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五十八章好死不如赖活着(下)

    张扬向中岛川太道:“你的道三个小时后会自动解开。好好睡一觉,仔细想想明天应该怎么做,假如不合我意,你就乖乖等死吧!”他说完这句话起身向外走去。

    中岛川太望着张扬的背影又是害怕又是仇恨,过去他倒也听说过点的功夫,今天才算是亲自体验到,他无可奈何的把头抵在地板上,心中暗道,中华武学果然博大精深。

    

    王学海和顾明建都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会是这样,三名闹事的日本人突然推翻了之前的口供,把一切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事情的变化实在太突然,周云帆本来都做好了交人,赔款、道歉的三手准备,可忽然一夜之间这天地完全都变了,周云帆突然有种雄鸡一唱天下白的感觉,我x!这感觉太好了,窝在肚子里的憋屈总算可以吐出来了。

    广盛分局局长荣鹏飞也乐于见到这样的结果,不过他也想不清楚,这帮小日本怎么就突然之间转了性子?民不举官不究,更何况荣鹏飞也不想帮着日本人对付中国人。再加上这中国人还是他家的恩人。

    周云帆喜气洋洋道:“想不到日本人也有良知!”

    荣鹏飞笑道:“屁的良知,肯定是有外来压力迫使他们这样,你当他们愿意低头啊!”

    周云帆扬眉吐气道:“所以说上天总是站在正义的一方,明明是他们欺负到我门上来了,居然还要我向他们低头,哪有这个道理?”

    荣鹏飞笑着提醒他道:“老大哥,别怪我没提醒你,该低头的还是得低头,日本人虽然不找麻烦了,可是这事情因何而起你千万不能忘了,东江纺织百货商场那块地皮,你千万别让人再搞事了,否则麻烦肯定还是少不了。顾明建那边,你还是应该去表个态!“

    “表什么态?现在日本人都认错了,我还表什么态?明明是他搞事!是他惹到我门上来了。”周云帆虽然嘴硬,可心里也明白荣鹏飞说的都是实话,归根结底还是自己多事,是自己插手东江纺织百货商场那块地,才惹出了这么的大的麻烦,这次只能说是运气,否则他的损失很惨重,而且什么面子都没有了。

    周云帆和荣鹏飞分手之后,回到车上就摸出了电话,他直接打给顾明建,昨天晚上周云帆还想通过张德放跟顾明建沟通一下,现在日本人既然承认,证明错误不在自己的这一边。他也就有了一些底气。

    顾明建接到周云帆的电话态度表现的相当冷淡。

    周云帆很客气的叫了一声顾先生,然后道:“我知道以后该怎么做,我和张德放是好朋友,希望顾先生能够忘记过去的不快!”这的确是道歉,不过很委婉,和顾明建当初的期待距离很远。

    顾明建也没有做过多的表示,嗯了一声就挂上了电话。

    王学海从酒柜中拿出一杯红酒递给他。

    顾明建接过红酒喝了一大口:“周云帆的电话!”

    王学海不屑的笑了一声,周云帆这种人并没有被他放在眼里,他早就查出一切都是梁成龙在搞鬼,周云帆只是被利用而已,不过有件事他没有想到,中岛川太突然让手下改变了口供,更麻烦的是,他最早答应的投资也不准备注入了,这让他的资金出现了一个缺口。

    顾明建愤愤然道:“不知道日本人在搞什么?什么事情都搞好了,到最后他们给我来了这一手,干什么?现在整个广盛分局都把这件事当成笑话看!”他把电话扔到一边:“连周云帆这种东西也硬气起来了,他凭什么?在我眼里,他连条狗都算不上!”

    王学海哈哈大笑道:“老弟,别这么生气,我们最早的目的就是让周云帆不要闹事。现在不是已经达到了,至于低头道歉,那都是小事情,由不得他不低头!”

    顾明建咬牙切齿道:“这件事真是奇怪,中岛川太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发生这样的变化?难道是因为张扬?”他也已经查到,张扬昨晚在百乐门夜总会出现过。打那两名日本人的就是张扬,顾明建对张扬强悍的战斗力可是一清二楚。

    王学海摇了摇头道:“应该不可能,这件事跟他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顾明建低声道:“我让中岛川太那帮人咬死口,一定要追究张扬的责任,这次他们推翻口供,十有跟他有关。”他并不是傻子,还是从中推敲出了一些东西。

    王学海拍了拍顾明建的肩头:“算了,这件事就算查出来也没有太多的意思,当务之急就是启动拆迁工程。”

    顾明建想得很简单:“周云帆不是已经退出去了吗,拆迁应该没有问题了。”

    王学海叹了口气道:“可我们的资金好像出了点麻烦,中岛川太退出去,我们必须要找到新的合作伙伴。”

    顾明建皱了皱眉头道:“实在不行就银行贷款呗,我去想想办法!”

    

    顾明建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张扬会在他家里做客,顾佳彤把他请去的原因是,父亲这两天身体不好,睡眠不好,又有些落枕,这对张扬而言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他找了个借口给顾允知单独在房间里按摩,这对张扬而言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相信有些话说给顾允知听还是有些作用的。

    顾允知闭上双目静静感受着张扬娴熟的手法,脖子僵硬的肌肉在他的按摩下变得松弛了许多,张扬这小子医术方面还真不含糊。如果不是遇到了他,恐怕小女儿养养至今仍然坐在轮椅上。

    张扬故意打了个哈欠。

    顾允知并没有睁眼,低声道:“昨晚没睡好啊?”

