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荣鹏飞道:“张扬,你不明白,这件事没你想得这么简单。

    张扬似乎有所觉察道:“刘五说什么了?”

    荣鹏飞道:“嘴紧得很!”

    ~荣鹏飞对张扬是没有任何办法,省厅厅长王伯行火了,一个电话就打到了荣鹏飞这里,把他痛骂了一顿,荣鹏飞颇有点两边不是人的味道,他考虑再三,还是去找了市委书记杜夭野。

    杜夭野也听说了发生在金莎的这场闹剧。

    荣鹏飞哭笑不得道:“杜书记,我是真没辙了,张扬铁了心要拿金莎出气,可金莎在经营上没有太多问题,我找不到他们的毛病,总不能就带人把金莎关了吧?现在这小子干脆把我晾起来了,搞得我里外不是人。

    杜夭野笑道:“他就是这个脾气,率性而为,认准了的事情就一定

    要干。”

    到保障。”

    杜天野道:“我听说金莎是王吞的妹妹王均撂开得吧?”荼鹏飞点了点头道:“可不是嘛,查晋北也有股份参与。

    杜夭野道:“那你愁什么?张扬和查晋北9$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让他们自己解决呗!”

    荣鹏飞道:“被他这么搞下去,我们公安局的面子都没了,他弄了一帮和尚在金莎门口传经布道。老百姓怎么看?老百姓会认为是我们警方不作为,所以那帮佛门弟子才会出面,这样下去,谁还会相信警察啊。

    杜天野笑道:“其实金莎这种场所的确容易滋生犯罪,严格管理也是应该的。”

    荣鹏飞道:“我们目前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表明金莎有违规经营行为。

    杜夭野道:“没证据未必代表没有,其实像这种场所,大家心里都明白,我就接不明白了,王厅都要退休的人了,没事趟这趟浑水干什么?还有他那个妹妹,到哪儿开夜总会不行啊?为什么非要选中我们江城,她是想来投资的还是想来搅局的?”

    荣鹏飞道:“张扬是公鸡中的战斗机,生命不息战斗不止,有他在的地方,就别想消停!”

    杜夭野被荣鹏飞的比喻返笑了,他点了点头道:“这小子就这副德行,不过他在金莎门口被人追砍,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如果不是他身手好,肯定要出命案,这件事上,金莎不能推卸责任,鹏飞,我看该敦打的时候,还是要敲打一下,别顾忌大多,王厅怎么了?你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也没有顶你!”

    提起竞选副厅落败的事情,荣鹏飞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王厅对我一直都不错。”其实他竞争省公安厅副厅长最后落败,王伯行并没有起到关键性的作用,真正有话语权的是省委书记乔振梁,人家从南武市调来了高仲和,明摆着就是要建立自己的班底。荣鹏飞一直都站在宋怀明的阵营内,不受乔振梁待见也实属正常。

    荣鹏飞道:“杜书记,张扬如果继续这么搞下去,只会把事情闹大,现在刘五已经落入了我们的手中,过去一直停滞不前的案情总算有了一些进展,我不想节外生枝。”

    杜夭野道:“这样吧,我回头找他说一声,让他适可而止,剔弄得你们公安系统天怒人怨。”

    荣鹏飞道:“谢谢杜芩记了!”

    吴中原乘车经过金莎夜总会的时候,刚好看到三宝和尚率领一帮僧人在门口传经布道的情景,他让司机放慢车速,落下车窗仔细地看,金莎门前的停车场内空空荡荡,金莎夜总会门窗上的玻璃也被砸得乱七八糟,门前散落的玻璃还没有来得及收拾。

    那帮和尚盘膝坐在夜总会门前,一边敲着木鱼一边依依呀呀的诵经,三宝和尚虽然眼角青了一块,可仍然宝相庄严,夕阳的余晖下显得神圣而不可侵犯。

    吴中原看到此情此景不由得叹了口气,他昨晚亲眼看到张扬以寡敌众,赤手空拳击败三十多名持刀凶徒的场面,那是他第一次认识到张扬的武力,而今天他又亲眼看到了张扬的手段,有省公安厅厅长王伯行撑腰的金莎仅仅在一夜之间就变得门前冷落车马稀,这就和张扬的心计有关了。吴中原开始反思自己开始的做法,他本想利用左援朝和

    孙东强这两个张扬的顶头上司,在势力上压住张扬,让他乖乖听话,现在他方才意识到自己开始的做法根本就是错误的,连省公安厅厅长面子都不买的人,根本不会给他这个商人面子。

    吴中原的手机响了,他接通电话,电话却是张扬打来的,张扬的声音还是很客气的:“吴总,你们平中建设打算停工到什么时候啊?”

