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八十八章速度漏点(上)

    汤姆听出李龙话中有话。他跟在黑心彼得身边最久,一直认为自己是仅次于黑心彼得的二号人物,可后来李龙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李龙的崛起速度太快,锋芒毕露,掩盖了他的光芒,这让汤姆甚为不爽,他们之间一直存有芥蒂,汤姆不屑地看了李龙一眼道:“李龙,老板昨天就让你干掉他,可你居然让他坐在这里喝茶,你根本没有把老板放在眼里。”

    李龙冷冷道:“老板那边我自会交代,这里是唐人街,你让他们收起枪,马上乖乖从这里离开!”

    汤姆哈哈狂笑道:“唐人街?很了不起吗?我还以为这里不属于英国,不属于大不列颠?什么时候你们这帮支那人在英国的土地上划出了自己的地盘。”

    李龙道:“汤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汤姆狂笑道:“你们中国人不是最能忍吗?好,我倒要看看你的限度是什么,李龙,惹火了我,我一样把你干掉!”他用枪口对准了李龙的心口。

    李龙一伸手抓住他的枪膛。移到自己的头顶,一双眼睛恶狠狠盯住汤姆:“瞄准这儿,扣动扳机,你可以看到我白花花的脑浆出来,这样才够爽,够刺激!”

    “你以为我不敢?”

    此时从窗口各处几十杆乌洞洞的枪口瞄准了办公室内,其中竟然还有两支火箭炮,汤姆和众手下的脸色微微变了。

    李龙笑了起来:“知道我最看不起什么人?”

    汤姆看着他,目光已经流露出恐惧。

    李龙道:“我最看不起的就是黑种人,被人奴役,还没有一点点的反抗意识,主子稍稍给了点好脸色,就开始沾沾自喜,难道你不懂的?就算当狗也要有骨气!”

    他一把躲过汤姆的手枪,瞄准汤姆的大脚,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蓬地一声枪响,汤姆惨叫着抱着大腿倒在了地上。

    李龙狞笑着蹲了下去,用手枪抵住汤姆的脑袋:“你不敢开枪,我敢!我不怕死!难道没有人告诉你,永远不要到唐人街来闹事,无论哪个国家,这里是一个独立的国度,这是我们中国人的地方!”他再次扣动扳机,汤姆吓得大声哀号起来,可是却没有子弹射出,李龙已经提前将弹夹退出。他狂笑着,连续扣动扳机,吓得汤姆魁梧的身躯在地上瑟瑟发抖。

    李龙站起身,目光中充满傲慢,冷冷道:“下了他们的枪,让他们滚!”

    

    汤姆和那帮手下狼狈逃窜之后,李龙带着张扬来到他的汽修厂,张扬的目光被一辆黑色的兰博坚尼跑车所吸引,他走了过去,在驾驶座坐下,李龙来到副驾坐好,低声道:“前天才送来的,你眼光不错!”

    张扬启动了引擎,浑厚而沉闷的引擎咆哮了起来。他向李龙道:“开着这辆车出去是不是太过招摇了?”

    李龙道:“在西方社会生活最大的好处就是,各扫门前雪!”

    张扬一脚油门踩了下去,兰博基尼跑车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般驶出了汽车修造厂。

    “你不怕死?”张扬好奇的问。

    李龙摇了摇头,他怎能不怕死?如果不怕死,又怎么会老老实实听张扬的吩咐,他的生命剩下已经不到23个小时,他很难确定张扬这帮人是不是会把解药交给自己,可是就算有一线生机。他也要尝试一下。

    “圣保罗大教堂!下午四点,安德诚会前往那里和我们见面!”

