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时维美眸圆睁:“你该不是有什么打算吧?”

    张扬道:“我大老远的跑来了,咱们友情归友情,你们也不能让我白忙活,那啥回头跟乔书记说说,给我提个正处吧,我这人面子薄,不好意思直接跟乔老说。”

    乔梦缓知道张扬是开玩笑的并不当真,在一旁微笑不语。

    时维却当了真,气得指着张扬的鼻子就骂:“你这个势利小人!不就是求你看个病吗?居然还提条件,我表姐为了你在金莎闹事做了多少工作,费了多少辛苦,你怎么不说?有没有找你提条件?”

    乔梦娱没想到查薇把这件事给带了出来,俏脸不禁一袖,啐道:“你这丫头,胡说什么?”

    张扬向乔梦娱看了一眼,心中不由得有些感激,虽然他并不害怕什么海蒂夫人,可金莎的事情如果不是乔梦娱出面斡旋,想必也不会那么容易解决,乔梦娱对自己真是不错啊,张大官人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尤其是对漂亮女孩儿,一旦人家对他有恩,这厮就想着以身相许了,他总觉着自己最珍贵的就是这身皮囊了。

    乔梦缓道:“你要是真想当那个正处,我回头就跟我爸说一声。”

    张扬哈哈笑道:“说着玩的,你们还当真了,这么小的事情当着乔书记的面说出来,岂不是贻笑大方,你要是真想帮我提,直接让他把我提升个厅级干部吧,太小了那是对乔书记的不敬。”

    乔梦缓笑道:“这事儿你不该找我爸,你去找宋省长啊!”

    时维也跟着帮衬道:“是啊,你去找宋省长啊,他不是你未来岳父吗”张扬被反将了一军,尴尬的干咳了两声道:“我升官是凭自己的本事,咱不靠什么裙带关系。”

    时维道:“嘴上说的轻巧,其实你是最喜欢走关系的一个,要不是有个当省长的未来岳父,还有个副总理当干爹,你这么年轻能提到副处?”

    时维这张嘴可是没遮没拦的。

    张扬被说得老脸通袖:“我“丫头,咱不带这么损人的,我是靠自己工作”

    “拉倒吧!留着你的谎话去哄未成年少女吧!”

    张扬道:“你这张嘴是越来越厉害了,是不是最近火气大?”

    时维道:“见你就火气大!”

    张扬道:“那我给你免费去去火!”

    时维听到他出言调戏,挥拳就打,张大官人早有准备,乐呵呵逃入花园之中。”“

    张大官人只顾着逃呢,冷不防一人冲上来挥拳当胸向他发起攻击,张扬微微一怔,他的功力虽然损耗甚巨,可反应并不慢,身体一个侧倾,堪堪躲过来拳,单掌向对方的手臂拍去,换成过去,张大官人的这一掌可以开山裂石,可现在他的身体状态正处于最差的时候。这一掌虽然拍在对方手臂上,却没有对人家造成任何的伤害,只听到对方发出一声冷哼,铁铸般的手臂横扫过来,张扬用双臂格住,只觉着对方的力量排山倒海般撞击在自己的手臂之上,他有点螳臂当车的感觉,身体一个踉跄向后蹬蹬蹬退出数步,对方的攻击宛如潮水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脚踢向张扬的胸口,张扬紧急之时只能再用双臂封住,这下张大官人出糗了,被对方全力一脚踢得倒飞了出去,足足飞出五米,四仰八叉的摔倒在月季花丛内,花枝上的无数小刺都扎入了张扬的,这还只是皮外伤,对方的一脚力量强大,震得张扬胸口发闷,一口气还没缓过来,噗!地喷出一口鲜血。

    远处传来乔梦缓和时维的惊呼声:“住手!”

    两人急匆匆跑了过来,那名突然冲出来向张扬出手的中年汉子方才凝招不发,此人却是乔老身边的警卫钟长胜,他刚从外面办事回来,并不知道张扬是这家的客人。

    乔梦缓看到张扬被打得吐血,不由得花容失色,惊声道:“你吐血了?”

    此时乔鹏飞晃从走了过来,州才钟长胜猝然向张扬出手就是受了他的挑唆,不过乔鹏飞并没有想到张扬居然这么不堪一击,被钟长胜一拳一脚就打成了这幅模样,早知道这样,他就亲自出手了。

    张扬自从重生之后还没有被人打得这么惨过,当着两位美女的面,英雄形象一扫而光,这厮心头这个郁闷啊,麻亽痹的,乔鹏飞啊,乔鹏飞,一定是你这个孙子挑起来的,看到乔鹏飞他什么都明白了,可张大官人心头窝火,嘴上也不能说什么?现在技不如人,拼不过人家,只能忍气吞声先!

    钟长胜望着张扬目光中带着几分蔑视,乔鹏飞吹得他如何厉害,可现在看来不外如是,他向张扬伸出大手道:“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对两位小姐构成了威胁,所以才会贸然出手。”

    张扬心说你亽他妈编吧,他被钟长胜的一拳一脚伤得不轻,抓住钟长胜的手站了起来,嗓子眼一甜又喷出一口血来。

    看到他这幅模样,时维也害怕了:“吐血了,坏了!咱们赶紧送他去医院吧。”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用,我休息休息就,“”乔鹏飞装腔作势道:“还是去医院检查检查吧,钟大哥出手可不是闹着玩的,真要是造成了内伤,耽搁了就麻烦了。”

    张扬对这厮的假惺惺厌恶至极,冷冷道:“这点拳脚我还受得住!”

