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六十二章山美水美人更美(下)

    陈崇山正在石屋后面摆弄着一个从山里刨来的老树根,看到张扬和秦清过来,还以为是香港电影公司的,微笑道:“张扬,你看看我这个树桩怎么样?”

    张扬对树桩盆景之类的没有什么研究,不过看外形古朴的确显出几分雅趣。

    秦清微笑道:“这是榉木,其中有不少根须已经碳化,其质坚几乎接近化石,是根艺的佳材。”

    陈崇山有些吃惊的看着秦清,想不到这女孩儿也懂得根艺,他笑道:“姑娘也懂得根艺?”

    秦清淡然笑道:“不敢说懂,不过我爸爸平日在家也喜欢摆弄根雕盆景之类的,所以多少听他说了一些。”

    陈崇山饶有兴趣道:“说来听听!”

    秦清道:“根材造型的选择标.准可概括为“稀、奇、古、怪”四种类型,此类素材在自然界中十分难得。一般生长在平原或土层较厚山地的树根,因水和养分充足,生长快,木质纤维也较松,难以形成奇特形态。只有生长在恶劣环境中的根材,如背阳生长或悬崖峭壁石缝中,并经雷劈、火烧、蚁蚀、石压、人踩、刀砍而顽强生存下来的树根,由于光照不足缺土少水乏养分,久长不大渐渐变形,年愈久,质愈坚,造型也愈奇崛遒劲,是根艺的理想用材。根艺创作的构思,必须着眼于最大限度地保护自然之形,溢自然之美,而一切人为艺术的再创造的痕迹需藏于不露之中。构思中应对根材作多角度的全面观察,反复揣摩,依形度势,深思熟虑后方能定型。”

    陈崇山哈哈大笑,秦清所说的的.确是根雕的关键所在,他点了点头道:“这树根我去年就得到了,可是一直没有考虑好如何下手,所以一直拖到现在,保护自然之形,溢自然之美,说的容易做起来却是很难!”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满怀深意的看着张扬。

    秦清从陈崇山的话中察觉到.了他的意思,轻声道:“陈老先生这句话好像隐含深意啊!”

    陈崇山不由得又看了看秦清,微笑道:“张扬还没有.帮我介绍呢!”

    不等张扬介绍,秦清主动自我介绍道:“我叫秦清,是.春阳县新任的代理县长!”

    张扬愕然,秦清几番叮嘱一定要为她隐瞒身份,.想不到她自己居然主动说了出来,可他马上就明白了,秦清一定是看出了陈崇山是个世外高人,所以才主动坦诚自己的身份,十有存着向陈崇山求教的心思。

    陈崇山也没有.想到秦清这么年轻就能够担任春香县县长,他笑道:“贵客临门,我反倒怠慢了。”

    秦清微笑道:“陈老先生不必客气,我刚才听到陈老先生的话好像别有一番含义,所以才想请教您。”

    陈崇山放下手中的树根,站起身来,他示意秦清和张扬跟着他绕到石屋前,指着远处刚刚搭建的外景基地道:“秦县长有什么看法?”

    秦清轻声道:“我虽然并不了解具体的情况,可是我以为这外景基地破坏了青云竹海的自然和谐之美。”

    张扬道:“现在提倡的是招商引资,建外景基地又不是搞工矿企业,应该算得上绿色环保吧?”

    秦清道:“做干部一定要有前瞻性眼光,不能只看重眼前的利益,港方既然想把清台山开发成全国一流的景区,就要拿出一个合理的方案,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是做不好工作的。”

    陈崇山深表欣赏的看着秦清道:“开发清台山是一件好事,可是开发也必须尊重自然的本来风貌,决不可胡乱开发,过度开发,秦县长能够从一开始就意识到这一点,是春阳县老百姓的福气啊!”

    张扬却知道陈崇山很少对别人这样欣赏,自己是一个,秦清又算一个,看来秦清对于景区开发的观点和老爷子不谋而合。

    

    远处忽然人群向正中跑去,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陈崇山和张扬同时注意到了这不同寻常的现象,低声道:“好像出事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张扬已经向拍摄现场跑了过去。

    拍摄现场出了意外,吊威亚的时候因为钢索崩断,一名演员从近三层楼高的地方摔了下来,人直挺挺躺在那里不知是死是活,现场有一名医生,是从乡卫生院临时借调过来的,可是他看到那演员的情况显然也慌了手脚,哆哆嗦嗦道:“要要赶紧送医院。”

    王准脸色苍白道:“这里山高路远的送到医院还来得及吗?”摔下来的是电影的二号男主角欧培国,他非要坚持亲自上阵,谁想出了这个岔子。

    张扬已经来到了现场,沉声道:“大家先闪开,我来看看!”

    围成一圈的演员给他让开一条空隙,张扬抓起欧培国的手腕探了探他的脉门,又检查了一下他的四肢关节,确信他并没有摔成重伤,只是摔得闭过气去,也放下心来,双手装模作样的在欧培国的胸口上压了压,然后向王准道:“你过来帮他做人工呼吸!”

    “我?”王准哭丧着脸道。

    “快点!”

    王准只能凑了过去,撩开欧培国嘴上粘着的一把大胡子,皱着眉头对着欧培国的嘴巴吹气。

    张扬这样做的目的一是想捉弄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掩盖自己救欧培国的真相,他的手指分别在欧培国的紫宫、玉堂、天池三处道点了下去。

    周围人的注意力大都集中在王准的身上,虽然明明知道这厮是在救人,可看着一个男人抱着另外一个男人啃总让人觉着十分的诡异。

    昏迷过去的欧培国忽然被胸口的剧痛惊醒,他睁开双眼,正看到王准搂着自己狂亲呢,他可不知道导演是在做人工呼吸,吓得大叫一声,一把就把王准推了出去:“非礼啊!”

