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五十五章胸襟百万丈

    张扬回到希尔顿大酒店。常浩把最近的监视情况向他讲了一下,安德恒和王学海联系密切,根据两人对话内容知道,王学海在东江纺织百货大楼的事情上之所以胜出,是因为抓住了梁成龙的把柄,常浩回放了一部分白天他们会面的录音内容。两人的谈话中多次提及了京都大厦的事情。

    张扬低声道:“看来梁成龙的把柄就在京都大厦,王学海利用这一点逼迫他退出了纺织百货大楼的竞标。”

    常浩点了点头,这件事对国安来说并没有特别的意义,他们的目标是安德恒,想要调查安德恒在大陆活动的具体动向。常浩道:“安德恒要前往深圳一段时间,我对他的监视也可以暂时停止。”

    张扬颇感诧异道:“你要走?”

    常浩道:“我把情况已经向上级汇报了,他们认为我没必要继续留在东江,明天就可以回去”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上级让我先回北京述职。”

    张扬哦了一声,心中却暗暗奇怪,国安花了这么大的精力调查安德恒,好不容易把窃听装置都装好了,这还没有几天,就要撤摊子了,难道常浩还有什么发现?有些情况他故意隐瞒了自己?张扬不动声色道:“野狼的身份有没有查清?”

    常浩道:“只知道他是泰国佣兵,其他的情况还在调查中!”

    张扬点了点头,他的目光投向对面的商贸大厦:“里面的窃听装置就留在那里了?”

    “你不用担心。这件事和你无关了!”

    张扬对这句话有些反感,国安就是这个样子,用着老子的时候拼命朝前,这用完了就弃之如弊履,什么内幕都把我排除在外,张扬也没有追问,人家都不愿说,分明是没把自己当成组织的一份子,下次再想老子给你们出力才怪!

    

    张扬走后不久,顾佳彤也被父亲叫到了书房,面对父亲她显得多少有些忐忑,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爸!”

    顾允知点了点头,指着张扬刚才坐过的藤椅道:“坐!”

    顾佳彤坐了下来,轻声道:“爸找我有事?”

    顾允知道:“你放弃东江纺织百货大楼地块的投标,是不是因为明健?”

    顾佳彤没有说话。

    顾允知叹了口气道:“有些事就算你不说,还是有人会向我说的。”

    顾佳彤道:“爸,其实我这次之所以放弃这块地的竞标不仅仅是因为明健,我综合考虑了一下,这块地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实在太多,已经不单纯是商业上的竞争,我担心拿下这块地之后,会给您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顾允知淡淡笑了笑:“在中国做事,尤其是涉及到政府的商业行为,又有哪件事会是单纯的商业竞争?你在江城接下三环路工程难道说就很单纯,没有任何政治因素掺杂在内?”

    一句话说得顾佳彤哑口无言,父亲虽然很少过问她生意上的事情,可是他依然明察秋毫。

    顾佳彤小声道:“爸。你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绝不会带给您任何负面的影响。”

    顾允知望着女儿,意味深长道:“你认为爸爸是害怕负面影响的人吗?我是担心你们的热情和善意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我会让明健从纺织百货大楼地块的开发中退出来。”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江城三环路工程是张扬让你参与的吧?”

    顾佳彤没有说话,等于默认了这件事。

    顾允知叹了口气道:“这是有些人给自己买保险呢!”他所说的是李长宇,江城的这场政治风暴让现任的几位市级领导变得谨慎了许多,无论是代市长左援朝还是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他们做事都以求稳为主,顾允知身为省委书记,他的消息来源有很多,早在洪伟基把三环路工程交给李长宇指挥的时候,就有人向他汇报,顾允知第一个反应就是洪伟基在搞平衡,在利用李长宇抗衡左援朝,顾允知对这种政治上的权力平衡并不反感,真正让他对这件事产生警觉的是,前些天有人对江城市委书记洪伟基的举报,洪伟基和方文南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而方文南恰恰是这次三环路工程的承建人,也是女儿的合作者。

    顾允知由此推断出,洪伟基将三环路工程交给李长宇不单单是搞平衡。他真正的用意是利用李长宇给方文南创造机会,而自己又可以抽身事外,李长宇通过张扬让顾佳彤介入这件事,既是对左援朝的制衡,也是一种对自身的保证。一件简单的招标工程背后藏有这么多复杂的东西,让顾允知很不喜欢,虽然初步的调查表明洪伟基并没有任何的经济问题,可顾允知仍然有些担心,他不想女儿被人利用。

