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一看到牛文强的神情.几个人都觉着不妙,百密一疏.终究还是漏了这件事。

    杜宇峰道:“咱们哥几个好久没聚这么全了,一起干一杯!”其他人纷纷响应。牛文强端起酒杯,他看着几位朋发,心头感觉到暖融融的,他举杯道:“哥几个,我知道你们关心我,我难受也就刚才那一会儿,现在好多了,不就是二百多万吗,做生意有赔有赚,这点承受能力我没有,白在生意场上打拼这么多年了,你们放心,我现在好了,别因为害怕刺激到我就不吃水产品了。”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他们同干了这一杯,牛文强道:“谢谢!真的谢谢你们!”

    赵新伟道:“越说越客气了,什么叫朋友,平时吃吃喝喝的那是酒肉朋友,真要是出事,能不离不弃的那才是真朋发。

    牛文强点了点头。

    张扬道:“别看哥几个平时都喜欢损你,那是因为我们爱护你,希望你进步。”

    牛文强道:“拉倒吧,那是你们仗势欺人,都是当官的,就我一个平民老百姓。”

    杜宇峰笑道:“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我们虽然没多少钱,可人场是必项要棒得。”

    张扬道:“放心吧,农行那边我给他们说说,贷款的事情应该不用这么急。”

    牛文强感动的点了点头。

    姜亮道:“大老爷们,别哭丧着面孔,屁大点事,挺过去就是海阔天空。”

    牛文强正想表露两句决心,他的手机响了,接通电话,是养殖场打过来的,事故原因已经查明了,从武川河流入丰泽湖的水被污染了,原因是上游的丰泽第二皮革制衣厂违规向河中排放污水,所以才造成了污染,废水经武川河流入丰泽溯,污染湖面,造成牛文强养殖场鱼蟹的大面积死亡。

    牛文强听完就火了:“他们有没有环保观念,废水不经处理就随便排放,把我的耪蟹全都药死了,我要找他们赔偿接失!”

    张扬笑道:“问题解决了,找到污染源头就好办了,他们给你造成了多少损失,咱们就找他们赔偿多少。”

    牛文强咬牙切齿道:““要加倍赔偿,我还有利润呢!”这厮这会儿总算恢复了点精气神,他知道张扬的能耐,在丰泽地面上发生的事情,更何况这件事本来道理就在他这一边,这场官司稳赢不输,想着自己的损失终于有了下落,这下牛文强顿时舒服了许多,倒满杯中酒,大声道:“谁说要不醉无归的,来!咱们开怀畅饮!”

    ..

    丰泽第二皮革制衣厂是个濒临倒闭的企业,这个月刚刚被丰泽皮革制衣厂收购,虽然合同已经签了,可目前丰泽皮革制衣厂还没有正式接管,厂子里生产仍在继续,过去的那帮领导还在岗位上,牛文强找到厂领导的时候,一个个推三阻四,总而言之,他们承认污水是他们排的,可厂子里现在没人说了算,根据合同他们的上级单位是丰泽皮革制衣厂,让牛文强去找他们的上级领导,还把他们的合同给牛文强看.牛文强无可奈何,只能返回丰泽去找他们的上级单位。

    丰泽皮革制衣厂的厂长董欣雨是丰译市风头正劲的青年企业家,夏季经贸会的时候,还和天骄集田签订了一笔服装加工合同,企业正处于篷勃发展的时候,考虑到现有的生产规模已经满足不了发展的要求,这才做出了收购丰泽第二皮革制衣厂的决定,合同刚刚签下不久,接管和改革计划也在进行中,可她也没想到工作还没完全交接过来呢,就出了一件这么大的事情,牛文强找到了皮革制衣厂,把事情经过简单讲了一边,在整个过程中牛文强是保持着相当的克制的,他在最后着重指出了自己的损失:“我承包的养殖场被你们的废水污染,耪蟹和鱼虾大面积死亡,根据初步统计,你们给我造成了二百多万的损失,我正式向你们要求赔偿!”

    董欣雨道:“你来到我办公室里,唠叨了这么长时间,我想问你一句,这些事跟我有关系吗?”

    牛文强一听就火了:“怎么没有关系?丰泽第二皮革制衣厂是你们的企业,他们惹了祸当然要由你们来承担。”,董欣雨道:“你这话说得就不讲道理了,我们这里是丰泽皮革制衣厂,凭什么要为第二皮革制衣厂的事情承担责任。”

    牛文强道:“你跟他们签署了收购合同,现在企业的法人是你,我不找你找谁?”

    董欣雨道:“牛先生,住武川河内排污的企业有二十多家,你凭什么就认定是丰泽第二皮革制衣厂排出的污水把你的螃蟹毒死了?”

    牛文强道:“我的技木员做过水质化验”就是你们排出的废水含有剧毒,造成螃蟹大量死亡。”

    董欣雨道:“有件事,我必须向你说明白,我并不是丰泽第二皮革制衣厂的厂长,也不是什么法人代表,他们的事情我不会负贵!,.

    牛文强怒道:“我看过你们的会同,明明你已经收购了第二皮革制衣厂了。”

    董欣雨道:“合同是合同,我还没有正式接管厂子,第二皮革厂的厂长现在因为贪污罪正在接受调查呢,他才是法人代表,你去找他吧。”

    牛文强恕道:“你根本就是推卸贵任!”

    董欣雨道:“你根本就是歪搅胡缠。”

    牛文强道:“你要不是个女人.我早就抽你了!”

