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九十章纯属意外(下)

    张扬停下脚步,关切道:“你怎么了?”

    赵蕊雯双眉紧皱,用力咬着下唇,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儿。张扬伸手抓住她的手腕,触手处冰冷异常,趁机探了探她的脉象,不禁微微一怔,愕然道:“你小产了?”

    赵蕊雯眼圈儿红了起来,泪水簌簌落下,她把头抵在张扬的肩上,低声啜泣起来。

    张大官人这个尴尬啊,,这啥事儿,人家流产干自己屁事,这种事情怎么也让自己给赶上了?可既然碰上了,终不能撒手不管,把她一个女孩子孤零零扔在这儿。

    张扬好言好语劝慰道:“起来,起来,先坐下休息休息!”张扬好不容易才劝说赵蕊雯起来,扶着她坐在连椅上,然后拿出手机道:“要不我让顾明健过来陪你!”

    “不要!”赵蕊雯尖叫道,她脸色苍白,美眸中流露出几分怨恨,含泪道:“他是个畜生,我不想见他!”

    张扬从赵蕊雯的表现已经.把这件事猜了个差不多,十有顾明健把赵蕊雯给那啥了,这丫头去流产估计就是因为他,假如这件事属实,这顾明健也太不负责任了,不管他喜不喜欢人家,这种时候总要关心一下啊。

    “要不,我给你叫辆车送你回去?”

    赵蕊雯摇了摇头,只是哭。

    张大官人自打重生起就没有遇.到过这么尴尬的事儿,这厮觉着自己有点倒霉,顾明健做得坏事,凭什么自己跟着擦屁股啊,他如坐针毡的呆了两分钟,终于下定决心道:“那啥赵蕊雯啊,我还有点要紧事儿,你看”

    赵蕊雯含泪看着他道:“你走吧.反正这世上也没人在乎我,我死我活,没有人会在意!”

    张大官人一听就毛了,这丫头该不是想不开要寻.短见吧,刚刚站起来又慢慢坐了下去:“我说赵蕊雯,什么事让你难过成这个样子?”

    赵蕊雯只是低声哭。

    “生活是美好的,希望无处不在,你还年轻,以后还有.的是好日子等着你!”张扬的语气就像一个心理老师。

    赵蕊雯用力摇了摇头:“我没有希望,我的生活,我.的幸福都被他毁了!”她抬起流满泪水的脸:“你知道吗?我怀了他的孩子,他知道后,扔给我一千块,让我自己流掉,别说来陪我,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在手术室里,我痛得就要死去,我感觉到自己好傻,我竟然为一个根本不爱我的人付出了这么多!”

    张扬很同情赵.蕊雯,但是他更加的尴尬,麻痹的,这事儿跟我有关系吗?老子像耶稣吗?拯救世人啥时候轮到我了?可赵蕊雯的情绪这样低落,如果他现在走开,保不齐会出什么事儿,张大官人可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不过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倾听,毕竟这件事属于人家的私事,轮不到他去管。

    赵蕊雯说了一通,心里非但没有好过,反而越发伤心了,她低声哭个不停。张扬看了看手表,距离他和顾佳彤约定的时间不到二十分钟了,张扬准备给顾佳彤打个电话。

    赵蕊雯也看出他有事情,轻声道:“谢谢你陪我,我没事儿,我约了同学,她很快就过来了,你有事快去办吧!”

    这时候一个女孩儿向他们这边走了过来,她看到赵蕊雯,欣喜的叫了起来:“蕊雯,你真的在这里啊!”

    这女孩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身穿印着百威破广告的短裙,脸上的妆化得很浓,虽然很美,但是让人感觉是像戴了一个面具,最吸引人的要数她的一双,虽然她的身高也就在一米六五左右,可是修长,肌肤白嫩细腻,小腿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赘肉,曲线完美,让人找不到任何的瑕疵,红色高跟鞋更衬托出她的这双,张扬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想不到那女孩充满敌意的盯着他,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是不是人啊?有没有责任心,搞了人家,就要拍屁股走人,人面兽心的畜生!”她说到愤怒之时,伸手想要给张扬一个耳光,却被张扬一把将手腕握住,他今天已经够倒霉了,这样的哑巴亏他可不想再吃了。

    赵蕊雯慌忙解释道:“歆颜,他是我朋友,刚巧路过这里!”

