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五十九章未成年少女(上)

    张大官人自然深谙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的道理。顾佳彤正在气头上,这会儿跟她理论,压根没有任何道理可讲,再说了,谁跟女人讲道理,准保这厮脑子不好。顾佳彤追着喊,这厮一溜烟的跑,顾佳彤看着张扬兔子一样逃窜的背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咬了咬嘴唇终于还是没追赶上去,她关心弟弟,向楼上走去。

    张扬拉开车门正准备离去的时候,顾养养追了出来:“张哥!”

    张扬笑道:“养养啊,我有急事儿,以后再谈!”

    “什么事儿?”

    “我去党校学习!”

    “刚好,带我去花鸟市场,我正要去买东西!”

    张扬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花鸟市惩在党校的隔壁,这下就是想推也推不掉了,张扬驾驶着他的吉普车刚刚驶出宁海路,就看到顾明建的捷豹远远驶了过来。顾明建的捷豹也开了没多久,这辆车也不是他的户头,只说是借来开的,顾明建满腹的心事,并没有留意到张扬的吉普车,他对老爷子的敬畏是从型养成的,刚才在电话里已经把他吓得够呛,意识到今天麻烦大了。

    顾允知生气的时候很少说话,顾佳彤问了几句,可是顾允知始终没有跟女儿说话,只是漫不经心的喝着茶,从他的表情上看不出太多愤怒的因素,可是越是如此,顾佳彤越是心惊,父亲这次是动真怒了。

    “爸!”顾明建慌慌张张走入书房中,顾不上擦去额头的汗水,顾允知缓缓放下茶杯,目光落在女儿的脸上:“你是打算出去呢,还是打算留在这儿?”

    顾佳彤咬了咬嘴唇,有些同情的看了看弟弟,然后转身走出书房,反手将房门带上。书房内只剩下父子二人,顾允知坐在藤椅上,顾明建在书房正中垂手而立,他已经猜到父亲今天找他十有和昨晚的事情有关,这事看来有些麻烦。沉默的气氛极其压抑,让顾明建一颗心变得越发不安。他无法承受着风雨来临前的压力,小心翼翼道:“爸,你找我有事儿?”

    顾允知从鼻孔中沉闷的嗯了一声,然后道:“我上次让你退出东江纺织百货商场那块地,你有没有听?”

    “爸”

    “你不必多说,只要告诉我有还是没有?”

    “没有我”

    “昨晚发生在百乐门的纠纷是你策划的?”

    “爸”

    “跪下!”顾允知双目猛然瞪大,发出迥异于寻常的怒吼声。

    顾明建吓得哆嗦了一下,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

    顾允知雷霆般的怒吼声也惊动了一直在外面偷听的顾佳彤,她从门缝中望去,却见父亲站起身来到弟弟的面前,忽然扬起手狠狠给了顾明建一个耳光。

    顾佳彤捂住了双唇,在她的印象中,父亲还从来没有出手打过他们。

    顾明建捂住面孔,眼神充满了错愕、惶恐、不解。

    顾允知打完这一巴掌之后,他的情绪并没有继续激动下去,反而突然间平静了下来,慢慢走回自己的藤椅坐下:“我给你一周时间,干干净净的从这件事中撤出来,不许说不!”

    顾明建鼓足勇气道:“爸,我真的是做正当生意”

    顾允知皱了皱眉头,指了指门外:“出去!”他根本不给儿子解释的机会。顾明建无奈的看了看父亲,转身走了出去。

    顾允知的目光望向门外道:“不用躲着偷听了,进来吧!”

    顾佳彤和弟弟擦肩而过的时候,有些心疼的看着他的面庞,可是顾明建却把目光转向一边,顾佳彤此时忽然意识到,今天的实情,弟弟十有怪罪在了自己的身上,张扬这个混蛋难怪跑得这么快,这不是让自己背黑锅吗?芳心中对张扬的恼怒又增加了几分。

    顾允知此时的表情已经变得风轻云淡,仿佛刚才发火的那个人根本不是他,他目光望着窗外,看着儿子垂头丧气的走出大门,轻声道:“明健的事情你早就清楚,为什么不跟我说?”

    顾佳彤咬了咬下唇道:“爸,他也只是想经商,他想上进”

    “上进?就是这么上进的?啊?跟一帮唯利是图的商人搀和在一起,搞什么?生意没见他做,歪门邪道,背后阴人倒是学会了不少,当初你放弃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竞标,我就感觉到奇怪,可没多久明酵参合了进去,到底怎么回事?你放弃是不是给他让路?”

    顾佳彤摇了摇头,可遇到父亲犀利的眼神,又不得不点了点头。

    顾允知拍了拍藤椅的扶手道:“你们以为爸爸坐在这个位置上,很舒服,很惬意,很威风是不是?”

    顾佳彤没有说话。

    顾允知道:“我要你看好弟弟。就是害怕他走错路,我在平海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的事,有说我好的,有说我坏的,有对我恨得牙齿痒痒的,可是我无所谓,只要我对得起党,对得起咱平海的老百姓,别人怎么看我,我无所谓!你们做生意,我本不赞同,可是你们只要正正当当的去经商,我这个当爹的也没有权力干涉,我嘴上说不会给你们任何的照顾,可这平海境内,谁不知道你们的老子是谁?就算我不开口,种种的便利都是无形的,我不是个僵化古板的人,中国的体制就是这样,商场也是这样,你们不去做,自然有人会去做。只要你们奉公守法,把每件事做到无懈可击,做到最好,谁都说不出一个不字来,对你们而言生意好做吧?”他停顿了一下又摇了摇头道:“越是如此,你们的生意越难做,你们的机会多于别人,可是每走一步都要如履薄冰,表面上看你们风光无限,可背后呢?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们的一举一动,看看你们有没有犯错。犯了怎样的错?”

