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五十四章虚情假意

    周云帆的为人处世自有他的一套准则。所以他才会在东江短短的时间内混得风生水起,从一个被党和政府定性的造反派,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位成功商人。

    张扬去挑车的时候叫上了顾佳彤一起。

    在周云帆的货场,几十辆进口汽车一字排开,这些全都是走私车,不过周云帆已经凭借他的关系上好牌照,张扬一眼就看中了一辆吉普指挥官,这辆吉普车几乎全新,周云帆走私进来的成本都在二十万以上。

    顾佳彤看到张扬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心中就不禁暗笑,这下周云帆要肉疼了。

    周云帆的确肉疼,这辆吉普车他本来是留给自己的,这帮小狗日的,我明明提前打过招呼了,让他们把好车给藏起来,这辆车怎么还会在这里?

    说来凑巧这辆吉普指挥官昨晚被货场的管事开出去潇洒了,今天清早才回来,随手就停在这里了,哪想到张大官人会来挑车。

    张扬在驾驶座上摆弄了两下,点了点头道:“就这辆吧,我看还凑合!”

    张德放也有些不忍心了。心说你小子差不多也就行了,这一刀宰得也忒狠了,我都没混上大切呢,张扬把这辆车开走,以后准保他要落周云帆的埋怨,张德放笑道:“好是好,就是费油,整一油老虎,我看你还是挑一辆日本轿子,经济省油,维护便宜。”

    张扬笑眯眯道:“咱不差钱!”一旁的顾佳彤差点没笑出声来,这张扬坏起来都这么可爱。

    周云帆疼得心在滴血,他不是小气,只是觉着给张扬送这么大一份礼不值得,可当着别人的面,他还是表现出了应有的大气:“张处长喜欢就这辆吧,反正这车太费油,也不好卖!”

    张扬开着那辆指挥官载着顾佳彤离开了货场,周云帆目送着那辆吉普车,脸上的表情就想让人给很抽了一记。

    张德放深表同情的拍了拍周云帆的肩膀:“周哥保重!”

    周云帆叹了口气,随即又笑了起来:“我混江湖半辈子了,没想到栽在一个小辈手里!”

    张德放很真诚的对他说道:“还好栽的不重,周哥,你和他做朋友比做敌人要舒服得多。”

    

    江城却没有因为张扬的离去而有所平静,表面上看似平稳的政坛实则暗潮涌动,洪伟基的脸色很难看,桌上的烟灰缸中堆满了烟头。办公室内也是烟雾弥漫。

    李长宇走入他办公室的时候,也不由得吃了一惊:“洪书记,你在这儿搞毒气室啊?”他走到洪伟基身后推开窗户,驱散房内的烟雾。

    洪伟基低声道:“老同学,有人把我告到省里去了!”

    李长宇笑了笑,在洪伟基的对面坐下,他也听说了,有人向省里举报洪伟基和方文南之间的交情由来已久,而且洪伟基还和方文南的情妇有染,这件事是岚山市那边先捅上去的,现在省里对江城的事情极其敏感,一听到领导层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当大事情来抓,洪伟基这件事根本就查无实证,不过还是被省纪委书记曾来州好好的敲打了一顿,他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李长宇道:“洪书记,真金不怕火来炼,咱们员害怕这点小风小浪?”

    洪伟基怒道:“中国几千年官场中形成的弊习,想要搞人就从经济上和作风上,我和方文南过去的确认识,可我们之间只是正常的交往,这次三环路招标工程我根本没有参予意见。这些人真是无耻,竟然在这件事上做文章,还污蔑我和苏小红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真是道德沦丧,无耻!无耻之尤!”

    李长宇能够理解洪伟基的激动,自从江城政坛风云变幻,洪伟基就采取了明哲保身的处事原则,甚至连三环路招标的事情,他为了避嫌都交给了自己,其实从方文南及早得到这个消息,李长宇就已经猜到他和洪伟基之间的关系,不过李长宇选择方文南不仅仅是因为洪伟基的暗示,也是综合考虑方文南实力之后的结果,可以说这次招标过程并没有任何的问题。洪伟基就算有私心在内,大面上并没有逾规的操作,李长宇相信以洪伟基沉稳的性情,在这种敏感的时刻,不会在大方向上犯错误,至于苏小红和洪伟基,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不得而知了。

    李长宇道:“制造风言风语的都是一些别有用心的小人,洪书记不要往心里去。”

    洪伟基狠狠把烟蒂摁灭道:“有些人看我把三环路工程的指挥权交给你,心里不爽,他们想搞事情!”

