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七十八章阿基米德定律(上)

    胡茵茹坐在张扬的对面。看着他身边的包装袋:“嗬!倒是很有闲情逸致,自己逛街买衣服?”

    张扬也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他挥了挥手给胡茵茹要了杯饮料,可胡茵茹摇头表示不吃饮料,她要了一个冰激凌,把精致的手包放在桌面上,然后将卷发拢起在脑后束起,瞥了一眼张扬手边的手机道:“前些天给你打了不少的电话,全都是用户已关机!”

    张扬很神秘的向四周看看,然后压低声音道:“那是因为我接到了一个秘密的政治任务!”

    胡茵茹啐道:“最讨厌你们这些玩政治的,一个比一个阴险!前两天有朋友去江城谈投资的事情,我想让你照顾下,可怎么都联系不上!”她低下头开始专心致志的吃冰激凌。

    从张扬的角度可以看到胡茵茹性感的锁骨,半抹,还有若隐若现的乳沟,他还发现,胡茵茹吃冰激凌的动作很有诱惑力,很撩人,粉红色的舌尖很优雅的舔在雪白色的冰激凌上,让张大官人的呼吸显得有些困难。

    胡茵茹也发觉今天张扬有些不对。俏脸微微有些发红,嗔怪道:“你死盯着我看什么?没见过女人?”

    张扬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我被弄到荒无人烟的山沟沟里呆了半个月,别说女人,就是连雌性动物都没见过,现在看老母猪都是双眼皮的!”

    胡茵茹柳眉倒竖,恨不能将手里的冰激凌砸到这厮的脸上,混蛋东西,把自己比成什么了?她之所以没那么干,是因为看到顾佳彤从远处走来,微笑道:“我当你这么老实在这里等着,原来是佳人有约啊!”

    张扬笑了起来。

    顾佳彤看到胡茵茹也颇感诧异,看来这东江也不大,到处都可以遇到熟人,不过这南湖路步行街是女孩子最喜欢来得地方,她和胡茵茹都是爱美人士,在这里遇到并不稀奇。

    张扬也给顾佳彤要了一杯冰激凌,这厮存心不良,他要比较一下顾佳彤吃冰激凌的姿势和胡茵茹哪个更性感。

    顾佳彤却摆了摆手:“来瓶苏打水!”

    张大官人的奸计没有得逞,胡茵茹好像是猜到了张大官人阴险的用意,向他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起身道:“不耽误你们聊天了,我接着逛,这两天事情多,都没时间逛街,好不容易才挤出点时间,我要好好利用一下。”她向张扬要了手机号,临走之前。又道:“东江纺织百货商场那块地最近又遇到麻烦了,拆迁停滞在那里,这次跟我们可没关系,商场的工人原本已经答应了补偿条件,现在全都反悔了。”

    顾佳彤也知道这件事,不过她没来得及告诉张扬。

    胡茵茹道:“我走了,有空给你电话!”

    张扬望着胡茵茹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

    顾佳彤道:“真有本事啊,一会儿功夫就勾搭了一个大美女过来!”

    张扬笑道:“我可没约人家,你非得拽我逛街,这大街上遇到熟人的几率太大了!”

    顾佳彤当然不是真的生气,喝完那瓶苏打水,起身道:“走吧!”

    “去哪里啊?”

    “送你回党校宿舍!”

    “啥?”张大官人瞪大了一双眼睛。

    顾佳彤忍不住想笑,吉普车行驶到省党校大门前的时候,她故意放慢了车速,张扬苦着脸道:“真要去啊?”

    “你不想去?”

    张扬道:“我忽然很想去紫霞湖看看!”

    顾佳彤轻声道:“哦,看风景啊?明逸湖也不错,而且很近!”

    张扬的手落在顾佳彤的之上:“我还是喜欢秋霞湖!”

    顾佳彤只是逗他,当然知道这厮心里想着什么,驱车带着他来到秋霞湖的别墅,不等下车,张扬就心急火燎的把她抱在怀里。

    顾佳彤啐道:“光天化日的。你想干什么?”

