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又有记者举手提问,距离招标会正式开始还有几分钟的时间,杜天野微笑点了点头,示意他起身提问。

    那记者道:“杜书记,我还想问为什么查晋北先生放弃了对江城新机场的投资?据我说知他开出的条件相当优厚,为什么他在竞争对手主动撤离之后,也跟着选择放弃呢?作为国内两个很有影响的商人,他们的放弃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杜天野反问道:“两位投资商开出的条件只有我们内部人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记者笑道:“我们还是有很多途径的。”

    杜天野笑着向两旁看了看:“看来我们这个领导班子内部有人泄密啊”

    市长左援朝听出杜天野这句话显然有所指,不过他仍然不露声色,今天这舞台并不属于他,无论成败都是别人的事情。

    杜天野道:“查晋北先生放弃了对江城新机场投资是一个事实,但是有一点他和何长安相同,他们的放弃是建立在被我们淘汰的基础上,众所周之,查晋北先生在过去一直从事珠宝首饰业,对建筑业根本就是一个门外汉,新机场工程对江城乃至对整个平海北部地区都极为重要,我们在选择投资合作者的时候一定要慎之又慎。”

    张扬提醒杜天野时间已经到了,杜天野趁机结束了这次招待会,他意识到今天的风向有些不对,很多记者都是有备而来,问的问题都是一些比较敏感的话题,如果继续下去,还不知道会问出怎样的问题呢。

    九点半的时候,招标大会正式开始,会议大厅内人头攒动,看来人气还是不错的,人大主任赵洋林代表机场指挥部说明了一下竞标规则,杜天野和左援朝这帮市领导开始退场,谁也拿不准竞标的过程中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对过程并不关心,最看重的是结果。

    常凌峰和龟田浩二也来到了现场,张扬和他们商量了一下,今天的招标会是由张扬主持的,常凌峰低声道:“刚刚收到的消息,已经有十二家放弃投标了。”

    张扬对这种状况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他向会场看了看,微笑道:“还是留下的人多,没事儿,咱们从候机楼竞标开始,梁成龙那边我有把握。”

    常凌峰道:“你倒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梁成龙是你的好朋友,果然有了好事你先想到他,不怕别人说你假公济私?”

    张扬笑道:“你别冤枉我,一切都走正规程序,他有本事就竞标,没本事就闪人,龟博士不是认同他符合条件吗?”他向远处的梁成龙看了一眼,梁成龙正在接电话,不停的点头,挂上电话,这才注意到张扬的目光,梁成龙笑了笑,眼神却有些闪烁。

    张大官人这会儿特别注意细节,梁成龙不自然的表情让他感到有些不妙,果不其然,梁成龙起身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给张扬打通了电话,低声道:“对不住哥们,我打算撤了”

    张扬强忍内心的愤怒,低声道:“怎么个情况?”

    梁成龙道:“南锡方面的工程已经谈妥,我不可能兼顾两方面。”

    张扬颇为失落的说道:“理解”,说是理解可心中却对梁成龙倍感失望,当初在东江蓝魔方的时候,陈绍斌和乔鹏飞发生冲突,作为老朋友的梁成龙就选择站在对方一边,如今到了自己最需要朋友帮助的时候,这厮又故伎重演临阵脱逃。

    常凌峰也意识到有些不妙,他低声道:“也许今天不该公开竞标。”

    张扬没说话,他缓步走向主席台,来到赵洋林身边坐下,两人交递了一下眼神,赵洋林见惯风浪,对现场的情况已经有所预感,他小声道:“时间到了”

    张扬对着话筒道:“我宣布,江城市新机场招标会正式开始”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现场的人虽然有不少,可掌声寥寥,张大官人有些郁闷,麻痹的,都不给老子捧场。

    张扬道:“根据我们预先制定的招标工作流程,首先要进行的是新机场候机楼的工程招标,这也是新机场的标志性建筑,代表着新机场的形象,可以说是我们此次招标的重点之一,在此之前通过我们的全面考评和综合论证,从诸多的竞标单位之中选出了六家符合标准的建筑企业,其中有国企也有私营,首先我要感谢大家能够前来参加这次竞标,你们的到来就是对江城的最大支持,接下来我把时间交给你们几家竞标单位。”

    张扬说完,发现剩下的五家竞标单位无人应声,他把目光投向方文东,梁成龙临阵脱逃,他只能指望这位老相识了,方文东之前也是雄心勃勃的打算卷土重来,正是他哥哥方文南的那封信让张扬决定助盛世集团一臂之力,当然盛世集团之所以能够入围和他们本身的实力也有一定的关系,否则单单是日本工头龟田浩二那一关就过不去。

    方文东当然明白张扬看他是什么意思,他把脑袋耷拉了下去。

    张扬一看坏了,这厮也怂了。

    现场陷入一片寂静之中,五家竞标单位竟然没有一个主动站出来说话,张扬道:“如果继续保持沉默就意味着弃权”