    李长宇明白了,洪伟基显然把这件事的始作俑者锁定在左援朝的身上,不过仔细想想,左援朝的确有最大的嫌疑,在三环路工程一事上,最失落的要数左援朝,当初提出这个方案的是他。最后指挥权却落在李长宇的身上,他应该不会就此甘心的。李长宇对此保持着清醒的认识,洪伟基只不过是想利用他来制衡左援朝,他想把自己当成一颗棋子,李长宇低声道:“洪书记,凡事都要证据,这种谣言肯定会不攻自破。”

    洪伟基叹了口气道:“组织上虽然会明辨是非,可是这些传言却对我清廉的官声有所影响,这些搬弄是非的小人实在太可恶了!”

    李长宇心中暗道:“空来风未必无因,这事儿还真很难说!”

    

    江城代市长左援朝最近心里也不好受,有人举报洪伟基的事情也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从这两天洪伟基对他的态度,他隐约猜到洪伟基十有将这笔帐算在了自己头上,左援朝实在有些郁闷,他心烦的时候并不喜欢一个人呆着,更喜欢一家人聚齐,喝喝茶打打牌谈谈心。

    田庆龙最近也不如意,江城公安系统连番出事,他这个公安局长被搞得灰头土脸,他和左援朝各有各的心事,桌上的一斤酒几乎都下了他们两人的肚子。

    左拥军笑道:“你们今天怎么回事儿?好像都有满腹的心事?我最近看到国外的一项调查研究,说官当得越大,幸福感就越少。看来从你们的身上就能够得到验证。”

    田庆龙叹了口气道:“最近江城的事情搞得我什么心境都没了,我在公安队伍这么多年,就没有像今年这么憋屈过!”

    左援朝道:“江城真是多事之秋,各种各样的麻烦事层出不穷,咱们洪书记被举报的事情你们听说了没有?”

    田庆龙点了点头:“没啥证据的事情,不知道谁想把刚刚平静的一池水再度搅浑!”

    左援朝叹了口气道:“有人觉着是我在丛中作梗!”

    田庆龙和左拥军同时看了看他,左拥军对市一级的斗争并没有多少发言权。田庆龙身为江城市常委,却明白左援朝和洪伟基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和睦,三环路的指挥权落在李长宇手中,足以证明,这位洪书记对左援朝还是很有戒心的。田庆龙道:“是不是有人想故意制造矛盾?”

    左援朝的手指在桌上轻轻敲击了一下,他始终怀疑这件事是李长宇做得,在市长这个位置上,最具有竞争力的就是李长宇,而李长宇近期在江城的一系列举措,隐然有和他抗衡的势头,最麻烦的是,李长宇和洪伟基是老同学,洪伟基虽然做人圆滑,可是在内心深处一定是倾向于李长宇更多一些。左援朝真正凭借的还是和省委书记顾允知的关系,正是顾允知一手将他扶上了代市长的位置,他和顾明建之间的关系也极为融洽。可李长宇和顾允知之间似乎也有不错的关系,那层关系是通过张扬建立的。自从三环路指挥权旁落之后,左援朝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他开始意识到自己把代市长前头的代字去掉,并非十拿九稳的事情。

    左拥军道:“不遭人忌是庸才!别人之所以针对你,是因为看到你比他们强,官场上就是这样,只有不断地去踩别人,自己才能够获得提升。”

    田庆龙哈哈大笑起来:“拥军,你这话说的也太绝对了,做官多数的时候都是在做事,很少时间用来去踩人!”

    左拥军叹了口气道:“在我看来,官场中做事的少,踩人的多!”

    左援朝没有说话,默默抿了一口酒,过了一会儿方才低声道:“大哥,你看我和李长宇有什么不同?”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问得田庆龙微微一怔,他想了想道:“你比长宇年轻,你比他有魄力,又闯劲。”

    左援朝笑道:“我可不是想听你夸我的。”

    田庆龙下面的话可不是夸奖他了:“不过长宇比你沉稳,比你有亲和力,他做事的风格四平八稳,很有顾书记的风范!”最后一句话让左援朝的内心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田庆龙低声道:“其实有句话我一直想对你说,有些时候风头太劲未必是什么好事。”

    左援朝手中的酒杯缓缓落下,此时他已经完全明白了。

    田庆龙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转向左拥军道:“许嘉勇有没有去过你家?”

