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六十九章携美同行(上)

    张扬勇救落水儿童的事迹在江城各大媒体上刊载。几名获救落水儿童的家人还特地去招商办向他表示谢意,张大官人自然又大大的虚荣了一次。

    时维也来到了招商办,今天她穿了一身军绿色的野战服,足蹬黑色战斗靴,带着同色棒球帽。

    在张扬看起来这丫头有点绿帽子情结,时维走入他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在和常凌峰谈事情呢,常凌峰看到时维来了,起身告辞离去,时维在他的位置上坐下,发现张扬眼神怪异的看着自己,不禁道:“怎么这么看着我?”

    张扬笑道:“帽子不错!”

    时维瞪了他一眼,知道这厮想的是什么。

    张扬道:“下次穿这身千万别站在我车前头!”

    “为什么?”

    “我眼神不好,以为看到绿灯了一路就压过去!”

    “滚蛋!”

    “我说丫头,咱不带这么粗俗的!”

    时维道:“你才粗俗呢,什么话到你嘴里都变了味儿!”

    张扬乐呵呵道:“那啥,都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今儿找我干吗?”

    时维道:“虽然你没帮我什么忙,可我这人也不喜欢欠别人人情,我想请你吃顿饭。”

    张扬笑眯眯道:“真是没创意,想谢我有很多种方式嘛!”他一双眼睛不怀好意的在时维身上打转儿。

    时维马上意识到了什么。红着脸啐道:“你休想占我便宜!”

    张大官人这个头大,在他接触到的女性之中,时维是最率真的一个,好听了是率真,不好听,那是少根筋,不过这也是她的优点,什么话都能说在明面上。张扬道:“我刚说你粗俗,你这念头又开始低俗了,我至于那么下流吗?我是一国家干部,我是员,我还是平海省十佳青年,我是那种占便宜的人吗?”

    时维道:“那可不好说,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张扬笑道:“你对我的真面目认识的还真是清楚!”

    “那当然!”

    张扬道:“你说对了,其实我一直对你都抱有不良的想法,你还是离我远点,保不齐那天我兽性大发,对你做出了什么丧尽天良的坏事,到时候,你后悔都晚了。”

    时维一双美眸瞪得滚圆,咬着嘴唇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我不怕你!”

    “我是色狼!我是一流氓!”

    时维嗤地笑出声来:“你刚才不是说自己是国家干部,你是员吗?我才不怕你呢!”

    “丫头,我真不知道你是聪明还是愚蠢!”

    时维道:“走,我请你吃饭去!”

    张扬道:“今儿不成!”

    “我说这人蹬鼻子上脸是不是?我专程过来请你吃饭,你反倒拿起架子来了!”

    张扬道:“不是我拿架子,我确实有事儿!三环路通车在即。市里交给我一个任务,让我去东江请咱们宋省长过来剪彩,如果不是为了接待金尚元,我早就前往东江了,车都加满油了。”

    “有那么麻烦吗?你给他打一电话不就得了。”

    张扬笑道:“大小姐,人家是省长,这次也不是我一个人去,还有咱们袁副市长。”

    时维道:“那我给你送行!”

    张扬道:“你真有那心就等我回来给我接风吧。”

    时维点了点头,向张扬告辞后离开。

    张扬到没有骗她,江城三环路工程开通在即,市委常委通过讨论之后,最终决定邀请平海省代省长宋怀明前来剪彩,上级让下级做什么事,一个电话就够了,可下级对上级必须要提出邀请,还要显得正式。负责这次邀请任务的是张扬,凭他和宋怀明的关系,把宋怀明请来剪彩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可是这次开幕式毕竟不能只凭着私人关系,袁立波过去是陪衬,也是为了表示江城市政府对省领导的尊重。还有。省委书记顾允知虽然确定不来,可礼节上的邀请还是必须的。

    张扬和袁成锡的关系一直都不怎么样,当初他和袁成锡的儿子袁立波发生矛盾,还逼迫袁成锡向他低头道歉,表面上袁成锡没说过什么,甚至一直对张扬都客客气气的,可他的内心中却是极其窝火,不过他也没打算过去报复,他对张扬的背景清清楚楚,就算有不满也只能压在心底。

    张扬也不喜欢袁成锡,袁成锡主管农业,张扬负责招商办和企改办,和袁成锡在工作上没有太多交集,可张扬对袁成锡的两个儿子都很反感,袁成锡这个人在江城并不强势,虽然是市委常委之一,可是他一直也没有什么亮眼的工作成绩。

    张扬也没打算和袁成锡同行,袁成锡此次前去有司机有秘书,张扬则一个人前往,两人各开各的车,其实袁成锡上午已经出发了,此刻应该到东江了,张扬故意推说有事,他是不想和袁成锡同行,两人约定明天上午在东江碰头,一起去省政府拜会宋怀明。

    张扬把招商办的工作交代给了常凌峰,年前的主要任务就是和安代集团谈条件,常凌峰提出一个拖字决,尽量拖到海德集团来江城考察之后。比较双方的条件再下决定。张扬在心底是倾向于海德集团的,原因很简单,安代集团的代表崔志焕和文玲之间有些不清不楚,对于敢挖杜天野墙角的人张扬当然不会有什么好感。

    

    张扬在老市委对面的无锡面馆扒拉了一碗大排面,吃饱之后,开着他的吉普车踏上征途,还没有出城,就接到了时维的电话,不等时维说话,张扬就道:“我吃过了,等我回来你再请!”

    时维道:“你到哪儿了?我和表姐要搭你的顺风车!”

    张扬笑了起来:“真的假的?”

