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八十六章杀父之仇(一万字)

    张扬原本以为这帮人只是想教训自己。并没有想到他们会下杀手,他对危险有着超然敏感的反应,对方掏出军刀刺他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一把抓住那男子的手腕,狠狠一带,用力一拧,已经将匕首戳入那男子的大腿之中,痛得那男子惨叫着捂着大腿坐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那名叫彼得的枪手瞄准张扬的右臂,扣动了扳机,可他的动作并没有完全做出来,一颗子弹就准确无误的射中了他握枪的右手,彼得的右掌被子弹射出了一个血洞,他闷哼一声,手枪从他的手中失手落下,在铁制楼梯上滚落下去,发出铁器碰撞的叮叮咣咣的响声。

    那名华裔少女想要上前捡起手枪,又是一颗子弹射在手枪之上,将手枪射的翻飞而起,枪身翻腾在半空中又接连被射中。再度落在地上的时候,手枪的扳机已经被射掉。

    华裔少女还向动,却看到胸膛之上有一个红点在晃动,她顺着瞄准光束的方向望去,却见远处的楼顶隐约有一个身影,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已然明白今天想要对付张扬没有任何的可能。

    张扬看到眼前的情景顿时明白了,有人在帮助自己。他对形势的分析判断能力很强,刚才对方手中有枪,所以他出手颇多顾忌,现在对方已经没枪了,他刚刚窝了一肚子的火正好有了发泄的途径。

    一名白人挥舞着球棒向他的脑袋横扫过来,张扬一把抓住棍梢,抬脚就揣在那厮下阴之上,顺手将球棒抢了过来,冷笑道:“麻痹的,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你们就不知道中国人的厉害!”手中球棒上下翻飞,转瞬之间已经有三人被他砸倒在地。

    这群人看到势头不妙,有人已经上车逃了,那名华裔少女也随同那群人匆匆逃走,张扬也没有追赶,将手中的棒球棒用力扔了出去,砸在汽车的后车窗上,将车窗砸得四分五裂,张大官人霸气十足的骂了一句——发科油!

    张扬抬起头,他也注意到了楼顶的身影。那身影极其窈窕,黑色风衣随着夜风轻轻舞动,宛如暗夜精灵,她纵身一跃从六层楼上一跃而下,张扬吃了一惊,马上反应过来,她的手中还牵着钢索之类的东西,果然对方下坠的势头越来越缓,很轻盈的落在地上,将手中的缓冲索收起。

    “丽芙?”张扬惊喜道。

    丽芙除下墨镜,冰蓝色的双眸充满笑意望着张扬,金色的秀发在夜空中随风飘舞,曲线美好的白嫩颈部毫不吝惜的展露出来。她的手中提着一个琴盒,里面装着刚才用来为张扬解围的狙击步枪。

    张扬大步走了过去,张开双臂,做出要热情拥抱的样子。

    丽芙笑了起来,停下脚步摇了摇头:“老老实实给我站着!”

    张扬只是做做样子罢了,笑眯眯道:“不要告诉我你是凑巧经过这里?”

    丽芙嫣然笑道:“你是一个麻烦,走到哪里麻烦就跟到哪里,认识你真是一件不幸的事情。”

    

    她指了指前方,张扬和她并肩走去。在不远的拐角处,停靠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剪刀门升起,丽芙将琴盒扔在尾箱内,然后在驾驶座内坐下,张扬也在副驾坐下,不无羡慕的摸了摸方向盘:“你真有钱,这车老贵了!”

    丽芙笑道:“公家的,我临时拿来用用!”

    张扬利用电动调节键,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坐好:“这车什么都好,就是空间太小,坐在里面太憋屈!”

    丽芙伸出嫩白的手指,摁在一键点火上,张扬道:“我住在银河之星!”

    丽芙柔声道:“这么久没见我,难道就不想陪我喝两杯?”

    张扬道:“我反正上了你的贼船,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带我去哪里就去哪里,今晚我把自个儿交给你了!”