    “咱不是有院墙吗?谁知道咱们干什么?”

    “呸!一身汗臭味!回去洗澡再说!”

    张扬只能老老实实跟着下车,拎着购物袋走过碧波荡漾的泳池,这厮忽然生出邪念,将手中的购物袋扔在草地上,牵着顾佳彤的手臂,趁着她不留意一下将她拖入泳池之中,顾佳彤一声娇呼,跟张扬一起落入游泳池中,顷刻间身上轻薄的衣衫已经被水湿透,娇躯诱人的曲线玲珑必现。

    幸好顾佳彤水性不弱,没有被水呛到,娇嗔道:“要死了你,想谋杀啊?”

    张扬灼热的眼神盯住她:“我就是想谋杀!”

    身处这幽静的院落之中,自然不用担心有外人打扰他们,顾佳彤在他的注视下美眸也变得温柔如水:“怎么谋杀我?”

    张扬一点点凑近了她,将她的娇躯抵在池壁之上,顾佳彤猛然拥住他,张扬托起她的借着池水的浮力将她的娇躯举起,顾佳彤低下头,水淋淋的唇寻找着张扬嘴唇的位置,一经接触便再也无法分开

    事后顾佳彤问张扬为何要选择游泳池的时候,这厮振振有词的解释道:“我的腿还没有完全康复,当然要借用一点水的浮力!”由此可见他早有预谋。

    

    当晚顾佳彤并没有在别墅留宿,张扬开车把她送到了省委大院,临下车前,顾佳彤还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发现自己脸上的红潮仍然未褪,这个下午可被张扬折腾得不轻,到最后她方才得出了一个结论。他压根就根本不需要借助浮力,因为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不但恢复了,而且生龙活虎,威猛异常。顾大小姐此时还感到手足酸软,某处火辣辣的,她咬牙切齿道:“下次你再敢这么折腾我,我再不理你!”

    张大官人笑得很天真很无邪,这是一种满足后的得意,让顾佳彤恨得忍不住伸手拧了他的耳朵一下。从反光镜内看到父亲的红旗车,她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红旗车来到顾佳彤身边停下,顾允知落下车窗,微笑望着女儿道:“回来了!”

    张扬也慌忙从吉普车里下来,恭敬道:“顾书记好!”

    顾允知点了点头,并没有其他的表示,别说是让他去家里坐,甚至连问候的话都没有说一句。

    张大官人望着顾允知父女走远,心中不觉有些纳闷,这顾允知翻脸也太快了吧,自己这次静安之行,就算没功劳也有苦劳,怎么顾允知对自己的态度好像比起过去还要冷漠不少?他不由得联想起不久前秦清升任岚山市副市长的事情,难道顾允知已经知道了事实真相,因为这件事而对自己生出反感?张扬并不是一个很在意别人想法的人。可顾允知不单单是平海省委书记,他还是顾佳彤的父亲,从他今晚的态度来看,以后会不会影响到他和顾佳彤的感情?

    带着满心的迷惑,张扬上了吉普车,驱车离去的时候,却发现前方的道路中心站着一个人。

    许嘉勇静静看着前方的吉普车,看着吉普车内的张扬,回国的时间不长,可是这半个多月他明显瘦了下去,额头上也生出浅浅的皱纹。这让他显得多了几分沧桑,多了几分成熟,因为他还在服丧,嘴唇上的胡须已经生出很长。和夏日里不相称的黑色T恤黑色西裤,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消瘦,但是他的目光却依旧犀利。

    张扬停下车,走了下去,微笑着向许嘉勇点了点头。

    许嘉勇轻声道:“能够活着真是幸福!”

    张扬从他的话中觉察到了浓重的敌意,许常德的真正死因是突发心肌梗塞,张扬并不认为和自己有多大的关系,在他的意愿中,许常德不应该是这样的下场,这种下场的确太便宜了他。张扬现在已经有了相当的气度,他轻声道:“许省长的事情我听说了,节哀顺变!”

