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七十七章于无声处听惊雷(下)

    张扬知道顾允知爽约之后。内心中还是极其失落的,自从许常德死后,他总觉着心中积攒着一口怨气,虽然他不得不接受现实,可是他想顾允知当面给他一个解释,可顾允知似乎对他并不上心,从北京回来之后,连一次都没有探望过他,好像把张大官人立下的大功全部忽略了。张大官人悲哀的意识到,自己再次充当了无名英雄的角色。

    顾佳彤看出了他的郁闷,轻声安慰他道:“我看你已经能拄拐下地了,要不咱们中午出去吃!”

    张扬点了点头:“成!”他已经在医院的病房内呆了整整十天,顾允知还特地吩咐让他暂时不可以和外界接触,更不能向外面说任何关于许常德的事情,省厅还专门派了两名公安看着他,名为保护他的安全,实际上是监视他,张大官人的手机也在爆炸中损毁,失去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他受伤的事情严格保密,自然也没有人过来探望他。

    不过这两天情况似乎出现了松动。今天上午省厅的公安已经撤走了,张扬从种种迹象判断出,顾书记已经控制住了局势,将这一事件有效的引导到了正确的方向。

    张扬架起单拐,来到镜子前看了看,脸上的伤痕已经好得七七八八,好在没落下什么大的伤痕,身体的冲击伤也基本痊愈,现在唯一影响他的就是左腿的骨折,不过经过他亲自配置的草药治疗,再有五六天就可以痊愈了。

    顾佳彤陪着他走出门外,看到他精神抖擞的样子,不禁笑道:“看来你的腿就快好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劳什子医院我是住腻了,要不你帮忙说说,我还是出院吧,再呆下去我就快憋死了!”

    “等你能下地正常行走再说!”

    “那岂不是还得五六天?”

    顾佳彤道:“骨折啊!你当是小事啊,这样的恢复速度已经很惊人了,要是被那帮骨科专家知道,只怕要吓得目瞪口呆!”

    张扬得意地笑了笑:“我的骨伤药比起他们掌握的那些,不知要高明多少倍,假如我要是卖膏药,这膏药一定供不应求!”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顾佳彤道:“等将来我要是把江城制药厂接下来,你就把这膏药的配方交出来,我算你科技入股,保你一年就成百万富翁!”

    张扬这才想起自己还欠人家苏小红五十万。那钱被杨守成给卷跑了,不过张扬到现在都不知道杨受成已经被杀的消息,张扬道:“配方没问题,下次我把治痛经的配方也给你,让江城制药厂以后拥有两大拳头产品!”

    顾佳彤格格笑了起来:“对我这么好啊?”

    “那是,你赚钱跟我赚钱一样,你的钱就是我的钱!”

    “哟!真有风格,那啥是不是打什么主意啊?”

    张扬嘿嘿笑道:“我还欠苏小红五十万呢,你得先帮我还上!以后我再还你!”

    顾佳彤笑道:“行了,咱俩谁跟谁?别说还钱的事儿!”

    “我没说还钱,我一国家干部,工资就那么一点儿,拿什么还你?”

    “那你打算怎么换?”

    “肉偿!”

    “呸!谁稀罕?”

    “真不稀罕?那我直接去还给苏小红得了!”

    “你敢!”顾佳彤柳眉倒竖,虽然知道这厮是故意说笑,仍然有些怒了。

    张扬嘿嘿笑道:“其实我这身肉也就是能在你这儿卖上五十万,哪有人这么傻,花五十万买我这么个东西!”

    顾佳彤忍不住笑道:“你不是东西,我看想买你的人多了!”

    

    两人聊得热闹,在电梯前迎面遇到了前来探望张扬的江城市公安局局长田庆龙。

    说起来田庆龙还是张扬入院后第一个前来探望他的官员,想起这件事张大官人不觉有些委屈,很热情的伸出手去:“田局来了!”

    田庆龙可没给他好脸色。压根没有和他握手的意思,横了他一眼道:“行啊!你厉害,英雄人物,现在逞英雄逞到医院里来了!”

    张扬和田庆龙的关系极熟,自然不会介意他的牢骚,想想在静安,自己也把田庆龙折腾的够呛,哈哈笑道:“田局,我知道过去有对不住您的地方,这么着,中午我请你喝酒,那啥暂别生气了,大老爷们别整得跟娘们似的!”

    田庆龙对这小子的没大没小也实在没有办法,瞪了他一眼,忍不住骂道:“你才像个娘们呢!”

    顾佳彤笑着把张扬扶进了电梯,在楼下又遇到了前来送饭的顾养养,田庆龙不禁暗赞,这臭小子哪辈子修来的福气,顾书记家的两个女儿都对他这么好,可仔细那么一琢磨,这好像也不是啥好事儿,秦清这次被提升到岚山当副市长虽然在表面上看是好事,可江城领导内部都将这次的提升视为一次流放,是顾允知对张扬和秦清之间暧昧关系的一种反应,当然没有人敢于公开讨论这个问题。

    考虑到张扬行走不方便,他们并没有走远,就在省人民医院对面的川都渔府落座,顾佳彤点了一条六斤的青鱼,做一鱼四吃。又点了几道特色菜,天气炎热,菜肴以清爽为主,张扬虽然很想和田庆龙畅饮一番,可是大家考虑到他身体尚未痊愈,只是象征性的要了几瓶破。

    从张扬充满渴望的眼神,田庆龙就猜到他想了解一些情况,其实田庆龙在前来探望张扬之前,是和省委顾书记通过气的,他喝了杯冰镇破道:“静安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你的吉普车我这次也给你带来了,就放在医院地下停车场,顺便帮你做了个保养,擦了擦车,发票在车里,等你好了把钱给我送来!”

