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乔鹏举此时正在何长安刚刚买下的别墅中做客,这样的消息让他感到有些尴尬,他募集了不少资金加入了这次深水港的投资,在生意上与何长安第一次成为了合作者。

    乔鹏举是个冷静的人,他知道何长安接近他的目的是什么,想通过他这座桥梁搭上他的父亲。作为一个从小就在红色家庭中长大的年轻人,乔鹏举有着超越同龄人的老练,何长安想要利用他,他同样想要利用何长安达到自己的目的,待人之道不即不离,自己的家庭背景本身就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无形财富,乔鹏举在气势上不输于任何人。

    何长安道:“难怪我在东江询问乔书记省里的投资重点是哪里,他会三缄其口,看来乔书记早有决定。”

    乔鹏举笑道:“我从小在父亲身边长大,可是直到现在我都不了解他。”

    何长安道:“五亿投资已经足够盘活江城新机场项目了,我现在都有些后悔了,为什么要放弃这个项目,两条腿走路总比一条腿跳跃要稳当一些。”

    乔鹏举微笑道:“我从不多想,喜欢盯住眼前的事情就好。”

    何长安哈哈大笑,他点了点头道:“对乔书记他们来说,要照顾平海的全局,力求缩短南北经济差距,对我们这些经商者而言,一切都简单的多,哪里有可能带给我们最大的利润,我们就往哪里去。”

    乔鹏举道:“听说星月集团的总裁会在这个月底前来平海。”

    何长安点了点头道:“范思琪,一位很有魄力的女性。”

    乔鹏举道:“漂亮吗?”

    何长安笑了起来:“其实你应该关注的是她的财力”

    应顾允知的要求,张扬并没有将他前来江城的事情通报给杜天野,虽说顾允知已经离休,可市里的这帮领导人知道肯定还是要来拜访的。

    当天顾允知一家就下榻在雅云湖畔的别墅,这栋别墅顾佳彤早已买下,位于雅云湖西岸,远离商业区,风景很好。

    张扬和顾佳彤虽然心中充满了渴望和思念,可现在这种情况是不允许他们单独相处的。

    张扬将顾允知一直送到门口,还特地提出邀请,让顾允知前来担任新机场的顾问。

    顾允知笑着拒绝了,他已经习惯了完全退出的生活,不想和官场发生任何的关系。

    目送顾允知一家离开,张扬笑着挥了挥手,和他一起出来送人的常海天突然接到了电话,电话是他二弟常海龙打来的,说常海心从医院失踪了。

    常海天和张扬听说这个消息都是大惊失色,常海天冲着电话怒吼道:“怎么会失踪?你不是负责照顾她的吗?”

    常海龙充满懊恼道:“我下午在照顾咱妈,海心这两天情绪不错,明天就要拆除纱布了,我怎么想到她会突然失踪。”

    张扬感觉到这件事大为不妙,常海心虽然表面平静,可是他仍然能够从她的目光深处看出她的彷徨和不安,越是临近知结果的时候,内心的负担只怕是越重。

    常海天那边急得已经开始暴走了,他一边跑向自己的汽车一边大声道:“如果妹妹出了什么差错我饶不了你”

    张扬追上去,在常海天上车之前拦住了他:“上我的车,你心急火燎的千万别出事”

    常海天点了点头,跟着张扬上了他的皮卡车。

    两人赶到医院,在病房门前看到了满脸惶恐的常海龙,常海龙道:“我没敢把这件事告诉咱妈,爸走了,我们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他?”

    常海天摇了摇头,强压怒火道:“医院里你找过了?”

    常海龙道:“里里外外都找遍了,午后她说要去散步,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可一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常海天伸出手指在常海龙的头上狠点了一下,点的常海龙脑袋向后仰起,常海天怒道:“让我怎么说你才好”一直以来,他都认为如果不是常海天想起去新时代歌舞厅庆祝,妹妹就不会遇到那场火灾,可家里人看到常海龙如此内疚,都没有把这件事说出来,现在常海心在拆除纱布之前走失,恰恰又是常海龙负责看护,常海天生他的气也极为正常。

    常海龙眼圈都红了:“哥,我这就去找她,如果找不到海心,我我也不回来了”

    张扬道:“搞什么,海心这么大人了不会犯傻,海龙,你留在医院照顾阿姨,也许海心待会儿就回来了。我和海天分头去找海心,她走不远的。”

    张扬拉着常海天离开了病房。

    常海天担心到了极点,不住道:“怎么办,怎么办?如果海心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向爸妈交代?”