    丽芙格格笑了起来,踩下油门,张扬的身体由于惯性向后贴近了座椅,好车到底是好车,这推背感忒他强烈了。

    丽芙带张扬来到一家名为西西里阳光的意大利餐馆,这里并非什么高档场所,最大的好处就是24小时营业,丽芙点了两份牛排,两份意大利通心粉,叫了一瓶红酒,和张扬坐在二层的天台之上吃了起来。

    泰晤士河从他们的右侧缓缓流过,泰晤士河一座座的桥梁让张扬感到十分的熟悉,过去他在风景画片中经常看到这样的情景。他抿了口红酒道:“刚下飞机那会儿。我还夸资本主义来着,好像社会秩序很不错,并不像我过去认识的那样,这一转眼的功夫就让我认识到西方世界的阴暗面了。”

    丽芙笑了起来:“张扬,你难道以为刚才围攻你的事情只是一起偶然事件?”

    张扬笑道:“我可没觉着是一起偶然事件,我在国内虽说有些名气,可在英国认识我的人并不多,人家干嘛要对付我?该不是你故意设了个圈套让我钻,然后帮我解围,让我对你产生感激之心,从而产生以身相许的念头,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可以告诉你,你成功了,只要你想,我随时都可以爱的奉献!”

    丽芙啐道:“你好歹也是一国家干部,还整天自我标榜是员,就你这样的,脑子里全都是肮脏龌龊的东西,真不知道是怎么混进党的队伍中的。”

    张扬只是故意逗她,呵呵笑道:“我这人真实不虚伪,想什么就说什么?话说,你真的是越来越漂亮了。我心动了。”

    丽芙的俏脸红了红,放下酒杯道:“少跟我胡说八道,现在我是在跟你谈正事儿!”

    张大官人咬了口牛排,这牛排嫩了点,咬过的地方还冒着血珠儿。张扬叹道:“这西方人就是进化不完全,茹毛饮血!”

    丽芙瞪了他一眼,她是中法混血,张扬这句话等于把她也骂了进去:“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饮食习惯,你不接受别人的饮食文化,但是不可以全盘否定。这牛排五分熟,也是你自己要的。”

    张扬笑道:“我哪懂得英语啊!”

    “意大利语!”丽芙纠正道。

    张扬道:“你说这世界语言也太多了一些。走两步就是一种语言,要是依着我的意思,全部让他们说中国话,还是咱们中国话好听,你听听这其他的话,叽里呱啦的,张口闭口都是鸟语。”

    “那是你没文化!”

    “错,我要是想学,这些原始语言对我根本没有任何难度,我是不屑,我们中国那是文明古国,我们的语言多先进,放着先进的不用,我凭啥去学那些落后的东西?”

    丽芙无奈的望着这厮,他强词夺理的本事无出其右。

    张扬边说边吃,这会儿也填饱了肚子,用餐巾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说说吧,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丽芙道:“那个华裔女孩叫陈美琳,英文名玛切尔!”

    “我不认识她?这孩子怎么对我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你当然不认识她,不过陈祥义你认识吗?”

    张扬愣了愣,想了想方才想起陈祥义这个人,陈祥义是江城公安局的警员,此人是江城前任市长黎国正一手提拔而起,曾经策划了劫持秦清的犯罪活动,张扬在营救秦清的过程中失手将他杀死。张扬低声道:“陈美琳和陈祥义有关?”

    丽芙点了点头道:“她是陈祥义的女儿,陈祥义之所以为黎国正做事,除了报恩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为女儿,陈美琳在英国读书需要很多钱,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陈祥义死在了你的手中,今晚她想制你于死地的。”

    张扬回想起陈美琳双目中刻骨铭心的仇恨,现在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丫头会这么恨自己,人家把自己当成了杀父仇人,回头想想,陈祥义之死虽然是他的无心之过,可毕竟陈祥义死在他手里是一个事实,他仍然记得陈祥义临死前说过的一句话——我没有伤害秦清。你不要伤害我的家人。张扬端起红酒喝了一口,向后靠了靠道:“事情过去就算了,我也不想追究,不值得和一个小丫头片子一般计较。”

    丽芙笑道:“很大度嘛,我发现你对女孩子总是很宽容。”

    张扬笑道:“其实我对你最宽容,可惜你不领情!”