    那女孩是赵蕊雯的好朋友,同班同学何歆颜,她正在永安广场做兼职,百威破促销小姐,知道赵蕊雯有事,收工后匆匆赶了过来,她对赵蕊雯的事情多少知道一些,所以看到张扬便误以为是坑害赵蕊雯的那个,于是冲上来想找他理论。

    张扬放开何歆颜的手腕,淡淡道:“丫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千万别出身未捷身先死,强出头把自个儿给搭进去。”

    何歆颜嘴上不依不饶道:“看你也不像什么好人,蕊雯,早就告诉你了,不要跟社会上的人来往,你就是不听!”

    张扬咧开嘴笑了笑:“裙子不错,很有品位!”

    何歆颜白了他一眼道:“穿得人模狗养的未必都是好人!”

    张扬呵呵笑道:“看不出,你倒是一颗小辣椒,这种脾气在社会上很容易吃亏,做人还是与人为善的好!”

    何歆颜针锋相对道:“与人为善,可不是与流氓为善!”,不知怎么,她就认准了张扬是一流氓,一伪君子。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我就是流氓也不流你这样的,看看你的穿着打扮,十足一个应召女郎!”

    何歆颜怒了:“你说谁?你好缺德!”

    赵蕊雯看到他们两个吵得激烈,竟然忘记了哭泣,傻愣愣的看着他们两个,一时间也不知该劝谁好。

    一旁忽然响起汽车的喇叭声,却是顾佳彤开着车缓缓停靠在他们的身边,她微笑道:“蕊雯,你们聊什么呢?”

    赵蕊雯看到顾佳彤,俏脸猛然一变,她拉起何歆颜匆匆向远处走去,何歆颜嘴里仍然不依不饶道:“我饶不了这小子!”

    张扬大笑着摇了摇头,顾佳彤有些嗔怪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好没风度,在大街上跟小女生吵架!”

    张扬拉开车门坐了上去,看了看时间,距离七点还差十分钟呢,顾佳彤出来早了,想必将刚才的情景看得清清楚楚。他低声道:“去哪儿?”

    顾佳彤满怀深意的笑道:“聊什么呢?这么激动?”

    张扬原本想把赵蕊雯的事情说出来,可转念一想,如果这样做会有搬弄是非之嫌,再说了,这是顾明建的私事,如果让顾佳彤知道,肯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是算了,他笑道:“没事,遇到了一疯丫头,没头没脑的就上来骂我。”

    “骂你什么?”

    “骂我流氓!”

    顾佳彤笑了起来:“很符合你啊,你本来就流氓!”

    张扬把手放在顾佳彤穿着丝袜的大腿上,低声道:“我想对你流氓!”

    顾佳彤红着脸儿啐道:“少瞎说八道了,我还要开车呢!”

    

    顾佳彤安排张扬入住的地点在东江南郊秋霞湖畔,说是秋霞湖,其实只是一座水库,几经改建成了现在的小湖,小湖的北岸分布着二十多栋别墅,这些别墅并不是由开发公司统一规划,都是业主自行设计,所以盖得风格并不统一,顾佳彤的别墅位于临水湖畔,位置最好,她平时也很少过来,将汽车驶入院落之中,张扬望着这足有一亩地大小的院子,不禁赞叹道:“你太有钱了!”

    顾佳彤笑道:“我喜欢这里的环境,所以找了关系批下来这块地,别墅盖好已经有两年了,几乎没怎么住过,我爸他们都不知道我有这么一处地方。”

    两人下了车,走在松软整齐的草坪上,就像走在毛茸茸的地毯上,整个人都感觉轻飘飘的,顾佳彤挽住张扬的手臂,在这里她可以不用顾忌世俗的眼光,可以不再害怕他人的非议,这方天地属于她属于张扬,只属于他们两个。

    别墅前的泳池清澈见底,顾佳彤道:“平时我请了工人过来维护,知道你今天要来住,昨天已经让人收拾过,走,看看厨房内有什么吃的!”

