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孙东强道:“梁家坪动迁工程进展顺利,老百姓都搬得差不多了,估计一周内就能够全部完成。”

    张扬点了点头道:“多亏了孙市长的努力,动迁工程才能进行的如此顺利。”

    孙东强笑道:“动迁这么顺利可不是我的功劳,要不是你用武力征服了粱家坪,我们还真没有多少办法。”

    赵洋林不由得笑道:“武力的确能够做成许多事,可武力也不是万能的。身为国家干部,首先想到的是以德服人。”

    张扬听出赵洋林这句话有点拨自己的意思,微微一笑道:“以德服人也得分对象,你对通情达理的人讲道理他会服气,你要是对牛弹琴,它怎么都不会理解,所以对牛最好的办法就是鞭子。”

    赵洋林微笑不语,张扬的这种为官处世之道应该是只适用于他自己,别人是学不来的,这厮的幸运在于拥有强大的背景,同时还拥有着超强的武力值。

    孙东强道:“马上秋收,丰泽的干部都动员起来了,考虑到你要负责新机场的筹建工作,市里这次没有给你分派具体的任务,你还是继续负责招商引资工作。”

    张扬笑道:“我这个副市长其实就是个摆设。”

    孙东强道:“你来丰泽后做了很多的实事,丰泽的体制过去死气沉沉,现在新鲜多了。”

    张扬笑道:“其实人年纪大了思想就会僵化,思想僵化了就难以适应日新月异的改革变化。”他这句话是说沈庆华的,可说完之后就意识到赵洋林还在身边,这句话等于把老赵同志也影射进去了。张扬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赵主任,我可不是针对您的。”

    赵洋林表现的却是颇为大度,他笑道:“你的这句话我也认同,年纪大了头脑方面的确不灵活,都说老同志有经验,其实多数的因循保守都是所谓的经验造成的。我最佩服的就是前任省委顾书记,他身居高位可以做到不贪慕权力,拿得起放得下,在我认识的高官之中能够做到如此心境的只有他一个。”

    张扬道:“顾书记的确魄力非常,身居高位能够做到真真正正退下来的,真的很少见。”

    赵洋林微笑道:“我也该退了,江城的未来就看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了。”

    张扬道:“赵主任还有机会,说不定会升到省里再干几年。”

    赵洋林明白张扬是在说笑,哈哈笑道:“累了,真的不想干了,再说,我占着这个位置,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机会岂不是就少了?”

    张扬笑眯眯道:“那赵主任您就退,让孙市长接你的班,接着干人大主任,咱们肥水可不能流到外人田里。”

    孙东强脸皮有点发热,张扬这厮说话真是不留情面。

    赵洋林却笑了起来,张扬这是善意的玩笑,能在他们爷俩面前说这种话,证明张扬和他们之间的芥蒂已经消除,这可是一件大好事。

    ——————医道官途贴吧——————

    他们吃晚饭一起走出餐厅的时候,遇到同样吃过饭离开的政协主席马益民和副市长肖呜,他们笑着跟赵洋林打了招呼,然后目送着他们离开。

    肖呜望着赵洋林的背影不禁叹了一口气。

    马益民知道他为什么叹气,笑着道:“风向变得真快。”他对赵洋林深感不满。

    肖呜也是如此,他充满感慨道:“嗅觉可真不是盖得!”肖呜的内心深处是有些后悔的,杜天野初来江城之时,他曾经有机会站在杜天野的阵营中,可省委高层的变动,让他心生变意,后来被赵洋林等人拉入他们的阵营,他之所以选择加入他们的阵营,主要是因为赵洋林和新任省委书记乔振梁的关系,随着左援朝的加入,他们的阵营空前壮大,甚至拥有了和杜天野分庭抗礼的底气,可谁都没有想到最先发起这个阵营的赵洋林居然会最早退了出去。肖呜很是郁闷,杜天野对他的反感已经写在了脸上。到现在他才搞明白一个道理,赵洋林和左援朝这帮人都是一个德性,他们想要的是最大限度的撂取利益,就算他们和省委书记搭上线又如何?那是他们的关系,他们只会为他们自己捞取好处,不可能想到他肖呜。省委书记乔振梁的眼里也看不到他这个小小的副市长。肖呜感觉自己被利用了,可这上的很多事一旦选错,想要回头就难了。肖呜又想起上次张扬因木屋别墅而被人告发的事情,那件事跟他肖呜没关系,可别人就栽赃在他的头上,地是他给张扬的,张扬不怀疑他怀疑惟?

    马盖民道:“新机场,多好的一个政绩啊!”

    肖呜听他这样说,更觉着苦闷,杜天野已经提出让他把经济开发区的领导工作交出去,开发区新提了一位管委会主任,是杜天野选中的干部,这样一来等于他手上没了实权,一步错步步错,看来杜天野在任的这几年,自己是没多大发展了。

    ——————医道官途贴吧——————

    前来参加新机场投标的各大财团,各大公司都6续来到江城,这些人来到之后,首先要做的就是和机场项目负责人沟通关系,张扬和赵洋林自然成为众人瞩目的中心。

    张扬和赵洋林事前就已经约定好,无论亲近远薄,不管谁来,在正式招标开始之前,一概不和他们私下交流。可这些参加招标的代表们仍然不断前往他们的办公室拜访,赵洋林为了清静干脆将手机传呼都关了,找地方躲了起来。他看得透彻,本来这次新机场建设就没他什么事情,杜天野把他弄进来就是陪绑性质,他不闻不问最好。