    顾佳彤了解父亲的顾虑之后,并没有从这件事中退出的意思,她轻声道:“爸,你放心,整个工程我会严格把关,力求任何一道环节都不会出错,方文南经商的手法还是很正当的,抛开其他的关系不言,他的盛世集团在软硬件上都符合政府招标的要求。”

    顾允知听女儿这样说,也就放弃了让她退出江城三环路工程的打算,轻声道:“你去江城的这些天,魏志诚来过!”

    顾佳彤的脸色忽然变了,她咬了咬嘴唇道:“我已经拟好了离婚协议书,只等他在上面签名了!”

    顾允知抿了抿嘴唇,他低声道:“他得了肝癌,最多还有一年的生命!”

    顾佳彤愣了,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顾允知道:“也许你应该重新考虑下这件事!”

    

    张大官人学习的热情空前高涨,这和李长宇之前的提醒不无关系,在如今这个凡事都讲究学历的时代,他必须要不断学习,按照当下时髦的说法这叫充电。张扬凭借着自己良好的口才和省党校的老师很快就打成了一片,这次有配车的学生很多,可是敢开着吉普指挥官这么招摇的只有张扬一个,这厮的车牌也很厉害,平A12345,这车牌是顾佳彤通过关系给他弄来的,顺便还给他弄了一个省委大院的通行证,明眼人看到这车牌就不难揣摩到车主人的身份。

    张扬在省党校报了个函授班,每年只要集中学习两次,加起来不到一个月,为了这件事他还专门请几位老师去吴越人家吃了几顿,通过方文南的关系,他和吴越人家的老板袁波也相当熟悉,已经将吴越人家发展成为他在东江第一个随意签单的地方。

    周三下课以后,张扬原本准备去东江师范大学接妹妹赵静吃饭,开车来到中途接到顾佳彤的电话,顾佳彤在蓝海总部,外面下雨,她的奔驰车又送去保养了,所以让张扬过去接她。

    张扬来到锦扬大厦停车场,顾佳彤接到电话已经来到下面等待,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俏脸上笼罩着淡淡的忧色。

    张扬摸了摸她的纤手。轻声道:“怎么了?工作不顺心?”

    顾佳彤摇了摇头,示意张扬开车出去再说。

    从地下停车场出来,外面雨已经越下越大,顾佳彤抽出一支香烟,拿烟器点燃,却不小心呛到,剧烈的咳嗽起来。张扬夺过她手中的香烟,不由分说的在烟灰缸中摁灭:“不能抽就别抽了,心情不好决来,我就算帮不了你也可以分担一下。”

    顾佳彤有些艰难的说道:“张扬,我想求你一件事!”

    张扬笑道:“什么求不求的?说。只要我能办到的!”

    顾佳彤疲惫的靠在座椅上,望着车窗外的雨景,脸色苍白道:“魏志诚得了肝癌,我想你帮帮他”

    张扬猛然一个急刹车,他直愣愣的看着顾佳彤。

    顾佳彤美眸中流露出几许失望:“你不愿意?”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愿意,如果我救了他,你从此就可以获得解脱,我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顾佳彤一双美眸中闪烁着感动的泪光:“张扬我本以为”

    张扬笑着抚摸她的俏脸道:“以为什么?以为我不会去救他?以为我巴不得他死掉吗?我承认我不喜欢他,可是我也没恨到要他死的地步,我只是讨厌他对你不公!”

    顾佳彤被张扬的宽容所感动,螓首埋入他的胸前,张扬抱着顾佳彤,两人静静偎依在一起,这厮忽然想起了在北京公话亭的那个狂乱缠绵的夜晚,平心而论他并不想救魏志诚,可是他更明白魏志诚如果就这样死去,将留在顾佳彤心中一个永远解不开的结,只有治好魏志诚才能让顾佳彤解开这个心结,从婚姻的阴影中彻底走出来。

    张扬不无顾虑道:“假如魏志诚知道是我救他,我想他肯定不会答应!”

    顾佳彤也有着同样的考虑,她轻声道:“那怎么办?”

