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四十一章机缘(上)

    王博雄脸色铁青,他已经意识到今天的事情恐怕麻烦了,郭达亮发疯的事情并没有传到县里去,所以刘继文和邱广志他们不清楚内情,只是有些好奇,这位黑山子乡的代乡长怎么刚才没在主席台上就坐?

    林成斌慌忙站起身,他握住郭达亮的手臂:“老郭,咱们到后面说话。”

    郭达亮微笑着摇了摇头,他来到于秋玲的面前:“小于啊,今天票选的结果怎么样?得票率是多少?”

    于秋玲脸色苍白的看着他,一时间不知如何回应。

    郭达亮走向于秋玲,于秋玲吓得避到一旁,郭达亮就势在她的位置上坐下,屁股下暖暖的还带着于秋玲的体温,郭达亮微笑道:“各位领导,各位代表,我来说两句!”

    台下变得鸦雀无声,郭达亮发疯的事情在黑山子乡已经广为人知,每个乡代表都意识到他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郭达亮道:“感谢大家能够给.我这个说话的机会,作为黑山子乡曾经的副乡长,作为黑山子乡曾经的代乡长,我也曾经将为黑山子乡老百姓谋福利视为己任,我想带大家脱贫,可是我没有这样的机会,我想带领大家走上富裕的道路,可是我没有这样的权力,我一步步的走到今天,可回头看看,我究竟为老百姓做了什么事,我究竟为黑山子谋到了多少的福利?每当我扪心自问的时候,我就感到羞愧难言,这些年,我的精力全都放在如何去更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官职,反而忽略了自己本来要做的事,党和国家给我这样一个位置,并不是让我有机会向上更进一步,而是要我服务于人民,我甚至忘记了一个公仆的本分!我辜负了国家的培养,我辜负了老百姓的期望,我不配公仆这两个字的称号!”

    郭达亮站起来深深向会场中的代表们鞠了一躬。

    会场中刘传魁第一个鼓起掌来,.然后周围的乡代表也鼓起掌来,掌声宛汹涌澎湃的潮水一浪接着一浪,郭达亮双目发红,两点晶亮的泪光在他的眼眶中闪烁,忽然他身子晃了晃直挺挺倒了下去,会场之中传来阵阵惊呼尖叫之声。

    

    救护车离开学生礼堂的时候,.张扬仍然在外面准备着纪念品,他对这种大会没有任何的兴趣,到里面转了一圈就偷跑了处理。听到救护车的尖叫声,这才抬起头,乔四气喘吁吁跑了过来,压低声音对张扬道:“出大事了,郭代乡长突然冲入会场之中,发表了一番言论之后,就突发脑溢血昏倒了过去,现在已经送县人民医院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没想到郭达亮对权力的狂热竟.然到了这种地步,正是对官位的极度执着才让他有了现在凄惨的下场。

    耿秀菊脸色苍白的向他们走了过来,远远朝张扬.招了招手,张扬走到她身边,耿秀菊道:“几位领导已经退场了,分发纪念品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张扬本想问问郭达亮的事情,可是耿秀菊已经.匆匆走了。这时候看到不少乡代表已经开始退场,张扬慌忙组织去分发纪念品。

    这次的乡人代.会在轰轰烈烈中开场,却在悲凉的气氛中结束,虽然还有后续会议要开,可是很多人已经失去了开会的心情,比如上清河村的刘传魁,他就是最先退场的一个,叼着旱烟从张扬的手中接过属于他的纪念品,低声道:“都是扯淡!”

    张扬笑道:“刘支书,今晚别走了,我把杜宇峰叫来,咱三人喝上几杯。”

    刘传魁叹了一口气:“算了,想想刚才郭乡长的事儿,我这心里拔凉拔凉的,算了,等有机会再喝吧!”

    乡政府会议室内烟雾弥漫,所有人的内心都笼罩在低沉而压抑的气氛中,新当选的乡长于秋玲眼圈儿红红的,显然刚刚哭过,郭达亮的突发事件让她备受刺激,在许多乡人大代表的心中,是她一手造成了郭达亮的悲剧,于秋玲已经感觉到自己成为了千夫所指,甚至预感到她未来任职的三年都要背负这样的罪名。

    王博雄和林成斌的脸色都不好看,王博雄默不作声的抽烟,他向林成斌看了看,示意林成斌先展开话题,林成斌是这几天的当然主角,乡人代会上出事,他应该第一个站出来说话。

    林成斌这把目光望向了派出所所长周良顺,安防工作是周良顺负责,郭达亮神不知鬼不觉的溜上主席台跟他工作的疏忽具有直接的关系。

    周良顺咳嗽了一声,借以调整了一下语调,以沉痛的声音道:“今天大会上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跟我工作疏忽有关,我”

    王博雄却突然打断了他的话:“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想问问你们在座的每一个人,郭副乡长的那番话有没有给你们敲响警钟?国家给我们权力是让我们为老百姓谋福利,是让我们做人民的公仆,而现在又有多少领导干部以官为本、以权为纲,以仕途为个人事业的选择导向,一切服从于官级地位,一切为了做官和升官,把做官、升官看作人生最高价值追求,一切为了做官,做官为了一切,而忽视了我们本来应该去做的事情,本来应该做好的事情?”王博雄的胸口因为激动而剧烈起伏着。

    可是他的话却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共鸣。

    林成斌表情漠然的看着桌面,嗤!地一声划亮了一颗火柴,点燃香烟的时候,目光从王博雄的脸上迅速扫了一下,你狗日的说的是自己吧!

