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四十一章机缘(下)

    既然不准备在上清河村吃饭,他们也就没有惊动刘传魁老支书的必要,杜宇峰对这一带的路况极为熟悉,直接把车开到了上清河村后面的山路前,然后带着他们想清台山爬去,让他们感到惊奇的是,还有一辆半新不旧的北京吉普停在他们附近,车内没有人,看来已经先行上山了。

    赵新伟笑道:“还说香火不旺,看看已经有人上山了。”

    张扬笑道:“一辆车而已,何况人家来这里也不一定是烧香的!”

    赵新伟本想背姐姐,可是赵新红坚持要自己走,走了不到一里地,就已经支持不住了,在赵新伟的劝说下,还是让他背起,他们向青云峰走去,上次张扬陪左晓晴过来的时候用去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他们三个的体力虽然没有问题,可是要背着赵新红这个重病号,所以前进的速度被明显拖慢了,赵新伟背了一会儿也撑不住了,于是换成了张扬。

    杜宇峰见识过张扬背楚嫣然那晚表现出的惊人体力,所以也没有替换的意思,任由张扬一直背了下去,反正这厮想要用自己的表现感化赵新红,赵新伟也看出张扬体力惊人,他身体素质虽然不错,可毕竟平时是在县城里生活,走这种山路已经很吃力,更不用说再背上一个人了,所以客气了两句,干脆任由张扬背着他大姐。

    赵新红可看不下去了,轻声斥责道:“你们两个怎么好意思欺负张扬!”

    赵新伟笑道:“姐,我这体力可.不成,张扬年轻力壮,能者多劳吧。”

    杜宇峰帮衬道:“赵姐,你放心,张扬.是出了名的累不死,上次他背着一大美女走了俩小时都跟没事人一样。”

    赵新红也难得的笑出声来:“人.家是大美女,我可是个老太婆了!”

    张扬笑道:“赵姐,能背您上山是我的荣幸!”

    赵新伟打趣道:“兄弟,嘴儿挺甜啊,是不是有啥事想.求我姐?”他从杜宇峰那儿听说了张扬的事儿,所以故意旁敲侧击的说。

    张扬道:“咱们兄弟这关系,什么求不求的,我现在想.着的就是背着赵姐上紫霞观烧一柱平安香,保佑赵姐一世平安,身体早日恢复降。”这番话拍马的意思实在太过明显,不过赵新红听得居然有些感动,轻声道:“难为你们了。”

    此时前方出现了两个身影,一位身穿灰色唐装.脚蹬黑色布鞋的老人,另外一个是和头戴黑色棒球帽,身穿黑色运动套装的高挑少女,两人大概走得累了,正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休息,看到张扬他们过来,那位少女站起身来,因为戴着宽大的墨镜,口鼻上还蒙着口罩,所以看不清她的本来面目,她用有些生硬的普通话道:“几位先生,请问这里距离青云竹海还有多远?”

    张扬知道她所.说的青云竹海就是位于陈崇山居住石屋附近,那里还有座旧社会马贼落脚的山寨,指了指前方道:“大概还要走半个小时吧,刚好,我们也要去哪里,你们跟着我们走吧!”

    那女孩礼貌的说了声谢谢,这才去路边掺起了那个老头儿,那老头拄着拐杖跟上了杜宇峰的步伐道:“小伙子,这座青云山是不是出过马匪?”他倒是一口地地道道的春阳话。

    杜宇峰笑道:“是啊,不过都是解放前的事情了,过去那些马贼就在青云峰上安营扎寨,时不时下山抢劫,以拦截平海和北原两地的客商为生。”

    张扬道:“其中有个最有名气的悍匪叫安大胡子,听说那家伙活着的时候杀人放火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赵新伟接口道:“我也听说过,说黑山子一带现在女人哄孩子睡觉都说,你再不睡觉安大胡子就来找你了,也别说还真灵验,孩子一听到安大胡子就不哭了!”几人同时笑了起来,那老者也笑得相当开心,反倒是那女孩儿透过墨镜冷冷盯了张扬一眼,她之所以反感张扬的原因是因为这厮笑得最为猖狂。

    杜宇峰笑道:“张扬啊,说起来你跟这安大胡子倒有几分缘分呢。”

    张扬一脸郁闷道:“你说这安大胡子生前没做什么好事,可他的后代却过得滋润无比,他儿子解放前逃到了香港,摇身一变居然成为了爱国商人,时代变化真是快啊!”

    赵新伟笑道:“有钱就是大爷,文革那会儿这种土匪的后代还不死啦死啦的!”一群人又同时笑了起来。

    老者笑道:“所以说还是党和政府好啊,对于这么罪孽深重的坏分子都能够不计前嫌展开胸怀容纳他们,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

    张扬却道:“我看是政府太纵容他们了,有道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是马贼儿肯定混蛋,这安老头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女孩儿悄悄咬了咬下唇,一脚踢中了一个小石子,石子嗖!地一声飞了出去,撞在前方的树干上,竟然撞掉了一虚树皮,张扬内心一怔,想不到这女孩儿一脚踢出的力量竟然如此强大。

    老者和蔼笑道:“报纸上都说这个安志远是爱国商人,你怎么断定人家不是好东西呢?”