    张扬知道他是说笑,呵呵笑道:“多谢田局!”

    田庆龙道:“杨守成死了,还有几名嫌犯逃走,现场发现了一些散乱的钞票,我们怀疑你当时和杨守成做了现金交易,那些钱应该被疑犯带走。”

    顾佳彤忍不住向张扬看了一眼,联想起刚才他要五十万的事情,看来张扬用五十万从杨守义那里换来了证据。

    田庆龙道:“这件事我和静安方面已经处理完毕。不会涉及到你,希望你自己以后也不要多事。”他这次前来的主要目的就在于此,希望张扬从此保持沉默,只当静安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张扬抿了口破感叹道:“我忽然觉着自己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最后什么事都没做!白白忙活了一场!”

    田庆龙意味深长道:“这样不是更好?”

    一直没有说话的顾养养道:“你也有收获啊,在医院白住了十多天,没人找你要住院费,党校还不给你打旷课,连工资奖金都照发不误!”

    几个人同时笑了起来,张扬笑道:“养养,你的嘴巴何时变得这么会说了?”

    顾佳彤道:“养养说得可是实话!”

    因为顾允知的两个女儿在场。有些话田庆龙自然不方便说,等他们返回医院的路上,田庆龙方才低声对张扬道:“事情已经结束了,你应该明白啊!”

    张扬狡黠笑道:“我不明白!到现在我还跟个犯人似的!”

    田庆龙笑道:“你不胡说八道,一切自然恢复原样!”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忽然很想回江城了!”

    “那可不行,你暂时还得学习”田庆龙压低声音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啊,我听说你这次学习之后,有可能会动一动!”

    张大官人两眼放光,这动一动是不是意味着组织上要给他在官位上提升一步,看来副处已经不是奢望,话说,他在伏羊饮食文化节的贡献有目共睹,这次又帮助大老板解决了许常德这个烦,理当受到提升,别说副处,就是正处都有些委屈自己了。

    

    张扬住院的事情很少人知道,这段时间他仿佛石沉大海般人间蒸发了,当然会有不少人找他,可这厮的手机也没了,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联系方式,还是有人打听到他在省党校学习,不过去了就扑了个空,张大官人的行踪变得越发扑朔迷离起来。

    张扬出院的时候还是拄着拐杖的,可一进了他的吉普车就把拐杖扔到一旁,他咬牙切齿道:“麻痹的,闷死我了,以后再也不让别人碰我的腿!”

    顾佳彤白嫩的小手却落在他的大腿上,摸得张大官人一个激灵,然后感觉到自己双腿之间的部分被她轻轻捏了一下,这厮已经半月没有接近女色,这会儿控制能力奇差无比,裤子顷刻间被茁壮生长的部分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顾佳彤笑道:“别瞎想,我就是检查下你还正常不!”

    张扬伸手探入她的裙内:“我也想给你检查下!”

    “去!我要开车了!”顾佳彤启动了引擎,随手将吉普车的空调打开。她向张扬道:“手机给你重新办理好了,号码也改了!”

    “改啥啊?都用习惯了!”

    张扬从纸袋中拿出崭新的手机,开机之后马上想给楚嫣然打个电话,可想起身边的顾佳彤。怎么也得照顾她的感受,只能抑制住这个念头,想想自己这么多天都没有和哪些红颜知己联系,不知道她们会担心成什么样子。

    顾佳彤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轻声道:“想打电话就打呗,我不介意的!”

    张扬把手机放在一边:“咱们今天怎么安排啊?”

    “先去吃饭,然后我陪你去南湖路步行街买几件衣服!”

    “成,我听你安排!”

    中午两人简单吃了点,然后顾佳彤陪着张扬在步行街买了几件衣服,自己当然又顺便挑了几件,张扬对逛街原没有什么兴趣,尤其是现在这种时候,他的腿刚刚恢复,还不能说百分之百痊愈。顾佳彤显然考虑到这一点,给张扬在步行街一家冷饮店弄了杯冰镇橙汁让他等着,自己则抽出点时间满足一下购物欲。

    张大官人毕竟在医院里憋了大半个月,外面的一切在他看起来都显得亲切而新奇,这厮饶有趣味的看着周围的橱窗,不断从身边走过的美女,尤其是到了这种季节,女孩子身上的衣服已经越穿越少,坐在这里静静地欣赏也是一种享受,张扬含着习惯,汹汹的啜着冰镇橙汁儿,一双眼睛四处溜动,满大街都是秀色可餐,想起跟顾佳彤来到了这里逛街,不由得后悔这个决定,自己本来应该提议跟她一起去秋霞湖别墅的,这段时间实在把他憋坏了。

    张扬的目光落在刚刚经过的一双之上,这双真是不错,未着丝袜,肌肤光洁无暇,白嫩非常,腿形优美,足踝晶莹圆润,张大官人正色迷迷望着这双的时候,的主人显然察觉到这目光的热度,然后有些愤怒的瞪了他一眼,可当她看清这登徒子的样子,一双丹凤眼顿时涌出欣喜的笑意,俏脸因为激动而微微有些发红显得越发妩媚起来,张扬也没有想到这双的主人竟然是胡茵茹。

    胡茵茹惊喜万分的向张扬走了过去,嫣然笑道:“我当哪个混蛋这么肆无忌惮的盯着我看,原来是你啊!”

    张大官人此时如同偷东西被人逮了个现形,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

    

    清晨追加更新,继续求保底月票!保底月票很重要!

上一篇:第一百七十七章 于无声处听惊雷(上) 下一篇:第一百七十八章 阿基米德定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