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吃完面条,张扬接过乔梦媛递来的茶,舒舒服服喝了一大口,吃饱了也是一种幸福。他正在琢磨乔振梁请他过来的目的的时候,看到花园遇到的那位老头儿从门外走了进来,还是带着那个大口罩,老头儿走进来就道:“怎么停的车?把我刚整好的草坪都给压了!”

    时维吐了吐舌头,刚才停车的是她。

    张扬心说这老花匠还挺嚣张,哪有这种口气跟主人说话的?可再一琢磨好像有些不对,乔梦媛接下来的话马上让张大官人认识到了一个尴尬的现实。

    乔梦媛道:“爷爷,是我不好,停车时没注意。”她主动为时维承担责任。

    张扬听到乔梦媛对那老花匠的称呼,眼前金星乱冒,差点没晕倒过去,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这穿着工作服带着大口罩的小老头儿竟然是在园内政坛叱咤多年的乔老,张大官人这个尴尬,自己刚才上厕所的时候还让人家送纸来着,要是知道他的身份,张扬就是蹲在那儿等着风干也不敢劳驾他老人家,让乔老给送卫生纸,在大隋朝那会儿这叫犯上啊!是要砍头的。

    乔老道:“还敢说话,我问过了,谁停的车我都知道!”

    时维这才怯生生走了过去,挽住乔老的一条胳膊道:“外公,我错了,呆会儿我去帮你把草地整好。”

    乔老道:“指望你帮我?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你不给我添乱我就庆幸万分了。”他的目光终于还是落在张扬脸上。

    张大官人端着茶杯,面皮有些发烧的看着乔老:“那那”

    乔老道:“小伙子,我们好像见过!”

    张大官人心中暗道,可不是见过,刚才我蹲那儿的时候,你给我送纸呢,他当然不会怀疑乔老的记忆力,人家是故意这么说。

    乔梦媛当然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推了他一把道:“张扬,这是我爷爷!”

    张大官人伸出手去,诚惶诚恐道:“老乔你好”

    所有人都愣了,这厮至于紧张成这个样子吗?

    张大官人很快就醒悟了过来:“不不乔老乔老您好!”

    乔老呵呵笑了起来,他和张扬握了握手:“你就是张扬吧,年轻人,我听说过你很久了!”

    张扬道:“我听说您老的时间更久!”

    乔老道:“坐吧,别这么紧张!”

    张扬道:“不紧张!”表情还是显得紧张,其实这厮一点儿都不紧张,要说有那么一点不自然那是因为他尴尬,刚才那声老乔是他故意喊的,别人都以为他紧张喊错了,可他偏偏就是存心的,不过从这件事可以看出,乔老的胸襟和肚量都是很大的,人家并没有因为自己喊他老乔而生气,也没有提起刚才给他送手纸的事情,宰相肚里能撑船这句话果然有几分的可信度。

    ——————医道官途贴吧首发——————

    乔老当然没有想到这小子会有这么多的弯弯肠子,先去洗手间把手上的泥土洗干净,回到客厅的时候,乔振粱两口子都下来了。

    乔振梁道:“爸,您见过张扬了?”

    乔老笑道:“刚见过!”

    张扬感到奇怪的是,乔老进了家门仍然带着大口罩。

    乔振梁向张扬道:“张扬,我这次着忙把你从江城请过来,是想你帮我父亲看看病。”

    张扬笑道:“乔书记放心,只要我能够帮上忙的,一定尽力而为。”他看了乔梦媛一眼,这乔梦媛也真是,至少要提前跟自己说一声,也好让他有个准备,如果他知道乔老就在白沙湾,怎么都不会犯刚才的错误。

    乔老都是从儿子那里听说的张扬的神奇医术,在乔老看来,一名二十出头的官员怎么都不可能有太高深的医术,毕竟医学是要靠实践经验的。

    张扬恭敬道:“乔老,我不是什么科班出身的医生,上过几年卫校,蒙祖上余荫,传下来几个偏方,所以也能治疗一些疑难杂症。”

    乔老道:“你很坦诚啊!”

