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九十四章尿路感染(上)

    杜天野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邢朝晖跟我打了招呼。说让你帮他做一件事,你这一个月的病假我已经批准了。”杜天野对邢朝晖的身份很清楚,知道张扬和国安之间有些关系,他中纪委出身,比别人更懂得保密原则,并没有追问张扬发生了什么。

    张扬道:“杜书记,欧洲考察的事情,我很遗憾!”

    杜天野淡然道:“唔!谁没有生病的时候,再说了还有严副市长嘛,不过你这次病假恐怕要错过市人代会了。”

    张扬心中暗叹了一声,杜天野这意思是地球离开谁都照转不误,自己休病假对江城的政局发展没有任何影响,这让张扬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念头,自己的官还是太小了。

    杜天野道:“你安心养病吧,你的工作我会找人去做!”

    张大官人依依不舍的放下了电话,这可不是对杜天野的眷恋,而是对江城权力的牵挂,在北京城要装病一个月,我x,想起来都气闷。

    张扬本想给几位红颜知己打电话,可想了想还是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自己还没有把麻烦搞清楚,还是不让她们担心的好。

    

    下午五点半的时候,赵军开车过来接他,张扬上了车,看着一脸严肃的赵军:“头儿,你不在香港当领导,怎么跑这里当司机了?”

    赵军道:“总部通知过来开会,这几天都在北京!”

    张扬有些郁闷的敲了敲驾驶台,然后又伸手抓住眼前晃动的像章看了看:“我发现被你们边缘化了!”

    赵军看了他一眼。

    张扬叹了口气道:“用得着人朝前,用不着人靠后,任何时代,任何国家,任何单位,都他是这样,世态炎凉啊!”

    张扬到了紫金阁,发现请客的是章碧君,除了他和章碧君之外,并没有其他人出席,让张扬意想不到的是,连邢朝晖也没有来。

    张扬笑道:“章局,我还以为是单位会餐,没想到就你和我两个,那啥,该不是其他人都迟到了吧?”

    章碧君摇了摇头道:“就我们两个,坐!”

    张扬坐下,对章碧君他始终琢磨不透,章碧君虽然在四局的级别在邢朝晖之下。可邢朝晖对她也是礼让三分,张扬隐隐觉着章碧君的根基很深,上次文玲的事情就是她出手调查,以文玲众所周知的背景,普通人是不敢做这件事的。

    张扬给章碧君倒了杯酒,章碧君道:“在欧洲想必很少喝到这样的美酒,憋坏了吧?”

    张扬端起酒杯和章碧君碰了碰,微笑道:“说是去欧洲,其实我就是在伦敦绕了几圈,原本我是打算趁着这次机会,去欧洲列国好好游览一番的,可惜老天爷不给我这个机会。”

    章碧君笑道:“麻烦是自己找的,不过这次你误打误撞做了件好事,我们都很满意。”

    张扬道:“还是章局实在,老邢可没说什么好话。”

    “他说什么?”

    “他说要卸磨杀驴,还要让我住院!”

    章碧君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不是他的决定,是我们商量之后才定下来的,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我们都很欣赏你,绝不会做你所说的什么卸磨杀驴。”

    张扬拿起筷子夹了片烤鸭放在嘴里:“还是咱们中国菜地道,在英国。怎么吃怎么腻歪!”

    章碧君知道他表面上大大咧咧,其实精灵得很,低声道:“之前在文玲的事情上,组织上让你背了黑锅,这件事是我们对不起你,可你也要明白我们的难处。”

    张扬道:“上次的事情不背都背了,这次英国的事情不做也都做了,做事情我不怕,可我有一点就闹不明白?怎么帮你们做事老是有种见不得人的感觉?整天偷偷摸摸的,做贼一样!”

    章碧君道:“难道你想走下伦敦机惩向所有人宣布,自己是中国特工吗?”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累了,感觉帮你们做事挺没劲的,真的,不是说我怕,我这人做事一不怕苦而不怕死,可有一点我怕,我最怕这样不明不白的,这次回来之后,你们就把我给整到中海医院了,我看在这么下去,总有一天要被你们整到八宝山去,应该不会,我还没那资格!”

    章碧君听出他的怨气极大,主动跟他碰了碰酒杯道:“张扬,你的能力有目共睹,以后我们会对你进行补偿的。”

    “我无所谓补偿,只求你们行行好,把我当成一屁给放了,我留在你们部门也没啥意思。只能给你们捅篓子惹麻烦,我在江城还有一摊子事儿,我想安安稳稳的当我的小干部,踏踏实实给老百姓做点好事,我的要求不算高吧?”

    章碧君道:“我不瞒你,这次让你暂时留在北京不仅仅是上头需要搞清楚这件事,还因为文副总理打过招呼。”

    张扬点了点头道:“他知道我混国安?”

    章碧君道:“我们没说,你的档案邢局严格保密,并没有向文副总理透露。”

    张扬心说你拉倒吧,骗三岁孩子?他算看出来了,邢朝晖所谓的保密弹性太大,没把自己的档案挂在城楼上已经算是谢天谢地了。

    章碧君道:“张扬,有没有考虑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真真正正加入到组织中?”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说的已经够清楚了,我对你们的部门真的没有兴趣,我这人喜欢安稳,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可不想整天担惊受怕的过日子。”

    章碧君叹了口气道:“你既然已经决定了,我也不会强人所难,实话告诉你,我们内部刚刚做出重要的人事调整,我会担任十局局长,所以我很想你过来帮我。”

    张扬笑道:“那真要恭喜你了!以后多多关照我。先帮我提个正处吧!”

    章碧君笑道:“凭你的能力,根本用不着我帮你!”