    吴中原笑道:“张市长啊,明天上午我打算去工地现场看看,如果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我会让公司整改。”

    张扬道:“明天上午我得去市里开会,你和龟田博士商量。巴,具体铪要求他会告诉你。”

    如果换成过去,吴中原肯定认为张扬不够热情,认为他太过傲慢,可现在不同,他已经越来越感觉到这个年轻人很不简单。吴中厚现在才真真正正生出攀交的意思,他笑道:“那我明天过去看看情况,晚上一起吃饭。”

    张扬笑道:“不用了,你只要让工人踏踏实实做好工作就行,机场建设刻不容缓,耽误了工期,我们都不好看。”张扬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吴中原在心中骂了一句,可这句话无论如何是不敢说出来的,闭上眼睛靠在座椅上,也许他现在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复工。

    金莎的经理马益亮驱车来到新机场指挥郜,他是硬着头皮过来找张扬的,通过关系他能让荣鹏飞知难而退,能让公安历不查金莎,可他没有本事把那帮和尚赶走,蝥件事都是张扬搞出来的,解铃还须系铃人,想让金莎恢复正常的营业秩序就只能过来找张扬。

    马益亮来到张扬办公室前,在门口萼了足有二十分钟方才获准入内。

    他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张扬正在看文件,眼皮都没翻一下。

    马益亮先是咳嗽了一声,引起张扬嬉注意力之后方才赔着笑道:“张市长!”

    张扬与巴手中的文件夹扔在桌上,有些奇怪妁-看着马虽亮道:“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马益亮满脸笑容道:“张市长,我是专程过来找您商量事情的。

    马益亮丝毫没有因为张扬冷漠的态度而生气,他笑道:“我知道,昨天晚上在金莎发生的事情对不起张市长,让张市长受惊了,我保证以后绝不会有同类事情发生。”

    张扬道:“你跟我保证是什么意思。’’

    马益亮道:“张市长,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昨天那阵势太吓人了,我是想让保安去帮忙来着,可人家全都拿着清一色的开山刀,我们的那些保安吓得腿都软了,他们不敢上前帮忙啊!”

    张扬笑道:“谁不怕死啊?我也怕死,所以很理解你们保安的作为,谁也不肯为不相干的人冒险,你说是不是?”

    马益亮笑得有些尴尬,他点了点头道:“张市长,您的安全在金莎受到了威胁,是我们的责任,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向你正式道歉的。

    张扬道:“别介啊,我也没做什么?谁想威胁我,谁最先倒霉,我又没什么损失,围攻我的又不是你,你找我道什么歉?”

    马益亮焉能看不出这厮是故意说风凉话,他忍气吞声道:“张市长,我和刘五那帮人真不认识,昨晚的事情纯属意外,我对夭发

    张扬笑道:“千万别发誓,不吉利。马经理,我又没怪你,你别在我面前赠咒发誓行吗?”

    马益亮道:“张市长,我还是直说吧,昨晚的事情是我做事不周,可你也不能弄一帮和尚在金莎门口念经啊,这样一来,我们还做什么生意?张市长,我给您道歉了,求你别断我财路行吗?”

    张大官人冷冷看了马益亮一眼道:“我说马经理,你这话可就没劲了,那帮和尚跑到金莎门口念经跟我有关系吗?你凭什么非得认准是我让人去的?”

    马益亮听到他还不承认,不由得有些急了:“张市长,咱们都是明白人,绕弯子就没意思了。

    张扬笑道:“没意思,我也觉着没意思,我说马益亮,你做什么生意不好,非得做这种生意?南林寺是佛门净地,你在南林寺的对面开了家夜总会,这也有点说不过去了吧?这帮僧人要的是修心养性,你这边夜夜笙歌,灯红酒绿,这不是跟佛祖唱对台戏吗?这帮和尚找你晦气也很正常。”

    马益亮道:“南林寺商业广场是市里重点发展的商业区,我们就是一个正式的娱乐场合,经营上规规矩矩的没有违法乱纪的地方。”

    张扬道:“有没有违法乱纪我不知道,我也没兴趣,马虽亮「我明白告诉你,你找错人了。

    马益亮道

    张市长,给别人留点余地就是给自己留些退路,我和你没仇没怨的,你干嘛总是针对我?”这厮终于急了,说出的话不由得带出几分怨气。

    张大官人斜睨马益亮道:“你配吗?’’