    丽芙道:“陈美琳不会就此罢休的,这小丫头为了报仇和英国当地的一帮不良青年勾结,我看今天只是一个开始。”

    张扬道:“我在欧洲只呆半个月,过了这半个月,她想要找我只能去国内了。”

    丽芙道:“还是小心一点好!”

    张扬笑道:“你真关心我!”

    丽芙道:“别想多了,我对待自己同志都是春天般的温暖!”

    张扬乐呵呵道:“总觉着你对我特别不同!”

    丽芙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道:“你让我对一个词有了深刻理解!”

    “啥?”

    “自作多情!”

    

    时差对张大官人来说是一个问题,中午所有人都出去考察的时候,这厮窝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了,当然,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不想抛头露面,陈美琳的事情发生之后,他意识到在英国,仍然有许多人惦记着自己,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给整个考察团带来麻烦,想解决这件事最好的方法就是和考察团分开。

    张扬并没有睡太久的时间,电话铃声就把他惊醒,电话是丽芙打来的,她在酒店门外等张扬,让他马上下来。

    张扬换好衣服来到门外,外面天气阴沉,雾气很重,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来到伦敦的第一天,他就体会到了雾都的风采。

    丽芙那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格外惹眼,为了阻挡空气中的尘埃,她用丝巾掩住了半边俏脸。张扬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

    丽芙没有说话,等他上车之后启动汽车向泰晤士河的方向驶去,伦敦的大雾导致多处地方塞车,他们也很不幸被堵在伦敦塔桥之上,不过对张扬来说并不算什么坏事,他可以趁机欣赏一下这座被称为伦敦正大门的标志性建筑。大雾还是影响到张扬的视野,看了一会儿,也无法看清伦敦塔桥的全貌,他叹了口气道:“这雾都果然名不虚传。”

    丽芙道:“现在已经好多了,过去伦敦因为取暖的方式主要是燃煤,所以空气质量很差,经常会有大雾,后来伦敦市政厅意识到了这一点,对燃煤取暖做出了限制,空气质量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善,这种大雾天气平时很少发生了。”

    张扬道:“你找我出来该不是为了欣赏大雾和堵车的吧?”

    丽芙道:“文副总理后天来英国访问,我得到消息,有人想要破坏这次访问,试图对文副总理不利!”

    张扬微微一怔,文国权不但是国家副总理同时还是他的干爹,这件事他当然要关心:“消息确实吗?”

    丽芙点了点头,从置物盒中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了张扬。

    张扬拿起照片望去,却见上面是一个欧洲男子,三十多岁年纪,脸上带着刀疤,从左眼的内侧一直划到右边的嘴角,极大地破坏了他的面容,显得异常凶悍。

    丽芙道:“他叫布朗,北爱尔兰人,过去曾经在北爱尔兰共和军服役,这个人是狂热的好战分子,支持爱尔兰独立。”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他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丽芙道:“根据我得到的可靠情报,北爱尔兰共和军,试图刺杀文副总理,制造中英两国的紧张气氛,英国方面已经做出了积极反应,正在采取全方位的安全措施,但我们不能将所有的事情交给英国方面去处理。”

    张扬道:“的确,这帮老外不值得信任。”

    丽芙道:“所以我们必须在文副总理抵达伦敦之前,将布朗找到,粉碎这起有针对的行动。”

    张扬道:“这事儿跟我有关系?”他并不是抗拒这件事,不过他这次来欧洲是为了经济考察,就算从国安方面来说,他也只不过是隶属于国安四处,四处的职责是负责港澳台事务,现在是欧洲,欧洲的事情不属于四处的管辖范围。

    丽芙道:“身为国安工作人员,当然要把国家安全放在第一位,据我说知,文副总理夫妇是你的干爹干娘,别人你不管,他们的安危你肯定不会置之不理。”

    张扬道:“让我介入这件事究竟是上头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意思?”