    张扬比起常海天要冷静一些,他先给姜亮打了个电话,让他动用警力帮忙寻找常海心,当然这只是友情性质。常海天负责在医院周围寻找,张扬则去过去常海心去过的地方逐一查找,希望能够看到她的身影。

    整整一个下午,他们都没有找到常海心,随着黄昏的到来,每个人的心理压力都开始变得越来越重,张扬几乎去过了过去常海心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可每个地方带给他的都是失望。

    常海天打来了电话,他目前回到了医院,母亲非得要探望海心,这件事他们兄弟俩终于还是没瞒住,被母亲知道了,正哭得死去活来。

    张扬不知说什么才好,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道:“海天,你先留在医院吧,找海心的事情交给我,一有消息,我马上就会通知你。”

    常海天的情绪显得十分的悲观。

    刚刚挂上电话,姜亮就打了进来,他向张扬道:“有人看到一个面缠纱布的女孩子租了艘船一个人往南湖里面去了。”

    张扬道:“我马上过去”

    常海心坐在木船之上,晚霞将整个湖面映衬的五彩斑斓,异样美丽。夕阳的余晖勾勒出她窈窕的身姿,秋日的湖风已经有了几分凉意,小船儿随波荡漾,常海心侧下身,望着水中的倒影,一双明眸闪动了一下,两颗晶莹的泪珠随风飘落。

    常海心还记得来江城的时候,她和二哥一起跟着张扬在湖上泛舟的情景,如果没有这场大火,她的心中依然有梦,可是这场火烧毁了她的容颜,也烧掉了她心中仅有的幻想和美梦,常海心是个理智而清醒的女孩子,从认识张扬开始,她就对张扬抱有非常的好感,这种好感随着他们的接触增多与日俱增,而她又深知张扬的感情世界丰富而精彩,不但拥有楚嫣然这个出色的未婚妻,他甚至和副市长秦清之间也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情愫,常海心身在秦清身边,对一些细节早已看在眼里。她无法接受张扬的这种感情观,可是她却在潜意识中把张扬视为理想的对象,用张扬的标准去衡量身边人,让她感到痛苦和困扰的是,没有人可以像张扬这样在她心中留下如此深刻的记忆,爱果然是毫无理由的。

    常海心被烈火包围的时候,她的心中首先想到的并不是父母兄弟,而是张扬,也是张扬毫不畏惧的冲入火场,将她从死神的手中争抢了回来,张扬的关心让她感到温暖,或许张扬从未改变过,改变的只是她,张扬仍然是那个爱憎分明的张扬,可她却已经不再是过去的常海心。

    虽然张扬坦诚了是他连累了常海心,可常海心并没有丝毫怪罪他的意思,甚至严守着这个秘密,她不想家人对张扬产生看法,不想张扬因此而感到困扰。常海心白嫩细腻的纤手探入湖水之中,湖水清凉,让她的神经感到舒爽,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在南湖的中心,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她一个,有些时候孤独带个人的不仅仅是痛苦,也会带给你一种享受。

    常海心闭上美眸,她在体味孤独,体味独处的那份清净平和。

    风大了许多,小船被推向湖心,天空之中阴云密布,一滴雨点落在她的额头,常海心张开双臂,准备迎接这一场悄然到来的秋雨。

    迷蒙的雾气升腾在湖面之上,常海心的背影多了几分飘渺的含义,她没有回头的意思,就在那里,就在湖心,沐浴着这场清冷的秋雨,她曾经有过美好的过去,可未来呢?她看不清楚,她不敢想象

    湖中风浪渐大,船身不断起伏,常海心的瞳孔中却没有丝毫恐惧的颜色,最可怕的事情她都经历过,这点风雨又算得上什么?

    夜色越来越浓,常海心感觉自己与熟悉的世界彻底隔离了起来,她的唇角泛起一丝微笑,终于可以忘却了,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张扬笑眯眯的面庞又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她甚至听到张扬呼唤自己的声音:“海心”

    常海心本以为是幻觉,可声音变得越来越清晰,常海心转过身去,看到远方闪烁的灯火,风雨中的灯火忽明忽灭,可橘的灯火却让她感到温暖,这是生命的颜色,她发现在自己内心深处仍然充满着对生的期盼,对生的眷顾。常海心的目光追逐着那盏灯火,终于回应道:“我在这里”

    张扬找到常海心的时候,她的周身都已经被雨水淋透,瑟缩在风雨之中,张扬的心中涌出无限怜意,他一把就将常海心抱在怀中,紧紧抱在怀里,生怕自己一松手,常海心就会永远离开自己,再也找不到踪影。他用力亲吻着常海心的额头:“海心,不要离开我”

    常海心躺在张扬的怀抱中,踏实而温暖,她感觉到改变了什么,又好像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她小声道:“我没想过去死,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我放不开的人,我爸我妈,我两个哥哥,还有你”

    【这张写的言情了一点,用来求票不够给力,但身后老猫来势汹汹,章鱼只能努力求票了,口头努力没啥作用,俺得用实际行动,目前月票52章,今天在此基础上增加一百张,今晚八千字更新,说到做到】()

上一篇:第四百五十章 小人物的霸道(下) 下一篇:第四百五十三章年年有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