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四十六章咱们工人有力量(上)

    当一个镜头完成。导演喊停,然后王准大笑着向何歆颜竖起拇指道:“好棒!”

    一边旁观的张扬也竖起了双手的拇指。

    那位影帝刘德政、第二男主角欧培国都赞赏何歆颜的身手,席若琳心中变得越发失衡了,明明自己才是主角,怎么所有人都关注着一个近乎龙套的角色?望着何歆颜青春可人的俏脸,她心中的妒火不由得燃烧了起来。不过她毕竟是专业性演员,心中再恼火,脸上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表示。

    张扬也好奇的看了看席若琳,这位香港影后他过去在电影中也看到过,不过看到真人感觉比电影上差多了,尤其是和何歆颜在一起搭戏的时候,何歆颜的青春美貌全方位胜出。

    何歆颜来到张扬身边,张扬递给她一瓶水,微笑道:“累不累啊?”

    何歆颜摇了摇头,喝了两口水方才道:“拍打戏很过瘾,一点儿都不累!”

    武术指导走了过来,笑道:“何小姐的身手真是不错,希望以后我们还可以多多合作!”他这番话可不是客套,条件这么好,又这么有灵气的女演员的确不多见。

    何歆颜微笑着点了点头,稍事休息了一下。拍摄继续开始,这次要拍的是女杀手被击倒毙命的嘲,拍完这一幕,何歆颜的戏份就算结束,轻轻松松五千港币到手,这可比她过去卖一年破的收入都要高多了。

    张大官人靠在城墙上笑眯眯看着,想不到现在当演员赚钱这么容易,听说男女主角的片酬都在一百万以上,单靠自己现在的这份工资,恐怕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

    开拍之后,身穿白色古装的女主角席若琳和身穿黑色衣服的女杀手何歆颜战在了一处,按照拍摄计划,两人过招之后,席若琳会一脚踹在何歆颜的小腹上,然后何歆颜摔倒,席若琳冲上去一剑将何歆颜杀死,拍摄就宣告结束。

    开始进行的很顺利,二女刀来剑往也算得上热闹,席若琳一剑挑去,何歆颜手中刀随之飞了出去,然后席若琳一脚踹在了何歆颜的小腹上。何歆颜原本做好了准备,知道席若琳也不会真踢,这一脚挨上她之后,她顺势倒地就行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席若琳的这一脚用尽了全力,何歆颜全无防备,被踢得身躯向后仰倒。额头重重撞在古城墙上。这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张扬是外行,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以为还是做戏,可现场工作人员都看出来了,今天这事儿有些不对头,席若琳明显是公报私仇,过去这样的事情在片场见多了。

    席若琳扬起手中剑作势要砍下去,王准大声叫停。

    何歆颜的身子软绵绵倒了下去,额角一缕殷红的鲜血流了出来,张扬这才觉察到有些不对,慌忙冲了过去,抱起何歆颜,发现她被踢倒的时候,额头不慎撞在了城墙上,不但头被撞破了,而且人也晕了过去。张扬抱着何歆颜向城墙下走去,席若琳还做出无辜状:“我只是轻轻碰了她一下,谁想到她嗨!到底不是专业演员,导演,我早就说过让你尽量用专业演员”

    张扬冷冷瞪了她一眼:“闭上你的臭嘴,这事儿要是你存心故意的。你给我等着!”

    席若琳怒道:“你好没礼貌,我要投诉你!”,王准慌忙过来劝她住声,内行人都看出来是席若琳的不对,她现在还这样不依不饶就没意思了,可是席若琳是大明星,没有人敢公开指责她。

    王准吃过张扬的苦头,知道这厮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何歆颜这女孩和他的关系十分亲密,刚才吃了这么大的亏,张扬不会就此算了。

    何歆颜伤得并不重,张扬把她抱下城墙后就清醒了过来,她咬了咬嘴唇道:“我没事!”

    剧组的医生给何歆颜清理了一下额头的伤口,发现只是擦破了点皮,应该没什么大碍,张扬也放下心来,他向何歆颜道:“走吧,我带你回去休息!”

    何歆颜摇了摇头道:“还没拍完!”

    张扬笑道:“行了,有啥拍头啊,都让人打成这份儿了,真想被打成猪头啊?”

    “你才猪头呢!”何歆颜站起身道:“没事,我可以把最后一场戏拍完!”她表现的颇为敬业。

    王准也跟过来探望何歆颜的情况,确信何歆颜没事才松了口气,他向张扬解释道:“拍戏中这样的意外常常发生,别说咱们了,就是专门拍功夫片的成龙大哥也常常弄得伤痕累累。何小姐啊,不好意思,回头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再给你一千港币的营养费。”

    何歆颜摇了摇头道:“没事儿。我真没事儿,导演,戏还没拍完呢,咱们接着拍!”为了证明自己没事,何歆颜还在王准面前做了两个踢腿的动作。

    王准也被何歆颜的这股子倔强和敬业精神所感动,他向张扬看了看,这是在征求张扬的意见。

    张扬看到何歆颜如此坚持,也只能由着她,他了解何歆颜的性情,这可是个不轻易吃亏的主儿,当小妮子拎着破瓶把大奔开瓢儿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估计她是要报复。

    

    何歆颜坚持把这场戏拍完也是席若琳没想到的,她刚才做了这件事,多少有些心亏,再加上一旁张扬虎视眈眈的看着她,那目光恨不能把她一口给吃了,张大官人的杀气那可不是盖得,吓得席若琳翼翼然,在拍摄重新开始之后,连台词都忘了,一连NG了好几次,这一来最不专业的反而是她了。

    反观何歆颜表现的相当敬业,她仍然按照预订的计划表演。一丝不苟。拍摄到席若琳踢她的时候,何歆颜也没有任何报复的举动,当然这次席若琳也不敢再像上次一样下重手,何歆颜倒地之后,她冲上去一剑刺下。

    拍摄顺利完成,所有人同时鼓起掌来。

    何歆颜从地上慢慢爬了起来,唇角露出一丝微笑,张扬来到她的身边,关切道:“没事吧?”何歆颜笑道:“会有什么事,演戏嘛!”