    丽芙道:“我的意思,不过,我把这个想法向上面表示的时候,得到了上级的赞同。”

    张扬道:“国安不乏精英存在,如果在华人圈,我还能起到一些作用,可是这里是欧洲,我和洋鬼之间没有任何交流,我连英语都不会说,我怎么去调查这件事?”

    丽芙笑道:“调查这件事不一定要说话,昨晚那个枪手彼得也是爱尔兰人,他的父亲人称黑心彼得,是爱尔兰强硬分子之一,在伦敦西区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的夜总会,我们怀疑他和布朗有着秘密联系,从他的身上可以将布朗找出来。”

    张扬道:“你跟我说了这么多,究竟想让我做什么?”

    丽芙道:“咱们中国有句老话叫打草惊蛇,你需要做的就是打草惊蛇,让这帮爱尔兰人把注意力集中在你的身上。”

    张扬道:“你是不是想把我推出去当枪靶子?让这帮爱尔兰共和军把枪口转向我?”

    丽芙微笑道:“没那么严重,不过这么短的时间内,想要把他们的阵脚弄乱,挖出布朗这个幕后杀手并不容易,不采用一些非常的手段,很难达到我们的目的,陈美琳想杀你,她不会放弃这个想法,彼得昨晚被我击伤,为了这件事,黑心彼得不会善罢甘休。”

    张扬道:“那一枪是你打的,干我屁事?难不成也要算在我的头上?”

    丽芙娇柔一笑:“如果不是为了你,我干嘛要射伤他?就算女人闯了祸,男人也应当帮着承担吗?”这句话极大地满足了张大官人的虚荣心,他点了点头道:“冲你这句话,这黑锅我背了,不过你还不是我女人啊!”

    此时大桥上的车辆终于开始缓缓行驶,丽芙道:“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他会帮你配备一些你需要的东西。”

    

    丽芙带张扬来到伦敦东部的贫民区,他们的目的地是一家华人开得录像出租店,店主是一位年轻的中国人,他也是国安秘密成员之一,负责英国伦敦区的情报搜集工作,真名叫刘凯,绰号蚊子。

    丽芙和张扬走入录像店的时候,有三名黑人正在租录像带,中国功夫片在当地很受欢迎。

    从三名黑人的穿着打扮来看都不是一些什么良善角色,他们看到美丽绝伦的丽芙,同时吹起了口哨。

    丽芙懒得搭理他们,张扬则冷冷扫视了他们一眼,他来到英国虽然没多久的时间,已经对这帮黑人产生了很强烈的反感,这并不是因为他种族歧视,而是因为黑人之中的确犯罪的比例多了一些,很多人拥有着强烈的暴力倾向。

    蚊子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他用熟练地英语对三名黑人说了些什么,三名黑人看来和他很熟,点了点头,转身离去,其中一人临走之前还恶狠狠地瞪了张扬一眼。

    张扬也没动怒,这里毕竟是英国,动辄出手是欠缺理智的表现。

    蚊子关上大门,笑道:“别动气,黑人都是这样,头脑简单四肢发达,雄性荷尔蒙分泌旺盛,见到美女就精虫上脑。”

    丽芙瞪了他一眼道:“你胡说什么?”

    蚊子笑了笑,向张扬伸出手,自我介绍道:“认识一下,我叫刘凯!”

    张扬还没开口呢,丽芙道:“哪那么多废话,赶快做你的事!”她并不想张扬表露身份。

    蚊子带着他们走向地下室,地下室内储存的都是录像带,他在其中一个陈列录像带的柜子上按了一下,柜子移开后露出后面的一个小门,这地下室中居然别有洞天。

    蚊子在门旁的密码锁上按了一下,然后通过指纹和瞳孔认证,小门方才打开,他不无得意的转向两人道:“怎么样?我自己设计的,就算国安总部也没有我这么严密的安全措施。”

    走入其中,蚊子拍了拍手,灯光逐一打开,下面是一间足有一百平方的密室,通道的两旁摆着武器架,上面陈列着各种各样的武器,蚊子带他们来到正中的破旧沙发上坐下,打开电脑和投影机,他向丽芙和张扬道:“咖啡还是茶?”