    张扬则来到梁家坪的机场现场指挥部,就算躲得这么远,仍然有商人不断前来。张扬把接待工作交给了傅长征,自己则和常凌峰一起带着刚刚来到丰泽的日本工头龟田浩二去了新机场工地现场。

    龟田浩二有着日本人不多见的魁捂身材,身高在一米九零,比起张扬还要猛不少,据说这厮也是一位空手道高手,浓眉大眼,留着络腮胡子,他曾经多次参加过机场建设,常凌峰把他请过来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严把机场质量方面的问题,为了请他也付出了一笔不菲的酬金,月薪两万美元,根据常凌峰所说,这个价钱还是打折友情价。

    龟田浩二的话很少,来到现场蹲下去抓了一把土,在手中搓了搓,然后让泥土自由落下,随风飘扬。

    龟田道:“张市长,我的条件,常凌峰应该都告诉你了,除了工资以外,我会制定一系列的规章制度,凡是在新机场参加建设的工作人员,都必须严格遵守。”他过去曾经在中国生活过一段时间,所以中国话说得很好。

    张扬道:“这是应该的,没有一个严格的规章制度,就不可能有高效率。”

    龟田浩二道:“我要全程参加招标会,对他们的资质要严格审核,不符合招标标准的商家一定要清除出去。”

    张扬道:“我巴不得这样,对待这些人千万不能客气。”

    龟田浩二点了点头道:“这周我会将所有参加投标的企业商家的资料审核完毕,不符合条件的,先淘汰掉,招标都没必要让他们参加。”

    张扬道:“这件事我把权力放给你,你只管大胆的去干!”

    龟田浩二点了点头,一个人沿着前方的小路慢慢走去。

    张扬和常凌峰都没有跟上去,张扬望了常凌峰一眼低声道:“这日本人靠谱吗?”

    常凌峰笑道:“放心吧,一定没问题!不过有件事我必须说在前头,龟田这个人很认真,工作上一丝不苟,以后整个机场工地就是他的工作区,进入工作区任何人都要服从他,如果你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趁早让龟田走人,不然以后肯定会有矛盾。”

    张扬笑道:“我喜欢认真的人,工作上就需要这种一丝不苟的态度。”

    龟田一个人在空旷的土地上考察了两个多小时,张扬和常凌峰就站在一旁远远看着,直到日落西山的时候,龟田方才从远处慢慢走了回来,他随身携带的pda上记录了许多重要的数据。

    张扬笑道:“怎么样?龟博士?”这厮把田字给省略了,龟田变成了龟,好在日本人对龟这个宇眼并不忌讳,龟田点了点头道:“很不错,这片土地很适合建设机场。”

    常凌峰道:“招标会结束之后,就会正式开工。”

    龟田道:“我负责的是技术性的问题,我只需要确保机场的工作高效稳定,安全质量符合标准,其他的事情我不会去过问。但是在我负责的范围内,我要有绝对的发言权。”

    张扬道:“成!”

    三人返回了指挥部,看到板楼前停了十多辆豪华小车,龟田的脸se顿时就变了,他冲到传达室,向负责看门的保安怒吼道:“谁让你把他们放进来的?难道你不清楚,除了指挥部内部车辆以外,其他的车辆一律不许入内吗?”

    传达室的两名保安被这日本大个吓了一跳,这厮这么大的块头,怒火填膺的样子的确有几分杀气。

    张扬走了过去,向两名保安道:“这是龟田博士,负责机场工程质量的。”他对龟田发这么大的火也感到莫名其妙,过去这些车都随便出入,龟田怎么回事?

    龟田指了指传达室门旁的来访须知,上面果然有一条,外来车辆不许入内,说起来还是张扬制订的规章制度,龟田道:“既然制定了制度就要去遵守。”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没想到这日本人还真的挺认真。

    傅长征在办公室里愁眉苦脸的坐着,沙发上椅子上坐着十多个人全都是前来找张扬的,其中有丰裕集团的梁成龙,还有盛世集团的方文东,他们都是张扬的老朋友老扫识,让谁走都不好。

    张扬走进办公室,看到满屋子的人:“我说你们搞什么?都赖在我这儿想蹭饭吃怎么着?”

    梁成龙是刚刚才到,他笑道:“这不是找你交流来了吗?眼看竞标就要开始了,我们想跟张指挥沟通沟通,了解一些具体情况。”

    张扬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具体情况全都印纸上了,你们在我这儿也是瞎耽误工夫,这事儿我说了不算,不过既然来了,我也不能让你们白来,我左边那件门上的招牌你们看到了没有?”

    所有人同时摇头,有好事者出门去看了看,上面写着工程质量管理处。

    张扬道:“你们想参加竞标,就去找龟博士,那是我请来的日本工头,你们的资质和施工水平究竟能不能通过,全都交给他说了算,先去了解了解吧。”

    张扬这么一说,不少人起身去找龟田了。

    梁成龙和方文东都没走,梁成龙道:“张市长,你把日本鬼子都请来了?”

    张扬笑道:“我这叫增进中日交流!”

    梁成龙道:“下班了!我先出去在外面车上等你!”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把车开出去,以后不许把车开到指挥部来了。”

    梁成龙苦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

    房间内只剩下方文东一个了,张扬笑眯眯看着方文东道:“方先生有什么事?”

上一篇:第四百四十八章 不依不饶(上) 下一篇:第四百五十章 小人物的霸道(上)