    顾佳彤表情郑重,其实父亲说的这些话,她早就意识到了,所以她在经商过程中,力求做到尽善尽美无懈可击,不让人诟病,不落人话柄,不给父亲招惹麻烦。顾允知对这个女儿也是很放心的,可儿子的事情让他意识到了一种危险,他是一个经验老到的政治高手,从张扬刚才反应的这件事,已经意识到不好的苗头,他坚决果断的让儿子退出,不可以让他深陷下去。

    顾佳彤道:“爸,你放心,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话!”

    顾允知道:“我并不担心你,我担心的是明健,他好高骛远,容易受到外界的诱惑,只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这件事你必须帮我盯住他,让他老老实实的给我从东江纺织百货商场地块中退出来。”

    顾佳彤心中暗自苦笑,这次只怕弟弟连自己也要恨上了。

    顾允知想了想又道:“实在不行,让他去你公司帮忙,有你看着他,他搞不出什么花样。”他忽然道:“你说,他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连个女朋友也没有?”

    顾佳彤没有说话,弟弟不但有女朋友,而且还不止一个,上次还差点同时闹出两条人命,这事情可不能跟父亲说,真要是让他知道了,少不得要打断明健的双腿。她轻声道:“是啊,明健也该成家了。”

    顾允知意味深长的向顾佳彤看了一眼道:“你怎么样了?”

    顾佳彤和魏志诚已经办好了协议离婚手续,不过他们也达成了默契,这件事先不公布出来。毕竟影响不好,顾允知又是个极重脸面的人。

    看到女儿沉默不答,顾允知低声道:“魏志诚现在的情况很艰难,你还是多帮帮他。”

    顾佳彤小声道:“张扬帮他治病了,现在魏志诚的病情大有好转,我看应该能够康复!”,顾佳彤将这件事说出来是很有心计的,她是在借此机会在父亲的面前给张扬加分。

    顾允知显得有些错愕,他知道张扬的医术很高明,但是并没有想到他高明到这种地步,居然能够治好目前医学界无法攻克的肝癌,单凭这个本事这厮在官场中混岂不是太屈才了。顾允知不是没听说关于女儿和张扬之间的那些风言风语,而且从女儿的种种表现来看,她和张扬之间的关系远非朋友这么单纯,上次魏志诚还跑到家里闹事,单从这一点来看,女儿能请张扬出手救治魏志诚,张扬也乐于出手,证明他们两人的胸襟还是很宽的。顾允知对张扬最初的印象是个江湖奇人,可后来随着认识的加深,发现这小子表面张扬跋扈的背后藏着非同一般的智慧,这种智慧和普通的官场智慧不同,很多事他不按常理出牌,可是却起到了相当明显的效果。

    刚才张扬向他举报顾明建的时候,顾允知就知道这小子存有目的,他绕过女儿直接向自己汇报,就是想让顾明建吃苦头,就是想顾明建从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开发中彻彻底底的退出来,他很有心机,有心计的年轻人顾允知虽然欣赏,可是也会产生警惕。

    顾允知道:“你和魏志诚如果真的过不下去了,分开也好!”这还是他第一次针对女儿的婚姻发表明确的意见。

    顾佳彤淡然笑道:“爸,你放心,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自己会处理好这些事。”

    顾允知点了点头,有些疲惫的挥了挥手道:“你去吧,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张扬把顾养养送到了花鸟市场,却被顾养养拽着一起去看玉,他对玉还是有些研究的,在市场上帮顾养养选了一块上好的和田玉,又想起今天得罪了顾佳彤,少不得要给她道歉,自己也精挑细选了一块。

    两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人在身后呼喊张扬的名字,张扬和顾养养同时转过身去,却见身穿红色T恤,蓝色牛仔短裤的胡茵茹向他们走了过来,胡茵茹的这身打扮虽然很随意,不过也太惹火了一点,一双雪白的纤长毫不吝惜的暴露在外,腿形完美无瑕,阳光下泛出晶莹如玉的光华,张扬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溜到了她的这双之上,发现胡茵茹的腿长得好看,一双美足也是毫无瑕疵,足蹬深色水晶高跟凉鞋,雪白粉嫩的足趾宛如花瓣般颗颗绽放,足踝圆润,靠近足底的部分肌肤是一种娇嫩的粉红色。

    胡茵茹自然感觉到张扬的目光落处,淡淡笑了笑,揶揄道:“莫非是地上掉了钱包,张处长怎么不正眼看人啊?”

    张扬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呵呵笑道:“我这人有个毛病,喜欢看人的鞋跟儿,胡经理这双高跟鞋真是高啊,我看得有七厘米吧?”

    胡茵茹见识多广,还能听不出这厮在找借口,微笑道:“八厘米呢,我喜欢穿高跟鞋,能够藐视大街上的许多男子汉,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她停顿了一下又道:“可惜我穿上高跟鞋也得仰视张处长,在你面前找不到那种感觉。”这恭维话儿说得真是巧妙。

    张大官人听得这个舒服,他笑道:“我也不高,中等偏上,弄双高跟鞋才能超过一米八,勉强算得上高大威猛,玉树临风吧!”这厮倒是不知道谦虚。

    胡茵茹看到张扬身边的顾养养,心中暗赞这女孩儿长得清秀可人,顾养养在家卧病多年,并不习惯于这种社交场面,在胡茵茹的目光下显得有些局促。

    

    月中了,想必大家手里又产生月票了,章鱼好久没求票了,今天写作状态还成,晚上还有一章,求月票刺激,刺激多了,搞不好今天还有六千!

上一篇:第一百五十八章 好死不如赖活着(下) 下一篇:第一百五十九章 未成年少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