    张扬道:“不就是有俩臭钱吗,便以为自己如何如何了,利用自己所谓的那点影响力给政府施压,你说他除了盖几座破破烂烂的小学弄了个形象工程以外,还给家乡做过什么好事?也就是政府惯着他,什么爱国商人,我看屁都不是。”

    杜宇峰也帮衬道:“现在到处都是骗子,搞不好这安志远就是一香港要饭的,到咱们这儿就成名人了。”

    赵新伟笑着摇了摇头道:“老杜,你这就错了,人家安志远那是真有钱,听说在香港有好几家上市公司,光姨太太就有五个,背地里的情人那更是不计其数,前两天我还看报纸说这老头又泡了一个港姐呢。”

    “原来是个老流氓啊!”张扬表情夸张道,几人同声笑了起来。

    老者笑呵呵道:“听说安志远都七十多岁了,这么大的人还有精力搞那些花花事儿?”

    张扬笑道:“老爷子,您听说过一句话没有,那叫人老心不老,说句冒犯的话,你看到现在漂亮的小姑娘就不动心思?”

    老者笑着指点着张扬:“你小子还真是风趣!”

    几人边说边聊,谈得颇为投机,那老者性情开朗外向,跟张扬谈话间不时发出洪亮的笑声。

    众人的视野中终于出现了那座山坡上的石屋,张扬知道陈崇山喜欢清静,并没有前往打扰他的意思,指了指石屋后面的方向道:“老爷子,石屋后面就是青云竹海,咱们就在这儿分手吧!”

    老者笑着点了点头:“多谢你们几个了,对了小伙子,还没请教你的名字呢!”

    “张扬!”张扬大咧咧道,殊不知这个名字已经被那位默不作声的女孩儿牢牢记住。

    

    他们正准备离去的时候,赵新红却无力的趴在张扬身上,颤声道:“我胸口疼得厉害”

    张扬慌忙把她放了下来,赵新伟去拿吗啡片和开水,因为慌张手中的保温杯一下打翻了,更倒霉的是,这次因为出来的慌张,居然把止痛用得吗啡片忘在了家里。赵新红脸色苍白,冷汗瞬间已经布满了面孔,张扬看到她如此痛苦,运指如风接连点中了她的几处道,赵新红这才感觉到胸口的痛楚稍稍缓解。

    这时候那位女孩走了回来将一瓶矿泉水递给赵新红。

    赵新伟慌忙弄瓶盖喂姐姐喝了。

    赵新红喘了口气,望着那女孩报以感激的一笑:“谢谢你了”

    那位老者也走了回来,他的目光却看着张扬,充满惊奇道:“你会点?”

    张扬笑道:“曾经跟按摩的瞎子学过两手,不怎么精通,让老爷子见笑了!”,从老者的这句话,张扬听出对方应该对点手法有些了解,否则不会一眼就从刚才自己的动作判断出他会点。

    老者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来到赵新红面前,和颜悦色道:“我懂得一些医理,不如我帮你号号脉?”

    赵新红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去,老者搭在她的脉门之上,双目微垂,过了好一会儿,重新睁开双目,流露出爱莫能助的神情。

    赵新红淡然笑道:“老先生有什么话只管直说,我自己的病情自己清楚,对我而言能够在这世上多活一天就是赚到了。”

    老者叹了口气道:“想不到你对生命看得如此透彻,其实人活在世上最重要的是让每一天都过得有意义,而不在乎生命的长短,有这么多关心你的人爱护你的人,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赵新红微笑道:“听老先生这么有这里的话,我的心里舒坦了许多。”

    老者笑道:“世事无绝对,也许会有转机呢。”他又看了张扬一眼,这才和孙女两人向青云竹海走去。

    等赵新红休息的差不多了,一行人继续向紫霞观走去,赵新伟和杜宇峰并没有意识到张扬刚才点的作用,可是赵新红却清清楚楚,张扬点中她道之后,身上的痛楚几乎在瞬间减轻,就算是过去服用止痛药也没有这样的神奇效果,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她开始重新审视眼前的这个小伙子。

    紫霞观还是那幅破破烂烂的样子,紫霞真人李信义正懒洋洋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连张扬四人走入道观都没有引起他任何的注意,眯着眼睛坐在长条凳上似乎就要睡去了。

    赵新伟扶着姐姐去老君殿上香,杜宇峰过去和李信义是见过面的,乐呵呵晃了过去:“李道长,一年多没见还是风采依旧啊!”