    张扬想起丽芙的事情,自从她返回国安总部之后,到现在仍然没有任何的消息,他低声道:“章局,可不可以打听个事儿,你们打算怎么对待夜莺?”

    章碧君道:“你放心,她没事,我会把她留在十局,至于以后的工作,等放假之后再说。”她停顿了一下。微笑道:“你既然这么想退出我们的部门,就不要关心组织上的事情。”

    张扬点了点头:“还有,你侄女儿在我那儿已经混了好几个月了,难道你真的准备让她在我那儿领退休金?”

    “下个月会让她回来,张扬,你还是考虑一下,其实官场并不适合你!”

    张扬没有说话,一口将杯中酒饮尽,大有我意已决,无需多说的意思。

    张扬既然拒绝了章碧君的邀请,两人之间也没有太多的话好谈,晚宴很快就结束,张扬离开紫金阁的时候,在大堂遇到了一个熟人,乔老的孙子乔鹏飞。

    自从上次因为骚扰楚嫣然,被张扬痛打之后,乔鹏飞还是第一次前来紫金阁吃饭,他也没想到这世界就这么小,一来就遇到了张扬,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张扬和乔鹏飞已经发生过两次冲突,不过每次出手张大官人都有充分的理由,他和乔鹏飞对视了一会儿,忽然听到一个欢快的声音道:“张扬!真的是你啊!”时维从一旁笑着走了过来。

    章碧君在远处向张扬笑了笑,率先走了。

    时维看了看张扬又看了看表哥,笑道:“你们应该认识吧,还要我介绍吗?”

    乔鹏飞没好气道:“不用!”转身上楼去了。

    张扬望着他的背影不屑道:“你们乔家人都这么没有风度?”

    时维有些不满的瞪着张扬道:“你什么意思?我们乔家招你惹你了?怎么说话这是?”

    张扬知道时维脾气直,当然不会跟她较真,笑道:“得,我还有事,先走了!”

    时维追上他道:“我表姐也在楼上,你不去见见?”

    张扬听到乔梦媛也在上面,的确动了点心思,可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极其微妙,还是少惹点麻烦为好。

    

    直到张扬走远,时维方才来到她所在的包间,今天是他们几个兄弟姐妹聚会,乔鹏飞显然因为遇到张扬情绪有些郁闷。独自一个人饮酒,时维在乔梦媛身边坐下,笑道:“表姐,你猜我刚刚遇到谁了?”

    乔鹏飞有些不满的看了她一眼:“你和他很熟啊?女孩子家整天疯疯癫癫的成什么样子!小心被坏人给骗了!”

    时维一听就火了:“我跟什么人来往是我的自由,你是我表哥又不是我爸,凭什么管我跟什么人来往?”

    乔鹏飞不知怎么一股邪火就蹿升了上来:“你是我表妹,我当然要管你,那小子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仗着有个副总理当干爹,到处耀武扬威招摇撞骗!”

    时维向来都是个不饶人的脾气,表哥越是这样说,她就越维护张扬:“耀武扬威也比仗势欺人强,不知道谁欺负人家女孩子,结果被人教训了一顿!”

    “你说谁?”

    乔梦媛的大哥乔鹏举笑着出来阻止道:“你们两个还是小孩子啊,好好的吵什么吵?”

    乔鹏飞对这位大堂哥还是颇为尊敬的,他起身道:“算了,我喝多了,先走一步!”

    乔鹏飞走后,乔梦媛不禁说起了时维:“时维,你也真是,明知他爱面子还非要当众揭短。”

    时维也有些后悔,嘴上却不肯服输:“谁让他先说我来着?”经她和乔鹏飞这么一闹,乔家几个兄弟姐妹都没了兴致,一个个起身告退。

    乔梦媛也拉着时维一起离开,走出紫金阁,乔梦媛有些好奇的问道:“张扬不是去欧洲考察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时维道:“我也不知道,跟他没说几句话!表姐,你这么好奇,不会自己问他,你又不是没他电话。”

    乔梦媛笑道:“只是随口问问!”

    时维道:“最好还是别问了,我那个表姐夫可是个醋坛子,万一醋坛子打翻,又要麻烦了。”

    “死丫头,就会胡说八道!”

    

    张大官人第二天还是去了中海医院,他被安排在四病区,看着两名俊俏的小护士在他房内晃来晃去,张扬不由得笑了起来,其中一名大眼睛小护士向张扬道:“你笑什么?”

    张扬道:“我这人见不得美女,看到美女我就想笑,打心底乐!”

    一边年纪大些的那名护士道:“你就乐吧,你知道自己得的什么病?”

    “什么病?”张大官人还真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他看着那名小护士把床头牌挂了上去,上面写着尿路感染。

    张扬真有些头大,这邢朝晖该不是故意整自己吧,尿路感染,老子的尿路不知有多么顺畅,谁感染我也不会感染。

    床位医生已经事先打过了招呼,知道张扬是来装病的,都懒得过来问诊。

    那名大眼睛小护士倒是很认真,帮着张扬量血压测体温,然后还询问病史,告诉他注意事项:“你要注意个人卫生,勤洗澡,勤换衣服,还有,最近这段时间不要有性生活。”

    张大官人怯生生道:“请问那事儿跟尿路感染有什么关系?”

    “我说你怎么那么多问题?”

    “我不懂才问!你不是护士吗?”

    小护士合上病历:“反正你记住我交待你的事情,遵照医嘱,别做害己害人的事儿!”

    张扬听得有些发毛:“我说,我得的是尿路感染,又不是性病,你怎么说的我跟一四处散播流毒的流氓分子似的?”

    

    第一更,四千字,早早奉上,求月票支持!

上一篇:第二百九十三章 中国特色(下) 下一篇:第二百九十四章 尿路感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