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九十章纯属意外(上)

    水上人家就开在明溪之上,虽然叫明溪实际上却是一条清澈大河,与长江相通,午后的明溪,平静温柔,当日的天气有些阴沉,远远望去,明溪显得朦胧而美丽,清风吹动,水纹儿皱起涟漪,仿佛明溪在微笑,鸟儿时而飞过芦苇的尖端,洁白的羽翼擦着水面划出一道道水痕,然后又倏然飞向天际,空气湿润中带着一股淡淡的花香。

    张扬的目光搜寻着香气的来源,这才发现靠水的河畔生长着许多紫色的小花,那沁人肺腑的花香便是来自于它们。

    顾佳彤锁好汽车,她今天穿了一袭紫色长裙,黑色卷发挽起发髻,娥眉淡扫,星眸如水,红唇如火,搭配在她的俏脸之上显得精致到让人无法挑剔,这样的发型突出了她曲线柔美的颈,裸露在外面的小部分肩头肌肤白嫩如雪。对张扬而言感官刺激格外强烈,他不由得想起和顾佳彤赤身缠绵在一起的情景,顾佳彤皮肤之好他是深有体会的。

    顾佳彤感受到这厮逐渐变得灼热的目光,脚步跟上他的节奏,小声道:“你的住处已经安排好了,晚上我陪你住”

    张扬一颗心不禁加速跳动起来,他故意咳嗽了两声,假惺惺道:“要是不方便就算了!”

    顾佳彤白了他一眼道:“真矫.情!”抿起的唇角,妩媚的风情已经掩不住流露出来。

    水上人家建筑的就像一艘大船,.事实上整座建筑就是一艘大船,顾佳彤介绍说,这艘船可以正常行驶,现在停泊在明溪岸边,外表装修得如同古代画舫一般,船上挂着宫灯,如果在晚上效果应该更好一些,通往船上的小路全都用鹅卵石铺成,旁边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仿古石灯,来到岸边,走上小桥,小桥的漆面斑驳陆离,看上去饱经风雨的侵蚀,仔细一看却是故意做旧追求的效果,这小桥应该建成没有太久的时间。

    走在小桥之上,张扬恍惚间如.同回到了大隋朝那会儿,不由自主迈开四方步,悠哉游哉的晃着。顾佳彤看到他一步三摇的情景不禁暗暗好笑,轻声道:“怎么走路像个老学究?”

    张扬这才回到现实中来,哑然失笑道:“来到这里好.像到了古代!感觉自己像个古代人!”说话的时候,已经来到画舫前,两名身穿宫装的迎宾小姐站在那里,两人的宫装显然经过现代改良,突出三围,不过宫装的面料显然都是一些化纤成分,徒具其形罢了。张扬饶有兴趣的看着两名宫装美女,眼神不觉在她们暴露在外的胸脯上流连了一番,顾佳彤轻轻咳嗽了一声。

    张扬微微一笑,两名宫装美女似乎对这种情景见.怪不怪,冲着张扬嫣然一笑。

    顾佳彤已经率先走了过去,一个身材瘦小的中.年人已经迎了出来远远笑道:“顾董事长来了,在下有失远迎,还望恕罪!”他是水上人家的经理彭军祥,和顾佳彤也认识了不短的时间,顾佳彤微笑点了点头,把张扬介绍给他,彭军祥带着他们两个来到三层的一个小包,从这里可以将明溪美丽的景色一览无遗。

    彭军祥让人沏.了一壶好茶,然后将水上人家的大致情况介绍给他们,张扬对于生意向来没有什么兴趣,更多的注意力是在窗外,还有部分注意力集中在服务小姐的身上,发现水上人家的服务小姐一个个十分的水灵漂亮,颇具江南少女的温柔风韵,等到上菜的时候,他的这种感觉尤其强烈,几个服务小姐一个比一个漂亮,有了这么赏心悦目的风景,菜的味道反倒变得不重要了。张扬并没觉着这里的河鲜比清平湖的湖畔人家强上多少,如果论到味道之鲜美比起后者还要差那么一点儿。

    彭军祥离去之后,顾佳彤小声道:“你觉着这里怎么样?”