    许嘉勇点了点头,唇角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意:“其实死亡不是最可怕的结局,真正可怕的是一点点失去自己拥有的一切。”

    张扬淡然道:“有些东西本来就不是自己的,有谈得上什么失去?”

    许嘉勇道:“等我忙完家里的事,有机会一起坐坐!”

    张扬很含蓄的回答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直说,我会尽力!”

    开车离开省委大院的路上,张扬始终忘不了许嘉勇的目光,总觉着他阴冷的眼神在身后盯着自己,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张扬准备返回秋霞湖别墅休息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他以为是顾佳彤的电话,毕竟这个号码今天刚用,没几个人知道,可拿起一看却是胡茵茹。张扬接通电话,胡茵茹妩媚的笑声传来:“张处长!吃饭了吗?”

    “没啊!”

    “那你来百乐门接我,我请你去吃饭!”说完她又补充问了一句:“方不方便啊?”

    张扬正闲着没事:“有什么不方便,我马上就到!”

    不到十五分钟,张扬开着他的指挥官已经来到了百乐门外,胡茵茹穿着灰色吊带短裙从里面出来,依旧是修长,因为晚上换上了一双水晶高跟凉鞋,身材显得越发修长。

    张扬赞美她风姿的同时又不免向她的那双多看了一眼,胡茵茹无疑是很懂得展示自己的。她拉开车门走了上去,车内空调开得很大,她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冻死了!”

    张扬笑着把空调打小了一点:“我怕热!去那儿吃饭啊?”

    胡茵茹故意后面看了看:“噫!顾大小姐呢?我本以为你们会一起来呢!”她绝对是个聪明女人,懂得怎样挑起话题。

    张扬瞪了她一眼道:“你是真想她来呢,还是想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

    胡茵茹格格笑道:“两者兼而有之,我是害怕咱们两人孤男寡女的出去,让人家看到说闲话!”

    张扬道:“我这人名声向来都不怎么样,谁说闲话我都不在乎!”

    “你是不在乎,我可是黄花大闺女,名节重要着呢!”

    张扬向胡茵茹看了看,然后一双眼睛眯起来,轻声道:“我是想不通嗳,像你这么漂亮,又这么有气质,生意还做的这么好,怎么二十五岁还是处女呢?”

    胡茵茹一双美眸瞪得滚圆,这厮怎么知道自己?可转念一想一定是刚才的那句话给了他某种提示,她也是开得起玩笑的女孩子,轻声笑骂道:“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流氓?不拉黄腔就不会说话是不是?”

    张扬笑道:“得,我对你纯洁着呢,我把你当哥们!”

    胡茵茹道:“我怎么听着像骂我?难道我在你眼中就没一点吸引力?”

    张杨道:“其实那啥男女之间还是有纯洁的同志感情的,我相信,咱俩就是!”

    胡茵茹点了点头道:“我也相信!”

    

    胡茵茹带着张扬去了小吃一条街,张扬虽然多次来东江,可是这条美食街还没有来过,两人停好车,张扬从车内拿了一瓶窖藏三十年的茅台,这是顾佳彤给他的,胡茵茹道:“天太热,喝破吧!”

    张扬摇了摇头道:“喝破太费膀胱,还是白的!”

    “你这人真粗糙!”

    张扬笑着锁好车跟着胡茵茹来到杨氏粉蒸小排,胡茵茹常来这家,她轻车熟路的点了几个小菜,和张扬来到隔间里坐了,张扬给她倒了一杯白酒,自己也满上了一杯,轻声道:“上午你说纺织百货商场咋回事儿?”他是个闲不住的性子,许常德被他搞到了,这会儿他马上又把兴趣转移到王学海身上了,当初他在北京帮助梁成龙搞定京都大厦的事情,目的就是利用梁成龙对付王学海,看来梁成龙果然没有人让他失望。

    

    今儿喝高了,最近不顺,心里难受,大家安慰安慰我,要问你爱我有多深,月票代表你的心,我很痛!

上一篇:第一百七十七章 于无声处听惊雷(下) 下一篇:第一百七十八章 阿基米德定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