    张扬搂住顾佳彤的纤腰,让她的娇躯紧紧贴在自己的怀中,微笑道:“我什么都不想吃,只想吃你!”

    顾佳彤在他鼻尖上轻点了一下道:“填饱肚子,今天整个晚上我都是你的!”

    张扬凑在她的嘴唇上轻吻了一记,海兰的离去让他倍感失落,幸亏有顾佳彤在他的身边,在他最需要关心的时候给他慰藉,和顾佳彤在一起,他很少需要去考虑应该做什么,因为顾佳彤会将每件事都考虑的很周到,会把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她是个极其自立的女人,她不需要依靠张扬,甚至可以说,她和张扬在一起的时候,都是她照顾张扬多一些。

    打开别墅的大门,顾佳彤随手开灯,房间的装修风格并不奢华,以原木风格为主,很温馨很有家居感,顾佳彤指了指二楼的洗澡间:“你去洗个澡,我来下厨,出来就可以吃饭了!”

    张扬的确需要好好洗个澡了,他点了点头,来到洗澡间,顾佳彤已经给他准备好了换洗的衣服,想不到她女强人的外表下居然隐藏着一颗如此细微的芳心。

    躺在温热的浴缸中,张扬舒服的就要睡去,他心中盘算着以后应当如何与顾佳彤相处,这种关系怎样维持下去,顾佳彤显然不想把他们之间的感情暴露,所以和他相处都是偷偷摸摸,这更像是在,平心而论,最初张扬对顾佳彤只是一种欣赏,到后来海兰出事之后,这种欣赏又渐渐变成了一种感激,也许他们之间友情的成分更多一些,可是一切在他前往驻京办之后改变了。

    直到现在张扬才开始有时间考虑他和顾佳彤之间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一步,他初到北京人生地疏,正处于感情上最为真空的时候,恰恰在这种时候顾佳彤出现了,而顾佳彤的温柔体贴在不知不觉中占据了他的内心,在他们发生了亲密关系之后,他对顾佳彤的友情也在悄然之中转变成爱,张扬闭上双目,看来男女之间果然没有什么纯粹的友情。

    他听到顾佳彤轻盈的脚步声,唇角不禁露出会心的笑意,顾佳彤来到他的身后,伸出柔嫩的纤手,挤出香波,轻轻为他揉搓着短发,张扬静静享受着,他们听到彼此的呼吸,彼此的心跳。

    顾佳彤小声道:“在想什么?”

    “想你!想我们之间的那点事儿!”

    顾佳彤俏脸红扑扑的,显得格外娇羞迷人,帮助张扬把头上的泡沫儿冲净道:“去吃饭!”

    张扬应了一声,却一把抓住她的小手不放,赤身的转了过去,顾佳彤咬了咬嘴唇,她的嘴唇明显在微微发颤,粉色的家居服已经被沾湿了不少的地方,她的声音软弱无力道:“先吃饭好不好?”

    张扬坏坏的笑着,他用力将顾佳彤拉向自己,出其不意的把她抱入浴缸中。

    顾佳彤尖叫一声,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浸泡在水中,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玲珑的曲线显露无疑:“要死了你”话没说完,嘴唇就已经被张扬堵住,顾佳彤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然后便激烈回应着他的亲吻。

    张扬想脱去她的衣服,可是衣服被水浸透之后,贴在身上,很难脱下,这厮急不可待,干脆用力一扯,顾佳彤的衣服被他从中撕裂开来,雪白的两团,从湿漉漉的衣服中跳跃而出,红色的两点颤动的让人心悸。

    顾佳彤诱人的被张扬分开,她感到一股湿热的坚实猛然填充了自己的身体,池水因为张扬强劲的冲力而掀起一层层的波浪,身处波浪中的顾佳彤,被这一波又一波的热浪推上云端,她用力抓住张扬的手臂,发出凄艳哀婉的叫声,在这里她可以尽情释放自己的热情,把自己毫无保留的交给张扬

    吃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顾佳彤不得不把做好的晚饭重新热了一遍,她穿着一件白衬衣,下面只穿了一条黑色的丁字裤,雪白的毫不吝惜的展示在张扬面前。

    张扬一边吃饭,那目光还不停的在她的两条上游走。

    能被自己所爱的男人欣赏,也是一种幸福,顾佳彤笑盈盈的为张扬盛了一碗汤送到他的面前:“有什么好看,快吃饭吧!”