    张扬道:“没事,只要想想办法帮他诊脉,确定他的情况之后,我才可以为他开药方,实在不行,我化化妆,装扮成一个老头子!”

    顾佳彤笑了起来:“就数你鬼主意多!”

    在顾佳彤的劝说下,魏志诚终于答应跟她去看中医,人一旦觉得自己必死无疑,很多事情就看开了许多,坐在顾佳彤的奔驰车内,魏志诚默默注视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流,低声道:“佳彤,过去我对不起你”

    顾佳彤淡淡笑了笑:“说这么多干什么?人不可能总想着过去!”

    魏志诚叹了口气道:“我之所以把这件事告诉爸,并不是想博取你们的同情,我只是想向他道歉,这些年来让你受委屈了。”

    顾佳彤轻声道:“我也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咱们只是错误的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魏志诚的内心宛如刀绞般疼痛,他哆哆嗦嗦的摸出了一盒烟,噙了一支在口中。

    “你身体不好就别抽烟了!”

    魏志诚点燃香烟用力抽吸了一口道:“对我而言抽不抽都一样”他的情绪很悲观,就当今的医学水平而言,得了肝癌等于被宣判了死刑,他的肝癌出现了淋巴转移,已经无法采用外科治疗了,现在的治疗方案就是放化疗,魏志诚拒绝治疗,既然不能治好又何必用药物折磨自己的身体。

    顾佳彤轻声道:“她知道吗?”顾佳彤口中的她是魏志诚的情人何蓓。

    魏志诚手中的香烟颤抖了一下,随即凝滞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我没告诉她”

    “为什么?”顾佳彤有些奇怪,在她看来魏志诚真正爱的是何蓓,遇到这种事第一个分担的本应该是她。

    魏志诚充满歉意的看了看顾佳彤:“我怕她伤心,怕她承受不住打击!”

    倘若在过去顾佳彤听到这样的话一定会愤怒到极点,她甚至会把魏志诚毫不留情的赶下车去,他为情人考虑得如此周到,有没有考虑过自己这个法律上的妻子,可现在顾佳彤的心情却极其的平静,她以同情的目光看了看魏志诚,她知道自己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没有一丁点儿爱意,她所有的感情都已经牵系在张扬的身上。正因为有了张扬,她比过去变得更加的坚强,魏志诚所做的一切已经无法触动她的情绪,她对魏志诚剩下的只有同情,轻声叹了一口气道:“其实,你应该让她知道。”

    魏志诚的眼圈忽然红了,他大口大口抽着香烟,顾佳彤皱了皱眉头,打开了天窗,空中飘着零星的雨点。

    魏志诚终于鼓足了勇气:“她怀孕了”

    顾佳彤下意识的踩下了煞车,她有些愤怒的瞪着魏志诚,即使她对这个男人没有任何的感情,也不由得因为他的话而感到愤怒,她在听说魏志诚身患绝症之后,所想的是如何去帮助他,而魏志诚竟然告诉她这些,他难道忘了他们还没有离婚,自己在名义上还是她的妻子,他对她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顾佳彤怒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魏志诚低声道:“我没有朋友,想来想去能够帮助我的只有你!”他低声道:“可能你觉着我无耻,可是我”

    顾佳彤淡淡笑了笑:“也许我们只能做朋友!别想这么多,事情并没有那么悲观,我带你去见的这位老中医很有名气,他曾经治好了不少的绝症。”

    魏志诚对自己的病早已绝望,他低声道:“假如我死了,我希望你能够帮我照顾她们”

    顾佳彤断然摇了摇头:“我不会答应你!”

    魏志诚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失望。

    可随即顾佳彤又道:“所以你要眷治好自己的病,亲手去照顾她们!”

    

    张扬身穿中式白色对襟绸衫,带着白色假发,粘着山羊胡子,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眼镜,当真是鹤发童颜,他这身装扮全都是何歆颜的功劳,何歆颜在艺术学院还选修了化妆专业,用了半小时就把张扬装扮成了一个小老头。

    室内的灯光很暗,这是为了避免别人看出破绽,张扬装腔作势的坐在藤椅上闭目养神,连顾佳彤带着魏志诚走进来,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顾佳彤看到张扬这番模样,不禁有些想笑,可想起身边的魏志诚,还是强行抑制住笑意,装出恭恭敬敬的样子道:“张老先生,我带病人来了!”

