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四十六章咱们工人有力量(中)

    张扬是纯粹抱着看热闹的目的来的。看到眼前纺织厂的一千多名职工群情涌动,一个个随时都要爆发出来,心头一阵暗爽,麻痹的安德恒,我让你狗日的得意,现在好了,纺织厂的工人不乐意了,这事儿有你头疼的。他还唯恐天下不乱的说了一句:“这些工人也挺可怜的,全指着工厂养家糊口呢,政府说拆就拆了,怎么也得给人家一个可以接受的说法!”

    钱长健瞪了他一眼,这厮真是信口胡说,他究竟站在谁的出发点上?忘了自己是国家干部了?正准备说张扬两句的时候,人群中的嘈杂声变得越发大了,钱长劫目望去,却见张忠祥对工人的劝说好像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反而让工人的情绪变得越发激动了。

    文渊区公安局局长薛成刚意识到现场情况有些不妙,低声提醒钱长健道:“钱区长,咱们还是先回去再说!”

    有工人已经大喊起来:“我们要见市长,我们要见港方代表,我们不要关闭工厂!”

    钱长健有些急了。从薛成刚的手里拿起扩声器,向窗外大声道:“同志们不要激动,有什么话都可以谈,我是文渊区区长钱长健,你们先冷静下来,选出职工代表跟我坐下来好好谈谈,大家看怎么样?”

    一个激动地声音道:“你说了又不算,这是市里面的决定,你让市委书记,市长来跟我们谈!”

    “别信他,他们都是一伙的,要拆了我们的工厂,给和尚建庙!”

    “对!”

    “对!”

    一时间群情汹涌,当混乱的人群中第一块石头脱手飞出,在空中划着抛物线砸向指挥部的玻璃窗,并发出哗啦一声巨响,纺织厂的工人们的愤怒全部被引燃了,他们把怒火宣泄在指挥部的临时办公室上,发泄在现场的建筑机械和汽车上,刚刚建成不久的围墙被他们推到,阵雨般的石头、砖块、煤炭、泥土等等物什不断落在汽车上,搅拌机上,还有指挥部的窗户上。

    张扬急中生智,一手抄起面前那张八仙桌,盾牌一样竖起挡在他和钱长健的面前,飞来的几星玻璃碎片,被宽厚的桌面反弹出去。溅落在水泥地面上,发出尖锐的破裂声。

    文渊区公安局长薛成刚身手也极为敏捷,第一时间躲在了墙角,有效地闪避开砖头石块的攻击,园林文物局局长邱常在就没有那么幸运,脑袋被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块击中,鲜血已经汩汩流了出来,其他人也不同程度的受了些轻伤。

    张扬掩护着文渊区区长钱长健躲藏到两扇玻璃窗之间的隔墙下,以躲避直接飞进来的石头砖块,和乱飞玻璃碎片的持续攻击。好在两扇窗户上挂着的百叶窗,为大家赢得了躲藏的时间,飞蝗般的石头、玻璃进入窗户被柔韧的百叶窗挡了一下,让大部分的攻击失去了力量,已经没有足够的速度和力量对人体造成更大的伤害。

    薛成刚火冒三丈,他后背倚在隔墙处,拨打了电话,外面响起急促的警笛声,早已待命在周围的武警战士,已经排着整齐的队列向南林寺工地赶来,锃亮的钢盔、耀眼的枪刺、绿色的盾牌、黑色的警具对这些愤怒的工人拥有强大的震骇作用,为了控制情况。还专门从消防队调用了两辆消防车。

    顷刻之间外面闹事的工人,四处逃走,乱成一团。

    钱长健向薛成刚大声道:“驱散他们就行,千万不要发生冲突!”

    

    局面控制住之后,张扬这才想起何歆颜还在外面的汽车里,慌忙冲了出去,却见自己的那辆丰田车被砸得面目全非,何歆颜缩在副驾上,俏脸吓得煞白,车窗的玻璃也已经被砸裂,幸好玻璃没有破碎。

    张扬刚刚拉开车门,何歆颜就一头扑入他的怀中,今天拍戏时蒙受的委屈,刚才受到的惊吓全都涌上了心头,素来坚强的何歆颜,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柔弱,趴在张扬的怀中轻声啜泣起来。

    张大官人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手轻轻拍了拍何歆颜的肩头:“丫头,没事儿,我这不是来了吗?”

    何歆颜仍然在轻声的哭,张扬无可奈何的抬起头,那帮区领导离开指挥部,刚好看到了眼前的一幕,钱长键和薛成刚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笑容,张扬小声道:“那啥注意点影响”

    何歆颜仍然抱着他。

    张扬苦笑道:“你哭可以,咱能别把鼻涕往我身上抹吗?”