    左拥军向外面看了看。他妻子蒋心慧正和姐姐她们聊得开心,他笑了笑道:“来过,这年轻人很不错,晓晴让他捎来了一些礼物,对了,还有你们的呢,那天我给你们送过去。”

    田庆龙低声道:“问句不该问的,晓晴跟他有没有确定男女朋友的关系啊?我听心慧说他们两个正在恋爱?”

    左拥军又向外看了看,苦笑道:“没有的事,晓晴给我电话中说了,她在美国学习,和许嘉勇很少见面!”他觉察到田庆龙对这件事很关心,有些诧异的问道:“姐夫很关心晓晴感情上的事情?”

    田庆龙呵呵笑了一声:“我是她姑父嘛,不过有句话我要说出来,女孩子大了,感情上的事情还是由着她自己,父母尽量不要做过多的干涉,有些年轻人不能只看表面,要留意一个人的品性。”

    左拥军皱了皱眉头,这时候妻子在外面叫他打牌,他起身走了出去。

    左援朝意味深长的看了看田庆龙一眼:“大哥什么意思?许家小子不地道吗?”

    田庆龙道:“我也不了解他,不过前两天金樽的事情听说和他也有些关系,假如是他挑唆袁立波去打顾明建,这小子的心机可够深的!”

    左援朝笑着摇了摇头道:“这帮衙内的事情真是让人头疼,年轻人争风吃醋也很常见,懒得去管他们!”

    田庆龙道:“我只是不想晓晴选错人!”

    左援朝向外面望了望:“这事儿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我哥说了还是不算,晓晴的终身大事还得是我嫂子发话。”

    田庆龙苦笑道:“娘们当家墙倒屋塌,拥军啥时候能爷们一会啊?”

    左援朝呵呵笑了起来。

    

    张扬开着吉普指挥官把顾佳彤送到家门口,原本他是不想来的,可顾佳彤非要他过来,说顾养养最近经常叫着肚子痛,顾明健仍然留在江城,张扬自然没有和他见面的尴尬,所以也就过来了。

    走入宁静路的9号小楼,顾养养正在画室内画画,看到张扬跟顾佳彤进来,欣喜的放下画笔:“张哥,你来了!”

    张扬笑眯眯点了点头,他这次来也给顾养养带来了一件礼物,是秦传良帮他刻得一方印章,上面刻着顾养养的名字,顾养养接过印章,翻来覆去得看,有些爱不释手。

    张扬问起她最近的身体状况,顾养养趁着姐姐去倒茶的功夫,悄悄对张扬道:“就是你教我的那套练气的功夫,我最近修炼的时候常常感到小腹疼痛,而后蔓延到我的四肢经脉,我担心是不是练功出了岔子?”

    张扬探了探她的脉门,闭目良久,睁开双眼,不禁笑了起来:“不妨事,想不到你的内力居然有了小成,看来和你清心寡欲,心无旁骛有关,这样,我再教你一套功夫!”

    顾养养惊喜道:“真的?”

    张扬点了点头,其实自从秦清被劫持之后,张扬就产生了教给身边的这些女孩一些防身手段的打算,他根据女性特点,博众家之长,研究了一套搏击防身之术,如今顾养养有了内功基础,刚好传给她。

    顾养养学得很认真,来到院子里跟张扬学了一个多小时,将三十六个动作已经完全掌握。

    顾佳彤看到他们两人在院子里拳来脚往演练得热火朝天,不禁笑道:“养养就快成为侠女了!”

    顾养养一个飞踢,张扬闪身躲过,笑道:“有模有样的,养养的确有习武的天分!”

    说话的时候省委书记顾允知走了进来,女儿的那记飞踢刚好被他看到眼中,顾允知笑道:“我们顾家出了位女中豪杰!”

    张扬慌忙迎上去打招呼。

    顾允知笑了笑:“张扬来了!”他并没有停步,走到门前,方才道:“张扬,回头你到我书房里来一趟!”

    顾佳彤和顾养养对望了一眼,不知道父亲找张扬做什么。

    顾佳彤将凉好的茶分别递给张扬和顾养养。

    张扬喝了一口道:“不知道你爸是不是要问我明健的事情?”

    顾佳彤笑道:“没事儿,你问心无愧怕什么?”

    张扬来到顾允知的书房前轻轻敲了敲房门,获得允许后,方才推门走了进去。顾允知正站在博古架前擦着一只青花瓷碗,张扬看得真切,这只瓷碗正是上次顾养养去清台山玩的时候,陈崇山送给她的。

    顾允知擦好瓷碗,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原来的位置,向张扬微笑道:“这是明青花,相当的珍贵,养养都不知道它的价值,怎么可以收别人这么贵重的礼物呢,有机会我要还给人家。”

    张扬笑道:“顾书记,当时我们就是用这只碗吃饭,在你眼里明青花是无价之宝,可在农家人的眼里,它只不过是一只普普通通的饭碗罢了!”