    一句话噎得马益亮满脸通红,红得发紫,他气得霍然站起身来:'“你不要以为自己可以在江城只手遮天”

    张扬道:“在江城我不敢说只手遮天,可对付你这种人还是瓮中挺鳖,马益亮,你既然把自己当成了明白人,好,我就明白的告诉你,我看金莎很不顺眼,给你请个选择,要么把金莎给我抑走,要么就赶紧关门。”

    马益亮道:“人不要太高估自己的实力!”

    张扬微笑道:“我从不高估自己,只是喜欢低估别人,而你却连让我评估的价值都没有!”

    临下班的时候,邱凤仙打来了电话,她邀请张扬晚上一起吃饭,张扬想了想道:“叫上杜书记一起吧!”

    邱凤仙请吃饭的地方就在老街新开的一家饭店,饭店的名字也叫老街,张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到这里来了,把车辆停好,走入老街的时候,忽然想起当初田庆龙在这条街道中被刺的情景,那天他的鲜血染红了这条古老的街道,如今老街一片祥和热闹的景象,空气中也找不到丝毫的味道。

    老街饭店就在大上海忏叮酒吧的斜对过,这酒吧最早是苏小红开起来的,方文南狱之后,苏小红将精力全都放在了皇家假日,这间酒吧转手给了别人。

    现在妗老街比起刚刚建成鹄时候热闹了许多,已经成为江城市民夜晚消遣的一大去处,人多了显得■热闹,不过弊端也随之呈现,沿街叫卖的小贩,捅枢的人流,让老街显得拥挤而凌乱。

    邱凤仙身穿紫色旗袍款款走来,纷乱的街道因她的出现而顿时变得生动美丽起来,夕阳的余晖笼罩着她的娇躯,勾勒出诱人的金色轮廓,邱凤仙举手抬足都流露出一股无法描摹的风情,她几乎在同时看到了张扬,一双丹凤眼顿时变得水波荡漾,媚光四射。

    妩媚也分为两种,后天经营的妩媚就算诱人可是不耐品评,只要稍加留意就会看出其中的痕迹,而先天的妩媚却是与生俱来的一种气质,邱凤仙的妩媚是从每一个细微处流露出来的,和她的美貌配合的天衣无缝,找不到任何刻意拿捏的成分,天生媚骨大概就是指得邱凤仙这种女人。

    张扬笑眯眯向邱凤仙点了点头道:“邱小姐真是美丽动人啊!”

    邱凤仙格格娇笑道:“还好你没有夸我的气质。”

    张扬道:“还没来及,邱小姐的气质和外表一样出众。”

    邱凤仙笑道:“如果一个人面对你的时候首先夸赞你的气质十有就代表他对你的外表不满,对女人来说,这可是一个悲哀。

    张扬道:“邱小姐喜欢听恭维话!”

    邱凤仙道:“这世上又有那个女人不喜欢听呢?”她向张扬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道:“张市长最擅长此道,所以你夸我的话,我只能相信三分。”

    张扬道:“对你的夸赞绝对是发自内心,你要是不相信,就证明你缺乏自信!可我看邱小姐不是这种人。”

    邱凤仙不禁又笑了起来:“你这张嘴如同涂了蜜糖一样,难怪查薇只要见到我就会不停的提起你。”

    张扬的表情略显尴尬,好在邱凤仙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引着张扬

    走入老街酒家。

    让张扬没想到的是,市委书记杜天野已经提前到了这里,此时正坐在包间里喝茶。张扬笑道:“我还以为自己是来得最平的,想不到却是最晚的一个。”

    杜夭野瞪了他一眼道:“你这官架子是越来越大了。”

    邱凤仙笑道:“今天我做东,你们都是客人,客人自然有晚来的权力。”她看了看时间道:“还好,张扬只是迟到了五分钟。”

    张扬在杜天野的身边坐下,把手包随手放在窗台上:“临下班的时候,马益亮跑到指挥部烦我,所以才晚了。”他向邱凤仙笑道:“今晚请我吃饭,不会也和这件事有关吧?”

    [五千字更新,求周一凌晨推荐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

    何,请登陆

上一篇:第四百六十章 传经布道(上) 下一篇:第四百六十一章 不做亏心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