    “我又硬了!”这厮厚颜无耻的说。

    顾佳彤啐道:“不许硬,老老实实吃饭,不然今晚不让你上床!”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向张扬的两腿间看了看,果然看到这厮那里又鼓起一个小帐篷,想起刚才的疯狂,顾佳彤俏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她小声道:“乖乖听话,晚上姐姐奖励你!”

    张扬甜甜蜜蜜的点了点头,此时的温馨难以形容,他忽然感觉到一种对家庭的渴望,顾佳彤此刻就像个温柔贤惠的妻子,他微笑道:“佳彤姐,你真的很完美!”

    顾佳彤风情万种的看了他一眼:“怎么忽然这么说?”

    “完美的女人,在客厅像个贵妇,在厨房像个仆妇,在卧室像个,你都占全了!”

    顾佳彤知道这厮一开口准保没什么好话,伸出白嫩的脚丫,在他的大脚上狠踩了一记:“还不是你给带坏的!”

    “这可不是啥坏事儿,佳彤姐,刚才是谁要死要活的?”

    顾佳彤一张俏脸涨得通红,小声骂道:“再敢胡说八道,晚上我把你那根东西齐根咬下来!”

    张扬殷勤的给她夹菜:“多吃点,吃饱了咱晚上就不饿了!”

    顾佳彤害怕继续这样的暧昧话题,现在就激起这厮的,巧妙地把话题转移到北京开饭店的事情上:“对了,你看水上人家怎么样?假如可以我就在北京复制他们的经营模式。”

    张扬摇了摇头,这才把自己的意见告诉了顾佳彤。

    顾佳彤并没有想到张扬会有这样独特的见地,而且仔细那么一琢磨,他的见解很有新意,北京城不缺豪华饭店,想要搞出点门道,就必须做出自己的特色,上次在清台山吃全羊宴,顾佳彤印象也颇为深刻,对刘大柱的厨艺也是赞不绝口,她做事的风格从来都是雷厉风行,既然决定了就马上着手去做:“那好,你和刘大柱联系一下,看看他愿不愿意去北京开饭店,装修方案我会让人马上进行。”

    张扬对顾佳彤的性子已经有所了解,不禁笑道:“用不着那么急,你生意这么大,这家饭店对你没那么重要吧?”

    顾佳彤妩媚的看了他一眼道:“兴许我以后会把生意的重心转移到北京,这家饭店对我来说是入驻京城的第一步。”

    “是不是想跟我x夜相守在一起啊?”

    “少臭美啊!姐姐我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做,谁像你啊,整个官迷外加流氓!”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好半天止住笑声道:“佳彤姐,有一事儿我想问你”他显得有些犹豫,却更勾起了顾佳彤的好奇:“有话就痛痛快快的说,别婆婆妈。”

    张扬拿起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巴道:“那啥你跟魏志诚打算怎么办?”

    顾佳彤微微一怔,她没有想到张扬会问及她的家庭问题,她想了想方才道:“我的家庭跟我们之间有关系吗?”

    张扬重重点了点头道:“过去没有,现在有了,以后也会有,在我心中你已经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许任何人和我分享!”这厮说得斩钉截铁、理直气壮、霸气十足,他并没有去想,人家顾佳彤是个有夫之妇,现在还是魏志诚的老婆。

    顾佳彤咬了咬嘴唇,美眸变得有些湿润了,她小声道:“张扬,我和魏志诚之间早已没有任何的瓜葛,事实上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你知道的,我现在和他已经分居,好久没有见过面了,如果不是我爸爸反对,我想现在已经拿到了离婚证书。”

    张扬握住顾佳彤的小手轻轻揉搓着。

    顾佳彤道:“张扬,我和你不同,我必须要照顾到方方面面的影响,我必须要顾及家人的感受,就算我和魏志诚离婚,我也很难和你结合,我爸爸绝不会同意的!”