    丽芙要了杯咖啡,张扬要了一杯红茶。

    蚊子熄灭灯光,屏幕上投射出一个人的照片,蚊子道:“这就是黑心彼得,爱尔兰独立分子,年轻的时候曾经参加过北爱尔兰共和军,在英国监狱中被关押五年,出狱后来到伦敦做生意,表面上看远离政治,可实际上仍然在从事爱尔兰独立活动。”他按了一下遥控,上面出现了四个人的照片:“这是黑心彼得手下的四名得力助手,欧文、拉博夫、史蒂文、李龙,黑心彼得的势力很大,他在西区开了一家月光女神夜总会,表面上经营娱乐生意,其实赌博贩毒全都涉猎,他手下的这四个人都拥有自己的势力,事实上已经成为家族模式的黑社会组织。”

    张扬道:“既然知道是黑社会,英国警察为什么不对他采取行动?”

    蚊子笑道:“很多国家都宣称法治社会,没有确切的证据,他们是不可能采取行动的,黑心彼得一向做得很好,警方难以找到他的犯罪证据,自然无法采取行动。”他把李龙的照片进行放大:“你要注意这个人,李龙,今年三十二岁,十年前来到英国,曾经是中国连续三届的自由搏击冠军,为人阴险狠辣,是黑心彼得手下最厉害的人物,他在华人圈的势力很强,拥有三家中国餐馆,我们盯他也有不短的时间了,怀疑他和多起偷渡案有关。”

    张扬骂道:“民族败类!”

    丽芙道:“说说彼得!”

    蚊子将彼得的照片投影到屏幕上:“彼得是黑心彼得的小儿子,他和陈美琳是同校,也是恋人关系,不过陈美琳接近他是为了利用他,根据我们的了解,陈美琳在认识彼得之前有一个男朋友叫钟伟,他们关系一直都很好。”

    蚊子掌握的资料很全,包括月光女神夜总会的环境和内部布局他都进行了调查,看完了资料之后,蚊子拿出了给张扬的东西。

    一部经过改装的定制手机,这是为了张扬在欧洲区行动方便,随时可以和组织联系,微型对讲机,可以用来进行摄录的墨镜。

    让张扬最感兴趣的是一支派克金币,钢笔的一端,可以射出发丝一样的钢索,看似纤弱,可是韧性很强,足以承载一个成年人身体的重量,可以帮助他从三层楼上自由坠落,顶端还带有切割装置,旋开钢笔帽,可以露出微型枪口,这是一个小型手枪,可以射出两发子弹,虽然威力并不大,可是在关键的时候能够起到奇兵的作用。

    张扬把金笔收好。

    蚊子道:“不到必要的时候,不要动用这个秘密武器。”他又拿出一包口香糖般的炸药,微笑道:“最新科技,电影中你们应该见到过,只要把红黑两面折叠在一起,五秒钟后会发生爆炸,记住五秒钟,这一点很重要,如果你无法及时逃离,就会受到爆炸的波及。”

    丽芙和张扬离开了录像出租店,却发现那三名黑人仍然没有离开,他们正围着那辆法拉利跑车摸来摸去,其中一个家伙还一屁股坐在了引擎盖上。

    丽芙没说什么,想要去打开车门,很客气的让那三名黑人让开,可这帮家伙非但没让开反而猖狂的笑了起来。

    张扬正要上前,却看到丽芙已经出手了,拧住那拦住她去路的黑人的手臂,一掌就砍在他的咽喉上,虽然没有用尽全力,也已经让他捂着脖子倒了下去。

    其余两名黑人看到同伴被打,都围了上去,张扬从后面冲了上去,抓住两人的脑袋撞击在一起,把两名黑人撞击的七荤八素。

    蚊子颇为无奈的看着他们,叹了口气道:“我最讨厌暴力!”

    丽芙上了车,微笑道:“我也讨厌暴力!”

    她把张扬送往银河之星大酒店,下车后将钥匙扔给了张扬:“今晚八点月光女神俱乐部!”

    “要我做什么?”

