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九十四章尿路感染(下)

    小护士道:“我也没说你是性病啊!”

    “那你又说害己害人?”

    小护士解释不清。一张小脸涨得通红:“你别问我,我也搞不清楚,我管护理,回头你问床位医生,治疗上的事情人家给你解释。”她羞得红着脸逃出去了。

    张大官人暗乐,没事在这儿逗逗小护士倒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可他马上发现临床病友看他的眼光有些不对,张扬一看他,那人慌忙把脸转到一边去。

    张扬心说这邢朝晖也真是,为什么没给自己安排一个单间,不过想想,自己也没打算在医院里住,挂名而已,没必要计较太多。

    既然是装病当然也没有什么治疗,药倒是开了一些,多数都是营养药,张扬初到中海医院,对一切还是比较好奇的,他换上病号服,在医院里随处逛逛,这厮重生来到九十年代的第一站就是春阳县人民医院。他对医院有着特殊的感情。

    

    这个世界说小不小,说大不大,张大官人四处闲逛的时候,在病房大厅遇到了一位老熟人,汇通公司的董事长乔梦媛。乔梦媛是前往高干病房探望一位世伯的,她手里捧着鲜花,看到张扬的样子不由得吃了一惊。

    如果是在平时,张扬还好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在中海医院,可他现在穿着病号服,人家一看就知道他在住院。

    乔梦媛关切道:“张扬!你得了什么病?住院了?”

    张扬笑了笑,硬生生按捺住要把病名说出来的念头,尿路感染!这可不能说,哥们还真丢不起这人!张大官人道:“没事儿,就是例行体检,现在体检都给发身衣服穿上,呵呵,没事,我真没事儿!”

    乔梦媛半信半疑的看了张扬一眼,人家既然不愿说,自己也不方便多问,可乔梦媛看完人之后,又想起张扬这茬事,抛开许嘉勇和张扬的仇隙不言,在她看来张扬还算得上一个不错的朋友,既然知道人家有病了,于情于理也要去探望一下。乔梦媛给时维打了个电话,可巧时维跟着几位表哥在密云钓鱼呢。她听说张扬住院了也吃了一惊,让乔梦媛先去探望,自己等下午回北京再过去。

    在医院找一个有名有姓的住院病人并不难,乔梦媛很快就找到张扬所在的病房,她专门买了一个果篮,前往泌尿科去探望张扬。

    张扬还没有从外面溜达回来。

    乔梦媛来到他所在的病房,特地看了看床头牌,和张扬同屋的那病友很神秘的向乔梦媛道:“姑娘,你是来看他的?”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他是我朋友!”

    那病友撇了撇嘴,终于还是忍不住道:“姑娘,你知道他得的什么病吗?”

    乔梦媛看了看床头牌,那病友神神秘秘道:“别信那个,我刚刚听人家医生说了,他得了性病!”

    乔梦媛一张俏脸羞得通红,早知道张扬得的是这种病,她说什么也不会来看他,她正考虑是不是及时离开的时候,张大官人背着俩手晃了进来,看到乔梦媛,笑眯眯道:“真是客气,还专门来看我!”

    乔梦媛红着脸把果篮匆匆放下:“我还有事。先走了啊,你好好养病!”

    “我送送你!”

    “不用!”乔梦媛对此时的张扬避之如蛇蝎。她倒不是害怕被张扬传染,乔梦媛虽然不是学医的,可基本的卫生常识还是有的,这种病也没这么强的传染性,可是她很在意自己的名声,万一让外人看到,把他俩联系在一起可就麻烦了。

    张扬可不知道乔梦媛为什么这么急着离去,很不知趣的乐呵呵的送了出来。

    乔梦媛匆匆走入电梯,张扬也跟着走了进去,他也没其他想法,就是觉着乔梦媛来探望他,现在又是中午吃饭的时候了,于情于理也该请人家吃顿饭。

    乔梦媛看到张扬跟着上了电梯,有些无奈道:“你别送了,回去吧!你还住院呢!”

    张扬笑道:“我没啥病,已经中午了,我请你吃饭!”

    “不了,我真有事!”

    “天大的事也得吃饭!”

    下电梯的时候,乔梦媛被人挤了一下,险些摔倒,幸亏张扬扶住她,她慌忙摆脱张扬的手,自从知道张扬得了那病,乔梦媛对他刚刚好转的印象马上急转直下,想想这厮身边这么多女孩子,不知这次要害苦多少人。

    

    在张扬的坚持下,乔梦媛只能硬着头皮答应留下来吃饭,两人也没有走远。就在中海医院的病员食堂,这里的伙食不错,张扬点了两炒两烧。

    乔梦媛很矜持,面前的筷子很少动。

    张扬有些纳闷的看着乔梦媛:“我说,你怎么不吃啊?我又不是传染病!”

    乔梦媛俏脸一热,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她虽然见惯了大风大浪,可这次不一样,她还没有出嫁。

    张扬夹了个鸡腿放在乔梦媛碗里,这厮不仅仅是客气,还有些存心故意,对乔梦媛,他时不时的会滋扰一下,连他自己也说不清这是什么原因。

    乔梦媛看着那鸡腿实在吃不下去,不敢吃,张扬得了性病,呃!想想都要恶心,这家伙真是不检点。

    张扬偏偏还小声道:“乔小姐,我求你一件事儿!”

    乔梦媛点了点头:“说吧!”她趁机将碗筷放下,今天就算饿着,也不能吃他筷子夹来的鸡腿。

    张扬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道:“我得病这事儿,你能不能帮我保密。跟谁都不要提?”

    乔梦媛有些诧异的看着张扬,她开始对张扬的人品产生了动摇,她叹了口气道:“张扬,你有没有想过什么叫责任?你这样做对别人公平吗?”

