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七十七章于无声处听惊雷(上)

    顾允知是在北京得知许常德因心肌梗塞抢救无效病逝的消息。许常德最后的结局多少让他感觉到有些意外。在得到许常德确实的罪证之后,他就马上乘飞机前往北京,将这件事通报给中纪委,并针对许常德这些人的问题向上级汇报,可事情的发展出乎他的预料之外,突如其来的死亡了结了许常德的一切。

    文国权和顾允知隔着办公桌坐着,两人都因为许常德的死讯而沉默了下去,气氛变得低沉压抑,过了很久文国权方才打破了沉默:“也许这样对他来说是个最好的结局!”

    顾允知默默解析着他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当初在伏羊节的时候,他通过罗慧宁向文国权传递信息,就是因为在当时许常德担任平海省长的事情上,文副总理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无论文国权对许常德的欣赏是于公于私,想要对许常德下手,招呼是必须打的。处理一个省部级干部并不是那么容易,许常德的错误虽然很严重,但是绝不至死,党纪国法还没有处理他之前,突如其来的病魔已经夺走了他的生命。

    文国权轻轻把玩着手中的钢笔,他在考虑事情的时候。往往会习惯性的做这个动作。他把钢笔的尾端在桌面上停顿了一下,然后道:“你认为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顾允知在前来北京之前已经拿定主意,要利用手中的这些证据,将许常德为首的利益集团全部挖出来,从平海政坛中彻底清除出去,他要在离任之前给平海留下一个清白的领导层,他要毫不留情的打击犯罪。可许常德死后,他开始意识到这件事或许不应该继续扩大影响,即便是出于良好意愿的反贪污,却可能在执行的过程中,造成领导层的信任危机。文国权刚才的话证明,他一定也考虑到了这一点。顾允知低声道:“我认为对关键涉案人的犯罪行为要一打到底,但是在调查审讯过程中,要注意保密,尽量不要让这些事在社会上造成恶劣的影响。”

    文国权满意的点了点头,就目前而言,顾允知所说的的确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他将钢笔平放在办公桌上,低声道:“常德同志还是功过各半,调查他错误的同时,也要考虑到他过去对平海的贡献,一定要注意影响!”

    顾允知明白了,文国权对许常德的态度显然是要放的更宽一些,事实上许常德已经死了,对于他的错误,知情范围尽量限定在党内,甚至连他所犯的错误都不要传播到社会上去。

    顾允知道:“平海方面会严守秘密。有些事还是要等到他的家人过来处理!”

    文国权叹了口气,他深表同情的看着顾允知:“平海是我国的经济大省,这次的事情对平海的影响很大,希望这件事不要影响到改革开放的步伐。”他先后几次强调影响,就是害怕许常德事件对平海的发展造成不利的影响。

    顾允知的目光坚定而笃信:“文副总理放心,平海的政局一定会稳定如昔,经济发展的速度绝不会因此而受到影响!”

    

    在省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眼中,张扬的恢复速度是惊人的,虽然他的身体在爆炸中受到严重的冲击伤,虽然他的左腿还有骨折,虽然他的左肩受到了刀刺伤,因此而失血不少,可是张大官人却在进入医院第二天就可以谈笑风生,他的骨折并不严重,所以无需手术治疗。

    为了保密需要也为了张扬的安全着想,张扬住院的事情并没有向外界告知,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少数几个,所以照顾张扬的责任就落在了顾佳彤姐妹的身上,当然这也是她们主动请缨的结果。

    这次的爆炸还是给张扬造成了不小的伤害,到现在他还感到头晕耳鸣,听力还没有得到完全恢复。不过比起刚开始的耳聋状态,现在已经好了许多。

    这厮稍一恢复就急着询问许常德一伙现在的情况,顾佳彤虽然知道许常德已经死了,可是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所以也没有告诉他具体情况,只是说等父亲回来就知道了,可张扬终究还是从电视新闻上得到了一些信息。

    “中国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战士,平海省委副书记、平海省省长许常德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1993年7月23日18点30分不幸谢世,享年56岁,许常德同志的一生”

    张扬听着电视新闻上的讣告,不禁愣在那里,他第一个反应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他最近耳朵有问题,经常会出现幻听,这厮拿着遥控器摁大了了声音,可画面上的字幕他是认得的,再说了一个犯了严重错误干部的讣告是不会如此高调播出的,这证明什么?难道证明自己冒着性命危险,辛苦的来的那些证据根本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沮丧感笼罩了张扬的内心,他有些出离愤怒了,抓起遥控器狠狠向电视机砸了过去。

    这一幕刚巧被走进房间的顾佳彤看到,她一声不吭的走了过去,关上电视,拾起地上被摔得七零八落的遥控器,一双美眸静静望着张扬,等到张扬的情绪稍稍稳定下来,方才道:“张扬。你没事儿吧?”