    丽芙看了看他的手机道:“该怎样做,到时候我会通知你,gps已经确定好了位置,你只要按照上面的指引开过去就行。”

    张扬笑道:“就是让我惹事吧?”

    “打草惊蛇不一定要大打出手,你本身就是个烦,我相信你就算不去招惹麻烦也会有麻烦找上你!好好休息一下,对了,你最好想个理由,暂时和考察团分开,免得把麻烦带给他们。”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回到房间的时候,考察团多数已经回来了,刘金城显得无精打采,因为东西方酒文化的差异,他的产品在欧洲显然没有什么市场,他告诉张扬,副市长严新建有事找他。

    张扬来到严新建的房间,严新建显得十分兴奋:“张扬啊,你今天不去太可惜了,我们和斯莱特钢铁集团谈得很不错,明天还要去他们的工厂参观。”

    张扬笑道:“这种事情原来就不是我的强项,我也不懂英文,刚才去拜访了几位老朋友!”

    严新建道:“你在英国还有朋友?”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在曼彻斯特有朋友,正打算过去看看,可能要耽搁两天时间,过来就是向您请假的。”

    严新建听说他要脱离集体独自行动,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临来欧洲之前,他们曾经专门制订制度,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严禁团员脱离集体单独行动,张扬身为副团长,现在率先违反这个原则,严新建的确感到有些为难,可他也清楚张扬的性子,这厮决定的事情,别人就算反对也没什么用。

    严新建低声道:“一定要去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没办法啊,我不去不好!”

    严新建道:“八十年代的时候,就有在国外考察的时候考察团成员失踪的先例。”

    张扬笑道:“严市长,你不会害怕我一去不返吧?你放心吧,这资本主义社会对我没啥吸引力,我在国内好吃好住的,不会无聊到那种地步,再说了,我是员,对我的党性原则你还不信任?”

    严新建想了想,的确张扬在国内混的风生水起,这样的人物怎么会选择偷跑呢,他低声道:“资本主义怎么都比不上咱们社会主义。”

    张扬暗笑,看来严新建还是担心自己跑了。为了让他安心,张扬故作神秘道:“我也不瞒你,严市长有没有听说文副总理过两天来英国访问的事情?”

    严新建听说过这件事,不过当时并没有多想,经张扬提起,这才把两件事联系到了一起,文副总理夫妇是张扬的干爹干娘,这次凑巧都来到了英国,按照常理是应该见上一面的,张扬这句话在婉转的告诉他,要和文副总理夫妇见面,有了这个理由,严新建当然不好再过问,他点了点头道:“随时跟我保持联络,我会跟其他成员说派你出去办事了,还有,这件事一定要下不为例啊!”

    张扬笑着答应了下来,又把自己的手机号留给了严新建,严新建暗暗叹服,这小子的确很有能量,来到欧洲短短的时间内连手机都混上了,手机只是让他小歇奇了一下,当他看到张扬开着那辆价值百万的法拉利跑车离开银河之星大酒店的时候,对张扬的能量只有叹服的份儿,看来只有他想不到的地方,没有人家做不到的事情。张大官人用实际行动证明,他拥有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能力。

    打开跑车的硬顶敞篷,欣赏着让人血脉喷张的重金属摇滚乐,张扬驾驶着法拉利跑车,在考察团同仁们羡慕的眼光中绝尘而去。

    月光女神俱乐部门前的停车场内停满了汽车,由此可见这里的生意很不错,张扬泊好汽车,看了看时间,晚上八点整。

    他的手机准时响起,张扬接通电话,丽芙柔美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你自己进去,手套箱内有一个为你准备好的钱包,里面有信用卡,还有两千英镑的现金,信用卡的密码就是你的生日,尽情享受吧!”

    张扬笑眯眯道:“可惜我没有女伴!”

    丽芙柔声道:“夜总会内不会缺少女伴的,别忘了你今天的目的,随时准备大战一场,还有,要时刻保持警惕,准备随时撤退,带好你的对讲机!”

