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七十章红颜薄命(上)

    张扬点了点头道:“宋叔放心。杜书记和左市长也是这个意思!”

    宋怀明道:“我28号当天前往江城,剪彩仪式后打算去你们的开发区看看,当天返回东江,所以你们就不要为我安排住处了。”

    张扬愕然道:“这么急?不打算在江城好好看看吗?”

    宋怀明道:“马上过年了,省里的事情忙得很,我倒是想在江城多走走多看看,可是工作实在太忙,抽不出时间。”

    柳玉莹端了两杯茶过来,放在他们的面前。

    “谢谢柳姨!“张扬的嘴巴很甜。

    柳玉莹笑道:“别这么客气,张扬,最近和嫣然联系了吗?”

    张扬道:“她陪老太太在南方玩呢,电话倒是经常打,今年春节一定会回静安。”

    宋怀明点了点头:“我也准备回静安过年。”

    柳玉莹道:“张扬,我打算过年的时候请老太太一起吃顿饭,大家一起聚一聚,到时候你也过来。”

    张扬答应的很爽快,这种家人的聚会,他自然要参加,省长夫人之所以向自己提出邀请,不仅仅是把他当成了自己人,而且想利用他来修补宋怀明父女之间的关系。

    张扬的手机此时响了。却是林清红打来的,电话中林清红显得十分生气,她大声指责张扬道:“张扬,你们江城搞什么?我们投资江城,还不是为了搞活江城经济共谋发展,现在三天两头的给我们停电,造成我们多大的损失!”

    张扬一听头就大了,这电力局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吗?他赔着笑道:“杨总,咱别生气,这事儿我回头给市里反映一下。”

    “反映?开发区、市里我都反映过了,只是说给我解决,等他们解决,只怕黄花菜都凉了!”

    张扬道:“林总,我在东江呢,明天我去省电力局,这事儿我一定眷解决!”

    林清红又发了一句牢骚方才挂上了电话。

    宋怀明在一旁已经听出了端倪,慢条斯理道:“怎么了?什么事情用得上去找省电力局?”

    张扬原本是没打算说,可既然你宋省长问了,我干脆就告省电力局一状,他把江城电力局的可恶行径历数了一遍,宋怀明听得直皱眉头,他低声道:“电力系统是个特殊的单位,我们平海省的电力供应本来就紧张,近期随着改革开放,各地开发区建设如火如荼,对用电量的需要也是日益增加,计划用电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问题是他们根本不是计划用电。而是故意捣蛋!”

    宋怀明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道:“明天我过问一下这件事!”

    得了宋怀明这句话,张扬等于吃了一颗定心丸。

    

    从省委家属院出来,接到了梁成龙的电话,他是听林清红说张扬在东江,这才马上打来了电话,约张扬去欧尚酒吧喝酒,张扬来到欧尚酒吧,发现梁成龙不是一个人,旁边还有白燕和陈绍斌。想不到几天不见,梁成龙和白燕又旧情复燃了。

    梁成龙给张扬要了扎黑啤,陈绍斌在张扬肩头捶了一拳道:“真不够意思啊!来江城居然不通知我们一声。”

    张扬道:“这次过来纯粹为了公事,请宋省长去江城为三环路通车剪彩,也没有什么时间,所以就没打扰你们。”

    梁成龙道:“什么话,自己哥们哪来这么多客套!”

    张扬笑眯眯望着白燕道:“怎么着,你们俩又勾搭在一起了?”

    白燕端起红酒作势要泼他,张扬慌忙躲在陈绍斌身后。

    梁成龙笑呵呵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们这叫患难见真情!”

    陈绍斌喝了口酒道:“别惹我吐啊!你们两人的事儿谁也不想管,我反正是只当没看见。”

    张扬其实抱着和陈绍斌一样的心理,他在梁成龙身边坐下道:“你们公司最近在江城接了不少活啊!”