    张扬道:“你想听我说实话?”

    顾佳彤嫣然一笑,从张扬的语气中就能够听出他对这里并不感冒,她轻轻点了点头,放下筷子,拿起一张纸巾优雅的擦了擦唇角。女人的气质三分天成,七分修养,顾佳彤举手投足间的这种高贵雍容的气度在张扬所认识的女性中独树一帜,和海兰相比少了几分妩媚,和秦清相比多出几分亲切,自从被张扬变成彻头彻尾的女人之后,她的成熟之美宛如夏日玫瑰一般盛开。

    张扬清了清嗓子道:“这水上人家的菜很普通,不过服务小姐都很漂亮,我看来这里吃饭的多数都是冲着这帮小丫头来的,这里的装修风格也很像古时候的ji院。”

    顾佳彤听得目瞪口呆,这厮的联想力真是丰富,人家好好一个正规经营的场所居然被他和ji院联系在一起,她不由得狠瞪了张扬一眼道:“你自己脑子有问题才对!”

    张扬笑道:“我没事儿喜欢看古代史,大隋朝那会儿,在京都的水月湖,有一处名为春雪楼的地方,乃是天下第一楼,楼内拥有数位名ji,其中以春雪晴最有名气,每到佳节之际,春雪楼就会有画舫徜徉水月湖之上,美人伫立船头,宛如凌波仙子,将自身美色展示于世人面前,等到元宵佳节,会有各方美女云集水月湖上,场面更为壮观,天下才子闻风而动,达官显贵会集于水月湖畔,诗词歌赋,丝竹悦耳,灯火通明,恍如人间仙境。

    张扬闭上双目,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了昔日的情景,想起当初在春雪晴画舫之上听她抚琴唱歌的温馨场面,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顾佳彤看着张扬陶醉其中的模样,终忍不住道:“看你现在的样子,仿佛亲身经历过一样,就像一个嫖客”话没说完,她忍不住嗤!地一声笑了起来。

    张扬压低声音道:“我如果是嫖客,你就是那啥”

    顾佳彤伸手在张扬的脑门上给了一个暴栗:“去死,瞎说八道!”她停顿了一下又道:“我才不信古代史上会写这些东西,一定是你从小说上看来的。”

    “为啥我说真话的时候总是没人相信?”张大官人一脸的郁闷。

    两人离开水上人家的时候,顾佳彤刚刚启动汽车,就看到前面有几个熟人走了过去,其中一个是副省长赵季廷,他身边的几个全都是省政府的工作人员,顾佳彤没想到他们也会到这里来吃饭,她并没有过去打招呼,直接开车驶离了这里。

    张扬在北京也见过赵季廷,他好奇道:“赵季廷身边的那个女的是谁?长得不错!”

    顾佳彤瞪了张扬一眼,她刚才只顾着离开并没有注意,听张扬这么一说,也留意从反光镜看了看,赵季廷身边有一位身穿浅灰色套装的女郎,身材娇小玲珑,皮肤白嫩,眉清目秀,她秀眉挑起,小声道:“东江电视台的欧阳如夏,文艺部的!”

    张扬看问题的角度很简单,从赵季廷脸上的笑容和欧阳如夏眼中的暧昧表情,他马上做出了判断:“他两人是不是有点那啥”

    顾佳彤咬了咬嘴唇道:“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这样啊!”

    张扬居然沉默了下去,顾佳彤无心的一句话让他想起了海兰。

    顾佳彤何其聪颖,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话可能勾起了张扬的痛楚,她柔声道:“她走之前一直表现的很平静,我想她也许想起了什么,所以才想离开,好好冷静一下。”她从储物格内拿出那封信交给张扬。

    张扬展开那封信,上面画着一片飘零的落叶,他默默把信纸折好放在衣袋里,他几乎能够断定,海兰一定想起了什么?或许想起了他们之间的过去,可是她为何要选择离开?

