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促成许振堂和张扬见面的人是江城第一服装厂厂长薛明,许振堂和薛明是emBa研修班的同学,在仕途上,薛明一直都比许振堂走得顺利的多,薛明对许振堂这位同学也极其欣赏,认为他在工程机械厂怀才不遇,始终没有得到重用,可现在许振堂一跃成为江城龙头企业的决策者,这让薛明也大跌眼镜。

    当晚由薛明在水上人家做东,促成了张扬和许振堂的见面。

    张扬并不是一个人过来,他把岚山工程机械厂厂长周东宇也带来了,许振堂看到他们两人同来,马上就明白了几分,难怪张扬会选中自己,自己可以说和他素昧平生,肯定是周东宇的推荐。

    张扬主动向许振堂伸出手去,微笑道:“许厂长,我是张扬!”

    许振堂对张扬闻名已久,真正在这一的场合接触还是第一次,他和张扬握了握手,笑道:“谢谢张市长能来!”

    张扬笑道:“你是我们江城龙头企业的掌门人,你的面子我当然要给!”

    周东宇很热情的和许振堂握了握手,他笑道:“许厂长,难怪我三番五次的邀请你前往岚山都被你拒绝,原来你等着在江城效力呢。”

    张扬笑道:“有道是一山不容二虎,真把他请去,你们两个谁当老大啊?”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当仁不让的在首位上坐了,招呼大家坐下。

    薛明道:“今天是我做东,请张市长过来吃饭的目的,主要是联络感情,放心我们只联络个命感情,决不搞歪门邪道。”

    张扬笑道:“薛明,你欠我好几顿饭了,今天还算有点诚意!”张扬把周东宇介绍给薛明道:“这位可是我的贵客,咱们江城的贵客,岚山工程机械厂厂长周东宇同志。”

    薛明笑道:“久闻大名!”

    周东宇笑道:“一定是恭维话,我哪有那么大名气。”

    薛明道:“过去没那么大名气,可现在我们江城都知道你,你是猛龙过江!”

    周东宇哈哈笑了起来,他很谦虚的表示:“多谢江城市政府给我这个机会,也多亏了张市长对我们的信任。”

    张扬道:“别虚情假意的客套了,上菜!”

    许振堂开始的时候很少说话,多数时间都是在悄悄观察这位新机场工程现场指挥,过去他听说过许多张扬的事迹,这个人的身上多少带有几分传奇,今天坐在一起发现,张扬没什么官架子,但是言谈举止中流露出过人的魅力。

    酒桌上自然免不了要恭贺许振堂升任江城机械厂厂长。

    张扬提议之后,所有人都举起了酒杯,许振堂自然是不能推辞的,他干了这杯酒,然后举杯敬了张扬,他真诚道:“张市长,谢谢您的推荐,在此之前你对我并不了解,为什么会想起推荐我?”其实许振堂已经猜到这件事十有和周东宇有关,只是想再证实一下。

    张扬笑道:“你不应该谢我,要谢就谢周厂长,是他向我推荐你的。”

    周东宇笑道:“我推荐振堂的时候,并不知道张市长想推荐他担任江城工程机械厂厂长,早知道您要给我树立这么一个强劲的对手,我怎么都不会推荐他。”

    众人同声笑了起来。

    张扬道:“我相信周厂长的眼光,在座的都是自己人,所以我也不瞒大家,早在正式招标之前,新机场的资金问题还没有落实的时候,我和周厂长就在岚山见面了,我之所以决定放弃江城工程机械厂的设备而采用周厂长的,其原因不仅仅是曹正阳同志单方面的不情愿,最主要是被周厂长的远见和信心所打动,想做成一件事业,必须要拥有共同的目的,共同的理想,只有这样我们这群人才能走到一起,如果对我们的事业连起码的信心都没有,又谈什么合作呢?”

    薛明道:“张市长说的对!只有共同的理想才能走到一起。”

    张扬道:“现在的时代不流行喊口号了,再说爱国爱家不是你扯着嗓子喊出来的,要看实际行动。”他笑着望向周东宇道:“周厂长就挺好的,人家不但爱岚山,顺便把怎么江城也爱上了。”

    周东宇呵呵笑了起来:“说真的,我对江城现在已经有感情了。”

    张扬道:“其实无论江城还是岚山都是平海的土地,都是中国的土地,咱们的努力都是为了中国的发展和腾飞。”他看了看许振堂道:“许厂长怎么不太说话啊!”

    许振堂道:“我在考虑怎么说!“张扬笑道:“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工作之余大家坐在一起就是朋友,朋友之间本来就应该畅所欲言。”

    许振堂道:“市领导把江城工程机械厂这副重担交给了我,在其位就要谋其政,我要为厂子的未来发展着想,今天周厂长刚好也在这里,有些话我就直接说出来了。”

    周东宇点了点头。

    许振堂道:“江城建设新机场,作为江城市的龙头企业,同时又是建筑工程机械的生产厂家,我们江城工程机械厂按理说要尽力而为的,曹厂长放弃竞标,他有他的原因,他是害怕机场工程资金没有落实,我们的投入得不到及时的回报,从而会让厂子陷入困境,他的出发点是好的,这一点我想大家都不会否认。”

    张扬道:“你怎么看?”

    许振堂道:“曹厂长的决定我坚决反对,他对江城的发展缺乏信心,我认为当今的时代是个高速发展的时代,经济的发展一日千里,放在家门口的机会我们把握不住,只会拱手让给别人。”他向周东宇笑了笑道:“周厂长不要介意,我是就事论事。”

    周东宇道:“振堂说得都是事实,如果不是你们厂主动让步,我也不会如此轻松的得到这个机会。”

    许振堂道:“事情发展到现在的地步,我们想要挽回已经很难了,可是有一点我又不得不说,这次新机场的业务对我们厂来说不仅仅是失去一份订单那么简单,还有我们厂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信誉和口碑,连自己城市的重点工程都不使用我们的机械,那么我们又拿什么去说服别人购买呢?”、

    张扬微笑望着许振堂,在推荐许振堂担任工程厂厂长的时候,他对这个人并不了解,今天才算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他发现许振堂的确是个有想法有主见的人,对未来的事情看得很准,更难得是,他敢于表露意见。

    张扬道:“那怎么办,现在我们和周厂长已经签订协议了,总不能让我们毁约吧?”

    周东宇道:“那可不成,毁约我得要赔偿!”

    许振堂道:“人和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诚信,我并没有想取代岚山工程机械厂的意思,我是想说,岚山工程机械厂和江城工程机械厂作为平海工程机械业的前两名,我们的产品有重叠的,可也有很多不同,请张市长考虑一下能否让我们相互补充,完善新机场工程所需要的工程设备,还有许多工程设备必须要依靠进口,我们和德国海德集团是合作单位,在引进设备方面拥有着很大的优势,我们可不可以放低竞争,携手实现共赢。”他停顿了一下道:“我知道这个要求让周厂长为难了,可是我觉着中国企业的发展并不在于内部的竞争,而要放眼于国际,只有将目标放的长远,我们的发展才能更快,走的才能更远。”

上一篇:第四百五十四章 达成协议(上) 下一篇:第四百五十四章 达成协议(下)八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