    张扬默然无语,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副科,肯定入不了人家省委书记的法眼,这厮忽然想起了左晓晴,麻痹的,现在评判一个人难道必须要靠官位吗?张大官人自卑了,因为自卑,他开始感到愤怒。

    顾佳彤察觉到张扬突然黯淡的表情,柔声道:“我们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只要我们彼此相爱,又何必介意名份,除了你以外,我还想做一番事业,而你除了我以外,还要在官场上打拼,你还要上进,再说,你的身边并非没有红颜知己,我可不想成为你感情道路上的绊脚石。”这番话顾佳彤虽然说得落落大方,可心头却有着说不出的酸涩。

    张扬动情道:“我不想我们的感情永远见不得光,我不想你受委屈!”

    顾佳彤温婉笑道:“傻小子,你的感情可以分成好多等分,你的内心可以容纳好多人,而我不可以,这才是我不想和你走向婚姻殿堂的真正原因,你是个好情人,绝不会是一个好丈夫。”

    张扬反驳道:“连好情人都不会做,更不会做一个好丈夫。”

    顾佳彤笑着站起身来:“好了,咱们出去聊,陪我去泳池边看星星!”

    

    夜空中已然镶上了无数颗星,他们尽着自己的力量,把点点滴滴的光芒交织在一起,不如阳光耀眼,不如月光清澈,却是明亮的,星光闪烁在暗蓝色的星空,宛如钻石般璀璨,美丽的星光,带给人安祥和宁静。

    顾佳彤偎依在张扬的肩头,两人靠坐在泳池边,遥望着夜空中的群星,顾佳彤将白嫩的玉足浸泡在泳池中,时不时挑起一片水花,入秋的夜晚已经有些微凉,不过他们的内心都是温暖的,张扬展开手臂,把顾佳彤揽入怀中,轻声道:“如果能够一辈子这样多好!”

    “如果你不讨厌我,我会一辈子陪在你的身边!”女人在这样的星空下总会变得异常温柔,即便是顾佳彤这样的女强人也不例外。

    张扬点了点头,亲吻着顾佳彤光洁的额头,顾佳彤给他一种真实的感觉,她不会像小女孩那样纠缠自己,她会默默地付出,女人之中能有这样胸怀的真的很少,张扬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遇到这么多的红颜知己,虽然她们都在小心的和自己保持着距离,可是有一点是毋庸质疑的,她们都很喜欢自己。

    顾佳彤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张扬,我想求你一件事!”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说,只要我能够做到!”

    顾佳彤的神情显得有些犹豫,她小声道:“养养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转了,我想以后你尽量避免和她见面!”

    张扬微微一怔,随即就明白了顾佳彤说出这番话的真正用意。她一定是在担心自己和顾养养之间出现问题,在张扬看来顾佳彤的顾虑显然是多余的,他微笑道:“你放心吧,我一直把养养当成自己的妹妹看,你不会真当我是个流氓,想把你们这对姊妹花都收了吧?”

    顾佳彤白了他一眼道:“你倒是想”或许是觉着自己措辞不当,她停顿了一下方才道:“我相信你只把养养当成妹妹看,没有其他的想法,可并不代表养养也这样想,你把她当成妹妹,她未必会把你当成哥哥看!”

    张扬有些为难的看着顾佳彤。

    顾佳彤道:“养养几乎和社会没有什么接触,她是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儿,我不想她因你动情,事实上,我从她看你的眼神中已经觉察到了异样,张扬,她好不容易才站起来,绝对承受不了感情上的打击。”

    张扬苦笑道:“听你这么一说,我真觉着自个儿跟罪人似的,你放心,我以后一定多加注意,养养的腿也好得差不多了,应该用不着复诊,就算需要复诊,我也不跟她多说话,绝对保持距离,让她死了那条心,实在不行,我就跟她明说。”

    “说什么?”

