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常凌峰最怕张扬提起这事儿,他起身道:“我还有正经事先走了!”

    张扬道:“别急啊,我还没问完呢!”这厮最喜欢在这件事上捉弄常凌峰。

    常凌峰已经匆忙逃离,险些和从门外进来的傅长征撞在了一起。

    张扬望着常凌峰的背影有些乐不可支,他笑着向傅长征道:“有事儿吗?”

    傅长征点了点头道:“平中建设的项目经理冯克勇来了。”

    因为具体的招标工作张扬都交给常凌峰和龟田浩二处理,他和这些项目的承包人负责人并不十分熟悉,不过因为今天龟田浩二特地提到了冯克勇的事情,张扬也就格外留心,他点了点头道:“让他进来吧!”

    傅长征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领着平中建设的项目经理冯克勇进来了,冯克勇今年三十一岁,是平中建设新机场项目的现场负责人,他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是平中建设老总吴中原的小舅子。冯克勇走入张扬办公室的时候先笑了起来,他这个人有些自来熟,在门口就伸出手来了:“张市长,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今天真是相见恨晚啊!”

    张扬咧开嘴笑了笑,作为这里的领导总得表现出一些平易近人的风度,他起身和冯克勇握了握手:“冯经理吧,口才真棒,过去专门学过演讲吧?”这句话带着几分嘲讽的合义。

    冯克勇哈哈笑道:“哪有,哪有,我天生如此,天生如此。”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小熊猫想给张扬上烟。

    张扬伸手做了个拒绝的手势,这厮也没说自己不会,而是接着指了指办公室内的禁烟标志,这都是龟田浩二的创意。

    冯克勇随手把烟放在桌上了,不等张扬邀语他坐下,一就在椅子上坐了下去。

    张扬也没介意,在冯克勇对面坐下了微笑道:“冯经理找我有事?”

    冯克勇点了点头道:“张市长晚上有没有空,我请你吃饭,咱们边吃边聊,交流交流感情嘛。”

    张扬笑道:“真对不住,我晚上约好了朋友,改天再说吧。”

    冯克勇笑道:“张市长还真难请!”

    张扬心理有些不爽,这厮什么东西,说话带着一股强势的调调,老子为什么要给你面子?可张扬还是带着微笑道:“冯经理有什么事就说吧,工作上的事情办公时间解决。”

    冯克勇道:“都说张市长是个爽快人,现在看起来果然如此,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不绕弯子了,我们承包了新机场的资场工程,现在工程还没有开始,那个小日本就整天跑过来指指点点,说我们的设备不合格,一会儿又说我们的材料不对,连我们的内部员工管理他也插上一手。我就纳闷了,咱们中国人自己的工程,你们江城方面弄个小日本来当监工干什么?抛开民族仇恨这一节咱们不谈,他一日本人懂得咱们的国情吗?咱们中国的改革大业需要他过来指手画脚吗?这机场工程可不是小事儿,他万一要是一国际间谍,密谋破坏咱们社会主义建设,这事情可就闹大了。”

    张扬对冯克勇本来就没多少好印象,听到他这番话更觉着有些烦了,他毫不客气道:“龟田是我请来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看他工作上没有什么问题,至于他是不是国际间谋,也轮不到你操心,那是人家国|医道官途贴吧首发|安局的事儿!”

    冯克勇仍然是一脸的笑:“张市长,我这人说话从来都没谱,得罪之处还望不要生气,需要整改的地方我们尽量整改,可那个龟田对很多原来签订的东西也要我们更改,这就让人费解了,你说他是不是故意跟我们作对啊?”

    张扬道:“这样吧,你写一份报告,回头交给指挥部看一下。”他顿了顿桌上的文件,明显有下逐客今的意思。

    冯克勇笑了笑,也不好继续留下去,起身道:“张市长好好考虑一下,改天我再约你吃饭。”

    张扬望着冯老勇的背影不禁皱了皱眉头,这厮什么东西?一个项目经理而已,居然跑到自己的面前指手画脚。

    张扬并没有把冯克勇看在眼里,可龟田和平中建筑公司的矛盾终究还是被引爆了,起因是平中建筑公司的工人在工作中违章操作,龟田马上要求建设方停工,当场下达了罚款通知单,这下把现场的建筑工人惹火了,十多名建筑工人一拥而上将龟田浩二围在中心。开始只是围着他理论,可龟田铁面无私,指着那两名违章的工人让他们现在就离开,告诉他们被解雇了。

    两名工人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们说你日本人凭什么解雇我?这是我们中国的土地,就应该我们中国人说了算,你们过去侵略我们,现在还想欺负我们,老子拼着不干了也要跟你拼了。

    在对付日本人方面很容易激起同仇敌忾之心,没过多久,百余名平中建筑公司的工人都围拢上来,不知是谁叫了一句:“揍死这个小日本!麻|医道官途贴吧首发|痹的,我们中国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现场的情绪顿时被点燃了,百余名工人一拥而上,龟田浩二顿时陷入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跟着他的助手看到情况不妙,慌忙撤开双腿就逃,往指挥部报讯去了。