    席若琳站在那里,看到人家如此大度。她心里反倒有些不好受了,其实她这种欺负新人的做法很常见,但是她的手段实在太粗劣了一些,让周围同行都有些看不起了。她做了一番努力方才主动来到何歆颜的面前:“对不起啊,刚才我入戏太深了,所以没把握住分寸!”

    何歆颜温婉笑道:“没事儿,拍戏常有的事情!”

    席若琳点了点头,在女助理的陪同下是转身向城墙下走去,何歆颜这么算了,张扬可咽不下这口气,右手微微一动,夹在手中的小石子无声无息的飞了出去,张大官人认的功夫现在可谓是独步天下,小石子准确无误的撞击在席若琳的膝弯处。

    席若琳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然后身躯一歪,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幸亏助理扶得及时,纵然这样,脚踝也已经被崴到,痛得她花容失色,紧咬牙关,眼泪都掉下来了。

    张扬淡淡看了她一眼,带着何歆颜从一旁走过,唇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本来他犯不着和一个女人计较,可是看到何歆颜被欺负,还是忍不住要出手帮她讨回公道。

    没有人知道席若琳跌倒的真正原因,张大官人做了坏事从不留名。

    为了稳妥起见,张扬还是带何歆颜去人民医院照了个CT,确信她没有颅脑损伤才放下心来,随着来到这个时代的时间越来越久,张大官人对西医也渐渐转变了看法,认为西洋医学也有西洋医学的长处,我国提倡的中西医结合还是极为正确的,不过张扬对目前中医的诊疗水平颇有微词,想不到经过一千多年的发展,中医非但没有进步。反而退步的很厉害,大隋朝那会儿他独步杏林,现在更是独步杏林,高手啊!寂寞啊!张大神医背负双手,望着蓝天之上的朵朵白云默默感叹。

    何歆颜从后面走来,在他手臂上推了一把:“喂!发什么呆呢?走,我请你吃饭!”

    张扬笑道:“那多不好意思啊,我是地主,当然应该我请你!”

    何歆颜也不跟他客气,点了点头道:“好,那就很宰你一顿!”

    

    两人还没走出医院,张扬的电话就响了,电话是旅游局长贾敬言打来的,原来南林寺工地闹事了,纺织厂的工人听说他们的厂房被卖给了安德恒,一千多口子人正聚集在南林寺工地抗议呢。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在他看来南林寺工地现在已经是安德恒的地盘,事情闹得越大,他越乐得看热闹,张扬笑眯眯道:“贾局,您好像不该给我打电话啊,纺织厂工人闹事,有公安局,有派出所,事儿闹大了还有武警,干我们旅游局什么事儿?”

    “张扬,你不是景区筹建指挥部的成员吗?市里让我们去看看,帮忙劝解说服一下,我家里有事儿,想来想去还是你最合适,去看看吧!”贾敬言好言好语的劝说着。

    张扬对贾敬言的为人已经有所了解,知道他是个凡事都往后躲的主儿,不求无功,但求无过,遇到这种麻烦事肯定是采取回避战略了,他家里有事才怪。不过张扬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就算贾敬言不让他去,他也得去凑凑热闹。

    等到了地方才知道贾敬言并没有夸张,纺织厂上上下下一千多口子人都来到了南林寺工地,把工地团团围住了,这些工人也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就是要求区里给个明确的说法,要求港方代表出来跟他们谈判。

    张扬让何歆颜呆在车里,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文渊区区长钱长健和区公安局局长都已经赶到,正在南林寺工程指挥处的临时办公室内商量如何解决眼前的状况。园林文物局局长邱常在也来了,作为南林寺景区的现场指挥,他的脸色很难看,低声向钱长健抱怨着:“钱区长,南林寺景区是市里的重点工程,现在搞成这个样子,影响会很坏的!”

    钱长健皱了皱眉头,他做人一向都很严肃认真,和区委书记范伯喜的圆滑开朗完全不同,他低声道:“工人们只是过来提意见,你难道想我把他们全都抓起来吗?”

    这时候纺织厂党委书记兼厂长张忠祥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来到钱长健面前就连连道歉:“对不起钱区长,都是我的工作没做好,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邱常在愤愤然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赶快让你们厂的工人离开,恢复正常的建设,否则影响了施工进度,你能够担得起这个责任吗?这件事传到港商那里,会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

    张忠祥对这个园林文物局的局长并不买账,他叹了口气道:“他们要是听我的,根本就不会到这里来闹事,纺织厂要搬迁,我们的工人的命运面临着巨大的转变,他们产生这种不满的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钱长健打断了张忠祥的话:“什么事情都可以谈,不要用如此过激的手段,你去告诉他们,选出工人代表来,我愿意跟他们现场谈判!”

    张扬也走了进来,钱长健认得张扬,他习惯性的皱了皱眉头:“小张,不是让你们贾局长过来的吗?”

    张扬笑道:“他有事儿,脱不开身,让我来看看情况!”

    这句话让钱长健听起来有些不爽,心说你不过是个科级干部,你过来看什么情况?你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燃爆红色五月,5.1——5.7月票双倍计算,章鱼预约五月保底月票,关注医道的所有兄弟姐妹们,请把你们的保底月票投给我,零点后还会有连续两更,用诚意请求你的投票!

上一篇:第一百四十五章 转守为攻(下) 下一篇:第一百四十六章 咱们工人有力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