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检察院去找曹正阳的遗孀杨云了解情况的时候,开始杨云还的表示市里在迫害他们,想往曹正阳的身上抹黑,可当检察院拿出事实证据之后,杨云开始害怕了,丈夫生前的事情她还是知道的。她的大女儿女婿在外面开了家配件厂,专门给工程机械厂生产零配件。二女儿二女婿则开了家造漆厂,做得同样是工程机械厂的生意。

    江城常委会上,市委书记杜天野将检察院了解到的这些情况向常委们通报了一遍,充满痛心道:“过去人家都说,我们这些国家干部最害怕的就是查,只要查,没有几个是干净的,我不想再提什么自觉性自律性,党性原则你们每一个人都清楚,在人前冠冕堂皇的话谁都会说,可背后究竟做了什么?是不是可以做到言行一致?”他将那份关于调查曹正阳的材料扔在了桌子上:“曹正阳同志的事情给我的震动很大,当初我们之所以决定让他退下来,是因为考虑到他的领导方式已经不适合时代的发展,可我们并没有想到他在长期的领导过程中会有的行为,我们,甚至广大的工程厂工人都认为他是一个好党员,好干部,现实却是,他利用自身的权力,利用手头的资源为家人牟取福利,一百万,这是一个普通工人起早贪黑,辛苦工作一辈子都无法赚到的数目,我不知道他将手伸向这笔国家财富的时候,心中是怎样的想法?我很痛心。”

    左援朝的脸色异常的难看,他本以为在曹正阳意外死亡的事情上做文章,可以让杜天野颜面无光,可他也没想到曹正阳竟然会是个贪污犯。现在的情况已经表明,杜天野对曹正阳的处理是正确的,如果曹正阳没有因酒醉摔死,那么这些事东窗事发之后,他也无疑将面临法律的严惩。左援朝忽然想到了晚节不保这四个字,如果曹正阳死后,他的家人不闹,或许这件事还不会,这次的事情颇有些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味道。

    当天的常委会上,所有人都表现的十分低调,常委们都不愿主动发言。

    散会之后,左援朝默默回到办公室,坐下没多久,曹正阳的老婆杨云过来找他。

    左援朝本不想见她,可想了想,毕竟过去一直都和曹正阳家里关系不错,于情于理还是应该和她见上一面。

    几天不见,杨云的精神明显又差了许多,双眼之中布满血丝,自从曹正阳贪污案发之后,杨云就处于巨大的精神煎熬之中,她害怕并后悔着,如果她没有去新机场奠基典礼上闹事,省里就不会注意这件事,就不会要求彻底调查,现在非但没有给丈夫讨还公道,还把他贪污公款,损公肥私的事情给调查出来了。

    杨云怯怯叫了声左市长,她现在的心理压力无疑是巨大的,检察院方面已经基本排除了她和曹正阳贪污案有关。

    左援朝叹了口气道:“嫂子,找我有什么事?”

    杨云道:“左市长,你了解老曹的,他是一心为了厂子的”杨云的这句话说得多少有些苍白无力。

    左援朝道:“嫂子,检察院已经掌握了证据,有些事还是不用再说了。”他在婉转的告诉杨云,曹正阳贪污一案已经证据确凿,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进行辩驳。

    杨云叹了口气道:“我们家老曹清廉了一辈子,我真不知道他拿了公家的一百万,我相信他不是贪污,他只是挪用,他想在退休之前帮帮孩子们,你知道的,这世上谁不为自己的孩子考虑?”

    左援朝道:“如果每个人都像他这样想,国家的东西就全成了个人的东西了。”

    杨云眼圈儿红了:“左市长,那笔钱我们家老曹分文没动,检察院来的时候已经收走了,老曹拿过多少,我们就算砸锅卖铁也会把那笔钱赔出来,你看,你看这件事能不能帮忙说说,就这么算了,老曹已经死了,就让他清清白白的走,安安心心的走行不?”

    左援朝不由得暗自叹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他向杨云道:“法就是法,任何人触犯了法律,都会得到制裁,你的要求我会转述给市里,曹正阳同志犯过的错误,并不能因为他的去世而抹煞,你们要配合检察院的调查工作。”

    杨云含泪点头,从左援朝的话音中她听出,丈夫这次十有是要晚节不保了。

    左援朝道:“尽快下葬吧”

    杨云捂住嘴唇,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如果在前两天事发之前下葬,曹正阳还可以风光大葬,可现在这种情况下,只怕没几个人愿意出席他的葬礼了。

    宋怀明是带着郁闷的心情离开江城的,杨云告状,让他大发雷霆,回去之后,他就通知省纪委着手调查在曹正阳死亡的事情上,有没有遭到江城领导的不公平待遇,可他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纪委副书记刘艳红把已经清楚的情况向宋怀明做了汇报。

    宋怀明听完,两道浓眉拧在一起,他愤然道:“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贪污现象层出不穷?我们的这些干部究竟是怎么了?”