    顾允知品味着张扬的这句话,普普通通的一句话中似乎蕴藏着很深的哲理,他的目光落在墙面上的字幅,低声吟诵道:“不患位之不尊,而患德之不崇;不耻禄之不多,而耻智之不博。”他返回书桌前坐下,指了指一旁的藤椅,示意张扬坐在他的旁边,轻声道:“想不到山野之中隐藏着这种高人!”

    张扬道:“写这幅字的陈老伯过去也是南征北战的军人,只是文革中受到不公平的对待,所以心灰意冷,才选择了隐居山野。”

    顾允知道:“如果我们的每一位官员都能够谨记这几句话,那么我们的干部队伍会纯洁得多。”

    张扬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顾允知这才把话题转到了儿子的事情上,他低声道:“听说明健在江城和你发生了一些不快?”

    张扬早就意料到顾允知会问这件事,顾明健毕竟是他的儿子,这次在江城吃了这么大的亏,当老子的不可能熟视无睹,张扬并没有否认,点了点头道:“是有些误会,不过事情已经查清楚了。”外面的传言很多,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说他把顾明健给打了,别人怎样想怎样说并不重要,他要在顾允知的面前解释清楚。

    顾允知静静望着张扬,他在期待着下文。

    在顾允知的面前张扬并没有隐瞒的必要:“我已经查清楚是袁成锡副市长的儿子袁立波找人打得明健,袁立波和明健并不相识,真正唆使他的人是许嘉勇”张扬停顿了一下又道:“许嘉勇是许省长的儿子!”这厮说的都是实话,他就是要实话实说,真相就是如此,你顾书记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顾允知的唇角反倒露出一丝笑容:“明健这小子心高气傲,做事毛糙,受点挫折也是好事。”他居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轻声道:“听说江城的旅游开发搞得不错,资金引入方面做得很好!”

    张扬点了点头道:“李副市长提出以绿色经济推动江城,我们旅游局自然要充当发展绿色经济的排头兵,围绕这件事我们进行了招商引资,旅游开发一系列的工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切发展的都很顺利,三年内应该可以看到初步的成效。”

    顾允知何等的老辣,一听就知道这厮在鼓吹李长宇和他自己,不过话说回来,能够在短短的时间用绿色经济这个字眼儿吸引到这么多的投资,这小子的确有些能耐,顾允知又询问了一些江城新近发生的事情,张扬看到已经是晚饭时间了,知趣的告退。

    顾允知也没有挽留他吃饭。

    张扬来到楼下,顾佳彤迎上来关切道:“我爸找你什么事?”

    “工作上的事情!”

    顾佳彤不禁笑了起来,她才不相信省委书记找一个科级干部了解工作上的事情呢,顾养养道:“张哥,晚上在这儿吃饭吧,我让李妈准备了!”

    张扬笑道:“算了,我晚上还有事呢!”

    顾佳彤把张扬送到大门口,小声道:“你早些回去休息!”

    

    张扬点了点头,离开顾家,正准备上车的时候,发现不远处路灯下一个人正向他望来,那人正是许嘉勇。

    许嘉勇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张扬,他微笑着主动向张扬走了过来,伸出手很热情的说:“张处长,想不到你来东江了!”

    张扬虽然打心底不喜欢这厮,可表面上的气度也不想输了,他和许嘉勇握了握手:“许先生行事如神龙见首不见尾,前两天才在江城会同学,这会儿就回东江了!”

    “彼此!彼此!”许嘉勇笑着把手抽出来,张扬倒是动了捏他的念头,只要他稍稍用力,这厮白白净净的右手肯定会骨断筋折,不过这念头也是稍闪即逝,你许嘉勇不是喜欢玩智商吗?老子就用智商玩残你,动辄武力,那多粗糙啊!

    许嘉勇道:“张处长还没吃饭吧?走!我请你喝酒!”

    这还真有些出乎张扬的意料之外,这厮居然邀请自己喝酒?该不是老子听错了吧?

    许嘉勇笑道:“张处长不会不给我面子吧?”

    张扬笑道:“我正饿呢,难得许先生这么盛情,求之不得!”