    张扬看了看时间,距离会面还有整整五个小时,王展前往圣保罗大教堂的目的是为了干掉自己,他唇角泛起一丝充满嘲讽的微笑,对王展这个名字他闻名已久,这次倒要看看他究竟是何许人物。

    张扬拿起手机和丽芙联系了一下,把这一信息告诉了她,丽芙让张扬按照计划行事,她会提前抵达圣保罗教堂布置一切。

    圣保罗大教堂,位于泰晤士河北岸纽盖特街和纽钱吉街交角处,这座教堂是典型的巴洛克风格箭镞,以壮观的圆形屋顶闻名,也是世界上第二大圆顶教堂,英国第一大教堂,世界第五大教堂。

    张扬和李龙来到纽盖特街,两人在一家法国餐馆内用了午餐,时间还早,李龙津津有味的品尝着龙虾。看到他的样子,张扬不禁笑了起来:“你食欲不错!”

    李龙这会儿心境已经变得十分平和了,他端起红酒品了一口道:“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些美味佳肴,能享受就好好享受一下!”

    张扬用叉子叉了块龙虾肉放在嘴里:“我总觉着还是中国菜好吃!”

    李龙道:“我也这么认为,可是你来到别人的地方就要适应别人的生活方式,中餐虽然美味,可谈到品位和档次还是不如法国菜,这是一种文化,也是一种观念,在西方人的脑子中已经根深蒂固。”

    张扬笑道:“你以为吃几顿法国菜就算得上跻身上流社会了?”

    李龙道:“我从没以为自己是上流社会。我有自知自明,我充其量也就是一个黑社会!”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他的笑声显然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一名侍者过来好心提醒他小声一些,不要影响到其他的客人。

    李龙冷冷看了那侍者一眼,然后撸起了衣袖,露出一条五彩斑斓的盘龙,那名侍者看到李龙的纹身,居然吓得脸都白了,灰溜溜退了下去。

    李龙不屑道:“欧洲人欺软怕硬,我在这里呆了十多年,已经摸透了他们的脾气!”

    张扬道:“为什么会选上这一行?”

    李龙道:“华人在欧洲还是很受歧视的,我开始想开武馆,可是后来发现不但外国人欺负我,连华人也欺负我,我尝试了许多种行当处处碰壁,最后没办法只能选择这条路,不过,我有一个原则,我从不欺负中国人。”

    张扬道:“我听说你从事非法移民?”

    李龙道:“的确做过,可是我从没勉强过他们,都是一些对西方世界充满憧憬的人,他们一心想来到这里生活。这笔钱我不去赚,别人也会去赚,与其被别人骗,还不如我拿着,至少我不会害他们的性命。”

    张扬用餐巾擦了擦唇角道:“听起来你就像个好人!”

    李龙道:“我不是什么好人,可我没做过对不起中国人的事情。”

    张扬冷笑道:“你帮安德诚和布朗牵线搭桥就是对不起中国人。”

    李龙道:“他们是做军火生意。”

    张扬道:“安德诚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真正的意图是破坏中英邦交,你帮他做坏事,已经损害了民族的利益。”

    李龙并不了解这件事幕后的真相,不过他隐约猜到了张扬的身份,张扬显然是来自中国的谍报人员。他找布朗的目的是为了维护国家安全,那么安德诚这个人显然从事着破坏中国利益的事情,李龙虽然从不以一个爱国者自居,可背叛国家民族的事情他也不愿去做。他压低声音道:“他究竟想做什么?”

    张扬道:“有情报表明,他正在策划谋杀文副总理,他联系布朗的真实用意就在于此。”

    李龙道:“我和布朗不熟,可是我知道黑心彼得和布朗过去都是爱尔兰共和军,他们都是北爱独立的坚定拥护者。”说到这里他倒吸了一口冷气:“难道爱尔兰共和军想利用这件事做文章,我当时怎么没想到?”

    张扬从李龙的表情看出了他的懊恼,由此可见这个人多少还是有些民族正义感的,张扬道:“当务之急,是你帮我把安德诚给挖出来,还有布朗,他们两人都是这起事件的关键人物。”

    李龙道:“你放心,我一定尽力而为!”