    梁成龙道:“丰裕最近的确在江城开发区接了不少的工程。可利润很低,基本上都是友情活,赚不了多少钱!拿乔梦媛的汇通来说,那些厂方我基本上都是成本价,全都是看在清红的面子上。”

    张扬知道这厮无利不起早的性子,说少赚一些他信,说成本价鬼才相信。

    白燕看了看时间,拿起她的手包向张扬告辞,她知道男人之间谈论这种话题的时候最好选择回避。

    陈绍斌望着白燕的背影道:“白燕最近学乖了很多。”

    梁成龙道:“那是我调教的好!”

    张扬笑道:“心理还是生理?”

    “当然是双管齐下!”

    陈绍斌转过脸去一口酒喷了出去,他被呛得连连咳嗽,好半天方才缓过气来:“拉倒吧M你还双管齐下,我怎么看白燕都有点欲求不满。”

    梁成龙不无得意道:“我最近经常锻炼,这方面很厉害!“

    张大官人也是一脸藐视的看着梁成龙,心说你再厉害能比我厉害?

    梁成龙被两人的目光刺激到了,他向调酒师招了招手道:“我也来扎黑啤!”随后又道:“跟你们这些低能人士没有共同语言,其实我真不想说,说出来又怕刺激到你们!”

    张扬故意道:“要当爹的人就是不一样啊!”

    梁成龙苦笑道:“那是她诈我的,她压根就没怀孕。”

    陈绍斌感叹道:“女人这动物真是凶猛啊!”

    梁成龙道:“想想咱们这些人真是犯贱,明明知道女人是毒药,可偏偏还忍不住去尝!”

    张扬道:“犯贱的是你自己,别把我们俩都拉上。”

    梁成龙道:“陈绍斌,你不犯贱每天跟在黎姗姗屁股后面干什么?”

    陈绍斌瞪了他一眼:“你就不能说句好听的。”

    梁成龙道:“张扬,你不犯贱没事跑北京帮顾明健忙前忙后的干什么?”

    张扬和陈绍斌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道:“没劲了!”

    梁成龙道:“我也觉着没劲,没劲透顶,可如果老老实实活着岂不是更加没劲,趁着咱们还有些钱,有些青春,干嘛不好好挥霍一下。等将来老了,就算想挥霍也挥霍不起来了。”

    张扬指着梁成龙的鼻子道:“颓废,所以你跟我们员就是不能相比,觉悟太低!”

    梁成龙道:“我也是党员!”

    陈绍斌也点了点头:“哥们也是!”

    “党员也有三六九等,你们这种党员属于党旗上的泥点子!”

    陈绍斌正要争辩呢,他的电话响了,看了看号码是欧阳如夏的,他接通电话道:“老同学,这么晚了打电话,是不是对我有啥想法啊?”

    欧阳如夏没说话,只是哭。

    陈绍斌愣了,梁成龙和张扬都是一脸诡异的看着他,欧阳如夏是常务副省长赵季廷的情人,陈绍斌不会这么不明智跟她搅和在一起吧?

    过了好一会儿,欧阳如夏方才控制住情绪:“我在观音山老榆树电话亭,麻烦来接我”

    “喂!你怎么了?”

    欧阳如夏已经挂上了电话。

    陈绍斌看着梁成龙和张扬:“她好像出事了!”

    

    张扬和欧阳如夏的关系也不错,听说她遇到了麻烦,马上表示要去看看,三个人一起上了张扬的吉普车,半个小时后终于来到了东江北郊的观音山,观音山在东江算不上什么知名的地方,因为山上有座观音院而得名,平日里很少有游客到这里来。到了晚上这里愈见空旷。

    他们来到欧阳如夏电话中所说的公话亭,却见黑漆漆一片,电话亭中隐约传来哭声,陈绍斌和梁成龙对望了一眼,两人心里都有些发毛,这大半夜的,欧阳如夏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张扬第一个走了过去,借着月光看到公话亭内,有一个女人蜷曲坐在里面,想来一定是欧阳如夏无疑。张扬轻轻敲响了公话亭,欧阳如夏抬起头。满脸都是泪痕,张扬目力超强,发现她身上的衣服被撕得丝丝缕缕,心中顿时意识到这件事有些不妙,他脱下自己的大衣,拉开公话亭的大门,用大衣裹住欧阳如夏。

    欧阳如夏的身躯不断发抖。

    陈绍斌和梁成龙也围了上来:“怎么回事?”