    现场一片哄笑,不过这笑声是善意的。

    张扬已经悄悄退了出去,正遇到秦清意味深长的目光,笑道:“清姐干嘛这么看着我?”

    “做了好事不留名,想不到你还有点雷锋精神。”秦清一直留意着张扬的一举一动,所以他瞒得过别人却没有逃过秦清的眼光。

    “做好事不一定要别人回报,我给清姐交了两份检查,也没要你回报啊!”

    秦清听到这厮又提起这件事,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不过有一点她无否认,张扬所开的药方还真是有效,困扰她多年的痛经已经痊愈了。

    

    安语晨和她的五叔安德恒在这时候赶到了,听说剧组发生了事故也是担心不已,确信演员只是摔得短暂昏迷,并没有任何的大碍,这才放下心来。

    安德恒注意到和张扬站在一起的秦清,笑着向他们走了过来。

    不知怎么,张扬对安德恒有些抵触情绪,低声道:“狼来了,清姐小心!”

    秦清小声啐道:“胡说八道!”

    安德恒果然是朝着她过来的,脸上带着彬彬有礼的笑容:“秦小姐,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他已经打听到秦清的身份,也知道秦清已经被任命为春阳的代理县长,只不过在青云山能够和她邂逅却是意外之喜,安德恒家世富贵,年轻有为,相貌英俊,一直都是香港诸多佳丽眼中的钻石王老五,可是他却始终游戏花丛,感情至今没有归属,可是自从见到秦清之后,就惊为天人,萌生出爱慕之心。

    秦清礼貌的笑了笑道:“安先生好,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大!”

    安德恒道:“世界虽然不大,可是有缘分的人却不多!”他主动向秦清伸出手去。

    张扬凑了上来,热情洋溢的握住安德恒的大手:“我跟安先生也是很有缘分啊!”

    安德恒没有想到从中杀出了这厮,微微错愕了一下,然后笑道:“不错,有缘,有缘!”

    秦清心中明白张扬的那点儿盘算,唇角不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正午的阳光下,更是灿若春花,看得安德恒不禁为之一呆。秦清已经来到安语晨的身边,轻声道:“安小姐,有时间的话,我想跟你谈点事情。”

    安语晨对集美貌与气质于一身的秦清有着相当的好感,再说她看出五叔对秦清有了追求的意思,趁机拉进一下双方的距离也是她乐于去做的事情。

    安德恒望着秦清远去的倩影,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痴了,张扬冷眼看着他,麻痹的又是一个花痴,居然敢打美人儿县长的主意,这厮的占有欲极强,尤其是在女人的问题上,他看中的人是绝不肯和别人分享的,原本对安德恒的那点儿好感顷刻间变得烟消云散。

    在安德恒的邀请下,张扬和秦清跟着剧组一起吃了午饭,刘大柱的厨艺让包括秦清在内的诸多贵客还是赞不绝口的,席间每个人都能看出安德恒对秦清的殷勤之意,这让张大官人极为不爽,看到秦清和安德恒谈得颇为投契,从国内金融形势谈到国际经济状况,他们都是专业人士,其他人多数插不进嘴去,张大官人听得气闷,扒拉了一碗米饭,走到对面的山坡上去透气。

    安语晨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后,这丫头对张扬始终憋着一股子气,看到张扬站在那里若有所思,以为他注意力并不集中,忽然产生了偷袭的念头。一脚向他的腘窝踢去,几次交手安语晨都没有占到便宜,这次是想让张扬栽个跟头。可脚还没有踢中张扬,眼前忽然一花,不知怎么张扬就来到了她的身后,只是在她的后腰轻轻一点,安语晨就感到身躯酸麻,软绵绵扑倒在地上,怒道:“你要不要脸,就会欺负女人!”

    张扬苦笑道:“就你也算女人,我怎么觉着你比多数男人都要野蛮呢?”

    安语晨只是被轻轻撞中了道,肢体短暂的麻痹之后,又迅速恢复了知觉,她从地上爬起来,狠狠瞪了张扬一眼,不过她现在对张扬的武功已经是彻底服气了,小声道:“你练的是什么武功?”

    张扬没有理会她,目光仍然在望着远处,安语晨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见秦清和她五叔正站在外景基地那里谈笑风生的说着什么,不由得微微一笑道:“喂,你看我五叔和秦小姐是不是很般配啊?”

    “般配个屁!”张大官人冷冷丢下一句话,举步远去。

    安语晨在他身后愤怒的抗议道:“你是我见到过最没有风度的家伙!”

    原本安德恒还想跟秦清结伴下山呢,不过被秦清婉言拒绝,她已经察觉到安德恒对自己非同一般的热情,有些事情还是尽早断了对方的念头的好。

    两天的考察,秦清已经对春阳未来的工作重点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想法,在返回春阳的途中,秦清道:“张扬,听安先生说,安老最近还会来春阳。”

    张扬早就知道了这件事,点了点头道:“老爷子是来签署正式合同的,原本这事儿不劳他亲自动手,可人老了,总想出风头。”

    秦清笑道:“人家安老才不会看重这样的虚名,大概是出于对家乡的感情吧。”她顿了一下又道:“我想再看一看安老开发清台山的合作意向书。”

    “没问题,回头我让于小冬给送过来!”

    秦清之所以想看看合作意向,是因为她今天在青云峰上看到了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陈崇山的那番话和她的观点不谋而合,开发旅游搞活经济,也要掌握一定的尺度,符合一定的规律,这就要求在开发以前做出详实的规划。

    

    求月票,知道这时候大家的保底票都投过了,希望还有漏投的投给本书,谢谢!

上一篇:第六十二章 山美水美人更美(上) 下一篇:第六十三章 祸从天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