    时维道:“本来表姐明天要去东江的,听说你要走,所以决定跟你同路了,也不用自己开车了。”

    张扬想了想,这路上多了两个美女陪伴倒也不错,他问清时维和乔梦媛所在的地点,驱车来到新帝豪接了她们,等出城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

    乔梦媛和时维在后座坐了,每人抱着一个靠垫,寻找到最舒服的位置,乔梦媛道:“还是吉普车的空间大,坐着舒服。”

    张扬道:“你不是才从东江回来吗?怎么又去了?”

    乔梦媛道:“汇通的投资商之一伍德先生明天会到东江。嘉勇又去了北京,所以我必须要去和伍德先生会面,顺便向他汇报一下最近工厂的建设情况。”

    “他不会自己来看啊!”

    乔梦媛道:“做生意哪有那么容易,人家出钱了,我们必须要对人家付出的每一分钱负责。”

    时维道:“姐夫真有本事,能让这么多老外心甘情愿的掏出钱来。”

    张扬不屑道:“你当那些钱是白给的?人家掏钱是看中了以后的回报,天下间没有白白付出的傻子!”

    乔梦媛道:“也不尽然,咱们一直都在提倡雷锋精神,这不就是一种无私奉献的精神吗?还有,你在跳入湖水中救那些落水儿童和时维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索取回报?”

    张扬笑道:“救那些孩子倒是没想着回报,救时维我动机可没有那么单纯!”

    虽然都知道他是玩笑话。时维还是忍不住红了脸,伸手在张扬的后脑上敲了一个暴栗。

    乔梦媛道:“张扬,你为什么非要把自己说得这么坏?是为了突出自己和别人的不同吗?”

    张扬道:“嘴里没什么好话的未必是坏人,满口仁义道德的未必是好人,这世上任何事情都不能看表面”话说到这里忽然感觉到右前轮一沉,然后车子剧烈的颠簸起来,张扬知道轮胎爆了,双手牢牢把住方向盘,利用档位慢慢把速度降下来,最后才踩刹车,汽车格格蹬蹬的前进了一百多米方才停稳车子。

    张扬让她们在车上等着,来到车下仔细一看,好嘛,左边的两条轮胎都被扎了,扎入轮胎的都是寸许长度的大铁钉,时维和乔梦媛也推门下来看热闹,乔梦媛皱了皱眉头道:“这么严重!”

    时维向周围看了看到处都是漆黑一片,这种时候轮胎被扎显然是件很倒霉的事情。她向后走去,发现地面上还散布着不少的铁钉,转身向张扬道:“张扬,好像是有人故意在路面上撒钉子!”

    张扬踢了踢瘪瘪的轮胎,心中这个恼火,才出江城就遇到这种事情,谁这么缺德,竟然干这种事情,如果自己行车速度太快,或者处理方法不对,可能就会是一个车毁人亡的下场。

    乔梦媛冷静道:“这些钉子不会平白无故的被洒在这里!”

    没过多久就看到一辆破破烂烂的小面包从后面开了过来,车内坐着三名男子,他们从车窗内探出头来,其中一人向张扬道:“补胎吗?”

    张扬点点头:“多少钱?”

    “一口价,一条轮胎一百!”

    “抢钱啊!”时维怒道,她也猜到这些人十有就是撒钉子的。

    张扬却表现的很冷静,他淡然笑道:“补吧,两条轮胎,补好了我给你二百!”

    “先给钱!”

    张扬也没有犹豫,打开钱包。抽出两张钞票递了过去。

    乔梦媛看了看张扬,她虽然和张扬接触的并不深,可她也知道张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二百块是为了先补好轮胎。

    三名男子下车来开始干活,他们干活很快,十分钟后就将两条轮胎补好。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张扬发话了:“那些钉子是你们扔的?”

    三名男子冷冷看了张扬一眼:“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不知道!”

    “这儿是丰泽市!”

    张扬当然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丰泽,江城最大的县级市,也是下辖市县中面积最大,经济总收入最高的一个,也是江城的第一个县级市,张扬饶有兴趣道:“丰泽市怎么了?”

    “到了丰泽你就老老实实的,嘴巴放老实点,少给自己惹事!”

    张扬微笑道:“丰泽人这么牛气?既然敢做为什么不敢认呢?”

    其中一人道:“不错钉子就是我们扔的,怎么了?”

    张扬抬脚就踹了出去,一脚将那小子踹出去五米有余,另外两个看到形势突变,慌忙挥舞手中的修车工具向张扬砸了过来,张大官人岂能让他们近身,不等他们靠近自己,已经连续两脚将他们踹到在地。

    时维也上前帮忙,她学过一些武功,出手还是很利索的,那三人被张扬踹倒后已经失去了反抗力,被时维连踢了多脚。

    张扬道:“就你们这样的,我还真不想搭理你们,可你们也太他坏了,马路上撒钉子,搞不好就会弄出人命,赚这种黑心钱你们不怕折寿!”

    乔梦媛道:“算了,这种人不要理会!”

    张扬道:“那可不成!”他指着其中一人的鼻子道:“把钱还给我,再把路上的钉子给我捡干净,你们这几个我都记得,以后再敢做坏事,我绝不会放过你们。”

    几个人都被张扬给打怕了,唯唯诺诺的点着头,张大官人发现很多时候,拳头还是最直截了当的解决方式。

    张扬让几个人把钱包全都缴了出来,把里面的钱席卷一空,顺便把他们的身份证给扣下来了,这事儿不能算完,江城马上就要迎来三环路通车,想不到丰泽省道上居然有这种事,如果被扎的是某位市长省长的专车,这件事岂不是更加严重。

    

    晨起更新,求月票推荐票!

上一篇:第二百七十章 红颜薄命(上) 下一篇:第二百七十一章 讨还公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