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六十二章山美水美人更美(上)

    去清台山和红石谷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受,感受不同心情自然也就不同,第二天一大早张扬和秦清就来到了清台山,考虑到秦清喜欢低调行事的作风,张扬并没有惊动黑山子乡的任何人,而是将吉普车直接开到了上清河村后,带着秦清登上青云峰,考虑到登山,秦清今天换上了一身浅灰色的运动服,张扬发现秦清衣服的色彩大都是以灰黑基调为主,大概是因为她身份的缘故,所以才会选择这样沉稳的装束。张扬也是一身休闲打扮,秦清从这厮着装的品牌上可以看出他的衣服基本上都是高档货,这让秦清很是纳闷,以这厮的工资收入,怎么可能穿得起这么多名牌的衣服,用手机开汽车,十足像一个富商阔少,根据秦清的分析这应该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就是他真的是一个富家子,第二种可能就是这厮在职位上牟取了不少的私利,可是想想一个黑山子乡计生办的主任就算是贪污又能有多大的活动空间?秦清于是想起了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招商办副主任,假如张扬在招商引资的过程中趁机贪污,那么性质一定是极其严重的。不过秦清又觉得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张扬不是一个在意蝇头小利的人,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得出这个结论。

    前方山路渐渐变得险峻起来,秦清暂时把这些想法抛弃到一边,张扬指着前面方方正正的巨石向秦清道:“那块石头就是清台山有名的方正石,七年前顾省长来的时候,亲自命名的,教诲我们做官要像这块石头方方正正的,决不可世故圆滑。”

    七年前秦清还在美国留学,并不知道这样的典故,不过顾省长她是听说过的,过去的顾允知省长,现在已经是平海省的省委书记,顾书记展示在公众面前的官名也一直都是耿直方正,不过这位书记在位这么多年,始终没有解决平海省南北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张扬本来还建议秦清在方正石前留影,却被秦清拒绝了,秦清始终认为做官刚正要放在心里,而不是放在嘴上,或是象征意义的留一张照片。

    青云峰途中的风景已经是美不胜收,望着眼前的山山水水,秦清的心情不由放飞了起来,难怪安老会选中这块地方投资,这里和红石谷完全是不同风格的两片地方,可以用一天一地来形容,在溪水边小憩的时候,秦清接受张扬的建议,除下鞋袜,在清澈透底的溪水之中洗濯她那双晶莹的玉足,张扬远望着秦清那双曲线完美的小腿,心中暗叹上天造物之美,秦清感受到他的目光,抬起头看到这厮一双眼睛正火辣辣的看着自己,这才明白他让自己在溪水中濯足的真意,当张扬向她走来的时候,秦清居然感到一丝慌张,甚至产生了一些后悔的心理,自己孤身一人跟着他来到这空旷无人的山谷中,岂不是太冒险了一些?这厮该不会狼性发作,对自己图谋不轨吧?

    张扬把在上游灌满的山泉.水递给她:“上好的山泉水,清姐尝尝!”

    秦清接过水壶,喝了一口,泉水清.冽,一股沁凉之气直入肺腑,她闪动了一下黑长的睫毛望向远方,心中却为刚才对张扬的误解而有些惭愧,她发现自己总是不由自主把张扬往坏的一面去想,虽然她在潜意识里告诉自己张扬未必是一个坏人,可以说人家非但不是个坏人,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这么想,多少有些忘恩负义。可是一看到张扬狡黠的笑容和目光,秦清就会感觉到这厮在动坏心眼,大概是自己的戒备心理实在太重了。

    张扬在秦清对面的石头上坐.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来到这里往往会让你拉近现实和梦想的距离,模糊古今的概念。”

    秦清微笑道:“看不出你还有些墨水!”

    “瞧不起人啊,我虽然学历低点,不过素养还真不是.一般普通干部能够比得上的。”

    秦清听到他自吹自擂,也不禁莞尔,留意到这厮的.目光仍然时不时瞄向自己的双脚,秦清慌忙穿好了鞋袜,张扬的世故和圆滑往往会让秦清忽略他的真实年纪,记得第一次看到张扬档案时候的惊叹,想不到他居然才二十岁,混入体制之中还不到半年,秦清实在难以想象,一个人怎么可能成熟的这么快呢?需知体制是个磨练人的地方,可是想要获得真正的修为还需时间和困难的磨砺,秦清自认为属于悟性很高的那种,可是看到张扬才感觉到政治上也可能有天才的存在,每次看到这厮处理事情的方法显得不合情理,可最后往往都达到了他预想的效果,秦清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厮虽然表面张扬,做事不考虑后果,实际上在心中早已将事情的利害关系全部考虑了一遍,正如他胆敢和投资方的安语晨拳脚相加,正是摸透了安语晨的脾气,摸透了安老做事的风格。对自己,他是不是也有着同样的机心和考虑呢?这个想法让秦清感觉到张扬越发危险了。

    

    秦清的体质很好,平时经常参加运动,来到青云.竹海的时候也没有见到她流露出丝毫的疲惫,龙胜电影公司搞得那个外景拍摄基地已经完工,现在剧组正在竹林那里拍一场打斗戏呢,剧组刚刚拍摄的时候的确有不少的乡民过来看热闹,可来这里实在太不方便,随着拍摄的进行已经越来越少人过来,现在拍摄现场除了工作人员以外,就只有五六个十多岁的孩子蹲在那里看热闹。

    乡派出所负责.值勤的小陈看到张扬过来,慌忙迎了上来:“张主任来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忙你的去吧,我们随便看看!”