    张大官人听得云里雾里:“说明白点儿,我怎么有些糊涂呢?”

    乔梦媛道:“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我还是劝你一句,做人还是检点一些好,你这样对别人是很不公平的!”说完她站起身就向外面走去。

    张扬是真糊涂了,自言自语道:“我哪儿不检点了?”

    张扬返回病房,来到门口就听到病房内的病友正要求调换床位,那人大声嚷嚷着:“你们必须给我调床。他是性病,是要传染的,我来割的,万一被他传染了我岂不是得不偿失。”

    大眼睛小护士向他解释道:“谁说他是性病?人家是泌尿系感染!”

    “拉倒吧,我都听到了,泌尿系感染就是性病,你们要么给我调床,要么我这就出院!我要是被他传染了可说不清楚!”

    大眼睛小护士也有些生气了:“你胡说什么?小心人家告你诽谤!”

    “人真的不能看外表,你看他长得人五人六的,可肮脏得很,刚才一很漂亮的女孩子来看他,听到他得了这种病,吓得转身就逃了,这小子也真够无耻的,居然还跟着追了出去,还嫌害得人家不够,真是不要脸啊!”

    张扬听得清清楚楚,这才明白乔梦媛怎么这么怕自己,他真是哭笑不得,推门走了进去,指着临床病友的鼻子骂道:“你他才性病呢,你们全家都性病!”他作势要打那家伙,临床病友吓得顾不上穿鞋就逃到了一边:“你别过来啊,我怕传染!”

    张扬骂道:“就你这德行,我传染也不挑你这样的。赶紧给我滚蛋,别在这儿碍眼!”

    大眼睛小护士生怕他们打起来,慌忙去叫医生过来,床位医生问明白正么回事之后,干脆给他们调整了床位,反正现在医院是淡季,床位并不紧张。

    张扬这下清净了,一个人坐在床上,拆开乔梦媛给他送来的果篮,削了个苹果啃了起来。

    大眼睛小护士在一旁收拾床铺。

    张扬道:“我名誉全被你们给败坏了,尿路感染是性病吗?”

    小护士道:“谁说你是性病了?我从头到尾都说你是尿路感染,我们医务人员都是有医德的,别说你是尿路感染。就算你真的有性病,我们也不会到处乱说,一定会尊重你的权!”

    张大官人满脸尴尬:“我没有性病!”

    小护士红着脸,有些忍俊不禁:“你别跟我说,去跟你女朋友解释吧!”

    张扬叹了口气,心里把国安那帮人骂了个遍,让自己住院,安排什么毛病不行?非得给自己弄个尿路感染,这下好了,人都丢尽了。不过好在乔梦媛不是喜欢搬弄是非的人,张扬自我安慰着,但愿她不要到处乱说。

    

    乔梦媛逃离中海医院没多久,就接到了时维的电话,时维从密云赶回来了,她找乔梦媛一起去探望张扬,乔梦媛可不愿意再去了,有些为难道:“时维,你别去了!”

    “为什么不去?怎么都是朋友,我去看看他也是应该的。”

    乔梦媛咬了咬嘴唇道:“时维,你还是离他远一点!”

    时维听得越发糊涂:“表姐,你说明白一点,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那个混蛋招惹你了?”

    乔梦媛被问得没办法,只能小声道:“你可不能乱说啊,他住在中海医院泌尿科,得了得了那种病!”

    时维哪能想这么多:“什么?他得了什么病?”

    “就是那种总之不好了!”

    时维恍然大悟,声音陡然高了八度:“你是说他得了性病!你是说张扬得了性病!”

    满车的人都向时维看来,时维这才意识到自己口无遮拦的后果,红着脸笑道:“我说着玩的!”

    正在开车的乔鹏举皱了皱眉头道:“现在的人太不自爱了!”

    时维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还是去探望了张扬,她和张扬之间是朋友关系,就算人家得了那种病,也轮不到她来指责,还有一点,她很好奇,这厮怎么会得这种病呢?时维性子直,可并不代表着她的脑子反应慢,她的头脑很灵活,而且很会联想,她马上想到张扬这场病十有是去欧洲染上的,咱们社会主义国家和这种腐朽肮脏的事情没有关系,这种事只有资本主义国家里常见。

    时维风风火火来到中海医院泌尿科的时候,张扬盘着腿坐在病房的床上和小护士聊天,这厮闲得很,于是把有限的时间投入到调侃小护士的事业中去,他能说会道,逗得小护士前仰后合。

    时维捧着花篮走进来,小护士吓得慌忙止住笑声,看了时维一眼,匆匆离开了病房。

    时维把花篮放在地上:“看来你心情不错,住院也闲不住啊!”

    张扬看到时维过来,心中已经明白个七七八八,看来一定是乔梦媛跟她说的,不知道乔梦媛有没有对她说自己得了性病。

    果不其然,时维先凑到床头看了看床头牌。

    张扬慌忙解释道:“尿路感染!”

    时维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我认得字!”

    张扬指了指凳子道:“坐!”

    时维耸了耸肩:“脏!”

    张大官人这个尴尬,不用问,这时维是把自己当成性病患者对待了,他咳嗽了一声道:“我说丫头,不就是一尿路感染嘛,至于让你歧视我?”

    时维道:“张扬啊张扬,你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检点,去国外才几天,就染一身病回来了,你丢不丢人?国家的颜面都让你丢完了!”

    张扬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时维,你什么意思?我怎么不检点了?我尿路感染和国家的尊严有什么关系?你别信口开河胡说八道好不好?”

    

    第二更,八千了,月票呢?

上一篇:第二百九十四章 尿路感染(上) 下一篇:第二百九十五章 做人莫装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