    还是没人说话,五个人步调一致的选择弃权。

    张扬这个怒啊,都他搞什么?递标书的时候一个赶着一个,生怕自己落到了后头,可现在真正开始招标了,把我给晾起来了,今天老子这张脸丢大发了。

    会场下开始窃窃私语,所有人都在看张扬的笑话,江城的这个招标会搞得真是惨到了极点,刚开始就遇到了这么大的困难。

    赵洋林面色铁青,作为一个老党员,他的集体荣誉感还是很强的,这么重要的政府工程,外来的企业不捧场就算了,连江城的地方企业也不捧场。这件事传出去,整个江城的领导层都会被人当成笑柄,赵洋林看了看张扬。

    张扬这会儿还能够想起自我解嘲,他笑道:“看来大家都很腼腆,那好,咱们候机楼的事情先往后排排,多给大家一些考虑的时间,咱们先进行工程机械设备的招标。”

    张扬的话刚说完,江城工程机械厂厂长兼书记曹正阳就站起身来表示道:“我们弃权,新机场工程对我们来说太大了,我们心有余而力不足。”

    他这句话一说,不但张扬火了,连赵洋林也火了,你曹正阳好说歹说也是江城最具代表性的企业家,江城工程机械厂的改制之所以能够获得成功,还不是市里给你的支持,现在市里到了需要你们回报的时候了,居然跟我们玩这一套。

    张大官人的脸上毫不掩饰对曹正阳的鄙视,他笑道:“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江城工程机械厂虽然是我们本地的企业,可是我们也不能偏袒,在招标工作中务必要做到公平公正,对前来竞争者要做到一视同仁。”

    曹正阳被张扬的这通话说得很没有面子,不过他也明白今天自己的行为肯定会得罪市里,曹正阳不怕,他已经是要退休的人了,在他看来江城新机场项目是个无底洞,作为江城企业他们的投入最终极有可能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他要为企业的员工负责,他不能让刚刚有所起色的江城机械厂再度陷入困境,曹正阳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

    赵洋林有些后悔自己留下来参加这个竞标会,新机场候机楼无人竞拍,工程机械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当着这么多记者,当着这么多镜头,他感到自己和张扬就像两个小丑一样,在他的生涯中从来没有一次面临过如此尴尬的局面,今天江城就会成为平海的笑柄,而他和张扬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

    张大官人此时的表现要比赵洋林淡定得多,他微笑道:“机会总是先留给那些勇敢的人,缩头畏尾就不要谈什么改革”记者们开始在现场不停拍照,他们都嗅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记者们最希望的就是看到出人意料的场面,在江城一方看来是冷场,在记者们看来这件事会是平海改革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新闻点。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这次的竞标程序会继续流标的时候,一名中年男子站起身来,他微笑道:“既然我们的强劲对手已经弃权,那么我们岚山工程机械厂就成为这一项目的唯一竞标者,赵主任,张副市长,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今天成功胜出了?”

    现场躁动起来,很快有记者认出,这名中年男子正是岚山工程机械厂厂长周东宇,论实力论工厂的规模,岚山工程机械厂无疑都要超出江城,曹正阳作为地方企业拥有着别人无法企及的优势,可他放弃投标,周东宇自然理所当然的胜出。

    张扬微笑道:“恭喜周厂长,希望我们在新机场的建设中密切合作,共同发展”

    现场的许多人都鼓起掌来,毕竟今天到场的还是江城人居多,谁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城市在这次招标会上颜面无光。

    张扬邀请周东宇走上台来,现场和周东宇共同签订了建筑工程机械的第一笔采购合同。他们握手的时候,张大官人是两手和周东宇相握的,谁都不缺少锦上添花,真正需要的是雪中送炭,只有这份情谊才值得珍惜。周东宇虽然和张扬相识不久,可他对新机场的未来是充满希望的,他要把握住这次机会实现企业的二次腾飞。

    现场的气氛也因为第一笔合同的签订而舒缓了许多,按照流程接下来将是机场道路施工的竞标,几家竞标的筑路公司已经私下表示要弃权,周东宇刚才的表现并没有带给他们太多的信心。

    张扬今天遇到的困难是巨大的,他留意到赵洋林的额头上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会场的空调效果很好,按理老赵同志不至于热的这么厉害,肯定是压力使然,今天这个公开竞标会他们失策了。

    赵洋林少有的跟张扬咬了咬耳朵道:“干脆宣布有突发况,先结束吧,以后再说”

    张扬低声道:“骑虎难下啊”

    这时候张扬听到角落中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张主任,请问什么时候轮到我们通讯工程竞标啊?”

    张扬抬起双眼,一位穿着黑色条纹T恤的年轻男子微笑望着他,正是刚刚出狱不久的顾明健。

    张扬怔了一下,随即心头涌起难以描摹的温暖,他微笑道:“稍安勿躁,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先把新机场食堂招标的事情搞定再说。”

    与会者发出一阵笑声,谁都知道食堂招标的事情根本不应该拿到这里来说,张扬明显是故意如此,目的是冲淡竞标现场的尴尬气氛。

    包括苏小红、汉江烧烤李承乾以及来自丰泽八珍居的耿六全都举起手来,他们都是陪衬,不过这会儿张扬要让他们唱主角,要他们捧人场。谁都看出来了,现在的张扬最需要的就是帮助。

    【更新稍晚,月票惨淡,章鱼继续辛苦码字中,各位看官,能否打赏几张月票?】()

上一篇:第四百四十九章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下一篇:第四百五十章 小人物的霸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