    欧阳如夏一双美眸中充满惊恐:“别问我,我不知道”

    梁成龙拍了拍陈绍斌的肩头,示意他不要追问,他也看出欧阳如夏的情绪很不对头,这时候,又有一辆车开了过来,却是丁兆勇赶了过来,他和欧阳如夏也是老同学,而且他们的关系一直都很不错,丁兆勇一来到就大声问道:“怎么了?”

    梁成龙向他使了个眼色:“先回去再说!”

    四人将欧阳如夏护送到梁成龙在附近的别墅,欧阳如夏坐在客厅内,头发蓬乱,脸上还有几处淤青的痕迹,陈绍斌倒了杯咖啡给她,她接过的时候,双手不断地发颤。

    梁成龙、张扬和丁兆勇来到外面,张扬低声道:“看来有些不妙!”

    梁成龙压低声音道:“她该不是被人给那啥了吧?”

    丁兆勇瞪了他一眼,可心底也是这么怀疑,压低声音道:“需不需要报警?”

    梁成龙道:“她是公众人物,而且”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梁成龙是在暗示欧阳如夏和赵季廷的关系。

    丁兆勇叹了口气道:“这件事麻烦了!”

    张扬道:“也没什么好麻烦的,看她自己的意思。”

    欧阳如夏喝完咖啡后,情绪似乎稳定了一些。

    陈绍斌关切道:“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欧阳如夏听他这么一问,眼泪又落下来了,陈绍斌尴尬道:“你不想说就算了,当我什么都没问!”

    欧阳如夏颤声道:“赵海卫带了一群人,他们把我劫持到这儿脱我衣服逼着我拍了许多照片”

    张扬并不知道赵海卫是何许人,梁成龙他们三个却清楚,赵海卫是常务副省长赵季廷的儿子,他做这件事的目的不问自明。肯定是这小子听说了欧阳如夏和他父亲的事情,所以才生出报复之心。

    丁兆勇道:“要不要报警?”

    欧阳如夏惊慌失措的摇了摇头:“他们他们也没怎么着我”她抬起头望着他们几个道:“求求你们,帮我把那些照片拿回来。“

    梁成龙道:“你先休息吧,这件事我们商量商量该怎么做。”

    欧阳如夏去洗澡的时候,四个人讨论这件事,丁兆勇道:“赵海卫那小子心高气傲的,这件事不好办!”

    梁成龙点了点头道:“家丑不可外扬,我们如果去找他,就证明我们知道了赵季廷和欧阳如夏的事情,这件事反而会变得更加棘手。”

    陈绍斌道:“那你们说该怎么办?欧阳如夏怎么说都是我们的老同学,她落到这种地步,于情于理我们都该帮她。”

    张扬道:“这种事由欧阳如夏向赵季廷开口岂不是更好?”

    梁成龙道:“她开不了口,欺负她的是赵季廷的儿子,就算老赵知道,他也不好做,我看这件事还是他们内部消化的好,赵海卫虽然拍了她的照片,我估计他也不敢拿出来,你们想想啊,真要是把一切给揭穿了,谁脸上最不好看?”梁成龙的意思很明显,真要是揭穿了这件事脸上最难看的是赵季廷,赵海卫以为照片就能够逼迫欧阳如夏离开他父亲,可欧阳如夏跟了赵季廷这么久,手里也未必拿不出什么事实证据。

    几个人都同意梁成龙的看法。

    欧阳如夏足足洗了两个小时方才出来,因为时间太久,他们差点没选代表冲进去看个究竟。

    

    第二更送到,月初拼月票,章鱼状态不好,需要大量月票刺激我的兴奋点,兄弟姐妹们,多投点票,让章鱼飚起来!

上一篇:第二百六十九章 携美同行(下) 下一篇:第二百六十九章 携美同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