    董欣雨道:“借你一个胆子,你敢碰我一根手指头,我就让你后悔来到这里。”

    牛文强说归说,可动手是不敢的,一来是好男不银女斗,二来,这里是人家的地盘,只要董欣雨一声今下,保卫科的那帮人也不是白吃干饭的。牛文强只能忍一时之气,满腔愤怒的离开,这事精当然不能这么算了,之前张扬就已经和环保局、渔政方面都打了招呼,牛文强在自己解决问题受阻的情况下,求助于政府相关部门。

    ......

    董欣雨是在环保局找上门来之后,才知道牛文强和丰泽副市长张扬是好朋发,这次是张扬亲自压下来的事情,谁也不敢不认真对待,董欣雨和环保部门的关系一向不错,可这并不能成为她逃过责任的理由。

    其实这件事董欣雨也觉着冤枉,她和丰泽第二皮革制衣厂签订合同还没有半个月呢,没来得及全面接手,就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董欣雨对环保的事特一向都是很重视的,这从她成为丰泽皮革制衣厂厂长之后就能看出来,她专门引进了污水处理设备,确保排出的工业废水符合国家排放标淮,她是个想把企业做大做强的人.不会为了短期的利益而放低标准,收购丰泽第二皮革制衣厂之后,她也会对厂子进行重大的改革,其中重要一点就是改善工厂的环保问题,可没想到她的改革还没有开始,就已经遇到了这件麻烦事。董欣雨开始的时候在想,大不了自己撕毁会同,反正现在企业的法人不是自己,自己没必要为第二皮草厂的事情负责,可当她知道张扬已轻插手这件事,就清楚这件事没那么容易算完,合同摆在那里,自己想要完全撇开关系恐怕是不可能的。

    对张扬来说,牛文强的这件事只是一个小插曲,他只是帮忙给几个部门打了招呼,直到常务副市长陈家年来我张扬,张扬才知道这件事居然牵涉到了丰泽皮革制衣厂。

    陈家年在张扬办公桌对面坐下,叹了口气道:“你说这件事怎么就这么巧?小董刚刚接手丰泽第二皮革制衣厂,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张扬对董欣雨还是有印象的,知道她很有能力,当初夏季径贸会的时候,还捐出了一大批皮衣,利用皮衣来充当广告费,从而成功吸引了天骄集团林清红的注意,签订了长期合作协议。张扬道:“既然她收购了第二皮革制衣厂,就得为企业的行为负责。

    栋家年道:“张扬,不是我替小董说话啊,其实这丫头也不容易,把一个濒临倒闭的企业扭亏为盈,现在企业正处于发展的时候,所以她才会收购第二皮革制衣厂,第二皮革制衣厂厂长因为贪污正在被检察院调查,法人还没有变更,目前小董来没有来得及接手第二皮革制衣厂,仅仅因为他们签订了收购合同,就让人家负责,也太说不过去了张扬道:“那牛文强的螃蟹就白死了?人家投资丰泽,好不容易才把螃蟹养大,还差几天就上市了,结果闹了这么一出,做错事的是皮革厂,又不是牛文强。”

    陈家年道:“牛文强找皮革厂索赔,二百多万呢,皮革厂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如果真的逼他们拿出这笔我来,等于直接就把一个新兴的民营企业逼上了绝路。”

    张扬道:“你这话我可不认同.谁逼他们来着,是他们自己破坏环境,不注意环境保护,现在闹出事来了,就得为自己的错误承担后果,没追究他们法律责任都算不错了。”

    陈家年道:“张扬,咱们当市领导的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地方企业就这么垮了,想想办法,看看有没有两全齐美的对策。”

    张扬有些为难道:“陈市长,这事儿我还真没什么主意,牛文强的损失摆在那里,如果皮革厂不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说法,我估计他肯定会告到底。”

    前来说情的不仅仅是陈家年,谢君绰也来了,她和董欣雨私交不错,姐妹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她也不能坐视不理,董欣雨和谢君绰一起来到了新机场建设现场指挥部,谢君绰是这里的老熟人了,这指挥部就是她建的,最近张扬又给她了一些基础工程,谢君绰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这边工地。董欣雨来这里之前,专门去丰泽第二皮革制衣厂去转了转,然后又去看了看排污的武川河,连她自己也看不过去那垃圾遍地臭气熏天的情景。

    张扬见到她们两个同来,马上就明白了她们的意思,在贵宾接待室接待了他们。

    谢君绰把来意向张扬说了。

    董欣雨道:“张市长,我不是推卸责任,可这次的事情我太冤枉了,我和丰泽第二皮革制衣厂的会同签订了不到十天,还没有来得及接手厂子,就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把和他们签订的会同都带来了,张市长,你看,我在会同上规定了,从签订合同之日起,丰泽第二皮革厂要全面停产,直到我接手企业之后才能恢复生产,可他们仍然在偷偷生产,我不应该为他们的错误而负责啊!”

    张扬道:“董厂长,其实这件事不归我管,作为一个旁观者,我看得更请楚一些,合同是真实存在的,从签订合同之日起,你就要为第二皮革制衣厂的行为负责,至于他们不按照合同办事,继续生产.这是你自己管理上的漏洞,是你企业的内部问题,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董欣雨急得就快掉下泪来了:“张市长,我不是不愿意承担贵任,可这件事我也很冤枉,现在企业的法人都不是我,我...”

    这时候房门被敲响了,牛文强这当口也过来我张扬了。

上一篇:第四百五十四章达成协议(下) 下一篇:第四百五十五章 血染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