    何歆颜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一把推开张扬,发现张扬的眼神正呆呆的望着远处。

    安语晨身穿黑色西装静静站在狼藉一片的土地上。新剪的头发很短,男孩一样,脸色稍稍有些苍白,秀眉之下,一双明澈的美眸带着几许冰冷几许淡漠,倔强的嘴唇抿在一起,她望着眼前的场面,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张扬故意做出惊喜万分的样子:“小妖,你啥时候来的?”

    安语晨淡淡笑道:“来巧了,刚好欣赏到你怜香惜玉的精彩场面。”

    张大官人笑道:“我好像没必要跟你解释,那啥,安老来了没有?”

    安语晨虽然知道他说得很有道理,不过心里还是不由自主酸了一下,瞪了张扬一眼道:“据我说知,你可是有未婚妻的人,这样做可不太好吧?”这丫头对张扬的打击从来不遗余力。

    何歆颜早已经擦干了脸上的泪痕,笑着向安语晨伸出手去:“我叫何歆颜,张扬的朋友,你是她未婚妻吧,你别误会,我们只是朋友而已!”她这句话简直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安语晨淡然一笑跟何歆颜握了握手道:“安语晨,我是他徒弟,这么花心的男人我可不敢要!”

    张扬看了看安语晨又看了看何歆颜。按理说她俩跟自己都没什么感情瓜葛,可看她们两人之间的感觉总是有种不太对的味道。

    张大官人很快就从这种生硬的气氛中解脱出来,安语晨这次前来显然不仅仅是以学生的身份过来,她来江城主要是调查安家在这里的投资状况,种种迹象表明,现在她的五叔安德恒和江城方方面面之间可能产生了一些微妙的矛盾,这些矛盾导致一系列的不利局面,安老派孙女过来的目的很明显,安语晨应该有能力协调好这种关系。

    安语晨刚刚来到南林寺,就目睹了刚才纺织厂工人围攻指挥部的场面,情况比她了解到的似乎还要严峻的多。

    文渊区的几名领导去区里紧急开会。张扬并没有跟着过去,而是走到一边先给李长宇打了个电话,纺织厂工人闹事对市里来说是个麻烦,可对张扬和李长宇而言却是一件好事,这件事会让安德恒在南林寺的开发受阻,许多隐藏的矛盾都会暴露出来。

    李长宇低声道:“当初我就预感到纺织厂会是一个问题,想要开发纺织厂地块,首先要对工人进行必要的安抚工作,只有做通他们的思想工作,迁厂计划才能顺利进行,出现这种状况是难免的,是因为他们对困难估计不足,缺乏对具体情况的分析和认知。”

    张扬笑道:“乱套了!您是没看到刚才的场面。”

    李长宇心中也有些得意,可嘴上却仍然要教育张扬:“你这是什么话,发生这种情况我们也不想见到,你的工作重点是古城墙修缮,哎,这两天我身体不舒服,要去医院好好检查检查了。”

    从李长宇的这句话,张扬已经明白,李副市长是想借着病假躲起来。

    安语晨向现场工地负责的港方经理了解了一下情况重新回到张扬的身边,轻声道:“张处长,怎么回事儿?我需要一个解释,我们安家在江城投资,难道连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吗?”她对张扬的称呼有了一个很微妙的变化,从中可以看出她对张扬还是有些不满的情绪的。

    张扬叹了口气道:“这事儿说来话长,你还没吃饭吧!走,我请你们两个去吃饭!”

    

    安语晨并不是一个人过来的,她的五叔安德恒和她同机抵达了江城,不过安德恒来到江城之后,马上去拜会了代市长左援朝。

    左援朝和安德恒会面之前,已经知道了纺织厂工人闹事的事情,他是个善于总结的人,马上就意识到这件事原本是可以避免的,不管这件事为何会发生,幕后有没有人挑唆,他必须承认自己对于纺织厂的工作没有足够的重视。甚至可以说,他对南林寺景区的建设并没有投入太多的关注,身为代市长,他需要考虑的事情很多,开发区是重中之重,前些日子忙于三环路的事情,现在尘埃落定,市委书记洪伟基旗帜鲜明的把三环路指挥权交给了李长宇,左援朝很恼火,在他看来,三环路的指挥权比起南林寺景区的意义更大一些。

    安德恒听说纺织厂工人闹事,他紧锁眉头道:“左市长,我不知道纺织厂方面为什么会对我们抱有这么大的成见,我们决定在南林寺投资,是造福于江城人民的大好事,难道他们不明白吗?为什么要抱着一种敌视的态度来看待我们?”安德恒的愤怒不仅仅是因为纺织厂的事件,他爷爷坟头在青云竹海遭到破坏,这一系列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安德恒就认为不是巧合,他认为有人在幕后操纵这些事,并针对他。

    左援朝脸上仍然带着淡淡的笑意:“安先生,纺织厂的事情应该是误会,工人并没有领会市里的精神,以为你拿下纺织厂地块后,他们就会失业,他们就会失去赖以谋生的手段,这和我们事先没有做好沟通工作有关。”

    安德恒内心里也是把所有的责任归结到江城市政府身上,可必要的客气还是要做做样子的,他自我检讨道:“我对现实情况估计不足!”

