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刚刚离开金莎的大门,就发现有二十多人向他直奔而来,其中一人叫道:“就是他,他打伤五哥,做了他”

    金莎夜总会中,刚才那群闹事的十多名混混也尾随而出,那名面带刀疤的男子大声道:“别让他跑了,灭了这”

    张扬站在金莎夜总会的大门前,没有逃走的意思,双目冷冷看着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的三十多名恶棍,一股凛冽的杀气向四面八方弥散而去。

    从那帮混混握刀追了出去开始,马益亮就关注着这件事,他透过窗口望着下面,看到三十多名手持凶器的混混将张扬包围,不由得额头见汗,低声道:“麻痹的,你找死也远一点,别死在我店门口”

    他转身向几名保安看了看,保安一个个都是脸色苍白,这种场面他们可不敢上前,其中一人道:“经理报报警吧”

    马益亮没说话,他心里巴不得张扬被这帮混混砍死,可又不想张扬死在金莎夜总会门前,别看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丰泽副市长,如果死在夜总会门前,恐怕金莎又少不得面临关门整顿的局面。

    乔鹏举和吴中原也看到了楼下的一幕,乔鹏举慌忙拨打了110,他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化到如此严重的地步。

    张扬站在那里,唇角带着微笑,英俊的面庞上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畏惧,他扬起右手,中指挑衅性的向自己这边勾了勾。两名凶徒已经迎面冲了上来,一人挥刀冲着张扬的头顶就砍,另外一个握着军刺捅向张扬的右肋,他们下手根本没有留情,分明想把张扬置于死地。

    张扬意识到,眼前的这群人中不乏亡命徒存在,对这帮人决不能手下留情,今天要将他们全部拿下,放任任何人逃走,都会危害社会。

    张大官人身躯微侧,躲过劈来的那一刀,一把握住对方的手腕,掌心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对方的腕骨已经被他硬生生拗断,开山刀从凶徒的手中落下,被张扬一把抓住,反手一格,用刀身挡住呼啸而来的军刺,军刺的尖端刺中刀背,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张扬一拳击出,正中对方下颌,伴随着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对方的头颅向后高扬而起,鲜血和着牙齿齐飞。

    两柄开山刀带着凌厉的风声砍向张扬的后心,张扬看都不看,反手用刀格住,刀身变换位置,以刀背轮番击打在袭击者的小腿之上。

    对付这帮亡命之徒,张扬下手狠辣无情,不一会儿已经有六人被他击倒在地,这帮凶徒虽然强悍,可他们从没有遇到过这么厉害的角色,其中一个操着东北口音的大汉道:“五哥,喷子”话刚刚说完,张扬已经杀到他的面前,用开山刀狠抽在他的光脑袋上,砸的这厮眼前一黑,天旋地转的跪倒在张扬面前。

    被称为五哥的那位伸手去怀中摸什么东西。

    张扬冷哼一声,手中开山刀脱手扔了出去,开山刀如同风车般在空中旋转,那叫五哥的家伙想要躲开,可是刀速实在太快,开山刀从他的右肩插了进去,从后背露了出来,疼得他惨叫一声,又被刀身强劲的力量砸倒在地上,刚刚摸到的手枪也掉在了地上。

    远处又有两辆黑色丰田车驶来,其中一辆车内坐着北区钢铁厂的一霸狗脸强,狗脸强来到的时候刚好看到张扬挥刀伤人的一幕,周围的两名弟兄,握刀正要下车,却被狗脸强双手拦住:“走赶紧走”

    两名兄弟都愣了:“可咱们五哥让人砍了”

    狗脸强道:“瞎了你们的狗眼,砍他的是张扬”

    警车赶到现场的时候,金莎夜总会大门前已经躺倒了十六名携带凶器的歹徒,其余人看到势头不妙,也顾不上砍张扬了,慌忙四处逃窜。

    张扬也没急着追赶,这种扫尾工作,交给警方做最合适不过。他来到那名被称为五哥的歹徒面前,一脚踏在他胸口上,抓住开山刀的刀柄把刀从他的身体中拔了出来。那厮疼得差点没昏死过去,眼看着自己肩头的鲜血往外喷。

    张大官人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冷冷道:“你这种渣滓死了也是活该。”

    因为案情重大,警方出动了三十多人,姜亮、杜宇峰、田斌全都到了,这帮警察看到躺在地上惨叫的十多名歹徒,再看着手握开山刀,威风凛凛的张大官人,心中只有佩服的份儿了,过去都知道张扬能打,可没想到人家强悍到这种地步,以寡敌众,空手夺白刃,就算是黄飞鸿复生也不过如此。

    田斌和杜宇峰来到张扬面前,关切道:“有没有受伤?”

    张扬摇了摇头道:“就凭这帮杂碎,还不配”

    田斌低头看了看那名歹徒,发现那小子把脸拧到了一边,他蹲下去,拧住歹徒的耳朵逼他转过身来,当田斌看清此人的样子的时候,不由得惊呼道:“刘五”

    这一嗓子把杜宇峰和姜亮都惊动了,刘五是他们一直都在找的人,这个人曾经唆使魏长贵将方海涛害死,是方海涛死亡一案的关键人物,想不到他居然偷偷回到了江城,还大模大样的在金莎夜总会中鬼混。

    正应了过去那句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田斌被这意外的发现激动地声音都颤抖了起来,揪住刘五的耳朵道:“刘五啊,刘五,我总算把你给找到了”

    张扬抓住刘五根本就是误打误撞,如果不是刘五喝多了酒,如果不是陪他的那位小姐中途转场,刘五也不会发这么大的火,他刚刚回到江城,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六名上的朋友,这厮手里的钱花的差不多了,打算纠集几个人,来江城干一票,然后再逃走,毕竟江城这地方他很熟悉,又有不少可靠的兄弟,可没想到还没有来得及实施犯罪计划,就因为意气之争而被张扬抓住。

    刘五现在算是明白了,冲动害死人。他面如死灰般对田斌道:“送我去医院,再流血我就死了”

    田斌道:“你他还怕死啊?”