    李信义睁开一只左眼怪模怪样的看着杜宇峰,好半天才想起杜宇峰是干啥的,点了点头代表打了一个招呼,然后眼皮又耷拉了下去,显然是不想被别人打扰。

    杜宇峰也觉着有些没劲讪讪笑了笑,兜了一圈来到正欣赏碑文的张扬身边,却见张扬轻诵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他大赞好诗,这首诗乃是唐朝陈子昂所写,发生在他身后的事儿,张大官人当然不会知道。

    杜宇峰没什么文学细胞,远远站在一旁看着张扬摇头晃脑的样子,心说,这小子正发酸呢,还是别打扰他了。

    张扬上次来的时候主要是陪着左晓晴看日出,并没有留意紫霞观中有这么多的碑刻,现在方才有机会仔细的欣赏,却见一块碑刻上写着一行字:最易是当官,这段话引起了张扬的极大兴趣,都说仕途艰险,怎么有人会这么说呢?

    李信义不知什么时候汲着草鞋来到他的身边,他早已认出张扬就是那天和陈雪还有另外一个女孩过来看日出的那个,因为陈崇山的那层关系,他对张扬比别人都要友善,低声道:“你知道这段话的出处吗?”

    张扬摇了摇头道:“还请道长指教!”

    李信义轻抚颌下白色山羊胡道:“这段话乃是满清重臣李鸿章所说,这当大官的上头有人,下头人更多,上头交代的事情他交代下头去办,所以自己反倒不用做什么事。”

    张扬却道:“当官容易,可是当好官却不容易。”

    李信义道:“何谓好官?做官的最高境界合乎于我道法的境界,那就是无为而治!越是碌碌无为,无所作为的人越容易坐稳位置,越容易当上大官。”

    张扬忍不住笑了起来,这老道士真是好玩,他身为道家弟子居然用这种谬论来解释无为而治的真意,张扬道:“无为而治真正的意思是,无为:遵循自然的法则而不妄为;治就是治理。自己不妄为而使天下得到治理。这原本是约束个人行为的一个准则。”

    李信义听到张扬的这番话,目光之中不觉流露出几分欣赏之意,想不到这小子年纪轻轻居然有这样的见解,难怪陈崇山那老头儿对他推崇备至,正要和张扬辩驳两句,看到从门外又进来了一老一小,李信义眉头皱了皱,一言不发的向后院走去。

    张扬不知这老道士为什么突然离开,转身望去,却见刚才在上山途中遇到的那爷孙两个也来到了紫霞观。看到那老者步履稳健,气定神闲,心中已经推测到这老头十有也身怀武功,不然以他的年纪怎能徒步攀上青云峰。

    老者乐呵呵跟张扬打了个招呼,目光也落在那块刻着最易是当官的石碑上,他仔细看了看,断定这几个字并非是李鸿章亲笔所书,不禁笑道:“最易是当官,我看李鸿章的官当得也不怎么样,他若是做个好官,晚清怎会败落到那种地步?”

    杜宇峰总算找到机会插话了:“老爷子,那事儿应该怨慈禧那个老娘们,不是说她把北洋水师的军费都弄去修园子了吗?”

    老者叹了一口气道:“中国历朝历代,这二字从未从政坛上消失过,人性使然!”

    杜宇峰却道:“其实官员贪点儿倒没什么,最怕的就是那种又贪污又不给老百姓干事的。”

    赵新伟搀扶着姐姐走了出来,笑道:“我说哥们,咱们出门在外莫论政事。”

    眼看已经到中午了,赵新伟担心姐姐饿了,招呼他们两个去道观外验地方吃饭,赵新红带了一些鸡蛋烙饼,分给张扬和杜宇峰两个,又让赵新伟给那位老者送了两个过去,礼尚往来,人家刚刚给她送了一瓶水,怎么也要有所表示。

    那老者倒是和蔼得很,吃着烙饼跟他们凑到了一起,反倒是他孙女儿显得离群索居的,一个人走到观海台上欣赏风景。

    几个人的话题聊着聊着就来到安大胡子的身上,还是那位老者主动提起的,他刚才去青云竹海的时候顺便游览了一下当年马贼盘踞的黑风寨,感叹道:“青云峰的旅游资源真是不少,只是缺少开发,假如开发起来,打出名气,肯定可以为春阳带来一笔不菲的旅游收入。”

    杜宇峰道:“何止青云峰,整个清台山上大大小小的景致数不胜数,只是养在深闺人未识,可惜吧惜!”这厮居然文绉绉的拽出了一句诗文,可惜不怎么着调。

    张扬笑道:“老先生是干什么的?”

    老者笑道:“我姓李,是春阳文化局的退休职工,这不,正想搜集一些素材,写一本关于马匪安大胡子的小说。”

    “作家啊!”杜宇峰瞪大眼睛惊呼道。

    老者乐呵呵道:“我可算不上什么作家,报纸上的豆腐块倒是出版过几篇,这种大部头还是第一次尝试些,只可惜啊,现黑风寨剩下的遗迹没多少了。”

    张扬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老爷子,安大胡子的墓你去过没有?”

    

    求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

上一篇:第四十一章 机缘(上) 下一篇:第四十二章 原来是故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