    刘艳红道:“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曹正阳贪污的一百万都是最近一年内的事情,在过去他的经济上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他的家人已经主动退还了这笔钱。”

    宋怀明道:“退了又怎样?做错了事情就是做错了,这是他一生都擦不去的污点”

    刘艳红道:“我做了这么多年的纪委工作,最近发现,很多干部清廉了一辈子,可临到退休的时候晚节不保,或为自己,或为儿女,将手伸向了国家,这种现象层出不穷,真是让人感到痛心。”

    宋怀明道:“这和他们放松自我约束有关。”

    刘艳红道:“人在失去权力之前存在着一种患得患失的心理,他们缺乏安全感,想要用某种方式来填补内心的空虚和失落,往往会产生错误的念头,做错误的事情。”

    宋怀明道:“你回去和曾书记商量一下,务必要给这些面临退休的干部们敲一敲警钟,做了一辈子好事,可做一件坏事就会抹黑自己的一生,这样的行为值得吗?”

    刘艳红点了点头,她向宋怀明道:“老同学,最近感觉你的心情不是太好。”

    宋怀明叹了口气道:“江城新机场奠基典礼闹了这么一出,媒体跟着乱写乱说,我当时真的很生气,把杜天野狠批了一通,现在想想我也有过火的地方。”

    刘艳红道:“年轻干部总有一个逐渐成熟的过程,你对张扬这么宽容,对其他人也应该如此啊。”

    宋怀明道:“别跟我提他”

    刘艳红察觉到宋怀明的情绪有些不对,小声道:“发生了什么事?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宋怀明想了想,拉开抽屉,拿出那个信封交给了刘艳红:“有人寄给我的”

    刘艳红看了看信封中的照片。

    宋怀明道:“照片中的女孩子是乔书记的外甥女时维”

    刘艳红终于明白宋怀明因何对张扬不爽了,张扬的风流她也早有所闻,不过一直也没有什么切实证据,看到这些照片刘艳红也不禁皱了皱眉头,她轻声道:“我不知道这些照片能证明什么,不过寄给你这些照片的人一定存心不良。”

    宋怀明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这小子洁身自好,也不会被别人抓住把柄。”

    刘艳红道:“老同学,说句不中听的话,张扬和嫣然还没有结婚,两个人都有重新选择的自由。”

    宋怀明怒道:“我不管他选择谁,但是他要是敢欺骗我女儿,我绝不会放过他”

    刘艳红不禁笑了起来。

    宋怀明有些生气道:“你笑什么?幸灾乐祸?”

    刘艳红道:“你瞧瞧自己现在的样子,哪里还像一省之长,根本是个想公报私仇的父亲。”

    宋怀明道:“对他我用得上公报私仇吗?”

    刘艳红道:“根据我对张扬的了解,这个年轻人还是不错的,感情方面可能还有些不定性,不过我能看出他对嫣然是很认真的。”

    宋怀明道:“你少替他说好话,认真?认真他能这边跟我女儿谈情说爱,那边背着我女儿又跟别人搂搂抱抱?”

    刘艳红道:“现在年轻人的感情观我不懂,所以我也没资格评价,不过仅凭着几张照片并不能证明什么,这件事交给我吧,反正最近我要去江城处理曹正阳的事情,顺便敲打敲打这小子。”

    宋怀明充满郁闷道:“我和嫣然又说不上话。”

    刘艳红道:“别烦了,也许根本就是一场误会呢。”

    宋怀明点了点头,他接过刘艳红递回来的照片,低声道:“曾书记要退了,你要表现的积极一些。”

    刘艳红道:“放心吧,我明白该怎么做”

    曹正阳贪污案发让张扬放下了一桩心事,这件事在工程厂的震动很大,工人们多少听到了一些风声,他们认为自己的善良被欺骗了,曹正阳表面上为他们着想,背地里却干着损公肥私的事情,工人对贪污是最为反感的,正因为此,他们的转变也是巨大的,从同情曹正阳,要为曹正阳讨还公道,变成了唾弃他鄙视他,曹正阳的葬礼,江城工程机械厂方面只有几个厂领导过去,冷清得很。

    反观刚刚上任的厂长许振堂,因为他在市府门前的英勇表现,用他的鲜血征服了厂里的工人,经过许振堂的努力,终于和岚山工程机械厂达成了联合入驻江城新机场项目的协议,这一事件极大地鼓舞了工人们,也证明了许振堂的能力,工人们开始对这位新厂长产生越来越大的期望,许振堂的工作也因此而变得顺利起来。

    江城工程机械厂第一批设备进驻新机场工地的时候,厂长许振堂亲自随同前来。

    张扬正站在空旷的工地上,看着工人树立起一座巨大的三角广告牌。这是常凌峰的建议,新机场的建设并非短期内可以完成,所以他们要尽可能的利用资源,在国道旁,在新机场建设工地上,一共树立了十二座巨大的三角广告牌,这种立体广告牌公开对外招商,按照每座广告牌每年十五万的租金,单单是这些广告牌就能给他们带来每年180万的收入。

    许振堂在张扬身后叫道:“张市长”

    张扬转身看了看,然后目光投向道路上一辆辆的挖掘机,微笑道:“亲自压阵送货啊”

    【先更四千字】()

上一篇:第四百五十八章 晚节不保(下) 下一篇:第四百五十九章 找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