    刘五道:“我死了,你就什么都别想知道了,赶紧送我去医院。”

    田斌和姜亮亲自押着这帮凶徒离去。

    张扬让杜宇峰留了下来,指了指金莎夜总会道:“你带人把这里给封了,麻痹的马益亮,他在咱们眼皮底下容留罪犯,还涉嫌容留妇女大搞服务”

    杜宇峰根本无需张扬动员,带着几名警员就冲进去了。

    马益亮自打看到警察来到之后就知道有些不妙,张扬今晚被人在金莎外面追杀,这厮的脾气马益亮领教过,他知道张扬十有会迁怒到他头上,所以在警察到来的时候就开始紧急沟通了。

    杜宇峰带人过来要清查金莎的时候,马益亮满脸堆笑的迎过来道:“杜警官,咱们都是老熟人了,给我个面子”

    杜宇峰冷笑道:“脸都是自己给的,你瞧你这地方,藏污纳垢,窝藏凶犯,连国家干部的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我不查你查谁啊?”

    马益亮道:“偶然事件,我也不想。”

    杜宇峰道:“让开,再敢妨碍公务,我把你也铐起来”

    马益亮吓得哆嗦了一下,不过他仍然拦在那里,他笑道:“杜警官,这里你不能查”

    杜宇峰不屑看着他,心说你不就是有个政协主席的哥哥吗?狗屁张扬说削你,你金莎也变成绿豆沙。杜宇峰双眼一瞪,怒吼道:“滚开”

    马益亮仍然倔强的站在那里。

    杜宇峰正想推开他,他的手机忽然响了。杜宇峰看了看电话,电话是公安局长荣鹏飞打来的,他慌忙接通电话:“荣局”

    荣鹏飞道:“张扬怎么样?”

    杜宇峰道:“他没事儿,不过伤了十六名歹徒,对了我们抓住了刘五”杜宇峰向一旁走了两步,压低声音道:“荣局,我正帮张扬封金莎呢。”

    荣鹏飞道:“收队”

    杜宇峰愣了一下,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荣鹏飞道:“我让你收队”

    杜宇峰不解道:“为什么?”

    “少废话,收队”荣鹏飞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杜宇峰呆呆看着电话,然后抬起头向马益亮看了一眼,发现马益亮的脸上带着几分得意,不用问肯定是他在背后做了工作,杜宇峰有些恼火,大声道:“收队”

    张扬对荣鹏飞突然命令收队也表示不解,在他的印象中荣鹏飞并不买政协主席马益民的账,可今天为什么会突然下令收队?

    杜宇峰带领警察离去的时候,张扬也驱车跟着他们去了公安局,一是为了录口供,二是为了当面找荣鹏飞问个清楚。

    荣鹏飞也是刚刚来到公安局,他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接待了张扬。

    张扬开门见山道:“金莎有什么背景?”

    荣鹏飞笑道:“当了市长之后果然不一样了,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了,一下就切中问题的要害。”

    张扬道:“马益亮没这么大的气魄,金莎这种手笔,不是他能做出来的,他的身后一定有人。”

    荣鹏飞道:“王厅长打来了电话,你说我能不给他面子吗?”

    张扬眉头紧锁:“王伯行?”

    荣鹏飞点了点头道:“他堂妹王均瑶是金莎的股东之一,查晋北也有股份参予,你想封金莎,有什么证据?仅仅是因为有凶犯在金莎门口要砍你吗?”

    张扬道:“金莎不是什么好地方我敢断定,里面一定有服务。”

    荣鹏飞道:“凡事都得有证据,当年皇家假日就弄得江城满城风雨怨声载道,你还想历史重演?”

    张扬道:“荣局,你什么意思?就算金莎真的有服务,你也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荣鹏飞道:“我让人去摸过底,抓不住他们的毛病。仅仅因为陪酒陪唱歌陪跳舞就封他们吗?我看江城所有的夜总会歌舞厅都要关门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你说王伯行跟着添什么乱?他一公安厅厅长,让他堂妹搞娱乐业,他不知道里面的门道吗?”

    荣鹏飞道:“你还是老毛病,没证据的事情不要乱说。”

    张扬道:“怎么叫没证据?今晚三十多名歹徒,带着开山刀要砍我,其中一人还非法携带枪支,换成别人早就被剁成肉酱了,你整天说江城治安已经得到了改善,现在怎么样?不但有犯罪,还有犯罪团伙”

    荣鹏飞反问道:“你既然认为金莎不是什么好地方,你去那里干什么?身为一个党员干部,你不怕影响不好吗?”

    张扬道:“你以为我想去啊?还不是乔鹏举和吴中原把我给拽过去的,我也后悔来着,正想走,谁能想到又遇到了这帮不知死活的东西。”

    荣鹏飞笑道:“也多亏你去了,不然我们也不会把刘五给抓住”

    张扬道:“刘五,是那个策划谋杀方海涛的刘五吗?”

    荣鹏飞点了点头道:“就是他”()

上一篇:第四百五十九章 找死(上) 下一篇:第四百六十章 传经布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