    张扬轻轻嗯了一声,他挥了挥手,顾佳彤退了出去,随手关上房门,室内的光线更加暗淡。

    魏志诚心中不免感到奇怪,这老头儿不是个江湖骗子吧?普普通通的三间民房就开起了诊所,里面除了桌椅,也看不到什么医疗器械,室内光线很暗,可四壁空空,看不到营业执照和行医执照。不过魏志诚很快就想到自己身患绝症,就算遇到了一个江湖骗子,情况也不会变得更坏。

    张扬看了看魏志诚的病历,这也算是他适应时代的一个表现,魏志诚之前已经在医院进行了全面的检查,可能的辅助检查几乎都做了一遍,诊断相当明确。

    张扬粗略的看了看,然后示意魏志诚把手腕伸出来,以左手中指贴在他的脉门之上,大概切脉三分钟之后,方才放开魏志诚的脉门,低声道:“脱掉上衣,躺到床上去!”

    魏志诚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顾佳彤既然这么热心,自己也不忍心拒绝她的好意,权且让这老中医尝试一次。脱去上衣,躺在小床之上。

    张扬用一方毛巾蒙住他的眼睛,又将一块干净毛巾塞到他的嘴里,低声道:“行针的过程会有些疼痛,你忍着些!”他虽然打算给魏志诚治病,可并没有忘记这厮过去的劣迹,借着这个机会也要让他吃点苦头,以张大官人的水准,大可提前制住他的几处道以减轻他的痛苦,既然存了这个心思也就懒得麻烦了。

    张扬打开针盒,从中取出金针,他这次所使用的金针和过去不同,金针的尾端穿有长长的丝线,张扬摇了摇头,心说这次要为这厮损耗不少的内力了,第一针扎在檀中,然后迅速在中庭、鸠尾、巨阙、腹通谷、上脘、中脘、下脘、神阙依次下针,此为第一路针,二路行针在章门、期门、肝俞、内关、公孙、太白。针法以平补平泻为主。

    两路行针完毕,将丝线的尾端连在一起,闭上双目,潜运内力,内力顺着几十道丝线导入金针,直注魏志诚的体内,这种用针的方法当世之中可能只有张大官人可以做到。

    魏志诚正在奇怪,暗忖这针灸也并不疼痛,是不是这位老中医在虚张声势,可随着内力注入,只觉着似乎有无数钢针直接刺入自己的身体深处,此时的感觉简直是痛彻骨髓,魏志诚紧咬口中的毛巾,双手死命抓住床沿,好在疼痛很快就过去了,一股股灼热的内息从他的各处道注入,不多时魏志诚的右上腹便暖烘烘一片,随着张扬内力的持续注入,他感到越来越热,这灼热感虽然难以忍受,可是比起他昔日的肝区的隐隐钝痛还要好许多。

    其实张扬的疗法有些类似现代医学中的热疗,不过他以针灸配合内力,渗透力比起普通的热疗不知要强上多少倍,不过这也是极其损耗内力的事情,短短的二十分钟疗程,已经让张扬真元损耗极大。

    收针之后,他疲惫的坐回椅子上,低声道:“你去吧!”

    魏志诚从床上坐起来,感觉整个身体宛如脱胎换骨一般,轻松了许多,他看到老中医已经闭目养神,说了声谢谢,也不敢多做打扰,悄然离开了房间。

    顾佳彤送走魏志诚之后,又重新回到这间临时租用的诊所,从窗口就看到张扬盘膝坐在小床之上,仍然在闭目调息,张扬在救治魏志诚的过程中真元损耗极大,他周身的衣服都已经湿透,额上布满细密的汗珠儿,随着内息的运行,从他的头顶升腾起淡淡的雾气。

    顾佳彤不敢打扰他,悄悄为他将桌上的茶壶沏上新茶。

    张扬缓缓睁开双目,看到顾佳彤正站在自己的对面,明澈的美眸中隐隐闪烁着泪光,张扬微笑道:“何时来的?我都没有觉察到!”他伸出手牵着顾佳彤的小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轻声道:“每三天一次,我大概还需要为他治疗四次,药方我已经开好了放在桌上,你拿给他,让他按照方子吃药。”