    

    下午半,李龙接到了王展的电话,他通知李龙见面的地点,圣保罗耳语廊。

    张扬对圣保罗大教堂的环境并不熟悉,可李龙却不止一次来过这里,他带着张扬走入教堂大厅,大教堂的主体是两座两层十字形大楼,十字楼的交叉部分烘托着一座高大110米的大圆顶建筑,大圆顶的顶端安放着一个镀金的大十字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为整座教堂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大教堂正门向西,门前有一道由六对高大的圆形石柱组成的走廊,教堂正面建筑的两端还有两座钟楼彼此呼应,西南角的钟楼内吊着一口重达十七吨的大铜钟,这是英格兰最大的铜钟。

    他们从教堂的一侧,爬了数百层阶梯,方才来到圣保罗耳语廊,耳语廊上布满通孔,只要对着其中一个通孔说话,任何一个通孔上都可以听到清晰地回音。

    李龙在耳语廊接到了王展的电话,他让张扬一个人前往塔顶。

    李龙点了点头,把王展的意思转述给了张扬,把自己的电话交给张扬。张扬随着游客一起走上了塔顶,从塔顶可以眺望整个伦敦城的景色,所以前来观赏的游人络绎不绝。

    张扬表现的相当小心谨慎,对方在暗,他在明,这个王展让李龙把自己吸引来的真正目的就是要除去自己,在如今这个时代,绝世武功还比不上狙击步枪的一颗子弹。

    张扬一边走一边注意选择掩护,李龙的电话响起,张扬接通电话,里面传来一个陌生而低沉的声音:“张先生!你不远万里来到伦敦就是为了找我?”

    张扬向周围看了看。

    听筒中传来笑声:“你害怕?我还以为你是个不怕死的人。”

    张扬道:“你是王展?”

    “是!你们国安找了我这么久,我怎么都得出来跟你打个招呼!”

    “你不是安德诚吗?看来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安家的一份子。”

    王展笑得越发大声:“张先生,你的确是一名猛将,只可惜被国安利用了!”他随即叹了口气道:“我为你感到难过!”

    张扬已经来到塔楼之上,他注意隐藏着自己的身体:“你在哪里?怎么不敢出来相见?”

    王展道:“我只是想好好看看你,仔细看清你,放心吧,我不会杀你!猫抓到老鼠之后,总喜欢玩弄一番,直接吃掉太没意思了。”

    张扬冷笑道:“你高估自己的能力了!香港安家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那笔帐我还没跟你算!”

    “很不幸,我一直都没有把你当成对手!张先生,我给你一个忠告,要么离开伦敦,要么死在伦敦!”

    张扬哈哈大笑道:“我也给你一个忠告,要么主动跪在我面前磕头认错,要么我把你揪出来,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王展低声道:“看来你选择了后者,我很遗憾!”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四点整,王展并没有出现。站在塔楼上可以看到伦敦城的景色,天气阴沉,整个伦敦城笼罩在昏暗中,这种氛围让人感到压抑,张扬知道王展一定就在附近,丽芙也在附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自己显然充当着蝉的角色。

    在塔楼上呆了十分钟之后,张扬确信王展不会到来,他终于决定离开,李龙仍然在耳语廊等着他,张扬把手机交还给他,摇了摇头道:“看来他不愿见我!”

    两人并肩出了圣保罗大教堂,走向他们停车的地方。

    上车之前,张扬不禁回身看了看圣保罗大教堂,他很是奇怪,王展约自己过来难道只是为了看看自己?

    李龙坐进车内启动了引擎道:“看来他也怀疑我了!”

    张扬道:“我要把他揪出来!”

    

    今儿心情不好,喝多了,码不动,只能坚持不断更了,请理解!

上一篇:第二百八十六章 杀父之仇(一万字) 下一篇:第二百八十七章 独闯龙潭(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