    乔梦缓道:“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张扬道:“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看到张扬如此坚持,乔梦娱和时维只能作罢,两人陪着张扬来到客房,途经客厅的时候,乔振粱看到张扬面色苍白,也关切的过来问候,张扬只是说不小心摔了一下,并没有提及刚才被袭击的事情。

    回到客房内,张扬除去鞋袜上了床,向乔梦缓道:“我得休息一会儿,不要让外人打扰我。乔梦娱关切的点了点头,反手带上房门,来到客厅内听到时维把月才的事情已经说了出来,乔振梁一听就猜到钟长胜贸然出手肯定是受了侄子的怂恿,钟长胜是老爷子的保镖,乔老视他如同子侄一般,乔振梁也不方便说什么,把乔鹏飞叫到书房内。“‘

    乔鹏飞知道被伯父看穿,跟着他来到书房,有些胆怯道:“大伯!”

    乔振梁冷哼一声:‘厂你这小子,真是混蛋!张扬是我们请来的客人,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人家?”

    乔鹏飞一脸无辜道:“大伯,这件事跟我真的没关系,听到动静我去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

    乔振梁道:“张扬这次过来是专门帮你爷爷治病的,害得人家受伤,咱们已经失礼了,要是人家有什么好歹,咱们家是要承担责任的。”

    乔鹏飞道:“不就是一拳一脚吗?他不是挺厉害的,谁想到会这么不堪一击。”

    乔振粱道:“男人的心胸怎么可以如此狭窄,我知道你和张扬之间过去有过节,可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不能始终记在心里,始终记着这种小事,你以后还能做什么大事?”

    乔鹏飞的嘴很硬:“大你,这件事真的和我没关系,他和时维打闹,所以才害得钟长胜误会了。”

    乔振梁看到他死活都不肯承认,叹了口气道:“你去吧,总之以后见到张扬要客气一些。”

    乔鹏飞点着头,心里却怪大伯多事,张扬,只不过是个小人物而已,他们乔家根本不需要对他如此厚待。离开书房,看到乔鹏举走了过来,乔鹏举买药回来也知道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把乔鹏飞拉到一边道:“挨刮了?”

    乔鹏飞充满委屈道:“我真不知道大伯看上了这小子什么?对他这么好!”

    乔鹏举道:“这次是专程请他过来给爷爷治病的,你小子不分青袖皂白,捅出了这个祸端,本来马上就能给爷爷治病,这下可好,你把大夫给打伤了,爷爷也陪着倒霉。”

    乔鹏举说的是实话,现在药买来了,针也拿来了,可张扬受伤了,他们总不能要求人家这就给爷爷治病,钟长胜的一拳一脚间接把乔老也给连累了乔鹏飞不屑道:“就凭他?他也会治病?我才不信呢,根本就是骗人的,这下倒给了他一个拖延的理由。”

    乔鹏举叹了口气道:“你小子就不能把心胸放宽一点,至少在长辈面前,装也得装出来。”

    乔鹏飞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乔鹏举道:“待会儿你跟我去他那里问候一下。”

    乔鹏飞摇了摇头道:“我不去,我看到他气就不打一处来。”

    乔鹏举听他这样说,也不再勉强。

    张扬在房内呆了两个小时不见出来,眼看就要吃晚饭了,乔振梁让儿子过去看看。

    钟长胜是个高手,他的一拳一脚震伤了张扬的经脉,让他原本就处严重透支状态的内息再度鼓荡冲突,内伤更是雪上加霜。张扬调息了两个周天,仍然无法将这次造成的损伤复原,听到敲门声,他缓缓睁开双目,低声道:“进来!”

    乔鹏举推门走了进来,笑道:“感觉怎么样?”

    张扬道:“好一些了!”

    乔鹏举道:“钟长胜是我爷爷的警卫,武功很厉害,日才的确是误会了,所以才会想你出手,我爷爷把他痛斥了一顿。”

    张扬淡然笑道:“既然说是误会就不必追究了!”

    他才不相信是什么误会!

    乔鹏举道:“怎么样?可以去吃饭了吗?一家人都在等你呢!”

    张扬道:“胸口有些调,没什么食欲,你们吃吧,等我饿了回头再去找吃的。”

    乔鹏举也没有勉强,点了点头转身去了。

    他走了没多久,乔梦缓和时维一起过来了,她们还给张扬带来了两身衣服,张扬来得匆忙,连替换衣服都没带,州才被钟长胜打得吐血,恤上沾染了不少的血迹,给他买衣服也是借此表达歉意的方式。

    张扬向衣服瞥了一眼道:“衣服选的不错,不过我没带替换衣服,内裤有没有买?”

    乔梦缓俏脸一袖,时维将服装袋扔到床上:“都买了,我们两人去给你买内裤,售货员看我们的眼光别提多怪了!”

    张扬哈哈笑道:“你就说给老公买的!”

    时维啐道:“就你也配?”

    乔梦缓可不想在这种暧昧话题上纠缠下去,轻声道:“为什么不去吃饭?”

    张扬道:“的确不想吃,钟长胜的拳脚够硬,我得有几天才能恢复了。”

    乔梦缓叹了口气道:“真是不好意思,请你过来还连累你受了伤,我们家人都觉着过意不去。

    张扬笑道:“没事儿,反正我这人也没个好人相,容易被别人误会!”

    时维格格笑道:“你这句话算是说对了,你瞧你长得样子,就不像好人。”

    张大官人道:“我也是眉清目秀,相貌英俊!”

    时维啐道:“马不知脸长,你黑不溜秋的一脸亽贱样。”

    张扬道:“我都惨到这份儿上了,你就别糟践我了,那啥“权当是人道主义,你捧我两句行不?”

    时维道:“你们这些当官的就喜欢别人吹捧,你越想让我吹,我越不帮你吹!”E

上一篇:第四百六十七章 一张纸的幸福(下) 下一篇:第四百六十八章 遇袭(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