的风格很高嘛!”

    何长安道:“我还新买了一些古旧家具,先生帮我鉴赏一下!”

    天池先生欣然点头,何长安带着他们来到储存家具的地方,他搜集的家具很多,从明清到民国几乎什么样式都有,张扬对一张大床很感兴趣,在光洁的床面上摸了摸。心说这床足够宽大,就算多几个人躺上去也无妨。、

    谁也不知道这厮打得什么主意,何长安看到他对那张床感兴趣,笑着介绍道:“这是民国时候的东西,主人躺在上面抽鸦片的,也算是一个时代特有的产物吧。”

    张扬这才想起难怪这么熟悉,自己在电影上曾经见过。

    何长安极其大方,看到张扬喜欢,微笑道:“喜欢,我就将这张床送给你!”

    罗慧宁慌忙阻止道:“那怎么成,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可以说送就送!”

    何长安笑道:“没多少钱!”

    张扬摆了摆手道:“何叔叔,您别跟我客气,我就是好奇,您要是真送给我,我也没工夫躺在上面,还是席梦思舒服,您要是真想送我东西,等我结婚的时候,再送我套家具得了!”他只是说笑罢了。

    想不到何长安居然很认真,笑道:“家具房子都算我的,咱们可说定了!”

    张扬明白人家这么慷慨全都是看在文国权夫妇面子上,自己和他萍水相逢,又是第一次认识,没理由对自己那么大方。

    何长安的收场不仅仅限于这些,除此以外他还收藏了大量的瓷器和名人字画,这座北国山庄就像一个民间博物馆。

    张扬粗略的估计了一下,单单是何长安的这些收场至少要值几个亿,此人的富有难以估量,望着穿着普普通通的何长安侃侃而谈,张扬暗自赞叹,人家这才是低调。

    午饭之后,何长安又带他们欣赏了自己的一些玉器收藏,送给罗慧宁一对和田墨玉镇纸,张扬这边也没有落空,何长安给了他一块上好的和田籽料,虽然没有雕刻,单单是这块玉价值就在万元以上。

    张扬本想客气客气,罗慧宁让他收下,于是张扬也心安理得的收起。

    天池先生临走之时,何长安向他求字,天池先生笑道:“我的字你有不少了,今天我的状态也写不出什么好字,我给你介绍一位大家!”他笑眯眯向张扬招了招手。

    何长安对张扬缺乏了解,他的随和客气是冲着文国权夫妇的面子,目前对张扬的唯一认知就是,这小子的枪法不错。听说天池先生让他写字,心中感到有些失落。他是不指望张扬能写出什么好字,与其张扬写还不如罗慧宁写,至少人家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不过何长安这个人藏得很深,他就算心里有些不屑,可表面上仍然表现的相当高兴,以罗慧宁的修为都猜不到他心中所想。

    何长安还专门取出了他收藏的一套砚台,这砚台当年是乾隆皇帝使用过的端砚,笔墨纸张也全都是他买来的珍品,面子上何长安做得很足。

    这种人又怎能不让人生出好感,张扬对何长安的印象很好,无论人家是看在谁的面子上,做人这么慷慨,做人能装到这个份上,已经很难的。

    这正是何长安的高明之处,即使是在和文国权这位副总理相处的时候,他少有表现出献媚和巴结,让别人感到你对他的尊重有很多种方式,我能够这样对待你的干儿子,我对你的尊敬更是不言而喻。

    罗慧宁亲自为张扬磨墨,何长安由此看出罗慧宁对这个干儿子不是一般的疼爱。

    张扬捻起羊毫,淡然道:“何叔叔想写什么?”

    何长安想了想道:“蓝田美玉生紫烟!”

    张扬饱蘸浓墨之后,挥毫泼墨,在宣纸之上笔走龙蛇,七个大字一气呵成,行云流水毫无淤滞。

    何长安开始的时候还不以为然,可当张扬写下第一个字的时候,他的目光就粘滞在纸上,随着一个个字体跃然纸上,他的表情从震惊旋即又变成一种惊喜,到张扬写完,他已经激动地双手握在一起,直到张扬将羊毫放下,他方才从心底叫出一个好来!何长安是真没有想到张扬的一手字竟然写得如此高妙,自己刚才真是写了他。想想真是惭愧,天池先生何等风骨,他推荐的人岂会有错。

    天池先生笑眯眯望着何长安道:“满意吗?”

    何长安连连点头。

    天池先生道:“张扬年轻,他的字充满阳刚之气,昂扬向上,一往无前,你表面上与世无争,可身在商场,胸怀好胜之心,所以他的字更符合你的脾胃!”

    张扬笑道:“先生是在批评我写字杀伐气太重!”

    天池先生笑道:“过去我曾经以为书法之道浑然天成,可现在看来,还是各有风骨的好!”

    罗慧宁微笑道:“先生所说的境界我恐怕是无法参悟了!”

    何长安得了张扬那幅字心中开心不已,专门找张扬要了联系方式,攀交之心已经十分的明朗。

    

    求月票,推荐票!

上一篇:第二百九十七章 大富(上) 下一篇:第二百九十八章 隐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