    龟田浩二练过空手道,也算得上一个高手,可面对百余名中国建筑工人他就无能为力了,这边打倒了两个,其他人看到有同伴被打倒,火气更大了,不管什么人多人少,也不管对右手中有没有武器,全都冲了上去,还有人操着现场的工具就上的。

    平中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冯克勇坐在办公室里,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情景,唇角不禁泛起一丝冷笑,副经理李东海道:“冯经理,事情千万别闹大了,这么多人揍他一个,闹出人命就坏了。”

    冯克勇冷笑道:“放心吧,出不了人命,就算真出了人命,也是法不责众,小日本敢跑到咱们这里指手画脚,还以为是满清民国吗?麻|医道官途贴吧首发|痹的什么东西,让他知道咱们中国人的厉害。”冯克勇也窝着一团火。

    “可”

    冯克勇道:“没什么好害怕的,出了事情我顶着!”

    龟田浩二开始的时候还反抗了两下,到最后,只能双手抱头蛛曲在地上,尽可能的避免暴风骤雨般的拳脚对他的伤害。

    张扬在接到消息之后马上赶赴了现场,负责新机场工程治安的警|医道官途贴吧首发|察也随后赶到。张扬看到眼前的混乱情景,气得脸色铁青,一声暴吼道:“全他妈给我住手!”他这一嗓子中气十足,震得周围人们双耳都嗡嗡作响,正在围殴龟田浩二的那帮建筑工人都是一愣,此时急促的警笛声响起,收到消息的警车赶过来了。

    龟田浩二从地上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一双眼睛怒视周围人群,大吼道:“来啊!来啊!”

    张扬分开人群走了进去,想要去扶他,却被龟田甩开,张扬道:“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龟田浩二摇了摇头,倔强的挺起胸向远方走去。

    张扬转过身,怒视那帮肇事的建筑工人,怒道:“信不信我把你们全都抓起来?”

    人多力量大,这帮建筑工人颇有些光脚不怕穿鞋的味道,有人道:“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汉奸吗?中国当年就是因为你这种人存在才被日本鬼子侵略的。”

    “卖国贼!”“汉奸!”咒骂张扬的声音此起彼伏。

    张扬被骂的火大,他懒得跟这帮工人理论,目光落在平中建筑公司的经理办公室,大步走了过去,用力推开办公室的大门,却见冯克勇和李东海对面坐着抽着烟,表情都是悠然自得。

    冯克勇看到张扬进来,微笑道:“张市长,什么风把悠给吹进来了。”

    张扬冷笑道:“歪风!”

    冯克勇怔了一下,脸上重新堆起笑容。

    张扬道:“你们工人真厉害啊,把我请来的质量总监给打了。”

    冯克勇装出一无所知的样子:“什么?真的吗?谁这么大胆子?”事情就发生在他办公室外面,他还装作不知道,实在有些过火。

    张扬道:“你的工人违反施工章程,龟田只是按照规定指出,他们凭什么打人?”

    冯克勇道:“具体情况我不清楚,张市长,要不等我调查清楚了再说。”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敷衍我啊?”

    冯克勇笑道:“怎么敢呢,悠是新机场建设总指挥,我们对你都是很尊重的,巴结都来不及,哪敢敷衍您呐?”

    张扬对这厮已经丧失了忍耐力,指着他的鼻子道:“冯克勇,你这种人我见多了,别说我不给你机会,马上带着你的工人给我滚蛋,我给你三个小时,要么你自己走,要么我让人赶你走!”

    冯克勇的脸涨得通红,对方的这句话说得太霸道了,他冯克勇也是有脾气的人,他愤然起身道:“你什么态度?出了事情,大家解决问题就是,你凭什么让我走?”

    张扬正要说话,赵洋林和常凌峰都赶到了,赵洋林走进来之后,劝道:“都别冲动,有事好好说、冲动解决不了问题。”

    冯克勇道:“赵主任您来的正好,我们的工人和龟田浩二发生了一些矛盾,张市长就要我们全部离开,这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张扬今天是真火了:“少他妈跟我废话,给你三个小时,我再看到你,你们整个平中建筑公司全都给我滚蛋!”说完他转身离去。

    在冯克勇看来,张扬这番话说得太大了,就算他是新机场项目现场指挥,也没权力把他们公司赶走,冯克勇大声道:“他怎么说话呢?我们是通过竞标入选的,合同都签过了,他想撕毁合同啊?好,你们只要赔偿我们平中建设公司的损失,我立马带着工人走。”

    赵洋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冯,你就不能少说两句?”赵洋林和省建设厅厅长吴中良是有些关系的,平中建筑公司中标之后,吴中良还专门给赵洋林打了招呼,希望他能照顾一下平中建设,谁曾想,他们公司刚刚入驻就和张扬发生了这么大的矛盾。

    冯克勇愤愤然道:“他也太欺负人了?”

    赵洋林道:“到底怎么回事儿?”

    冯克勇叹了口气,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上一篇:第四百五十六章 准备工作(上) 下一篇:第四百五十七章 非常突然八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