    顾佳彤忽然展开臂膀用力抱紧了张扬,俏脸贴在他的肩头,泪水簌簌落下:“张扬,如果太伤身,你可以放弃”她请张扬为魏志诚治病之初并没有想到张扬的付出会这么大,看到张扬几近虚脱的模样,自然心疼不已,在她的心中魏志诚的地位显然无法和张扬相提并论。

    张扬笑道:“佳彤姐,我是半途而废的人吗?再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魏志诚虽然讨厌,可毕竟也没到该死的份上,你放心吧,我三天就可以恢复如初,你快去吧,抓了药给他送过去!”张大官人表现的越是宽宏大量,顾佳彤心中爱他爱得就越深,比起张扬的胸襟,魏志诚显然欠缺了许多,他求顾佳彤帮忙照顾他的情人其实就是自私到了极点的做法,可是顾佳彤早已不把自己当成他的妻子,虽然感觉到愤怒,可毕竟不会因此而受伤。

    顾佳彤抱着张扬不愿放手:“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陪你!”

    张扬呵呵笑道:“你抱着我这个老头子,让人看到了肯定以为你是个变态!”

    “呸!你才变态呢!”

    外面忽然传来一个甜甜的声音道:“张老先生在吗?”

    顾佳彤慌忙放开张扬从床上站起来,此时何歆颜已经从门外走了进来,顾佳彤跟何歆颜见过几次面,对这个漂亮女孩还是有着很深的印象的,她知道张扬这次装扮成老中医都是这女孩的功劳,她看何歆颜的时候,何歆颜也在看着她,顾佳彤向何歆颜笑了笑,匆忙逃离了诊所。

    何歆颜望着顾佳彤的背影轻声道:“张老先生,您艳福不浅呐!”

    张大官人皱了皱眉头:“什么话,你少瞎说八道,我和顾佳彤可是纯洁的友谊。”

    “成!我相信你,你跟谁都是纯洁的友谊!”

    张扬不怀好意的笑着:“跟你不一样,我觉着咱俩最近有些暧昧!”

    “滚!谁要跟你这个老头子暧昧!”

    此时桌上的手机响了,何歆颜拿起电话送到张扬的身边,张扬看了看号码,居然是赵新伟打来的,他接通电话。

    赵新伟的声音显得有些沉重:“张扬,我姐出事儿了!”

    张扬微微一怔,赵新伟是他的好哥们,他姐姐赵新红当初得乳腺癌还是自己给治好的,难道赵新红的身体又出了问题,他追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出了毛病?”

    赵新伟叹了口气道:“检察院把我姐带走了,江城制药厂的事情涉及到我姐,涉案金额并不多,只有两万!”他停顿了一下道:“张扬,这次你一定得帮帮我,你看能不能向李市长说一声,让他出面干涉下,我姐的事情可不可以从轻处理。”

    张扬陷入沉思之中,贪污两万块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赵新红这件事出的不是时候,江城制药厂是前市长黎国正下台的导火索,他妻子冯爱莲在制药厂犯有严重的贪污罪行,因为他们夫妇的事情,江城有一大批干部受到波及,想不到这件事仍然没有完全结束,连春阳妇幼保健院的赵新红也因此而落马,张扬道:“赵哥,这事儿我会尽力,不过江城制药厂的事情太敏感,现在江城的市级干部对这件事避之不及,我担心李市长也不好过多干涉。”

    赵新伟黯然道:“我只有这一个姐姐,她的命是你救的,我求你再救她一次,她没过过几天好日子,刚刚离了婚,这么大年纪了孤零零一个”

    张扬低声道:“赵哥,你放心吧,我会尽力。”

    张扬挂上电话,看到何歆颜正帮他收拾着诊室,虽然他们租来的这间小诊所只是做戏,不过何歆颜看来很认真,她向张扬道:“我去买菜,晚上就在这儿吃吧!”