    左援朝叹了口气道:“一国两制,制度不同决定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安先生对我们内地还是不够了解。”

    安德恒原本只是客气,却想不到左援朝话锋一转干脆将责任赖到了他的身上,安德恒内心不爽到了极点,内地官员的太极功夫他算是见识到了,安德恒虽然不爽,可在左援朝的面前也不好发作,低声道:“左市长,这件事你看怎么办?”

    左援朝笑得很官僚,咱们的干部就不怕困难,小困难也罢,大困难也罢,大不了就是好好谈谈,他慢条斯理道:“这件事我已经交给于新建副市长负责,他是负责工业的副市长,眷组织文渊区领导、纺织厂代表,还有你们港方代表,三方坐在一起好好谈谈,看看这件事能不能和平解决。”

    安德恒明白了,左援朝十有不想趟浑水,于新建主管工业经济、民营经济,这件事交给他倒也无可厚非。安德恒还有一件事,他把自己爷爷的坟头在青云峰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告诉了左援朝。

    左援朝做出深思熟虑的样子,因为旅游开发并不属于他分管的范围,他对具体情况并不了解,点了点头道:“我了解下实际情况,会给你一个说法!”

    市长办公室很忙,这会儿他的秘书李忠过来向他通报事情,安德恒也不便长时间打扰,向左援朝告辞离去。

    来到门外,又接到了林成武的电话,却是一帮当地的乡民又冲到了安大胡子的墓前,推到了不少石人石马,负责看守陵地工程的四名民工,又被揍了一顿。

    安德恒心里这个怒啊,他大声道:“我不管,跟我签合同的是你,工钱你也拿过了,耽误了工期,我就要让你赔偿所有的损失。”

    林成武叫苦不迭道:“安先生,这些人全都是黑山子乡的地痞无赖,阎王好惹,小鬼难缠,我是没什么办法了,现在还有一把罚单握在手里呢,您是不是找上头活动活动,只要上面发话,他们就不会这么猖狂!”

    安德恒气哼哼挂上了电话,想了想还是给秦清打了个电话。

    秦清已经考察完青云竹海的破坏情况,她的话很明确:“安先生,你为祖上修建墓地的事情已经严重破坏了当地的自然环境,这和我们过去的开发规划完全不同,我需要你的解释,而且我希望你眷改正这个错误!”

    安德恒有些沉不住气了:“秦书记,我们在春阳投资之初,你们是怎样说的?会尽最大努力提供给我们一切便利条件,而现在,有人公然破坏我爷爷的坟墓,殴打我们的工作人员,难道你们春阳县委县政府就可以熟视无睹吗?”

    秦清的声音波澜不惊,从中找不到任何示弱的成分:“安先生或许应该亲自去青云竹海看看,你既然因为别人破坏你爷爷的坟墓而如此愤怒,你就会明白清台山老百姓的愤怒,也会明白春阳人民的愤怒,清台山就是祖先留下的东西,任何人对她的破坏都是对祖先的亵渎!”

    “可整修坟墓我事先通知过你们县里!”

    “你违反了当初的方案,我已经追究相关负责人的责任!安先生你也是春阳的子孙,破坏青云竹海的同时,您也在破坏对自己祖先的敬意!”

    “有没有这么严重?秦书记,你在夸大这件事的影响!”

    秦清淡然道:“任何人都会犯错,关键是能不能够认识并改正错误,安先生,我希望您能够拿出自己的诚意,这件事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秦清说完这句话就挂断了电话,她已经没有和安德恒解释的必要。

    在安德恒的印象中,这已经是近期秦清第二次挂断自己的电话,这对他意味着很不礼貌,他是春阳的投资商,身为春阳领导人的秦清本应该对自己以贵宾相待,而秦清忽然表现的如此强势,似乎在通过这种方式告诉他,他们安家对春阳的投资并没有特别重大的意义。

    安德恒的头脑慢慢冷静了下来,他想到了南林寺景区事件,想到了清台山,把两件事联系在一起,又想起了张扬亲笔签名的罚单,想起张扬和这一系列的事情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张扬的身上,他认为张扬在通过自身的影响力向他进行反击。

    

    五月第一更,求保底月票,接下来还有一更!

上一篇:第一百四十六章 咱们工人有力量(上) 下一篇:第一百四十六章 咱们工人有力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