    于秋玲抽了一下鼻子,她咳嗽了一声,实在有些受不了这会议室缭绕的烟雾,她始终认为今天自己是最为无辜和不幸的一个,真正让郭达亮发疯的绝非是自己,而是这个体制,她本想说两句话,可是会议室的门却被人从外面猛然踢开了。

    郭达亮的老婆杜春芬发疯般向于秋玲冲了上来,周良顺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抱住,大声道:“嫂子,您这是干什么?”

    杜春芬一边哭号着一边大骂:“于秋玲,你是不是人啊!我们家老郭没得罪过你,你为什么害他害得这么惨啊?你非要把他害死你才甘心呐!”

    耿秀菊慌忙过去劝她,杜春芬拉着耿秀菊的手,鼻子一把泪一把的骂着:“于秋玲,你不是人啊,你干得那些事谁不知道?你给香港那边打电话,搞掉了胡乡长,然后又到处散发小字报,还把王书记和耿主任告到了纪委,现在你嫌我们家老郭挡了你的路,你又害我们家老郭你不是人啊!你有没有人性啊!”

    王博雄和耿秀菊的脸色都是青一块红一块,这杜春芬情绪激动之下竟然把他们两人的事情也拖了进来,这事儿真是越闹越乱。

    于秋玲一张面孔毫无血色,眼泪连珠串般不停的落下,她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盯上这个劳什子乡长的位置,刚刚当选的第一天就遇到了这么多的麻烦,她以后的路该怎么去走。

    耿秀菊和周良顺好不容易才劝杜春芬离开。

    于秋玲趴在会议桌上低声啜泣起来,从肩膀不断的抖动可以看出她现在的情绪相当激动,王博雄叹了一口气,他和林成斌对望了一眼,谁都没有上前劝说的意思,两人极为默契的退出了会议室,掩上房门。

    王博雄低声道:“让她冷静一下也好。”

    林成斌意味深长道:“有些事还真很难说!”

    王博雄明白他的意思,这句话指的可能是刚才杜春芬骂于秋玲时所说的那些事。其实王博雄也早已做过这样的推测,乡里的几个常委先后倒下,胡爱民的倒下自己虽然起到不小的作用,可真正的诱因还是那个打给安老先生的电话,自己和耿秀菊的事情虽然已经度过了危机,可王博雄仍然心有余悸,郭达亮的下场更是可以用惨痛来形容,最终的受益者只有一个,那就是于秋玲,所以她无法摆脱嫌疑,如果换作以前,王博雄一定会想办法对付这个在背后描黑自己的女人,而现在他已经即将远离这方山水,心胸也变得豁达起来,居然学会了从局外人的视角来看问题,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进步,他淡淡笑了笑:“女同志的话,不可以全信!”

    林成斌看着他,然后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林成武却笑不出来,他也是这次的乡代表,从开会到现在都处于忐忑不安的状态中,他花钱让史家三兄弟对付张扬,可是现在史家三兄弟不知所踪,张扬却好端端的在自己眼前晃悠,林成武现在宁愿史家三兄弟带着他的一万块逃跑了,可是张扬看到他时的笑容总是说不出的邪恶,这让林成武毛骨悚然。死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死,林成武真想冲到张扬面前问个究竟,可他却不敢。

    以张扬的能力,大可以将林成武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可他不屑于这样做,林成武既然敢买凶杀人,张扬就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他要让林成武在这种惶恐不安的状态下活着,一点点的折磨他,直到他倾家荡产。

    

    周日一大早,天还没亮,赵新伟就带着他的姐姐来到了黑山子乡。张扬和杜宇峰早早就在计生办办公室等着,看到赵新伟的汽车开进来,两人迎了出去,杜宇峰嚷嚷着:“真早啊!”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赵新伟下车后给了杜宇峰和张扬分别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掏出张扬的驾证交到他的手中。

    张扬喜孜孜的看着驾证:“以后我就能光明正大的开车去县城了,再也不怕那帮马路橛子了!”

    赵新伟和杜宇峰同时对他瞪起了眼睛:“你跟警察有仇啊?”

    张扬乐呵呵把驾证放到口袋里,凑到汽车前敲了敲窗户。

    后车窗缓缓落下,赵新红苍白的面孔露了出来,一阵不见,她比起过去又瘦弱了许多,双目无神的看了看张扬。

    张扬甜甜叫道:“赵姐,您来了!”

    赵新红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杜宇峰也过来打招呼。

    赵新伟招呼他们两人上车,这才道:“我姐听说青云峰紫霞观的香火很灵,所以起了个大早陪我姐去上香!”

    杜宇峰当仁不让的坐在了驾驶座上,别看赵新伟是驾校校长,可论到真正的驾驶技术,他杜宇峰才是老大。

    赵新伟不忘提醒他道:“开车悠着点啊,我姐身体弱。”

    赵新红咳嗽了一声道:“我没事!”

    张扬在副驾坐好了,向杜宇峰道:“青云峰我前一阵才去过,紫霞观十分的破旧,没看出香火怎么旺盛!”

    杜宇峰道:“你小子就会突然袭击,原本打算安排你去吃驴肉的,这下可好了,还是让刘支书帮忙准备一顿饭吧。”

    赵新伟坐在后座上拍了拍蓝布袋道:“带了,你们的饭我都带了,我姐吃素!”

    张扬是存着帮助赵新红的心思,只有得到了赵新红的好感,才有可能搞定他妹妹大学保送的事情,其实这件事他也想过李长宇,只要李长宇给宋思德打个招呼,这厮应该会给几分面子,不过张扬轻易不想劳烦李书记,尤其是像这种他力所能及可以办到的事情。

    

    晨起更新求月票,晚上还会有更新,咱们大家一起努力,让医道继续前进!

上一篇:第四十章 夜的暧昧 下一篇:第四十一章 机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