    张扬叹了口气道:“昨天在百乐门喝酒,遇到日本人闹事”

    顾允知脖子上的肌肉明显变得有些紧张,不过随后又马上松弛了下来,这件事涉及到国际影响,他也听说了,不过事后很快就知道日本人到了歉,主动承认是他们惹事,淡然道:“你也在现场啊!”他已经猜到了,张扬刚才那声哈欠是意在引起自己的注意,暗骂了一句混小子,在我面前还来这套,有什么话,你只管说出来。

    张扬道:“顾书记,你知不知道那两个日本人是谁打的?”

    顾允知闭着眼睛道:“你!”

    张扬暗暗佩服顾书记的厉害,自己还没撅屁股呢,人家就知道自己要拉啥,张扬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笑眯眯道:“日本太欺负人了,跑到里面逢人就打,那两个还都是空手道高手,十多个保安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我看这还得了啊,这不是欺负咱们中国没人吗?我这人就是爱国,我看不得小日本在我们中国横行霸道,于是我冲上去三拳两脚,结果就把他们揍到医院里去了。”

    “哦!”顾允知的声音风波不惊。

    张大官人咽了口唾沫,老是自己一个人干说,连个搭词的都没有真是没劲,他酝酿了一会儿方才又道:“顾书记,您就不想问我点啥?”

    顾允知淡然笑道:“问什么?事情不是已经结束了吗?日本人都认错了,又没说是你打的,放心吧。我只当不知道!”

    张扬这个佩服啊,我x,真是老狐狸,我他啥时候才能有人家这份修为啊。在顾允知面前兜圈子根本没多少必要,这厮这会儿总算悟出了这个道理:“顾书记,知道日本人为什么认错吗?”

    顾允知没说话。

    张扬只能自问自答道:“其实他们的幕后指使者是中岛川太!”

    顾允知开始感觉到有些意思了:“中岛川太是个很有名气的商人啊!”

    “何止商人这么简单啊,还是一个空手道高手,我听说是他是五段呢,这次在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开发计划他也有份。”

    顾允知终于明白了,这厮兜了一圈子是要往这儿领他啊,东江纺织百货商场跟顾家有关系的现在只有他儿子顾明建了,难道这件事和明健有关?顾允知低声道:“这件事和明健有关?”

    张扬对顾允知现在就只有佩服的份儿了,人家顾书记的悟性真是高明,跟他说话根本用不着费这么多的唇舌,话还没说到一半呢,人家都已经完全明白了。

    张扬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上,干脆就明说了:“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地块现在是王学海出面拿下,可实际上的合作者还有安德恒、中岛川太还有明健”说这话的时候他悄悄看了看顾允知的脸色,看到省委书记面色已然古井不波,淡定从容的很,他这才放下心来,继续道:“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地块拆迁遇到了难题,起因是有一帮社会闲杂人员在那儿闹事,这帮人都是百乐门的老板找过去的,他原本跟这件事没牵扯,是梁成龙委托他去做,而梁成龙正是这块地竞拍中的失败者。”

    张扬的手稍稍一紧,顾允知感觉到脖子上发出一声轻响,整个人顿时轻松了起来,他缓缓睁开双目,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脖子和双肩。

    这时候顾佳彤端着两杯清茶走进来,她对父亲的了解可要比张扬强上百倍,从父亲凝重的目光已经知道,父亲一定有心事。

    顾允知道:“佳彤,帮我给东江方局长打个电话!”

    顾佳彤看了看张扬,她马上意识到张扬在父亲面前说了什么,心中不禁有些生气。这混蛋居然敢绕过自己,有什么事也应该先和自己商量一下,她并不知道,这次张扬是动了真怒,要狠狠在顾允知面前参顾明建一本,顾佳彤的性情他是知道的,对待弟弟实在太关心了一些,也太心慈了一些,上次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地块竞争失败,和顾佳彤对弟弟的容忍有着直接的关系。

    顾佳彤虽然不情愿,可还是拨通了方德言的电话。

    方德言听到省委顾书记亲自来电,马上就知道他要问什么事,不等顾允知发话,就老老实实的回答道:“顾书记,昨天的事情是这样的”

    顾允知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我只要问你,顾明建有没有找过你?”

    方德言愣在那里,足足愣了十秒钟,方才下定决心承认道:“找过!”

    “好,我明白了!”顾允知说完就挂上了电话,平日里和颜悦色的面孔蒙上了一层深重的乌云。

    张扬还是第一次亲眼见识到顾书记发威,虽然不能用雷霆万钧来形容,不过其恢弘的气势还是将这间小屋笼罩的极其压抑,这厮这么高的修为也感到有些压力了,咳嗽了一声道:“顾书记,你的脖子应该没事了,那啥我先告辞了!”

    顾允知没有说话。

    张扬退了出去,这厮还没有溜到客厅,顾佳彤就怒吼道:“张扬,你给我站住!”

    顾佳彤的一嗓子把在客厅看电视的顾养养也吓了一跳,她诧异的望着姐姐和张扬:“姐,怎么了这是?”

    顾佳彤俏脸气得通红,指着张扬的鼻子道:“你刚才到底跟我爸说什么了?”

    “没什么?就是拉点家常!”

    “你撒谎!”

    顾允知很缓慢有力的拨出儿子的手机号码,当电话接通之后,顾允知一字一句道:“我限你半个小时之内给我滚回来,我在书房等你!”

    

    今晚只能八千了,可能辜负了很多兄弟姐妹的期望,我尽力了!

上一篇:第一百五十八章 好死不如赖活着(上) 下一篇:第一百五十九章 未成年少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