    顾佳彤点燃了一支香烟,抽了一口,却被张扬伸手夺了过去,这次他没有扔,而是放在嘴里狠抽了一口,其结果必然是剧烈的咳嗽起来。

    顾佳彤深情的看着他,忽然把车缓缓停靠在路边,用手臂搂住张扬的脖子,嘴唇热情的亲吻着他的嘴唇。

    张扬知道顾佳彤是想利用这种方式安慰自己忧伤的内心,他爱怜的抚摸着她的俏脸,轻声道:“佳彤姐,你放心,我没事,我真的没事!”

    

    再次踏入顾家的小院,张扬已经没有了第一次的拘束和压抑,天空也开始放晴,午后的阳光沐浴着整座院落,顾养养坐在轮椅上静静享受着阳光,明澈如秋日湖水的美眸中满怀着期待,自从知道张扬今天会来为她复诊,她就开始等待,不知为什么,想起张扬灿烂的笑脸,她的芳心中就感到一种莫名的温馨和温暖。

    张扬和顾佳彤并肩走入院子,他脸上的笑容依旧,可顾养养还是敏锐的从他的笑容中找到了那一丝淡淡的忧伤。顾养养可爱的瑶鼻微微皱起,修长的秀眉舒展开来,粉红色的柔唇弯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她的笑充满了希望,充满了温暖,充满了生命的感染力。

    张扬也笑了起来,他送给顾养养一个玉佛,这是在北京古玩市场淘到的和田玉件儿,他专门到玉佛寺请了位高僧开光:“平安佛,送给你!”

    “谢谢张哥!”顾养养的声音比起过去清脆了许多,她欣喜的把玩着玉佛,虽然玉质一般,雕工普通,可是在顾养养看来却是张扬的一份心意,顾佳彤笑着走了过来,把玉佛帮助妹妹戴上,站在顾养养身后的时候,一双美眸却饱含愠怒的瞪着张扬,这厮怎么没想着给自己带件礼物,回头那么一想,从认识张扬到现在,他除了送给自己一张药方,好像再没有其他的东西,送给妹妹礼物,这厮该不会是对养养有什么想法吧,可顾佳彤很快就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惭愧,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连妹妹的醋也要吃了。

    顾养养要给张扬一个惊喜,她双手撑着轮椅,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俏脸因为激动而有些发红,让她的容颜益发显得娇艳动人。

    顾佳彤想要去搀扶她,张扬却向她摇了摇头,轻声道:“我相信养养一定可以!”

    顾养养点了点头,美眸中流露出坚定而自信的光芒,站稳了之后,她方才慢慢向前方迈出了一小步,一直以来她都在偷偷练习,即便是在家人面前,也没有展示过她已经可以行走,她要在张扬的面前迈出这崭新的一步。

    顾佳彤的明眸中闪烁着泪光,这些年来,他们一家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看到养养站起来,能够看到她可以走路,想不到今天他们的愿望终于可以实现。

    顾养养的眼中闪烁着激动的泪花,虽然她走得很笨拙,很艰难,可是这对她的人生而言已经掀开了崭新的一页。

    张扬望着这个勇敢而单纯的女孩,紧紧抿起双唇,他仰起头,蓝天如此高远,阳光如此灿烂,原来美好的生活从未离他远去

    张扬为顾养养检查之后发现,她的下肢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生命的活力,虽然双腿仍然瘦弱,可是相信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就可以恢复如初,张扬针对顾养养现在的状况,调整了药方,过去以恢复下肢功能感觉为主,现在重在肌肉的营养,慢慢恢复力量,除了内服药以外,张扬还为她列出一张药浴的配方。

    趁着顾佳彤出去沏茶的时候,顾养养小声对张扬道:“张哥,你教我的那个打坐养气的功夫,我一直都在修行,最近修炼的时候,感觉体内有股热流在循环游走,身体的力量也比过去大了许多,难道这就是武侠小说里所说的内力?”