    张扬将微型对讲机装好,测试了一下通话效果,关上了手机,他知道丽芙就在不远处看着他,走出汽车,张扬举目四望,却没有找到丽芙的身影。

    丽芙笑道:“不用找我,放心吧,我会帮你望风。”

    张扬整理了一下上装,昂首阔步的向夜总会大门走去。

    丽芙道:“按照他们的规矩是不允许客人携带武器入内的,在门前你会受到检查,放松,不要紧张!”

    说话间张扬已经来到了门前,一个光头大汉正在那里搜查一位妖娆女郎,搜完之后,还用宽厚的手掌在那女郎挺翘的臀部拍了一掌。那女郎放荡的笑了起来,扭着屁股走了进去。

    大汉也在张扬的身上搜了一遍,确信他并没有带有武器方才点了点头,按照规矩进门是要先付二十英镑的。

    张扬付钱后,走入月光女神俱乐部的大门,就听到令人血脉贲张的音乐声,灯光变幻,正中舞台上,两名穿的少的不能再少的艳舞女郎正在围绕钢管跳舞,时而抚胸摸臀,做出种种妖娆诱惑的动作。

    张扬也是头一次看到这种场面,他饶有兴趣的观看着,从一名兔女郎手中的托盘内拿起一杯红酒,抿了一口。

    丽芙的声音再度响起:“去吧台!”

    张扬观察了一下环境,确定了吧台的位置,这才慢慢走了过去。

    丽芙道:“看到那个穿红色短裙的女人没有?”

    张扬向前方望去,却见吧台旁,一个金发碧眼的女郎坐在那里,她一手夹着香烟,一手端着一杯红酒,红色短裙之上缀满了钻饰,一双雪白纤长笔直,充满了诱惑力,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孤身女郎肯定容易引起不少男性的注意,可她却很孤单。

    丽芙道:“去过去和她搭讪!”

    张大官人愣了:“啥?”

    “去跟她说话!”

    张扬低声道:“有没有搞错,我不懂英文!“

    丽芙笑道:“说句hello,然后坐在她身边陪她喝酒!你这个情场高手还要我教?”

    张扬自问能算得上情场高手,可跟外国大妞搭讪可不是那么容易,语言不通啊,他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在那金发女郎的身边坐下,然后朝着人家笑,他倒是想说话,可刚才丽芙教他的那句话又给忘了。

    幸好丽芙提醒了他:“hello!”

    张扬清了清嗓子:“哈罗!”

    金发女郎碧蓝色的眼眸向张扬望了一眼,离近了一看这女郎的皮肤虽然白,也算得上细腻,不过鼻梁处生满了雀斑,外国女人好像特别喜欢长这玩意儿。

    张扬扬起自己的酒杯:“喝一杯!”看到金发女郎不懂,他自己喝了一口又扬了扬杯子。

    金发女郎总算懂得了他的意思,笑了起来,跟他碰了碰酒杯,居然一仰首将那杯酒喝了个一干二净。

    张扬找到了切入点,想不到这妞儿还挺能喝,虽然语言不通,可酒文化差不多,有句话叫啥,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真正能喝到一起了,就不用说话了。

    张大官人向来慷慨,从钱包中抽出了一百英镑,很豪气的啪!地一声拍在吧台上:“酒!”

    调酒师虽然不知道他说的什么,可人家认得钱,张扬指了指空空的酒杯,又晃了晃两根手指,他的意思表达的很明确,两杯酒。

    金发女郎也明白了他的意思,用英语说了两句,让调酒师给上酒,于是她和张扬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起来,转眼之间,两人五杯酒都已经下肚,凭张扬的酒量,这点酒根本算不上什么,可那金发女郎不行,五杯酒下肚明显的兴奋了起来,她向张扬竖起了拇指,裸露的大腿在下面紧贴着张扬的大腿外侧,酒精这玩意儿容易激发人的原始。

    张扬对这名洋妞并没有多少兴趣,可他明白丽芙不会无聊到让他平白无故勾引女人的地步,丽芙究竟想让他干什么?

    

    中秋快乐万事如意!

上一篇:第二百八十五章 西风不相识(一万字) 下一篇:第二百八十八章 速度激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