    张扬道:“我自己有多大斤两我知道,乔书记既然找到我,我和梦媛、时维、鹏举全都是好朋友,我当您是自己的长辈看待,所以我不会瞒着您,能够帮你治好的我一定尽力,如果我治不好,那是我能力所限,你老也别怪我。”

    乔老道:“还不知道我什么病,你就想好了退路,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简单啊!”

    张扬道:“我斗胆猜测一下,您得了面瘫!”

    乔老微微一怔,想不到这小子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病情,难怪儿子会推荐他。

    乔梦姐和时维全都见识过张扬的神奇,可乔鹏举没见识过,他有机会看到的都是张扬打人的一幕,这厮治病救人他真的没见到过。乔鹏举道:“张扬,我爷爷戴着口罩呢,你怎么能够断定他得了面瘫呢?”

    张扬道:“乔老这个大口罩戴的有些奇怪,在外面戴还能说得过去,可来到房间内,这么久的时间还不拿掉,刚才乔书记说要帮乔老看病,猜出他脸上有病很容易,我仔细观察了一下,乔老眉头高低不同,额头上的皱纹也是深浅不一。所以我就壮着胆子猜侧了一下,也算是误打误撞给蒙对了吧。”

    乔老道:“你说得不错,我的确得了面瘫!”他除下口罩,让张扬看了看。乔老发病很突然,症状也比较重,右眼闭不上,同侧鼻唇沟变浅,嘴巴也歪了,鼓气漏气,吃饭的时候都会漏,已经去医院看过,医院的疗法无非是激素加抗病毒治疗,再用针类进行辅助治疗,因为涉及到扎针,乔振梁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张扬。

    张扬仔细看了看乔老的面孔,又让他鼓了鼓气,微笑道:“情况不算严重,可以治好!”

    乔振梁道:“需要多久?”

    张扬回答的干脆利索:“小毛病而已,一针就够了!”

    他能治好乔老的面瘫,在场的人基本上都相信,可一针就治好,这也太夸张了。

    乔老什么名医没见过,可谁也不敢把话说得这么满,望着满脸自信的张扬,乔老心中半信半疑,这小子真有那么神奇吗?

    乔振梁的妻子孟传美道:“医生说面瘫是病毒感染神经引起的,你一针就能把病毒扎跑了?”她虽然见识过张扬的神奇医术,可一针就能把面瘫扎好,她也是闻所未闻。

    张扬道:“病毒感染,细茵感染,这是医学界最常见的托辞,我不懂什么病理,也没学过啥药理,可我说能治好,就一定能治好。”

    乔老道:“那好,我现在睡觉都闭不上眼睛,真是心烦,你既然一针就可以把我医好,就请你帮我治治!”

    张扬道:“来得突然,她们也没告诉我要带针过来!”

    乔鹏举道:“那还不容易,我这就去买!”

    张扬道:“那好,我给你开一张方子,你顺便买些中药过来,说是一针,可扎过针之后,还是需要一些药物巩固的。”

    ——————医道官途贴吧首发——————

    乔振梁让女儿去书房内拿来笔墨,张扬捻起毛笔在上面写下药方,一手漂亮的小楷让乔振梁赞叹不已,乔振梁向儿子道:“这药方给我收好了,以后我收藏起来。”

    张扬笑道:“乔书记别这么夸张,你要是喜欢,回头我给你再写一幅。”

    乔老也在一旁看着那张药方,张扬的一手字的确是鸾飘凤泊力透纸背,这样的年纪,能有这份书力的并不多见,乔老也开始明白为什么儿子会对这年轻人如此推崇了。

    乔鹏举拿着药方去抓药的时候,张扬让乔老去休息放松,自己则跟着乔梦媛时维两姐妹在别墅周围转了转,浏览了一下这里的美景。

    乔梦媛解释道:“张扬,我真不知道爷爷面瘫的事情,我爸让我们请你过来,就是没说这件事,我想他大概是害怕我们担心吧。”

    张扬笑道:“还好不是什么大病,要不然我这次可是糗大了。”

    时维道:“你真的有把握?”

    张扬微笑道:“当着乔老和乔书记的面,你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乱吹,放心吧,我一定可以帮老人家治好他的面瘫。”说完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你们说,我要是帮乔老治好了面瘫,算不算是为国立功呢?”

上一篇:第四百六十七章 一张纸的幸福(上) 下一篇:第四百六十八章 遇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