    张扬对拍戏也很好奇,远远望去看到两名演员正站在竹林上刀光剑影的对打着,随着导演的指挥,两人从竹林之上打到了地面,然后从地面又飞上了竹枝梢头。张扬暗赞,真是高手啊,轻功不错,可走进一看,那些演员的身上都吊着钢丝呢。

    秦清对电影有些了解,轻声道:“这是吊威亚,那些飞来飞去的轻功全都是这样拍摄的,以后后期技术处理再把钢丝抹去。”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这不是假冒伪劣欺骗观众吗?现如今唱歌都打假了,他们也应该真刀实枪的拍摄啊。”

    秦清笑道:“演员中真正懂武功的没几个,能够天上地下飞来飞去的更是一个没有,要不怎么说他们是演戏呢。”

    现场拍摄告一段落,导演王准看到张扬,笑逐颜开的走了过来,演艺圈的人那都不是一般的人物,当面一套,背后是另一套,王准对这位张主任可没多少好感,表面上却还要装的客客气气:“张主任来了!”几天不见想不到王准的普通话居然有了一些进步。

    张扬点了点头道:“王导,怎么样,拍摄的还算顺利吗?”

    王准笑道:“还算顺利,估计明天全部的戏份就可以杀青了,张主任,我有个建议,这青云峰的道路实在太难走了,运送摄像器材、拍戏道具、生活用品全都要靠人力运送,是不是考虑修条通往山上的道路啊,否则电影公司看到条件这么艰苦,谁都不会考虑到这里来了。”

    张扬笑道:“清台山的景色怎么样?”

    王准连连点头道:“美不胜收!单单是我们拍得这片青云竹海我敢说等到电影上映,画面会把整个东南亚都震了!”

    张扬哈哈大笑,他想要达到的就是这个效果,他眯起双目道:“虽然道路难走一些,可是我们县政府在这方面会给予一定的帮助,清台山的风景这么美,你们的拍摄费用这么低,还想面面俱到,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便宜都让你占了啊!”

    王准不禁苦笑起来,从见到秦清开始,他的目光就不停打量秦清,暗赞秦清出众的美貌气质,取出一张名片主动向秦清介绍自己道:“小姐,我是香港的王准,不知小姐有没有兴趣往电影界发展。”

    秦清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呢,张扬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我说你们这些电影导演怎么见到美女,就跟苍蝇见到那啥似的,我清姐可对你拍得那些三极片没兴趣啊。”

    秦清再好的涵养也不禁听得怒上心头,这厮什么话啊,我会去拍三极片吗?再说了你把他比作苍蝇,把我比成什么了?

    王准对张扬的脾气已经有所领教,讪讪笑道:“只是认识一下,我看到这位小姐的气质和外貌如此出众,不去拍戏实在太可惜了。”

    张扬讥讽道:“难道这世上的美女不去拍戏就没有前途,合着做演员是最有前途的行业。”

    王准道:“张主任对我们演艺界有所误解啊,其实我们也在做一门艺术。”

    张扬心中暗骂狗屁艺术,弄几个光屁股往床上一扎那就叫艺术,大爷什么场面没见过,戏子而已!不过这些话还是不方便当面说出来的。

    秦清微笑道:“谢谢王导演的看重,不过我这人生来不会做戏,只怕是没有做演员的天分。”

    “既然小姐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只好算了,呵呵,不过以后要是改变了想法可以来找我!”

    王准又转向张扬道:“小张主任,我拍了二十年戏,只有在年轻的时候拍过两部三极片,你对我有些误解啊!”

    秦清忍不住笑了起来,王准此人她也有所了解,在香港电影圈还是有一些名气的,算不上一流,可是二流是算得上的,张扬一口一个三极片导演的确对人家有失公允。

    张扬懒得跟王准废话,趁着拍戏的间隙带着秦清去外景基地看了看,因为项目是仓促上马,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不完善的地方,秦清转了一圈,发现了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建筑太过随心,缺少规划,既然安老想要将清台山发展成为国内有名的旅游区,那么就需要把眼光放得远大,进行统筹规划,而不是想起什么做什么,率性而为,至少从她的观点来看,在青云竹海拍摄,并没有在附近修建外景基地的必要,这片临时搭建的建筑破坏了青云竹海的整体美感。

    半个小时后,剧组重新开工,张扬和秦清则前往石屋去探访陈崇山,院门并没有锁,里面一位少女坐在阳光下正浆洗着被褥,正午的阳光勾勒出她完美的轮廓,仿佛为她的身躯描上了一层金边,她身穿绿色T恤,浅蓝色牛仔裤,露在外面的手臂晶莹如玉。

    听到脚步声,陈雪抬起头来,看到张扬和秦清,明澈的美眸一如既往的沉静淡漠,抬起手指掠起额前的乱发,轻声道:“爷爷去屋后摆弄他的树桩了!”

    张大官人不由得感到有些气闷,实在搞不懂陈雪这女孩是个什么性子,按理说他们也算得上老熟人了,看到自己居然连点反应都没有,哪怕露出一丝笑容也好,可你说她当自己是陌生人吧,偏偏语气平淡的就像家人一样。

    走出门外,秦清笑道:“那女孩儿很特别!”说完这句话她又补充了一句:“好像对你戒心很重!”

    张扬怎么听着这句话那么别扭,有些委屈的看着秦清:“清姐,你可别给我乱扣帽子,我对这种小女孩无爱!”

    两人的话初听没什么,可仔细一咀嚼都有那么一股子别样的味道。

    

    封推加更四千字,嗯呐,今儿已经是一万五了,兄弟姐妹啊,抓紧收藏订阅投票,有月票的上两张,让章鱼多点动力啊!

上一篇:第六十一章 一人得道鸡犬不宁 下一篇:第六十二章 山美水美人更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