    张扬摇了摇头,他充满歉意的笑了笑道:“我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顾佳彤明白他此时的感受,小声道:“该吃药了!”她把药递给张扬,又把一杯冷好的开水递给他,张扬顺从的把药吃了,他的头脑也一点点冷静了下来,许常德的死是每个人都没有预料到的,可是这样的结果对所有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最好的结局。虽然他心底有种很不解恨的感觉,可是政治就是政治,很多时候要求你必须把个人的爱憎放在一边,所谓政治就是要照顾到绝大多数人的利益。

    顾佳彤对这一点有着极其深刻的理解,她轻声道:“我爸上午已经返回东江了,他要你安心养病,你的事情,他会让人处理!”

    张扬默默点了点头,把水杯交给顾佳彤,低声道:“是不是意味着,我从一个当局者变成了旁观者?”

    顾佳彤淡淡笑了笑:“你其实应该这样想,也许你只是误打误撞的走错了地方,这件事本来就和你没有关系!”

    好一句误打误撞,张大官人仔细一想,自己可不是走错了地方,从大隋朝来到这会儿。不但走错了,而且错的离谱。他在体制内已经混了不短的时间,当初黎国正事件对江城干部系统的影响到现在仍然没有完全消除,很多干部因为黎国正事件而变得畏手畏脚,假如这当口,许常德的事情再闹出来,那么对平海整个干部体制的震动将是不可想象的,平海领导层的威信将会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老百姓也会对领导层产生信任危机,顾允知最终采取这样的处理方法,应该是综合各方面因素的结果。他要维持平海的稳定,他要让平海继续在改革的道路上高速前进。

    有些人注定会被历史遗忘,可是他们的离去在家人的心中所留下的却是无法弥合的伤痛,雨下得很大,许嘉勇一身黑衣静静跪在父亲的墓前,望着父亲慈祥而温暖的笑容,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父亲已经离他远去,他的耳边仍然回荡着父亲的声音:“嘉勇,我今天买了好多的菜,晚上准备清蒸桂鱼,红烧猪蹄你不回来,我就只有一个人吃了”

    “爸!我这次回去就再也不走了,每天我都陪您吃饭!”

    想起自己说过的这句话,许嘉勇英俊的面庞不由得抽搐了一下,他此时方才明白父亲那天为何会跟自己说了这些话,他应该有了不祥的预感,想不到从那次通话以后,他们父子两人就从此天人相隔,永无相见之日,一起吃饭的那句话只能成为泡影。

    许嘉勇用袖口轻轻擦拭着父亲被雨水沾湿的照片,低声道:“爸,你放心,我回来了!我会照顾好妈妈,我也不会放过害你的任何一个人!”

    

    张大官人又去省党校学习了,这次的学习时间是两个月,江城几位高层领导对张扬的动向心知肚明,公安局长田庆龙专门在常委会上通报了这厮的情况,所有人都生出同样的感叹,背靠大树好乘凉,人家张扬的靠山就是顾允知,出了任何事顾允知都会为他安排的很周到,养病期间,学习不误,工资照拿,江城这边的职位还得给他保留着。虽然每个人都从最近的风向中推测到张扬和许常德等人的事件有着直接的关系,可是一切并没有官方的证实。只能作为一个猜测罢了。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是知道杨守义死亡内情的少数人之一,他的推测最接近真相,可是田庆龙对他也进行了保密,作为一个政治上日趋成熟的干部,李长宇也不会主动打听这个消息。现在整个平海的领导层最为关注的就是未来省长的人选,是从本地提拔还是从外收降?而江城市市委书记洪伟基的心头也再次燃起了进入省常委圈子的希望,毕竟江城是副省级城市,许常德死后,腾出来的常委位置,看起来他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至于省长,他可不敢想,省内有深得顾允知器重的常务副省长赵季廷,还有背景深厚的东江市委书记、平海副省长梁天正,如果未来省长在省内领导班子产生,那么他们两人的希望最大。

    针对未来省长的人选问题,洪伟基还专门和老同学李长宇交换了意见,他认为顾允知这次会趁着机会提拔赵季廷,毕竟赵季廷一直以来都是他最看好的干部。

    李长宇却认为空降的可能性比较大,他轻声道:“一个省部级干部的任命并不是顾老板说了算,他的推荐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可是上头也会考虑到个人影响的问题,大老板在平海的影响力很大,威信很高,也许上头不想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