    张扬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不错,你只要好好修习,可以怯病强身,以后还可以修炼成一代高手呢!”

    顾养养嫣然笑道:“我可没指望成为什么高手,以后只要能够自如行走就已经满足了。”

    张扬故意板起面孔道:“小丫头,你对我医术就这么没信心啊,你以后不但可以自如行走,还可以健步如飞,我还要教会你踏雪无痕的轻功!”

    顾养养格格笑了起来,她小声道:“张哥,你是我最信任的人,我相信你说到就一定可以做到!”小妮子对张扬的信任和崇拜近乎盲目。

    被人崇拜的滋味的确让人很爽,可是张大官人也知道自己压根不属于偶像派,那啥咱是实力派,可顾养养明亮而略带羞涩的眼神让张扬又感觉到有些不对,也许自己不应该在这小妮子面前经营出太完美的形象。

    顾家父子两人一般回来的都很晚,顾养养虽然挽留张扬在家里吃饭,可张扬心中还有其他的事情,婉言谢绝了顾养养的邀请。

    小妮子眼中的失落显而易见。

    顾佳彤假惺惺的把张扬送出门外,来到大门处,她小声道:“七点钟在永安广场钟楼等我!”

    张扬会心一笑,顾佳彤还是有许多顾忌的,她害怕两人的关系被别人看出,所以要留在家里做做样子,他点了点头,向顾佳彤挥了挥手,大步沿着宁静路向前方走去。

    

    从这里前往永安广场并没有太远的路程,张扬看了看时间,距离七点还有一个小时,干脆散散步走过去,打发一下无聊的时光,关于顾佳彤对于饭店的未来定位,张扬本来没什么兴趣,可是去过水上人家之后,他感觉这水上人家无非就是个附庸风雅,再有就是贵,这种调调迎合了部分人的心理,可在京城那种地方未必能够行得通,别的不说,单单是京城的仿膳就比这大气比这富贵,走路的时候,张扬倒是有了一个想法,做任何事都要标新立异,只有这样才能引人注目,商场的经营或许也是如此,当初他去新景园的时候,新景园装修档次可谓一流,生意却很惨淡,门可罗雀,证明京城那地儿对富丽堂皇不感兴趣,搞风雅,也不成,既然如此还不如彻彻底底搞个土里土气,那啥清台山的驴肉不错,羊肉也不错,刘传魁的儿子刘大柱那一手全羊宴就让每一个吃过的人赞不绝口,凭自己和刘传魁父子的关系,让刘大柱去北京跟他闯闯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张扬越想越是觉着可行。

    想得正在出神,忽然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张扬愣了愣,毕竟这儿是东江,认识他的人不多,他抬起头,却见一位身穿红裙黑靴的女孩儿正站在他的对面,张扬马上认出这女孩是艺术学院的赵蕊雯,过去经常黏在顾明健身边的那个,张扬和她一起吃过几次饭,而且她国庆的时候还跟着顾明健一起去清台山游玩,记忆自然深刻了一些。

    赵蕊雯脸色显得十分苍白,眼睛有些微肿,应该是刚刚哭过。

    既然迎面遇到了,总不能视而不见,张扬微笑着和她打了一个招呼,原本想马上离去的,可赵蕊雯却忽然痛苦的捂着小腹蹲了下去。

    

    周末一般都分成两次更新,先更五千,零点视月票增长情况更新四千到八千不等,那啥,以509张为基准,零点前月票上涨二十张以内,更新四千字,超过二十张,就是八千,嘿嘿兄弟姐妹们努力努力,我也多码点,晚上准备八千,大家别让我留下存稿啊!

上一篇:第八十九章 被爱包围 下一篇:第九十章 纯属意外(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