    “说咱俩的事儿!”

    “你敢!”顾佳彤瞪圆了双眼。

    “这世上就没有我张扬不敢干的事儿!”张扬一把将顾佳彤抱了起来,作势要扔到泳池里,顾佳彤紧紧搂着张扬的脖子,娇声道:“你舍得吗?”

    “舍得!”

    张扬把顾佳彤扔了出去,不过并不是扔在泳池里,而是扔在宽大松软的床上,他随后扑了上去,双臂支撑在床上,压在顾佳彤的身上,四目相对,久久深情凝望。

    顾佳彤抚摸着张扬的面庞,然后两人热吻在一起,纠缠的身躯在床上翻腾着,顾佳彤终于把张扬压在身下,她羞涩的笑着,俯下身亲吻着张扬的唇,然后为张扬一颗颗解开衬衣的扣子,嘴唇沿着张扬的脖子一路吻下去,吻着他坚实的胸膛,健美的腹肌。

    顾佳彤的舌尖在张扬的身体上游移,她的手探伸出去关上床头的小灯,黑暗中张扬的衣服已经全部褪去,他忽然感受到自己茁壮坚挺的部分被温热所包容,顾佳彤有些生疏的用舌尖撩拨着张扬的身体,张扬微微仰起身体,大手抚摸着顾佳彤的发髻,为她解开,让她黑色的卷发流瀑般垂落下去。

    顾佳彤发出一声轻笑,整齐的牙齿轻轻咬了咬,张扬想要坐起身来,却被顾佳彤再度推倒在床上,模糊的光线下,顾佳彤光洁柔美的身体慢慢爬了上来,用诱人的娇躯小心的把张扬包容,张扬因为感觉到那熟悉的温润而深深吸了一口气,胸膛起伏着。

    夜色让顾佳彤彻底放松了自己,她就像一个驰骋草原的骑士,黑色的长发在夜色中摇曳,雪白的在这样的氛围下,显得妖娆而充满了诱惑。

    就在他们沉浸在漏点中的时候,顾佳彤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有些郁闷的摇了摇头。

    张扬低声道:“不去管它!”

    顾佳彤点了点头,娇躯仍在配合着张扬的动作,可电话没完没了的响着,她叹了口气,想要下去接电话,却被张扬按住不放,只能伸手把床头的电话抓过来,向张扬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稳定了一下情绪道:“喂!”

    电话是她丈夫魏志诚打来的,顾佳彤听到魏志诚的声音,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虽然她和魏志诚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可毕竟在法律上他们有着这层关系,现在她接电话的时候,正在和张扬做这种事,内心深处感到有些不安,毕竟每个人都有道德标准。听到魏志诚声音的那一刻,顾佳彤真的感到,也许她应该考虑结束这段婚姻了。

    魏志诚打电话来是让顾佳彤周末去家里吃饭的,如果不是他父母催促,他不会打这个电话,他和顾佳彤分居已经有好几个月了,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所以要求他把顾佳彤请回去。

    顾佳彤的回答很干脆:“我不会回去,替我问候他们两位老人家,我去了也只是徒增他们的烦恼,算了,魏志诚,我们每次见面都会以争吵结束,我累了,我放手,你去过你的生活”她忽然感觉到身下的那厮用力一挺,顾佳彤差点没叫出声来,伸出手狠狠在他胸膛上捏了一记。

    魏志诚叹了口气:“佳彤,最近我始终在考虑我们的事情,过去我的确做错了很多事我想跟你好好谈谈,推心置腹的谈谈”

    “我想没有必要”顾佳彤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可恶的家伙不知是出于嫉妒还是恶作剧,在身下折腾的越发猛烈,顾佳彤近乎失控道:“我不想说了”她挂上了电话,随手把手机扔到一边,双手摁住张扬的肩头:“坏蛋,我要狠狠报复你”

    

    信守承诺,八千字更新奉上,今天应该还会有更新!

上一篇:第九十章 纯属意外(上) 下一篇:第九十一章 卖酒女郎也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