    张扬点了点头,何歆颜走后,他考虑了好一会儿才给李长宇打了个电话,李长宇听说是这件事也显得有些为难,他低声向张扬道:“江城制药厂的事情影响很大,据我所知这次因为药厂的洛奇达,淋洛治两种药的回扣问题,卫生系统内有十二名干部受到波及,具体的名单还没有出来,这件事市纪委直接向洪书记汇报。如果单单是赵新红一个人的问题还好办些,现在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这一块,事情就变得麻烦了一些。”

    张扬道:“我和赵家姐弟关系不错,平时都当赵新红姐姐一样看待。”其实他和赵新红没熟到这个份上,可为了帮她,必须在李长宇面前强调两人的交情非同一般。

    李长宇道:“这件事我会重点关注,可现在江城的政局你应该知道,很多事情,我都是有心无力,张扬,你安安心心的学习,这边的事情就不必操心了。”

    张扬也能够体谅李长宇的难处,毕竟这是一滩浑水,谁也不想掺和进来,李长宇能够做出这样的表示已经很难得了。

    李长宇又询问了赵静的情况,寒暄了两句这才挂上电话。

    

    当天的常委会由洪伟基主持,洪伟基的脸色很不善,事实上,自从他被人举报之后,洪书记就发生了悄然的变化,这变化几乎每一位常委都感觉到了,洪伟基一概昔日的中庸作风,他隐藏的强势已经逐渐暴露了出来,这次的常委会上,他再次拍案怒起:“我不明白,江城的干部队伍是怎么了?我们社会主义的墙角就这么有吸引力?有这么多的蛀虫都想在这里插上一脚?是不是想把墙角挖空?让这堵墙彻底倒下来才肯甘心?”

    常委们都没有说话,最近听说江城制药厂又爆出了丑闻,洪伟基亲自牵头抓这件事,能让洪书记注意的事情应该都不会是小事。常委中最清楚洪伟基的应该是李长宇,洪伟基这段时间一直窝着很大的火,他之所以改变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为官态度,是因为他发现想低调做人根本没有可能,他不想惹麻烦,可偏偏有麻烦找到他的身上,这次江城制药厂的事情,洪伟基如此看重,绝不会是要痛打黎国正这只落水狗,洪伟基和他也没有什么矛盾。

    与会的常委中,心情最为忐忑的要数左援朝,洪伟基主抓江城制药厂的事情,让左援朝觉着这件事大有文章。

    洪伟基发了一通牢骚之后,居然没有常委发言,江城制药厂已经成了一个众所周知的烂摊子,谁也不想针对这件事多做评论,散会之后,洪伟基把左援朝单独留下。

    左援朝心中更笼罩上一层不祥的阴云,种种迹象表明洪伟基把上次举报他的那笔帐似乎算在了自己头上,从最近他对自己的态度就不难觉察到这一点。

    洪伟基摸出一盒烟,自己抽出一支点燃。他知道左援朝不抽烟,所以也没有招呼他,吞云吐雾一会儿之后,方才慢条斯理道:“援朝啊,我考虑了一下,有件事还是需要先和你沟通一下。”他拉开抽屉,把一份文件推到左援朝的面前:“有证据表明,你大哥,江城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左拥军,在药品的购销上存在相当严重的经济问题,检察机关已经搜集到了不少的证据,冯爱莲也间接证实了这一点。”

    左援朝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虽然说他已经预感到这件事十有会和他的大哥有关,可由洪伟基证实并说出来,仍然让他感觉到吃惊,他抿了抿嘴唇,有些艰难道:“洪书记,我了解我大哥,他是个一心做学问的人,对物质上的追求并不高”

    洪伟基叹了一口气道:“援朝同志,你现在的心情我是明白的,都说我们干工作的要六亲不认,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左拥军同志出了这样的问题,我也很心痛!”

    左援朝竭力控制内心的情绪,他望着洪伟基烟雾笼罩下的面孔,从心底咒骂着:“小人!”,这是他对洪伟基的全新定义,无论大哥贪污的事情是否属实,可眼前这位市委书记显然在充当着落井下石的角色,洪伟基要通过这件事搞自己。左援朝感到愤怒,他并没有举报洪伟基,虽然他知道洪伟基和方文南有些交情,可洪伟基的绯闻却是他不知道的,现在这位洪书记居然不分青红皂白的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结到自己的头上,并因此而报复自己。

    

    上旬最后一点,求点月票,之所以让张大官人以德报怨,是因为感觉到男人应该胸怀宽广点,那啥在不触及自尊底线的前提下,胸怀还是放得越宽越好,这两天有点疲惫,写作状态调整中!

上一篇:第一百五十四章 虚情假意 下一篇:第一百五十六章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