    两人虚情假意的笑着,张扬邀请许嘉勇上了他的吉普车,在许嘉勇的指点下,两人来到王府路的玉玺酒楼。许嘉勇经常来这里吃饭,点了几个特色菜,要了一瓶精品红星二锅头。

    两人面前的玻璃杯倒满,许嘉勇举起酒杯道:“来,为了咱们的再次相逢干杯!”

    张扬笑眯眯道:“说来惭愧,许先生去江城我也没来得及招待你,来了东江却要让你破费!”

    许嘉勇道:“我和张处长投缘,在一起喝点衅,说两句知心话也是一件乐事!”

    张扬打量着许嘉勇,发现他的眼神平静无波,表情坦坦荡荡,这种人还真少见,明明做了亏心事,却装的没事人一样。张扬和许嘉勇干了这杯酒,把空空的酒杯放下,许嘉勇帮他把酒杯满上。

    张扬道:“许先生去江城只是为了寻亲访友?”

    许嘉勇笑道:“寻亲访友只是其中一个目的,我听说江城开发区的投资环境不错,所以去考察了一下,正准备去江城发展。”

    张扬有些错愕的扬了扬眉毛。

    许嘉勇道:“最近美国的个人计算机产业发展迅速,我想在国内发展,这次回国主要的目的就是考察平海各地的情况,把我的考察结果写成具体的计划书,过两天我就要返回美国,争取获得国外风险资金的注入。”他笑眯眯道:“我离开美国的这段时间,美国的许多事情都委托晓晴帮我处理,她给我帮了很大的忙!”这厮的软刀子又开始向张大官人发动攻击。

    张扬今晚的心态很端正,你许嘉勇越是想惹我生气,我越不搭理你,他平静道:“许先生准备在江城投资吗?”

    许嘉勇微微有些错愕,想不到几天不见,这厮的气度修为又进了一层,利用左晓晴来刺激他居然没有达到效果,让他产生了一种一拳打空的感觉,许嘉勇点了点头道:“根据我的初步考察,江城开发区的各方面条件都是最合适的。”

    张扬忽然道:“江城的条件虽然不错,可治安却不太好,最近省委顾书记的儿子在江城都挨打了!”

    许嘉勇哈哈笑了起来:“做任何事都是有风险的,人吃饭也可能被噎死,可却不能因噎废食!”他和张扬碰了碰酒杯道:“这事儿我也听说了,据说顾公子声称打他的人就是你!”

    张扬微笑道:“那家庙里没有屈死的鬼?他太单纯了,没有看到有人想故意挑起我跟他的矛盾!”

    “谁这么阴险啊?”

    张扬端起酒杯道:“王八蛋!”

    许嘉勇微微错愕了一下。

    张扬笑道:“我说这个幕后的指使者是个王八蛋!你说他躲在背后搞这么多阴谋诡计干什么?为什么不敢堂堂正正的出来跟我较量,这种人还算男人吗?”

    许嘉勇微笑道:“阴谋阳谋都属于智慧的范畴,只有真正的智者才懂得去怎样利用,逞强好胜,凭着勇武之力打打杀杀,这种人只是一介武夫!”

    张扬哈哈大笑道:“我就是一介武夫,所以我打了袁立波!”

    许嘉勇心底下却不认同张扬是一介武夫,这厮的作为表面看上去鲁莽,实则处处闪动着小智慧,在许嘉勇看来别人的智慧往往都是小智慧,真正的智者只有他自己,张扬提起顾明建的事情,就等于告诉他,他在背后唆使袁立波的事情被他知道了,许嘉勇并不怕张扬知道,这种事情怎么查也不会查到他身上,中国是个法治社会,任何事情都要讲究证据的。许嘉勇道:“这世上还有许多武力做不到的事情,一个人的拳头再厉害,也比不过枪炮。”

    张扬道:“这里不是美国,持枪违法的!”

    许嘉勇呵呵笑道:“所以,你最好别去美国!”

    张大官人饮尽面前的那杯酒,砸吧砸吧嘴:“美国?我真要是去,就会会泰森、福尔曼谁的,不用手枪,我分分钟把他们拿下。”

    他站起身:“不好意思,我得走了,到美国见了左晓晴代我向她问个好!”

    “一定!”许嘉勇虚情假意的应承着。

    

    今天有点累,出去散散心,调剂一下心情,暂时先更新八千字,可能最近把自己压得太紧了,需要放松下啊,明天更新字数会多一些!

上一篇:第一百五十三章 王八之气(下) 下一篇:第一百五十五章 胸襟百万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