    洪伟基发现这位老同学的政治修为提升的很迅速,又或许李长宇原本就拥有这样的素质,只是一直以来韬光隐晦并没有表露出来,有句话他并没有说错,顾允知在平海的影响力是无人可及的,许常德在成为平海省长之后,便一直没有太多的表现机会,抛开许常德的自身因素,这和顾允知的强势有着直接的关系。顾允知马上面临离职,任何人在这种时候都不可避免的会考虑接替人选的问题,可正如李长宇所说,一个省部级干部的任命绝不是顾允知可以做主的,他有推荐权,却没有任命权,照此推论,省长人选极有可能是空降,而且这个人和顾允知应该没有太大的关系。

    省委书记顾允知这几天的心情也颇不平静,他不但要处理好许常德的善后事宜,还要考虑平海省内未来的发展,他竭尽全力,把这件事的影响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至于未来省长的人选,他推荐了常务副省长赵季廷担任代省长一职,赵季廷是他重点培养的干部,是他看好的接替人,可是顾允知自己的推荐能否得到认同并没有任何的把握,李长宇能够考虑到的问题,他自然也能够考虑到,所以他对赵季廷的推荐只限于形式和程序。

    省委办公室主任夏伯达给顾允知送来了一盒上好的铁观音,茶叶是他儿子给他送来的,他儿子大学毕业之后没有按照他的安排进入机关走入仕途,反而选择了去江南承包茶场,这让夏伯达当初大为光火,可一晃三年过去了,那小子倒也干得有声有色,据称已经有了百万资产,现在夏伯达只要提起他的儿子就容光焕发。

    夏伯达帮顾允知沏了一壶茶,笑眯眯送到他的办公桌上:“尝尝!”

    顾允知捻起茶盏,抿了一口,然后闭上眼睛靠在大班椅的靠背上,慢慢品味着喉头的余香,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笑道:“你家的小二子是越来越出息了!”

    “什么出息啊!能喂饱自己就不容易了!”

    顾允知笑道:“你嘴里这么说,心里却骄傲得很!”

    “哪有!”夏伯达说着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想什么当真是都瞒不过顾允知的眼睛。

    夏伯达道:“当初他去承包茶场的时候,我也气得不行,可现在想想,他们年轻人有年轻的追求,我就算想强加干涉也干涉不来,别管他做什么?只要能够找到一件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就行了,当然不能做坏事!”

    顾允知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道:“我家那个老2到现在还像个孩子,做事情冲动,不考虑后果,简直没遗传我的一点东西。”

    夏伯达笑道:“可不能这么说,你们家三个他长得最像你,我曾经拿您年轻的照片跟他比比,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他说完又感觉到对领导有些不敬,慌忙解释道:“玩笑话啊!您别介意!”

    顾允知淡淡笑了笑,轻声道:“方德信那边怎么样了?”

    “他对罪行供认不讳,但是嘴巴狠紧,并没有涉及到其他人!”

    “很好!”

    夏伯达有些诧异的看了看顾允知,顿时明白了他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他咳嗽了一声:“顾书记,省长的人选问题有没有落实?”他和顾允知的关系如同家人一样,所以这样的话他能够毫无忌惮的问出。

    顾允知并没有隐瞒:“我推荐了季廷同志担任代省长一职,至于最终的决定还要看上面的意思!”

    夏伯达道:“还是早些定下来的好,现在有些人心浮动!”

    顾允知哈哈笑了起来:“伯达,我发现你关心的事情已经越来越多了,好像这个办公室主任已经满足不了你的管理了!”

    夏伯达老脸一热,他在心底深处是很想走出去的,可顾允知似乎并不急于把他外放,跟在领导身后永远只能狐假虎威,而且顾允知在省委书记的岗位上时间已经不多了,也就意味着他的机会也不多了,如果始终留在现在的职位上,日后的前景肯定相当暗淡。

    顾允知当然看出了夏伯达的心思,不过他认为现在还不是时候,夏伯达很能领会自己的意思,多年来达成的默契岂是一天两天能够养成的,这么好用的下属,他还真舍不得放出去。

    这时候顾佳彤打来了电话,因为今天顾允知答应要去医院探望张扬,可眼看就到中午了,父亲还没有来,所以她忍不住催促了一下。

    顾允知看了看时间,忽然又打消了前往看望张扬的念头,轻声道:“佳彤,我还有一个紧急会议要开,改天吧!”

    

    六月第一更,求保底月票,五月份更新超过第一次冲入前十,六月,章鱼将继续努力,力争在月票榜前十站稳,请求兄弟姐妹的保底月票!明天清晨还会有更新!

上一篇:第一百七十六章 治大国如烹小鲜(下) 下一篇:第一百七十七章 于无声处听惊雷(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